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不等慕容軍把槍舉起,葉寒站在了慕容軍身前,右手牢牢的握住了慕容軍手中的槍。

然後用力一抽,槍到了自己的手裏,然後一個瞬身來到了慕容軍的身後,手槍緩緩的頂住了慕容軍的太陽穴。

“放下槍!”除了陳志剛以外,其他人紛紛端起槍,將槍口對着葉寒,大聲吼道。

但他們的聲音都沒有什麼底氣,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內搞定慕容軍,這裏又有誰能擋住他,就算有槍又怎麼樣。

“陳隊長,麻煩快一點,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葉寒用槍敲了敲慕容軍的腦袋。

“別開槍,我打,我打!”陳志剛連忙撥通了唐景勝的電話,將手機遞給葉寒。

慕容軍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一個照面就被葉寒給幹掉了,自己怎麼說也不是白混的,這個人到底有多強。

學生們一直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這一切,實在想不到,葉寒居然這麼厲害,打教官,這是東海大學軍訓舉辦這麼多次以來,第一次出現的事情,而且還動用了槍!


幾秒鐘後,電話接通,聽筒裏傳來了一個沉穩有力的聲音!“喂!”

“唐老頭,好久不見,你腰板還行不!”葉寒傲慢的說道。

唐老頭?!!!

聽到這個稱呼,所有人都傻眼了,這樣跟東海武警總隊的司令說話,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慕容軍沒差點嚇尿,恐怕自己家的老爺子也不敢這樣跟唐景勝說話吧,這傢伙到底是誰?

“你是誰!”電話那頭的唐景勝沉聲道。

“老子是誰?嘿嘿,你可要站穩了,我是葉寒。”葉寒邪笑着說道。

電話那頭停了三秒,隨後傳來打碎東西的聲音,唐景勝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臭小子,你還是那麼沒大沒小。”

葉寒笑了笑,“沒大沒小,似乎我一直都這樣叫你吧。”

這話一出口,葉寒身後的那些武警全部放下了手中的槍,而慕容軍徹底的癱軟在了地上,自己到底招惹了一個什麼樣的奇葩,準確的說,還有自己的妹妹。

電話那頭,唐景勝被葉寒氣的哭笑不得,隨後想起了什麼,問道:“你怎麼拿陳志剛的手機給我打電話,發生什麼事了?”

“嘿嘿,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你最好自己過來看一看,要不然,你就要給慕容軍他們收屍了。”不等唐景勝回答,葉寒掛斷了電話,將手機還給陳志剛。

唐景勝剛想說什麼,但電話已經被掛斷了,沉思了一下,唐景勝對着門外吼道:“來人,準備好車,我要去一趟軍營!” 「恭喜恭喜~~~」一位三十多歲的白衣美女,身後青絲飛揚,腳下踏著白鶴而來,身邊站著一個讓清靈眼熟的人,同樣是白衣,看似冰冷的中年男人,仔細一看才分辨的出,他就是以前在沙漠綠洲和毒仙人一同出現的酒劍仙,劍天的師傅。

清靈和靈冰襲在小鬍子院長的帶領下走出白色的巨樓,站在門口相迎來客,見到算得上相熟的人,清靈客氣的拱手,「謝謝前輩,以後我們在這裡還望前輩能夠多多照顧。」


清靈相信不管去了哪裡,外來人肯定不是那麼好混的,所以能夠打好關係的她盡量都會打好關係。

酒劍仙看到清靈也發現是相熟的人,但是冷酷的他卻沒有什麼特別的和清靈交流,只是下顎微微一點而已。可他身邊騎鶴而來的白衣美女卻發現了他的這一細微動作,笑容滿面的上下打量著清靈和靈冰襲兩人。

又朝小鬍子院長說道,「金大大,他們就是新來的學員?」

被稱作為金大大的小鬍子院長往前大跨一步,驕傲又自豪的說,「沒錯,他們兩人就是我發現的人才,以後一定會為我們仙道學院發光發亮,成為我們仙道學院的頂樑柱!」

一旁的清靈大汗~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點,而且說什麼為仙道學院發光發亮,她遲早是要離開這裡的。

從白衣美女的話里,清靈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比如小鬍子院長的名字原來叫做金大大,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就是忘了是在哪裡聽過的了。

白衣美女從白鶴上跳了下來,落在酒劍仙的身邊,自然的挽住了酒劍仙的手,清靈在一旁看著,酒劍仙表情不變,難不成這個美女就是毒仙人所說的酒劍仙的妻子?看得出也是個修為高深的修真者。

「前輩您好,我叫清靈。」清靈態度謙虛的說著,又向白衣美女介紹自己身邊的人,「他是靈冰襲。」靈冰襲隨即點了點頭。

白衣美女微微一笑,眼神里卻瞞不住她的矯捷目光,「你們叫我鶴仙子就好。」一句話算是介紹她的身份,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也是因為清靈和靈冰襲這樣的小輩還沒有資格知道她的名字。

對此清靈也沒有什麼不爽的心理,因為自己清楚現在的修為確實不夠格,她雖然看不出鶴仙子的修為,但是怎麼說也不會和酒劍仙、毒仙人兩人差多少,因此她的修為大概也是大成期左右。

對於這樣修為的前輩,清靈一輩足以仰望。所以鶴仙子說出了自己的稱號,已經是很給清靈面子了,或許是給小鬍子院長金大大的面子。

「嘿~~你們兩個竟然不等我老人家一起來!」這時,天空中又一道聲音響起,清靈不用抬頭也知道來人是唐嫣的師傅毒仙人。

等抬頭看去,她又發現,隨著毒仙人身後陸續飛來的還有十幾二十人前來。

其中最為壯觀的一人腳下的坐騎竟然是一隻全身金光的獅子,雖然體型不巨大,可氣勢凌厲的清靈站在下面遙遙相望千米距離,都感覺的到。更讓人驚訝的是,金色獅子的主人竟然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樣貌二十歲左右的女人!


片刻之後,所有空中的趕來的修真者都落在了小鬍子院長金大大白色巨樓的四面八方,天空中各類靈獸,獅子、仙鶴、巨鷹、等等,甚至還有烏龜!會飛的烏龜!清靈還是第一次見到。

毒仙人從一隻飛著的大葫蘆上面一躍而下,收了葫蘆之後一路小跑的跑到小鬍子院長身邊,一拍肩膀,打笑著說,「臨時做這樣的決定,你也不告訴我老人家一聲。」

說完,空中十六位實力深不可測的修真者也都落在附近,男男女女,一個個道貌岸然,天資卓越,看起來威嚴不可直視的向著小鬍子院長几步走來,在相隔四五米處的距離停下。

「金院長,這就是你帶來的人?我們仙靈空間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來的!」一個高挑的女音響起,很有穿透力的響徹在附近,帶著破石裂金的刺耳聲音,震得空中雞飛狗跳,眾多靈獸撲騰著遠離一些。

清靈皺了皺眉頭,雖然剛剛的聲音不是沖著她來的,可是那聲音的餘音已經震得她神識片刻的空白,這樣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很不好,她很不喜歡。

向那聲音的主人看去,她一眼就認出,這個身穿水藍色紗衣,身材高挑的女人是就剛剛那個站在金色獅子上飛來的人。雖然看似年輕,可是似乎在這仙靈空間的地位不小。

…………………… 「紫櫻,你是對我的話在產生質疑嗎?」院長金大大忽然就一改猥瑣,竟然帶了些威嚴的向著那水藍色衣服叫做紫櫻的高傲美女看了過去。

被院長的話忽然堵了回來,紫櫻有些驚異,但是對於院長金大大的話並沒有特別看重,似乎有些自持身份,目光一掃,平視的看過去,「我不是在質疑你的話,而是在質疑你所找來的這兩個人,我們仙靈空間的每一絲每一縷靈氣都是集天地之精華所孕育出來的,怎麼能讓平白無故的人隨便佔了便宜?我想在場來的這些長老們也有很多都有這個想法吧?」

紫櫻神色一定,在院長金大大的身上瞄了一眼,又說,「即使你現在的身份是院長,可也不能擅自作主張,別忘了,你的院長身份也是因為太上長老們賜予的!」

這個女人是什麼人?

對於她能夠說出這樣的話,清靈表示質疑,怎麼說小鬍子金大大都是仙道學院的院長,就連長老們對他的決定都不能指手畫腳的直接說出來,一點面子都不給留,可是就是這個紫櫻說話毫無遮攔,當即把院長的身份置之何地?

金大大面色凝重,對此時被人全然不放在眼裡,心中也是暗暗不爽,但是他又似乎在顧慮些什麼。

「關於清靈和靈冰襲兩人留在這裡的決定,我身為院長,自然會去和太上長老們解釋,但是現在我既然身為院長,就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畫腳的。紫櫻,我自知你是修真奇才,可是如果不是因為你爺爺是太上長老,你有資格在這裡跟我這樣說話嗎?」

泥人也有三分怒,小鬍子院長因為那個叫做紫櫻的女人說不客氣,而語氣變得強硬起來。

清靈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原來這個紫櫻是太上長老的孫女,怪不得說話這麼囂張,她腳下的那頭金色獅子也是不凡,想必是太上長老對這個孫女的寵愛之得。

「哼!你私帶外人來仙靈空間的事情可不是小事!」紫櫻雖然自持身份,但是大概也顧忌金大大的院長身份,沒有繼續糾纏下去,凌空一跳,被空中她的金毛獅子接住,灰溜溜的離開了。

走了個不速之客,此時的氣氛算是安定下來,十幾名長老們不像紫櫻那麼衝動,就算是看在小鬍子院長的的面子上,也客客氣氣的和清靈兩人道了喜。

不得不說,能夠在今後的一段時間裡住在這仙靈空間里,可謂是一件大喜事。可此時這些長老們除了道喜之外,眼神里的那種表情也讓清靈看得出,這些人雖然口上說著道喜,實則已經開始觀望起來。似乎認準了得罪了紫櫻,兩人就不能在這裡待下去。

眾位長老沒有在這裡多待,看完了人之後,就一個個御劍、騎獸的離開了小鬍子院長的大白樓之前。

毒仙人和酒劍仙兩人看看這裡無事,也被金大大給打發走了,走之前隨夫共來的鶴仙子取了兩個小玉瓶子丟給了清靈和靈冰襲兩人,算是給兩人的見面禮。

金大大帶著清靈和靈冰襲回了巨樓,三人繼續坐在之前的位置上,聽著小鬍子院長金大大的指示。

他一邊喝茶,一邊眼神裡帶著憂慮,「之前那個紫櫻是這仙靈空間五位太上長老之一火長老的孫女,她的修為現在是合體中期,年僅……」金大大頓了頓繼續說,「三十二歲——」

三十二歲的合體期修真者!這樣的實力絕對是天資卓越了,清靈也立刻豎耳傾聽院長的話,他現在跟自己和靈冰襲說這些,一定是有特殊用意的。

果不其然,院長又說,「她自持身份不低,心高氣傲的不把幾個人放在眼裡,之前那樣反對你們在這仙靈空間長居,恐怕現在已經去她爺爺那裡告狀了。不過我會儘力讓你們留下,可是最終結果……已經不是我能夠預料的。」

小鬍子院長的話里透著惋惜,清靈聽得出他能夠留下自己和靈冰襲的幾率也不大,但即使這樣她已經要感謝這位金大大院長了,他是為自己和靈冰襲好,他也已經儘力了。

「謝謝院長,不管我們能不能在這裡留下,都會好好修鍊的,院長不必擔心。不過我也想院長為我們守住秘密,不要讓我們的身體資質被那些長老和太上長老知道。」

如果他們不給機會,也沒必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底牌,至於靈冰襲的特殊體質,恐怕也會引起他們的興趣吧,要是被惦記上,萬一那些老不死的之中有喜歡研究的變態,那靈冰襲豈不是會像小白鼠一樣可憐?

…………………… 東海武警總隊的的一個辦公室裏,唐景勝關上門,轉身對着葉寒敬了一個軍禮。

葉寒大搖大擺的坐到唐景勝的位置上,翹着二郎腿,說道:“行了,唐老頭,我早就不幹了,別給我搞這些玩意。”

“臭小子,我不老吧,你整天叫我老頭!”唐景勝放下手,對着葉寒說道。

“呸,還不老,看看你那副德性!”葉寒撇了撇嘴。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但你這下手也太重了吧,慕容雪珊的手恐怕以後用槍都是個問題。”

葉寒不屑的笑了笑,“老頭,我們也是老朋友了吧,我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那女的自己找死,敢打我老婆,我沒殺她算好了,你還想我怎麼樣。”

唐景勝擦了擦冷汗,自己還真不能把他怎麼樣,這裏誰能幹掉這個奇葩。

“好吧,這件事不談了,就到此爲止吧。”唐景勝轉移話題道:“你家老爺子還好吧。”

“必須的,跟你來兩手都沒問題,你要不要試試。”葉寒笑道。

唐景勝連忙搖着頭,“不了不了,我會被弄死的。”

“哈哈,你叫我來就是說這個?”葉寒說道。

“還有一件事情,那個女兵,是慕容家的人。”唐景勝有點皺眉的說道。

葉寒挑了挑眉,“切,那又怎麼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打了就打了,她活該。”

葉寒站起身,“沒事的話我就回去了,我要看看我老婆怎麼樣了,你丫的叫我過來就說幾句廢話,飯都不請我吃一頓,下次沒事別裝酷,你不知道你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很噁心麼,拜拜!”

說完,葉寒走出了唐景勝的辦公室。

唐景勝無奈的笑了笑,這傢伙,還是這脾氣。

葉寒離開後,唐景勝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沉思了一下,隨後走出了辦公室。

葉寒走出軍營,中午的陽光很刺眼,街道上車水馬龍,街道兩邊隨處可以看到散步的市民,或許是天氣太過炎熱的緣故,或許是隨着社會的進步,人們的思想越來越開放,女人們的裙子一個比一個短,露的肉一個比一個多。

葉寒攔下一部出租車,目的地是東海武警總醫院。

下車後,葉寒馬不停蹄的來到醫院,走進病房,林夕瑤正躺在病牀上,唐雨燕正陪她聊着天。

看到葉寒走進來,林夕瑤掙扎着起身,葉寒連忙上前扶住林夕瑤。

唐雨燕會心一笑,說道:“夕瑤啊,你的白馬王子回來了,我就不當電燈泡了,我去給你買點吃的,你們慢慢聊哈。”說完,唐雨燕轉身離開病房。

“哥哥,對不起。”林夕瑤眼睛有點發紅。

葉寒微笑着整理了下林夕瑤額頭上的頭髮,柔聲說道:“傻瓜,說什麼對不起啊。”

“我又給你添麻煩了,我聽說了剛纔發生的事了,你打了我們的教官對不對,他們有沒有對你做什麼,我馬上打電話給爸爸。”林夕瑤眼睛裏轉着水霧,這讓葉寒很心疼。

這傻瓜,葉寒心裏說道。

“放心啦,傻瓜,我認識他們的老大,他們不能對我怎麼樣的,而且,這裏有誰能教訓我。”葉寒笑道。


“對不起,是我不好,整天給你添麻煩。”林夕瑤撲到葉寒懷裏,哭了起來。

葉寒抱住林夕瑤,輕輕的拍着她的粉背。

“好啦好啦,你本身就有低血糖,這不能怪你,是那個教官太壞了,居然敢打你,我忍不住就去教訓了她一頓。”葉寒安慰着林夕瑤,葉寒最怕就是林夕瑤哭,林夕瑤哭一次,葉寒的心就疼一次。

“這城市那麼空,這回憶那麼兇,這街道車水馬龍。”楊坤的《空城》,葉寒的鈴聲。

葉寒拿出手機,媽呀,是自己岳父的電話,東海市委書記,林川。

葉寒連忙接通。

“小寒,剛纔發生的事我聽說了,夕瑤她沒事吧。”林川的聲音有一絲疲憊,但更多的是關心。

“夕瑤在這。”葉寒把手機遞給林夕瑤。

“喂,爸爸。”林夕瑤撒嬌的說道。

“乖女兒啊,你沒事吧,擔心死爸爸了,你媽媽還吵着要去學校看你呢。”林川關心的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