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宇文天翔突然回頭對著那兩名老者說道:「二位仙師!牛頭馬面有天翔頂著,你們快施法打開地獄之門,將宇文仙兒和陳天斗救回來!」

「我們知道了!」

二位老者應了一聲,隨即便開始彙集全身真氣,將一股更強的力量,注入那已經漸漸開啟的陰間之門之中。

「轟隆隆隆!」

隨著一陣沉重的聲音響起,那雕刻著牛鬼蛇神,十殿閻羅石雕畫壁的陰間之門,終於慢慢打開了。


只見在大門打開的同時,本來晴朗的天空忽然間陰沉了下來。

接著便是一片仿若綿延百里的烏雲飄來,內有一道道金色閃電隱隱欲動。

而在那陰間之門裡,好似有一個能夠吸進天地萬物的漩渦,以一股強大的氣流,將密林之中的一切瘋狂的向著門裡吸了過去!

「啊!」

「哼!」

一時間,數十位負責為陳天斗和宇文仙兒招魂指引,和開通地獄之門的巫師,紛紛一聲悶哼,從嘴角溢出一行鮮血,正努力穩定住自己的身體,不被那地獄之門吸進去。

地獄之門一開,那二位老者便在烈烈陰風中高聲喊道:「陰間之門已完全打開!馬上替公主和陳天斗指明所在!將他們的魂魄招來!」

只見那圍繞著石台的數十位巫師同時點了點頭,隨即動作整齊劃一,將體內全部修為集中起來,令那陰間之門頓時閃耀起了一層耀眼的白光。

不過片刻時間,招魂指引的法術已經施展完畢。

隨即那二位老者中的一位又是說道:「現在我們能夠做的只有這些了!如果他們看到陰間之門的指引的話,就一定會知道這裡有人在救他們。但是那陳天斗….」

宇文天翔也從禦敵中抽身,回頭看向了那如黑色漩渦般吸進一切的陰間之門,喃喃說道:「仙兒,陳天斗,你們一定要看到指引,順利歸來啊!」


而與此同時,陰間已是一片濃濃血腥之氣,遍布火海,儼然一副末日來臨的樣子。

在那冥河水畔,已是屍骸累累!

一隻又一隻的影魔被黑鐵魔槍穿身而過,落入滾滾冥河水中。可是因為數量太多,竟然令那些累積在一起的屍體,從河水中冒出了尖,眼看著就要堆成一座小山,鋪出了一條血路!

而在岸邊,靈玉那黑鐵魔槍一根又一根的從手中凝聚而出,射向了空中依舊鋪天蓋地而來的影魔。

只見靈玉的雙手已經磨破,可見一滴滴藍色的血液順著她的指尖流淌出來,印在了黑體魔槍的槍身上。

那些將影魔打得魂飛魄散的黑鐵魔槍,每一根都沾染著靈玉的鮮血。

而在靈玉的身前,最靠近冥河水的岸邊,曹龜八卻揮舞著手中的兩把鋼鞭,將那些落入水中,企圖從岸上爬上來的影魔打回冥河裡去。

但從曹龜八那幾近歇斯底里的揮鞭動作來開,顯然也已經精疲力竭了。

「咳咳!咳咳咳!靈玉仙兒,我已經快要挺不住了!這些影魔根本殺不盡啊!」

曹龜八哭喪著一張臉,苦叫連連,手中的鋼鞭險些從手中脫飛出去。

而此刻在曹龜八不遠處,用兩隻傀儡迎戰的宇文仙兒,也是臉色更加的慘白。每戰鬥一段時間,都會忽然跌坐在地上,然後再重新爬起來。

不知不覺間,他們三人已經全部油盡燈枯,眼看著就要支撐不下去了。

靈玉轉頭望向曹龜八和宇文仙兒,臉上疲憊之色已是無法隱藏,且身上布滿了大大小小被影魔抓出的傷口。

見他們二人也是在苦苦支撐,靈玉便是眼中現出一絲絕望之色,又抬頭焦急的望向了遠方酆都的方向,怔怔說道:「公子,你何時歸來?靈玉…靈玉已經快要撐不住了….」

「嗡——!」

突然間,就在他們三人要正欲絕望之時,一道白色光柱刺破了天空之中的烏雲,筆直的射向了他們身後遠處的一座山頭之上。


曹龜八耳朵最靈,聽到這奇怪的聲音出現,便立刻回頭望去,「啊!那是…那是什麼啊!」曹龜八舉起右手鋼鞭,指著那一道從空中射下的粗大光柱喊道。

宇文仙兒也是回頭望去,眼神中滿是驚奇之色,顯然也不明所以。

而靈玉隨之一望,卻立刻臉上浮現一絲充滿希望的微笑,「那是….那是有人打通了去往陽間的大門!」

「去往陽間的大門?難道是父王?」宇文仙兒看著那一道光柱,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宇文天翔的臉孔。

雖然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但在這個時候打開通往陽間的大門,無疑是給予了所有人莫大的希望。

曹龜八手中鋼鞭揮動,又是將幾隻影魔打的魂飛魄散,可自己的身上也被抓出了幾道傷口,忙道:「那還等什麼!我們還不過去!一會兒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宇文仙兒聽罷便是一聲喝止了曹龜八,「不行!陳天斗還沒回來!我們要等他一起!」


只見曹龜八一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模樣,捶胸頓足,甚是無奈,埋怨道:「哎呀!仙兒姑娘啊!你的脾氣不要這樣倔強啊!不管如何,我們先到通往陽間之門哪裡好不好啊!到那裡再等吧!要是陳天斗真的來了,我們卻傻站在這裡,錯過了時機,那可就不好啦!」

!! 「仙兒姑娘,曹龜八說得對,現在我們應該先到陽間之門那裡再作打算,如若陳天斗公子真的趕來了,我們好歹也可以在那拉他一把不是嗎?這樣在這裡耽擱下去,最後所有人都會錯失良機!」靈玉蹙眉說道。

宇文仙兒聽罷,心中固執的想法終於有了一絲動搖。隨即她轉過頭去,怔怔望向酆都的方向,眼神之中突然由迷茫轉為堅定,沉默良久之後方才點了點頭,「那好吧。」

話音一落,曹龜八便是如釋重負般的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靈玉也是淡淡一笑,臉上帶著一絲疲憊。

隨即靈玉便帶著宇文仙兒和曹龜八展翅高飛,將那些緊追不捨的影魔甩在身後,向著那開啟的通向陽間之門急速而去。

當他們立在那山頂,到達陽間之門的邊緣時,便感覺到一股奇特的能量涌動。

那是久違的陽間氣息,不由得的令人感覺到心頭一暖。

此時此刻,希望就在眼前,只要宇文仙兒肯跨出一步,便可以重回陽間。

她靜靜佇立在門前,抬頭望著這一道刺破烏雲,從空空比直射下的一道白色光柱,眼中波光流轉,似是感慨萬千。

下一刻,她再次轉身凝望,卻見身後的世界,早已被一批大片密密麻麻的影魔所覆蓋。

更加危險的時刻,就要來臨了。

那些影魔數量越來越多,揮動著雙翼,轉眼間就要來到他們的前方。

如果這些影魔也順著這陽間之門進入到人間,那後果便不堪設想。

「糟了!影魔越來越多了,看來暗影天魔那邊,閻羅王也已經支撐不了多久,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鬼王他們一旦追來,或許會趁著這個大好機會一舉攻入陽間,雖然鬼王本身不會越界,但他手下的陰兵鬼卒,也會讓人間雞犬不寧,造成生靈塗炭!」

靈玉感覺到,大禍已然臨頭,現在已經不光光是陳天斗能不能趕回來的問題。那急速未來的影魔能否攔下,才是當務之急。

一念此極,靈玉心中似是做了一個重要的打算,隨即便臉一沉,心頭一橫,向前踏出兩步,站在山崖峭壁處,迎著陣陣陰風,雙臂伸展開來。


「靈玉,你要做什麼?」宇文仙兒感覺到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便蹙眉問道。

只見靈玉雙手前伸,十隻如蘭綻放,如果凝脂般的肌膚上,開始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白色光芒。

下一刻,靈玉的一張櫻唇微啟,口中開始念誦出了一些晦澀難懂的咒語來。

隨著咒語的念動,靈玉的開始逐漸變成了一個光人,全身都被刺眼的白光所覆蓋。

那些向著山頂極速飛來的影魔,頓時感覺到一道刺眼的光芒襲來,飛在空中的身形忽然間一窒,居然硬生生的定在了空中!

只見那些影魔掙扎著,尖叫著想著要再次移動自己的身體,但缺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制住一般,動彈不得。

見此一幕,曹龜八便是眼睛精芒一閃,驚奇的說道:「定魂咒!」

與此同時,在距離酆都千里之外,正有兩人如兩道疾風一般,在空中急速飛行。他們二人所過之處,均留下了兩道長長的尾跡,和遍地無數的影魔屍身。

影魔的數量已經越來越多了,鋪天蓋地的從空中席捲而來,似乎要填滿整個陰間!

陳天斗一邊向前飛行,手中的獄火神劍一邊不住揮動,將向他衝來的影魔斬為灰燼。但是即便如此,影魔的數量卻絲毫沒有減少,一隻死了,另一隻卻又補上,不給陳天面前留下一點縫隙。

「陳天斗!你看那是什麼!」突然間,身邊的赤麟指著前方遠處從空中射下的一道粗大光柱說道。

陳天斗隨之望去,頓時眼中精芒一閃而過,「是通向陽間之門!」

「陳天斗,看來陽間的人已經在想方設法將你召回了。」

陳天斗點了點頭,「七天期限已到,宇文天翔如約守住了我們的屍身,開啟了陽間之門。」

聽罷,赤麟便是繼續說道:「陳天斗,這陽間之門似乎堅持不了多久,我們必須速速突圍,否則定然來不及了!」

只見陳天斗牙關緊咬,揮動獄火神劍的右手頻率更快!

不過片刻時間,獄火神劍便在陳天斗的身邊射出道道火浪,將那些撲來的影魔燒成灰燼。

可是那些以影魔剛死,另一批卻又圍了上來,根本殺之不盡,越來越難向前飛行了。

「你爺爺的!這些傢伙怎麼殺不光啊!」陳天斗心中越發的煩躁,即便他現在使用殘天古卷星辰之力,但卻依然拿這些不計其數撲來的影魔沒有辦法。

他們就像是一種源源不斷的力量,永遠也殺不盡。

赤麟在混戰之中從鋪天蓋地的影魔縫隙里,望向了酆都所在,見那裡直原本直衝天際的藍光,已經暗淡了許多。

見此一幕,赤麟的心中便是一陣刺痛。

他明白,現在包拯的生命已經就要燃燒到盡頭,或許再過一刻鐘的時間,鬼王就會突破包拯的攔阻。到那時,大禍必然臨頭。

隨即他又轉頭望了望奮力廝殺的陳天斗,心中思緒複雜。

終於,在一番抉擇之後,赤麟雙目忽然閃爍一絲堅毅的光芒,隨即全身突然血芒大盛,背後一對蝶翼猛然一展,便飛過了陳天斗,漂浮在前方不遠處的高空之上。

陳天斗見狀便是一愣,感覺到一股奇特的能量,正從赤麟身上溢出。

下一刻,只見赤麟雙手合十,在胸前結成法印,全身血色紅芒濃如鮮血。隨著法印的結成,赤麟的身上開始散發出一陣誘人的氣味,就連陳天斗都忽然間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飢餓感襲來。

「這是!」

陳天斗心頭忽然一沉,發現身邊原本攻擊他的那些影魔突然停手,並且全都齊齊的看向了赤麟的方向,臉上一對如芝麻綠豆大小的鼻孔微微收縮,似是聞到了什麼美味的氣味。

「是生魂的味道!」陳天斗心中恍然大悟。

現如今,赤麟居然不知道用力什麼咒法,讓自己全身都撒發出了生魂味道。這種味道在地獄來說,那可是最誘人的。

這些生活在陰間的生物從來沒有品嘗過生人的味道,如今聞到這股氣味,必定會為之所狂。

對他們來說,這就相當於是在陰間從未出現過的最美味的食糧。

在得知赤麟身上的味道是生魂味道時,陳天斗也錯愕的看著前方漂浮的赤麟,漸漸明白了他心中所想。

「赤麟,你…..」

只見赤麟此刻也是向著他望了過來,神色淡然,言道:「陳天斗,暗影天魔現世,陰間將會顯露出本來面目,這些影魔無論怎麼殺,都是殺不盡的。如果想要逃離這裡,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另一種東西來做誘餌,吸引住這些影魔,才讓你能夠有逃跑的時間。」

陳天鬥嘴巴微微動了動,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此時此刻,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回應準備將自己作為誘餌的赤麟。

他們相識的時間雖短,也經歷過殊死之戰,但卻好似認識許久一般。如果不是陰陽相隔的話,或許兩人會成為朋友也不一定。

「陳天斗!你還在等什麼!趁著現在這些就傢伙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你快點逃出去啊!」

赤麟的一聲大喝傳來,喝醒了處於一片震驚與迷茫之中的陳天斗。

越來越多的的影魔向著赤麟聚集而去,將他團團圍住,轉眼間就淹沒了他半個身子。

此刻的赤麟,就像是被眾多惡鬼圍在中間的一塊美味鮮肉,都想要爭先恐後的吃上一口。

陳天斗怔怔望著赤麟,心中百感交集,背後緩緩扇動的火翼卻怎樣都無法先前移動分毫。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