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吧?還見鬼了?那……那鬼長……長啥樣?”

謝凌鋒又好奇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見鬼了,我是被狗咬了啊!哎,他說全身是白色的,就在情侶坡那,晚上都快十二點了!哎,現在的年輕人,精力真旺盛,黑燈瞎火的,你說能搞什麼事。”

“全身白色?真的全身白色?你確定?”

謝凌鋒再一次追問到。

“我怎麼知道啊,再問咬你了!”

班長本來心情就不好,一大早的被人咬了三口,還有狂犬病的人,那心情是相當鬱悶!現在還被人審問,更是一股火,安奈不住了!

“得……得,不問了,那你看病去。“

謝凌鋒有些失望的回答到。

看着班長走遠了之後,謝凌鋒心裏嘀咕到:“全身白色,不會是徐初國見到傳說中的白屍老太了?咿呀,這可如何是好?還是等會去醫院看看初國,確定確定。”


於是謝凌鋒課都沒上了,直接坐着車跑醫院去了。

謝凌鋒一見到徐初國,看其傻愣着,就一直笑着,嘴一閉一合的,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東西,偶爾又來幾句:“鬼啊,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咬你了。”說完又嘿嘿的笑起來。謝凌鋒看着初國這幅模樣,與平常愛唱歌的他完全是判若兩人,心裏不免一陣難受。

謝凌鋒走上前去,像和小孩子說話的問道:“要肉麼?要的話給哥哥說說昨晚你見到什麼了,好麼?”

這時徐初國衝上前來,想咬謝凌鋒,謝凌鋒見狀,趕緊的踹起一腳,把徐初國給踢飛了!


謝凌鋒搖了搖頭,心裏說到:“哎,看來是傻了,估計真的見到白屍老太了! 夫盡妻用 ,這孩子,這麼可愛的一人,這麼說傻就傻了呢?“

謝凌鋒問了問醫生,醫生說根本就不是狂犬病,但具體什麼病還待檢查。

聽醫生這一說,再回想了一下班長說的,更加確信了初國的確是見到白屍老太了!

謝凌鋒之所以如此確定,因爲他就是一個風水相師!有關這些方面的知識,學的比老師教的物理化知識還要精通!可現如今謝凌鋒心裏犯愁了,因爲已經錯了送鬼的時間段,換句說,要想醫好徐初國的病,唯一的辦法就是幫徐初國見到的那個白屍老太伸冤了。可伸冤談何容易!謝凌鋒無奈的嘆了口氣,看着徐初國,心裏默默的說道:”哎,初國,你的病一時半會是好不了了!“

謝凌鋒一個人又回到了學校,走到情侶坡,想一探究竟,爲何此處居然會有白屍老太出現呢?

謝凌鋒走到情侶坡的一棵百年大樹下,看着這條坡的走向,以及這條坡路旁不爲人注意的、而在謝凌鋒眼中詭異的地方。謝凌鋒看着,看着。可看了許久,可並沒有發現什麼詭異的地方,除了一對對牽手或者在接吻的情侶之外就只剩一對對狗男女了。謝凌鋒無奈的搖了搖頭,心想:”現在大白天的估計真看不出所以然來,還是待晚上夜黑風高之時,帶上些風水界的寶器,再來此處一探究竟吧。“

於是謝凌鋒又看了一眼無數女人誕生的情侶坡,準備離去之時,似乎又想到了些什麼。但那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之後謝凌鋒的腦袋又一片空白了。謝凌鋒撓了撓腦袋,獨自一人跑到狗街,準備着晚上估計會使用到的激發器。

夜再一次深了,可情侶坡還是有那麼一對對恩愛的同學夜不歸宿,纏綿於兩個人的世界之中。

謝凌鋒大喊一聲:“啊,保衛科抓姦的來了!大家快跑啊!”

謝凌鋒喊完還故意掏出一把手電筒,左照照,右照照,還不時大聲喊道:“出來,看到你了!”

這一喊,躲在樹後、草叢裏、屋後的同學牽着手拼了命的跑了出來,向情侶坡另一個方向跑去。因爲大家都怕被抓啊,這處分大家都不想要,要是還一通報批評……那今後走路都得低着頭,見誰都得哈着腰了。

不一會,大家都跑光了,謝凌鋒自言自語道:“該是時候了,我倒要問個明白了。“

不過謝凌鋒心裏倒不那麼輕鬆,不是因爲怕見着白屍老太而瘋掉,而是因爲怕見不着白屍老太而導致初國繼續瘋着!

謝凌鋒看了看時間,再過兩分鐘就晚上十二點整了,謝凌鋒不免緊張起來。 鳳棲南枝 ,召靈咒可能就失靈了,而一旦失靈,哪怕見着了白屍老太,自己也無法與其對話,就無法瞭解其冤屈到底是什麼了,也就無法替其伸冤,那初國就永遠都會咬人了!而且召靈咒一月只能念三次,否則唸咒者要是再念一番也必然瘋掉!

此時,謝凌鋒盯着自己的手機看着時間,捏準了點,於是就在十二點整的那刻,把一包裝有紅色液體的袋子撕開,倒出裏頭的雞血於手心之中,之後再把袋子中剩下的雞血倒在地面上,畫了一個相當詭異的圖案。之後謝凌鋒把八卦羅盤掏出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手心中的雞血形成了與地面相同的圖案,一個畫着八卦圖、周邊還有血絲向周圍漫開!看其似乎想要延伸到另一個世界。

謝凌鋒把手心中的圖案用力的按在八卦羅盤的中間,之後飲了一口烈酒,全噴在八卦羅盤上!謝凌鋒又再掏出一張黃色紙張,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之後,用着手指在黃色紙張上寫了一些奇怪的字符,但清晰可見的還是有一個八卦圖!謝凌鋒扯下自己的幾根頭髮絲,把黃色道符與八卦羅盤束縛在一起!準備好這些之後,謝凌鋒站在地面的八卦圖中間,口誦召靈咒,八卦羅盤紅光大盛,紅光繞着八卦羅盤不停的旋轉,越轉越快,突然全部紅光匯成一道更加鮮豔的紅光,射向了自己白天站的一顆百年大樹上!謝凌鋒見此,心中不免一跳,也恍然大悟,算是明白了爲何自己白天在情侶坡一點異樣都沒法察覺,原是自己一直沒注意身後!

此刻,謝凌鋒來不及多想,用着還流着血的手指在八卦羅盤的四周,用血圍了一個圈。紅光再一次大盛,整棵樹被照得通體發亮,似乎整棵樹的裏面流的液體全是新鮮的血液!謝凌鋒空出一隻手來,在自己眼前與樹之間又畫了一個大大的八卦陣!謝凌鋒飲了一口加了雞血的烈酒,向着空中已經定好型的八卦陣噴去!不一會兒,謝凌鋒見空中的八卦陣也已經散發出紅光了,於是大喝一聲:“現!”

萬道紅光射向百年大樹,就在此刻,一個全身白色的身影從樹上慢慢的剝離下來。忽而,其身子已全然從樹上脫離,向着謝凌鋒迅速的飄來!

謝凌鋒見此,來不及多慮,掏出一張黃色紙張,口中再一次唸到:アナ ス イ シ リ ー ズ か ら ド ム を プ レ ゼ ン り や か な ベ ル,又噴了一口加了雞血的烈酒在黃色紙張上,紙張上混着血液的烈酒又自行形成了八卦圖,謝凌鋒把這張剛結印好的道符迅速的朝着白屍老太頭上戴着的帽子的帽檐鏢去!就在道符剛好觸碰到白屍老太帽檐的瞬間,謝凌鋒又大喝一聲:“定!”

突然白屍老太定在空中一動不動了!

謝凌鋒見白屍老太已定在空中,心裏不免舒了一口氣,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噓了一口氣。謝凌鋒心裏不免有些小激動了,因爲他終於可以認認真真的看看白屍老太了,畢竟他打從小也從未見其長什麼模樣。

謝凌鋒仔細的看着白屍老太,見其和班長描述的確實相差不多,全身白色,無影子,無雙腿!有一個長長的袖子,看不真切有沒有手。謝凌鋒見其低着頭,看不見他的臉,但又不敢走出八卦陣,不敢出了紅光的圍繞範圍,要不然自己都瘋了那就不好辦了。

謝凌鋒看着他,頓了頓,問道:“敢問兄弟大名?爲何不投胎轉世,還執念於人間的恩恩怨怨?”

這時白屍老太擡起了頭,謝凌鋒看見一個清秀的臉龐,看其樣子生前倒不像壞人,可爲何……

謝凌鋒見其嘴一張一合,似乎在訴說某一件事,又好似是在向謝凌鋒告冤!可謝凌鋒就是不懂他在說些什麼!謝凌鋒納悶了,難道召靈術失靈了?可明明已經召喚出他來了,爲何還是無法通言?

謝凌鋒左思右想的,見紅光逐漸淡了下去,可淡到一定程度時就維持着若隱若現了!謝凌鋒見此,恍然大悟!罵道:“艹,狗.日.的的奸商!叫你給我準備上好的雞血,要土雞,你給老子的雞血是吃飼料長大的公雞的血!幸好老子道法還行點,要不然準瘋了!奶.奶.的!“

可罵完後,謝凌鋒無語了!這白屍老太已經被自己召喚出來了,要是不給他一個交代,那自己也難辦啊!謝凌鋒思來想去,最後還是下定決心,要死就死吧!賭一把!反正也準備了激發器!

謝凌鋒從口袋掏出八卦鏡,還是用着飼料養大的公雞的雞血以及烈酒混合着然後噴在八卦鏡上,一樣的圖案片刻之後就在鏡子中呈現!謝凌鋒又掏出兩根白色蠟燭,點燃後放在八卦陣的邊緣,之後把八卦鏡放在兩根蠟燭之間。而以這個視角看去,謝凌鋒剛好可以借用鏡子看到白屍老太整個漂浮在空中的身子!謝凌鋒又是一串咒語,唸完後,奇怪而驚異的一幕出現了!鏡子中居然隱隱約約出現一張巫師的臉,而巫師所戴帽子是全黑色的!謝凌鋒見陰陽使者已經出現在了鏡子中,於是和鏡中的陰陽使者說起話來。

“嘿,老久不見了,陰陽使者!今天小弟實乃有一事相求,所以才冒昧把你請出陰界山,還望您老息怒!事成之後,小弟定當好好報答,多燒些美圖給你!”

謝凌鋒看着鏡中的陰陽使者及其恭敬的說到。

“哦,那好說。哈哈……哈哈……還不知道有什麼事呢?”

陰陽使者聽見有美圖,壓抑不住興奮的回答到。

“哎,說來話長,我也不繞了,那我就直說了!就是我把白屍老太叫出來了,可我用的激發器來路不正,所以導致我無法聽見白屍老太對我說些什麼,所以我們無法交流呢!現在白屍老太被我定在那了,要是這事不搞清楚,我有一同學的“病”就好不了了!所以還望你幫忙,你是陰陽界的使者,通兩種語言,幫我翻譯一下他想對我說些什麼好不好?”謝凌鋒對着陰陽使者一一說來,用着懇求的眼神看着陰陽使者。

陰陽使者看了一眼白屍老太,見其被謝凌鋒定在了空中動彈不得,不免笑了一聲,道:“這忙我幫了,但是你要記得你對我說的哦!多燒一些楊冪的!哈哈……哈哈……”

謝凌鋒聽見陰陽使者這麼痛快,於是連聲答應。

謝凌鋒見陰陽使者對着白屍老太一陣嘰裏呱啦的講了一通,又見白屍老太對着陰陽使者嘴巴一閉一合的好長一段時間。又過了差不多半小時,紅光已經漸漸的失去顏色,已變得快沒有亮光了,謝凌鋒見其倆卻聊得火熱,完全的忘記了自己的存在!謝凌鋒心想,要是待會沒亮光了,自己都瘋了,那還燒個毛畫啊!於是對着陰陽使者,着急的喊道:“嘿,我說你倆聊什麼啊!?再聊我就瘋啦!”

“好了,好了!我再問他一個問題!問完你就可以讓他回去了!到時候你幫他伸冤就是了!”

陰陽使者說完這些,又把頭轉了過去,嘰裏呱啦的又一通話!

可此時,謝凌鋒已按耐不住了,要是再不把他送回去,紅光沒了,就沒有保護的介質,那自己必然會和徐初國一樣了!謝凌鋒不及陰陽使者和白屍老太對完話,念起了回靈咒。對着空中的白屍老太大喝一聲:“隱!”

白屍老太立刻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張黃色道符從空中飄落向地面!

陰陽使者從鏡中回過了頭,看着謝凌鋒,懷着無比沉重的心情說道:“相師,此冤你必要幫其伸了!實乃……”

謝凌鋒見其賣着關子,更着急了,於是對陰陽使者說道:“您老倒是快說啊,我到時候多燒幾張就是了!”

陰陽使者看了看當時白屍老太消失的空中,嘆了口氣,對謝凌鋒說道:“哎,那孩子命苦啊!被辦案人員屈打成招,最後受不了非人的折磨,只好認了罪!承認是自己殺的人,被判了死刑!”

謝凌鋒驚叫道:“啊,不是吧?都什麼年代了,還屈打成招?哎……中國居然還存在這樣的事?你……能不能詳細和我說說,到時候我……我燒一張照片給你!”

“行,不過,你好像……好像得再找兩根蠟燭,這兩根要是滅了,你就看不到我了!到時候你要是還想再請我出陰界山,嘿嘿,你得把人給我燒下來了!”

“額,那……那你一定要告訴我,我現在就再加兩根白色蠟燭!不過,我估計過了今晚,小弟還需要你幫忙呢!不過,你放心,畫不是問題!”

陰陽使者吹了一口氣,地面上的八卦陣重新再一次的紅光散發,不停的旋轉,四周被印得通紅,彷彿那一口氣和氧氣一般,可以助燃!謝凌鋒道了一聲謝謝,就聽見陰陽使者緩緩道來:“哎,話說兩年前,白屍老太……哦,不,應該說是陳龍,他真名,他在世時別人都那麼叫他來着。是他出生時他爸給他取的……”

“大哥,算……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挑重點?你……你們聊了個把小時不會就……就聊名字吧?能……能不能把他被冤的前因後果和我詳細說說,我帶的蠟燭不夠啊……!”

“你彆着急麼,總要把名字和你說了,要不然你怎麼幫他翻案啊?跑到你那什麼狗屁公安局,就喊我要翻案?翻你個頭,不把你也屈打成招了算你命大!”

陰陽使者倒不耐煩了。

“行……行,您老慢慢說,慢慢說……”

謝凌鋒只好畢恭畢敬的聽着陰陽使者再一次道來。


“陳龍,福建龍巖上杭人氏,於兩年前被判死刑,於公元2008年十月中旬處以極刑!其生前乃一名大一學生,可以說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能歌善舞,能說會道,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人見人愛,車見車載,花見花開!琴棋書畫,舞文弄墨,作詩賦詞,都是不在話下!是校園的十佳歌手,學生會主席,自律會副主席。而且……哇,相師,幹嘛用這種眼神看着我?這……這不是我說的,是……是他自己和我講的了啦!”

陰陽使者說到這,發現謝凌鋒用一種很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連忙停了下來,不說了。

“沒……沒,您繼續!哎,自古英雄出少年,紅顏薄命啊!”

謝凌鋒晃了晃腦袋,都聽傻了,前言都不搭後語了。

陰陽使者聽其言,被逗樂了,哈哈大笑起來!可這一笑,蠟燭差點被陰陽使者吹滅了!謝凌鋒趕緊豎起中指,放到嘴邊,噓了兩聲,同時用另一隻手指着蠟燭。

“哦,哦……噓噓……”


陰陽使者也學着謝凌鋒把中指放到了嘴邊。

可過了一段時間,謝凌鋒見其一個字都不說了,倒又急了,哼了一聲說道:“老大,你就快和我說了吧,拖得越久,被徐初國咬的人就越多啊!”

“好……好,我說,你認真聽,不要打岔了!好……好,我說,我說,不要用這種表情嘛……不是都說人怕出名豬怕壯麼?陳龍當時就太出名了,萬千女生對其投懷送抱,也導致了一場場江湖的恩恩怨怨。當時有一名女生戀上了陳龍,而陳龍也對其有好感。自然而然的他倆走到了一塊!可是呢,世事都不是完美的。出現了一個算是第三者吧,這個第三者可了不得!不僅樣樣不如陳龍,而且還是一個小二流!唯一比得過陳龍的估計就是他用來砸人的錢了!這小子不知道家裏是不是搶銀行的還是偷銀行的還是家裏印鈔票的,反正就錢多!而且還就是愛上了陳龍的女朋友!那小子愛上了就橫刀奪愛嘛,帶了一夥人找到陳龍要挾陳龍必須和他女朋友分手,否則見一次打一次!陳龍也是一條錚錚硬漢,哪裏願意把自己喜歡的人拱手讓給別人,寧死不屈啊!讓人扇了兩巴掌還依然不改男兒本色,不給就是不給!那小子哪裏肯罷休,從小到大都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把陳龍暴揍了一頓,還說明天再打,要是看見他倆還在一起的話!可明天一大早,陳龍就被公安局的帶走了!因爲陳龍死了!額,不是,不是,說急了!是帶人打陳龍的那個有錢的小子死了!”

“死了,報應這麼快?可公安局把陳龍帶走幹嘛?不……不會是陳龍殺的人?”

謝凌鋒好奇的問到。 陰陽使者聽完謝凌鋒所言,倒比謝凌鋒還有些急了!只見他對謝凌鋒說道: “我……我說你腦袋是不是被門夾過啊?如果真的是陳龍殺的人,那麼他就不會有冤屈,那麼他也不會變成白屍老太,那麼他也就不會出現在你們學校的情侶坡!所以綜上所述,不是陳龍殺的人!我說你好歹也是一大學生,怎麼就沒有一點邏輯思維能力呢?”

“那……那是誰殺的?”

謝凌鋒看着陰陽使者,百思不得其解的問到。

“我……我怎麼知道!我只是一個翻譯家……”

“那他還和你說什麼了?”

謝凌鋒再一次追問到。

陰陽使者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唉,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在衆目睽睽之下,被一夥人踢了十多腳,被扇了二三十巴掌,顏面盡失!對了,那個……我先說和你一下,等一下我和你說的時候我一會用我自己的語言複述,又或者用他的原話,你要是等會聽不明白之時你叫我停一下,我給你解釋解釋!我怕到時候你的思維跟不上我的邏輯,給聽傻了!”

謝凌鋒哼了一聲,並說道:“你倒是快講啦,真的沒蠟燭了……!”

“好,繼續……陳龍說,那晚他心裏真不是滋味!一個人傷心欲絕,欲哭無淚,肝腸寸斷的跑下了宿舍樓,抱了一箱啤酒,就在情侶坡的……噥,就那顆百年樹下,喝了一晚上的酒!心裏死命的罵着那小子,爲啥自己從小到大,好不容易談了一個女朋友,恩愛着,可招誰惹誰了我,要我分了?一晚上,陳龍罵着自己的無能罵着那小子混蛋。可第二天的一大早,陳龍在迷迷糊糊睡着之際,卻被警察莫名其妙的戴上了手扣,押進了警車!陳龍掙扎着,也憤怒了,心想難道罵了一晚上,喝了點酒公安局就來抓人了!?當陳龍質問着他們憑什麼抓自己時,公安局的辦案人員卻笑着回陳龍的話說道:“沒事,不要緊張,帶你去公安局坐坐,你才殺了一個人而已。”當陳龍聽他們說自己殺人了,更是使命掙扎,怒吼着“:我沒殺人,你們憑什麼抓我!?”可掙扎哪有用,陳龍就在衆學生的圍觀之下,漫罵聲以及警車的呼嘯聲中關進了鐵籠子!陳龍就在鐵籠子內咆嘯着,可警車卻載着陳龍越開越遠了。¬陳龍說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就停了下來,因爲當時他的頭已被套着一個黑布袋子。車剛停下來不久,陳龍就被拉出了鐵籠子,之後又被拉拉扯扯地帶到另一個地方,他說感覺下了好久的樓梯,又過了一會,終於停下來了,黑布袋子也被人摘下來了。可陳龍睜開眼睛,眼前還是漆黑的一片!卻此時,一束強烈的白光照在他的臉上。可陳龍哪能適應如此強烈的白光,於是想用垂下的雙手擋在眼前,卻發現自己的雙手不知何時被鎖在了椅子上。而椅子和腳下的水泥地是相連的,根本動彈不得。陳龍痛苦的閉上眼睛,卻依然感覺到自己眼睛被刺的生疼!正當陳龍再一次掙扎和咆嘯時,卻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他媽給老子閉嘴!吵什麼吵!”¬

一個渾厚的男低音從大射燈的底下傳來。¬

“你是誰?憑什麼抓我?!我出去一定告死你!”

陳龍再一次咆嘯。¬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奉勸你還是老老實實交代,免受皮肉之苦!”¬

“我沒有殺人,你們憑什麼抓我!快把我放了!”

陳龍繼續掙扎着。¬

“招得倒挺快的哦,我們都還沒說你殺人了”

伴隨着刺耳的奸笑,一個黑影出現在陳龍面前,但陳龍卻完全看不清那張臉。¬

“你們到底是誰?爲什麼抓我?難道你們還是昨天那夥人?媽的,放開我,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陳龍依舊咆嘯着,掙扎着。¬

“啪”,又是響亮的一巴掌!¬

“別鬼叫了!說,爲什麼殺昨晚打你的人?!”

一人按着陳龍的頭,逼問到。¬

“我沒殺人!我沒殺人!放開我!快放開我!”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