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他竟然還探出手來貼在我的額頭上。

我沒好氣地拍掉他的爪子,說道,“我沒有不舒服!”

“那你怎麼一會兒皺眉頭,一會兒咬牙切齒的?你要是真不舒服的話,千萬別忍着,一定要告訴我知道嗎?”唐麒認真地叮囑道。

我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他是以爲我身體不舒服了呢。

我擺擺手,扯了一個笑容說道,“我真沒事!謝謝你了哈!”

“小瑤你笑得真難看!”唐麒指了指我的臉頰說道。

等發現我臉色不好的時候,又趕緊改口說,“嘿嘿,不過我覺得,不管你怎麼笑,我都覺得挺好看的!”

這前後矛盾的話,讓我簡直不想跟他說話了,免得拉低我的智商!

我盯着他,“有什麼事兒快說吧。”

唐麒一愣,“你怎麼覺得我有事情要說?”

我白了他一眼,“我說唐大少爺,你之前不是被關到什麼祠堂面壁思過了嗎?我這剛睡一覺的功夫你就跑到這裏來了,你要是沒事的話,幹嘛要越獄啊?”

唐麒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我,我真沒事,就是想來看看你怎麼樣了?”

“喏!就這樣!現在你看完了,要是沒事的話那請你離開,我要接着睡覺!”說完我就不想理他了,抱着膝蓋就打算轉到另一邊繼續假寐。

裴先生娶了個200斤的胖子以後 唐麒欲言又止地看着我,最後只是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一會兒再來找你!”

他站起身來,然後頭也不回地說道,“你等着哈,我去給你弄點好吃的!”說着,也沒等我再說什麼就離開了。

我有些無語地看着這個偷偷摸摸的身影,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麼大個家族,不至於連飯都不給我吃吧?還需要他專門去給我弄吃的?

哎,都怪這個臭小子,不提還好,一提吃的,我還真就覺得自己餓了。

看着窗外的天色,現在似乎已經快到傍晚了吧。

也就是說,我差不多一整天沒吃東西了啊!

哎,也不知道唐老家主準備把我關到什麼時候纔算完。

我看了看手心裏的黑傘,暗道幸虧睡着的時候沒有丟掉它,要不然的話,我現在非悔得腸子都青了不可。

再檢查一下我的包包,發現裏面的東西都還在。

我這才安心了些。

不管怎麼說,這些傢伙沒有趁機把我的東西搶走,還不算太下作。

緊接着,我又想到夢裏面的事情。哎,唐琅也沒告訴我他的傷到底怎麼樣了,弄得我現在一想起來就很不放心。

可是我又不敢一直對着黑傘說話,誰知道會不會被人知道了呀!

胡思亂想之間,我似乎聽到房門有響動的聲音。正疑惑間,我就看到一個身影閃了進來。

“我說你小子速度還挺快啊!”我正想調侃一下唐麒這臭小子,可話剛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

因爲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根本就不是唐麒。

他是唐麟!

唐麒的堂弟!

“你來這裏幹什麼?!”我頓時沉着臉說道。

唐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嘖嘖,剛纔還笑眯眯地說話,怎麼一轉眼就變臉了?”

說着,唐麟就來到我的跟前,湊過來眯着眼睛說道,“我說,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說話嗎?嗯?”

“我沒什麼好跟你說的!請你離開!”我把頭別到另一邊,不客氣滴說道。

“嘖嘖,還對我發起號令來了!你知不知道,這裏是我家!就算我沒唐麒那小子那麼金貴,可怎麼說我也是唐家的少爺。”

我看着這個傢伙不知所謂的樣子,一點也不想知道他專門跑過來跟我說這麼一大堆廢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是唐家的少爺了,現在你可以離開了嗎?”我淡淡地說道。

“你!”唐麟似乎被我的態度激怒了,“哼!沒想到你還是個小辣椒啊!我還以爲你只是一個悶葫蘆,幹什麼都不吭聲呢!嘿嘿嘿!”

我知道他指的是上一次闖到我房間裏把我頭髮的事情,不說還好,一說我更生氣了,“我再說一遍,請你消失在我的眼前!”

“嘖嘖嘖!我果然還是更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有勁!你說,我要是現在就把你辦了,我爺爺會不會就同意把你嫁給我了呢?”唐麟說這話的時候,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瞪大了雙眼瞪着他。

這個傢伙,竟然想對我用強?

他不是才16歲而已嘛?難道說現在的孩紙都這麼早熟嗎?才十幾歲就開始滿腦子花花了?

不不不!我平時也算沒少看電視,就算他們在這個時候早就談戀愛了,但是絕對不可能像這個傢伙一樣,十幾歲就這麼老氣橫秋的。

“怎麼?不相信我的話啊?還是不相信我的技術?”唐麟竟然還跟我開起了黃腔。

看着他步步逼近的樣子,我哪裏還有功夫去胡思亂想,一骨碌爬起來就想往門口跑去。

雖然說他們要把我關起來,可是現在很顯然根本就沒人看守,要不然這一個兩個的全往我屋子裏跑是怎麼回事?

再說了,我現在也不可能會坐以待斃的。

要是門口有人守着纔好呢,說不定我的人身安全還多了點保障。

因爲我一直都覺得,這個叫做唐麟的傢伙,是一個極度危險又邪氣的傢伙。

只是讓我很鬱悶的是,就算我卯足了勁想要往門口跑去,我還是沒跑出兩步就被這個傢伙給攔住了。

“你跑什麼呀?張小瑤?”那陰測測的聲音,讓我渾身都不自在,就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樣,瘮得慌。

“你給我走開!不走開我喊人了啊!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你爺爺對我到底有多重視。我要是出了點什麼事兒,你覺得你爺爺會放了你嗎?”我不得不拿出唐老家主來做擋箭牌了。

“嘁!我爺爺?”唐麟果然楞了一下,只是很快她就恢復了原來無所謂的樣子。

只見他聳了聳肩,然後滿不在乎地說道,“就算讓他知道了又怎麼樣?反正在他眼裏,我從來都是嘴不爭氣的那一個。他又不是對我失望了一次兩次了,不在乎多這一次。”

說着,唐麟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只見他嗜血的眼眸緊緊地盯着我,脣~瓣在我的眼前輕輕地一張一合。

雖然我們倆的這個姿勢讓人看來來充滿了無限遐想,但是唐麟的話卻讓幾乎讓我的渾身血液都凝固了。

因爲他說,“張小瑤,我知道他們想拿你的血來幹什麼。你要是不想被人放血的話,我勸你最好乖乖地跟我走!”

“你!”我瞪大了雙眼看着唐麟,一時間也分辨不出他這句話的真實意圖到底是什麼。

唐麟嘴角一歪,說道,“你不用這麼看着我,我把你帶出去自然有我的用意。不過,”

他忽然湊近了我,那鼻子幾乎就要碰到我的鼻子了,“你該不會以爲,唐麒那小子能把你救出去吧?”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我不自在地把臉別到一邊。

除了唐琅,我從來沒有被任何一個男人這麼靠近過,尤其是這種性情乖僻的傢伙,更是讓我渾身難受。

“嘁,我勸你還是別對那小子抱太大的希望比較好。”他悠悠地說道,“因爲用不了多久,那小子就會自身難保了!”

我震驚於唐麟這句話給我帶來的衝擊,一時間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又聽到了一道充滿怒意的吼聲,“唐麟,你在幹什麼!” 我回頭一看,那提着一包東西過來的人,不是唐麒還有誰呢?

唐麟根本就沒有理會那邊匆匆趕過來的人,而是低着頭看着我戲謔地說道,“真沒想到,你的魅力還挺大的,上次來了個救你的鬼,現在又來了個救你的小道士。嘖嘖嘖,張小瑤,你讓我該說點什麼好呢?”

“你可以閉上嘴什麼都別說!”我沒好氣地說道,“放開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唐麒來到的緣故,原本扣在我腕上的手竟然真的被我掙脫了。

我一掙脫了禁錮,立即拔腿就往唐麒的方向跑去。

唐麒大概是有些意外地看着我連逃跑都沒忘記拿着手裏的黑傘,愣了一下。

緊接着,他就把手裏的包遞到我懷裏,一把將我護在了身後,“唐麟,你想對小瑤做什麼?爺爺不是說不準來打擾她嗎?”

“嘖嘖,他既然說了不准我來打擾張小瑤,那你在這裏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就不是來打擾他嗎?”唐麟諷刺地看着唐麒。

“你!”唐麒被他的話一堵,“不管怎麼說,你最好不要打什麼歪主意,否則,我一定會告訴爺爺的。”

不得不說,大家族就是不一樣,連對話都跟電視裏演的一模一樣。

看來,藝術源於生活這句話真的不是瞎說的。

聽着這兄弟倆你來我往地互相指責對方,而重點全是我,這種感覺還真的不是太美~妙。

只是更讓我不美~妙的是,那些從不遠處聚集過來的人,到底是誰?

我可不想被人當猴來看啊。

我拽了拽唐麒的衣袖,說道,“唐麒你們別吵了,來了好多人。”

唐麒一頓,疑惑地往周圍看了看,頓時臉都黑了。

而那邊的唐麟也學着唐麒的樣子四處張望了一下,等到看着聚攏過來的人們,他嘴角一歪,吊兒郎當地說道,“小爺不跟你玩兒了!”

說着,竟然就真的這麼跑掉了!

“切!真是個慫包!看着長輩來了就慫了!”我鄙視地說道。

說完了,我還跟唐麒說,“咱們也走吧,唐麒!”

雖然很鄙視唐麟跑掉了,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得待在這裏啊。 豪門小夫人 眼看着那些人就快要走到跟前了哇!

只是我說完了之後,發現唐麒根本就沒有動彈

我有些不解,悄悄了打量了一下唐麒,發現他此刻的臉色極其難看。

“唐麒,怎麼了?”

唐麒轉過頭來,面色難看地說道,“咱們現在可不能走。”

我更加不解了,“爲什麼啊?”

正說着,那邊就已經傳來了一道洪亮的聲音。

果然是人未至聲先到啊,“我說唐麒,你們剛纔在幹什麼呢?剛跑掉的那小子,就是唐麟吧?哼哼!竟然連跟長輩們打聲招呼的功夫都沒有就開溜。老孃記住他了,一會兒,我非得去跟他爹媽理論理論不可!”

一個胖胖的大媽一邊噼裏啪啦地說個不停,一邊往我們這邊走來。

等來到我們跟前的時候,我估計她都已經說了足足有五分鐘之多了。

這還不算,最厲害的是,從頭到尾都是這位大媽再說,而別說是我們了,就連隨後聚過來的人,都沒有插嘴的機會。

等到胖大媽終於緩了口氣的時候,其他人紛紛七嘴八舌地圍着唐麒說個不停。

我仔細分辨了一下,發現那些人說來說去的話無非就是想要唐麒幫忙說說情,讓唐老家主批准這項款子那項款子之類的。

除了這個之外,就是找工作啊,處對象啊,反正五花八門的,就沒有他們說不到的。

我頓時有些理解爲什麼唐麟一看到這些人就跑了。我默默滴看着被圍在中間的唐麒,尤其是看着他除了“嗯”,“好”,“我會說的”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話。

我頓時爲他在心裏默默地點了一根蠟燭。

節哀啊!馬蚤年!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被排擠到最外圍了。

我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心想,要不要趁着這個時候逃掉呢?

機甲破世 正想着,我就聽到了原先那位胖大媽竟然大喝一聲,“喲,這水靈靈的姑娘是誰啊?”

緊接着,我就感覺到了無數道目光,刷刷刷地全都射到了我的身上!

我暗暗哀嚎一聲,只是放棄了趁機逃跑的念頭。

唐麒趁機來到我的身邊,然後對着列位長輩說道,“姑媽姨娘們,這是我朋友張小瑤。”

那些人一聽,趕緊圍過來,七嘴八舌地對我輪番轟炸了起來。

“小姑娘今年多大啦?”

“有男朋友了沒有啊?”

“在哪裏工作啊?”

“家裏有幾口人啊?”

……

我的腦子嗡嗡嗡直響,唯一的念頭就是,唐琅快來救救我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應到我的想法了,我竟然真的感覺到了黑傘似乎在動。

我定睛一看,發現根本就不是唐琅感應到了我的想法,而是有人想要把我的傘拿走。

我頓時用力把傘往回一抽,沒好氣地說道,“你幹什麼?”

那個試圖抽走我黑傘的大媽,有些訕訕地看着我,緊接着立馬就換了一副嘴臉,指着我的鼻子罵道,“我說你這死丫頭是怎麼回事啊?不就是一把破傘嘛?給我看一下怎麼了?會掉肉還是會死人啊?”

噼裏啪啦就是好一頓臭罵,直接就把我罵蒙圈了。

明明,我才僅僅說了一句話而已好嗎?

其他人也紛紛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我手裏的黑傘上,“嘖嘖,大妹這毛病又開始了。”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她這毛病是怎麼回事,怎麼一看見傘就管不住手了呢?”

“我聽說啊,這是一種心理疾病,叫做什麼?哦對了,電視上說了,這叫做戀物癖!”

那大媽被其他人說的沒臉,氣勢洶洶地說道,“你們胡說八道什麼?我纔沒毛病!”

說着說着,不知道怎麼地這些人就吵起來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