三總管身為靈武境五重的高手,第一時間飄身退後避開李彪的刀,聲音微沉,道:"二大王,二十萬兩多了吧?"

"多了?"李彪哈哈一笑,道:"哈哈,我也覺得多了,你們不可能有二十萬兩銀子帶在身上。"

一聽這話,三總管雙眼陡然眯起:"二大王,什麼意思……對方既然覺得他們不可能有這麼多銀兩帶在身上但還是提出這麼大的數目,這就已經不是為了收路費,是另一目的了。

果然,李彪手中的大刀突然向前一指:"她,她,還有她,反正你們所有的女性都跟我回去,你們這些男的就在這裡候著,三天後我們自然會讓她們回來。"

說完他的目光突然落到拓撥嫣雪的身上,左手指了指,詭笑道:"當然她例外。實不相瞞,在十裡外我們就知道你們到了,本二王帶人來這裡等你們沖的就是她。沒辦法,我們神使大人喜歡小女孩,像她這種白嫩嫩的絕對會大喜。至於其他的女子……"

李彪目光掃視,最後手指拓撥流雲,接著說道:"像她這樣的大美女,我師傅最喜歡了。三天,就三天,我們都是言而有信的人,你們陪我師傅和神使大人玩三天後,除了那個小女孩我不敢確定時間之外,其他的人都能回來。"

此時很靜,似乎整個世界就只剩下李彪一個人。

氣氛,已經變得無比的緊張,不管是李彪的人還是車隊的人,身上都已經暴涌殺息。

任誰都知道這樣的條件車隊的人是不可能答應的,最後的結果自然要任實力說話。

"鏘!"

三總管撥劍。盯著李彪沉聲說道:"二大王,你們這是壞了自已的規矩。"

"唉!"李彪突然輕輕一嘆,道:"沒辦法啊,誰讓神使大人突然降臨,要我們幫他找小女孩玩呢!但神使大人神武無敵,被他老人家玩過那也是無上的榮耀啊!"

"你女兒多大了?"

拓撥流雲突然出聲問道。

"今年十二歲了。"

李彪下意識的回道。

"那這樣的無上榮耀你為什麼不叫你的女兒去幫你拿回來?"拓撥流雲一邊戴上白色的手套一邊說道:"難道你對神使大人不敬?"

"你找死!"

李彪突然反應過來,頓時殺氣騰騰的喝起,然後揮了下手,"看樣子你們是不會老實的跟我回去了。"

"嗖嗖嗖……!"

峽谷兩邊突然人影閃現,暴沖而下,將車隊的退路盡數封死。個個凶神惡煞的盯著車隊所有的人。

"媽的。"小馬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封鎖了車隊後面的人,啐罵了一聲后抽出一把刀,然後對方昊天說道:"田公子,你的實力不足,而且又有傷在身,千萬不要妄動。但你放心,別的我不敢說,但只要我小馬刺還活著就不讓任何人傷到你。"

方昊天聞言怔了怔,看著一付死都要保護他的小馬,雖然他已經恢復了許多並不需要只有靈武境一重實力的小馬保護,但他還是由衷的感激道:"謝謝。"

"不用客氣。"小馬咧嘴一笑,道:"我們小姐交代過路上要是出什麼事就讓我保護你,我只不過是奉命行事。"

"還是感謝。"

方昊天說道。不管小馬是不是奉命行事,也不管小馬是不是有保護他的實力,方昊天都感動,都感激,感激小馬,感激拓撥流雲,感激這個車隊的人。

面臨危機,還能顧得上他這個外人,這可不是誰都能做得到的。

"你們只有兩個選擇。"李彪揚了揚刀,指著三總管道,"要麼你們全死,要麼女人跟我上山。"

三總管滿眼怒火的將劍舉起。

咻!

三總管揮劍刺向李彪,兩人當則戰在一起。他們都是靈武境五重的修為,一動手就是勢均力敵,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分出勝負。

"殺!"

拓撥流雲大聲怒吼。

李彪說出那樣的話,那彼此就沒有半點迴旋的餘地了,就算是死,她姐妹也絕對不可能跟李彪上天火山。

"殺!"

李彪也是喝起,其一眾手下瘋狂衝上,臉龐嗜血,人人兇悍。

雙方都一下子紅了眼則將進入兵刃沾血的混戰局面。

李彪一刀將三總管逼退,看著已經衝上的手下,他不屑而道:"老傢伙,你們這就點人也想反抗,完全就是自取滅亡……"

噗噗噗噗……

李彪的話還沒有說完,血箭已經狂噴,他的手下已經正式跟車隊的人對上了。可是他雙眼卻是一下子駭然瞪大,嘴裡驚呼:"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一個照面,李彪那些看上去兇悍無比的手下竟然完全潰敗,就好像他們是外強中乾的螞蟻,車隊的人都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

說是混戰,實際上是一片倒的屠殺!

轉眼間車隊的人都很錯愕的發現自已的對手凶神惡煞的衝上來后就不動了,都傻乎乎的站著讓他們殺。

"怎麼回事?"車隊的人也傻眼了,"這幫傢伙來這裡明著是找麻煩,實際上是來送死,是想借我們的手找死嗎?"

如此詭異的一幕,李彪那些還沒衝上的手下都嚇得急退,而車隊的人也沒有追擊,都看向拓撥流雲。

可是他們發現拓撥流雲卻也是一臉獃滯的看著被自已輕易就被自已一指點穿眉心死去的對手屍體,顯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噹噹當……

李彪也是無比的驚愕,瘋狂揮刀逼退三總管后飄身暴退,然後問一個他看重的心腹:"怎麼回事?"

那心腹搖頭:"不知道……會不會這些人都隱藏了實力,個個很是很厲害的大高手?"

"怎麼可能。"李彪當則說道:"你以為我沒查過他們?他們是混亂谷鎮拓撥家族的人,沒什麼厲害的人。"

"可是……"

那心腹苦臉。沒什麼厲害的人物,那為什麼兄弟們如此不堪一擊?

"他們可能用毒。"李彪盯著車隊的人看,臉色陰晴不定,一會眼中再度迸發凶芒,大刀向前一揮就喝起:"小心點,屏住呼吸,上!" 雖然之前的詭異讓李彪的手下有點恐懼心態,但因為兄弟朋友被殺的怒火更佔上風,而且李彪的命令又不能不聽,於是乎又有三十多人應命撲上。

他們兇狠無比的揮舞手中的兵器向車隊的人衝殺而上。

望著李彪的人又衝上,個個凶神惡煞,更加兇狠,車隊的人急忙緊握武器應戰。

詭異的事情又出現了,李彪那些衝上來的手下又傻乎乎的被車隊的人輕易殺死。

詭異!

太詭異了!

一股讓人恐懼的氣氛徹底蔓延。

車隊的人因為是"詭異"的獲益者倒還好點,李彪的人真的人人自危,看著車隊的人他們有點怕了。

"什麼人?"

李彪這次看清楚了,車隊的人絕對沒有用毒。憑經驗他做出了有人暗中相助的判斷,當則怒喝,目光四掃。

聽著他的喝聲,所有人一怔,然後車隊的人精神大震,臉上湧現興奮的喜色。出現如此詭異的事情,除了暗中有高人相助之外真沒有其他的解釋了。

"小姐。"

三總管退回到拓撥流雲的身邊,有意無意的將拓撥嫣雪護在了身後以防有變。

拓撥流雲一對美目四掃,她也沒有發現有什麼高人的蹤影。

此時,李彪提聲道:"是何方前輩高人在此?這是我天火山跟他們的一些私事,如果前輩不插手,事後李彪願意請前輩到天火山做客,家師謝百輸最喜歡結交能人……"

咻!

李彪身邊的一塊小石子突然飛起射向李彪的喉嚨。李彪大吃一驚,不敢用刀擋,側身避開。

石子射空便停止然後掉落到地上,隨後李彪的耳邊陡然有一道怒喝聲響起:"滾,否則我殺了你。"

李彪一聽便是眼中掠過凶芒,大聲道:"前輩,真要多管閑事……"

"三聲內不滾,死!"

那聲音在李彪的耳中再度炸響。

李彪握刀的手猛然緊起,陰沉的目光四掃想尋找那位"高人"的蹤影。最後他沒有找到什麼高人,但後面卻突然有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所有人看過去,只看到天火山方向一騎揚塵,速度如電。

"李彪。"

那一騎突然從馬背上躍起前沖,轉眼到達,穩穩的落在李彪的身邊。

"師傅。"李彪精神大振:"你怎麼來了?"

拓撥流雲等人則是臉色劇變。謝百輸居然親自來了,這可是靈武境九重的大高手啊!

"聽你說有個小美女要送給神使大人,有個大美女要送給我,我閑著沒事就過來看看。"

來人正是佔據天火山自稱山大王,專在這裡收過路費的謝百輸。其身瘦如柴,頭髮稀疏幾近禿頂。說話時他陰冷的目光一掃,看到死的儘是自已的手下時眉頭立馬皺起:"怎麼回事?他們有這麼厲害嗎?"

李彪趕緊將剛才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有這事?"

謝百輸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極其陰沉,目光四周掃視起來。

此時方昊天對小馬道:"小馬,你不用管我,快去幫你的兄弟們。"暗中相助的那個"高人"當然就是方昊天。

他的身體已經恢復七成左右,但靈魂力已經完全恢復而且又有了很大的進步。他現在的魂術威力足可五十米內對靈武境五重以下的人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他能暗中施展魂術幫助車隊的人。

但現在靈武境九重的謝百輸親自到來,方昊天知道他再不出手的話,車隊無人是謝百輸的對手。但他懷疑天火山上的神使大人就是魔族的人,所以他暫時還不想讓車隊的人知道他的身份,也不想天火山的人知道他就是方昊天就躲在車隊中,於是想將小馬支開好方便他行事。

"到前面去?"小馬一怔,道:"我雖然也很想到前面去跟小姐和三總管他們並肩作戰,但不能啊,我要保護你。"

"謝百輸是靈武境九重高手,你們家小姐和三總管都不是對手。"方昊天說道,"與其在這裡看著他們被謝百輸殺死,還不如上前跟他們並肩作戰,跟謝百輸拼了……說話中方昊天已經跳下了馬車,接著輕聲對小馬道:"你不用擔心我,我現在恢復了許多,也有了一點自保之力。一會萬一發生大混戰,我第一時間先找地方躲起來。要是我死了也不怪你。而且對你來說,你們小姐的命應該比我更重要。"

"可是……"

小馬有所遲疑,但方昊天的話讓他心動。

是啊,與其在這裡看著小姐他們先被殺,那還不如上前跟他們一起並肩作戰,跟謝百輸拼了。

"如果小姐和總管他們都死了,我也沒能力保護田公子,那真不如現在上去拚命……"

小馬突然"想通"了,對方昊天說道:"好,那你自已小心點,一定要找地方躲起來。你實力低又有傷在身真幫不上什麼忙,活著就是幫大忙了……說完提刀向前面小跑而去。

方昊天看著小馬的背影,笑了笑后目光掃視四周,看到不管是車隊的人還是李彪帶來的人此時注意力都在謝百輸的身上,於是他悄然移動,很快就轉到了旁邊的一塊巨石之後。

方昊天迅速的換了一套灰衣,改變了樣貌后從巨石後轉出,低著頭前走去。

"高人"根本不在峽谷的四周,謝百輸自然是找不到人。一會,他眼中掠過許些森冷,對著四周抱了抱拳,道:"朋友,既然敢管我天火山的事,何不出來與謝某人見上一面?"

謝百輸的聲音哄亮,在峽谷震蕩迴響。

但聲音消失許久那位高人都沒有出聲,也不見現身。

"朋友,你這是不屑與謝某人一見還是不敢見謝某人?"

謝百輸眼中寒芒陡然暴涌,旋即腳掌一跺突然閃電般向前暴射。一個眨眼間便是出現在拓撥流雲面前,靈武境九重的實力此刻盡顯無遺。

轟隆隆!

謝百輸拳影激蕩,暴涌而出,強大的拳勁直接將三總管,小馬等人震得急速後退,居然將拓撥流雲一個人"讓"了出來。

"小娘長得確實漂亮,那位高人既然不屑出來見謝某人,那我就不客氣的要將你帶回山上了。"

謝百輸的拳影驟消,右手幻出一道爪影直接就抓向拓撥流雲。

爪影神速,變化莫測,玄妙高明,這絕對是一門高明的爪法。

只是從謝百輸的手上施展出來卻明顯多了一層下。流。

嗖!

爪影所抓之處居然是拓撥流雲那豐滿的胸。

拓撥流雲滿臉怒色,但更多的是絕望。

她很清楚,以她的實力面對謝百輸這種靈武境九重高手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如果那位高人不再出手相助的話,她姐妹今天在劫難逃,整個車隊的人都在劫難逃。

可是她真不甘心束手待斃。明知不敵也不可能傻站著讓人欺負,於是她銀牙猛地一咬便要全力反抗。

"畜生!"

就在此時,一道飽含無上殺意的喝聲陡然自拓撥流雲的身後響起,旋則拓撥流雲被人拉開,一名灰衣人直接就面對了謝百輸遞上的爪子。

"轟!"

拳影驟現,轟天碎星,一下子將謝百輸的爪影擊散,然後拳頭兇狠無比的砸在了謝百輸的胸口。

砰!

謝百輸直接倒退。

倒退中謝百輸滿臉驚駭,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高人"就在車隊中,他盯著如戰神一般站在拓撥流雲面前的灰衣人,嘴裡喝問:"你是什麼人……喝聲剛落,他的嘴裡便噴出一大口血來,血中隱約有內髒的碎塊,剛才那一拳讓他受得極為嚴重的內傷。

"當然是殺你的人。"

灰衣人自然就是方昊天,他聲音估意壓的低沉盡顯蒼老。應聲中腳尖一點便突然暴沖。

"快,快擋住他。"李彪見方昊天追擊重傷的謝百輸,突然驚醒而呼,"快保護大王,否則你們都要死,你們的家人也都要死。"

自已的命有時候真的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家人的命。

李彪帶來的那些人雖然畏懼方昊天的可怕實力,但李彪的話讓他們不得不出手。

李彪身邊的三十多人全部一涌而上阻擋方昊天。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