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郁時盛低頭湊近了一些朝人看去。有淡淡的金光柔和的泛發在她的眸中,如水波一般緩緩的流淌著。

她的瞳孔中彷彿蘊藏了無盡的星河寶藏,等著讓人去採擷。

聞卿雙手勾著郁時盛的脖子,帶着將他的身體往下壓,兩人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她用自己的鼻尖親昵的去蹭蹭他的鼻尖,表達自己的歡喜。

在他耳邊撒嬌般的開口。

「郁時盛,剛才說帶我出去吃好吃的還算數嗎?」

兩人交頸相纏,親密的貼在一起。

郁時盛一用力,輕而易舉將她抱起。

朝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將女人放在洗手台上。目不轉睛看着她,揚手扯過一旁欄桿上搭著的乾淨毛巾。

沾了熱水替她擦掉臉上的汗漬。

聞卿乖巧的閉着眼,任由他拿着溫熱的毛巾在自己臉上揉搓。

很快一個白白凈凈的小仙女又出現啦!

聞卿伸腳踢了踢他的大腿。「你還沒告訴我呢?算不算數。」

郁時盛垂眸看了一眼,小巧玲瓏的一雙腳、白皙柔嫩,肌膚有多絲滑他一清二楚,都在先前的廝磨中深有體會。

默默將視線挪開。

「算數,本來也打算帶你出去吃。」

「耶,萬歲。郁時盛你太好了,我好喜歡你啊!」他就站在她面前,聞卿胳膊一抬就抱住男人緊實的腰身。

剛才她摸過,質感很好呢。

聞卿的腦袋在他胸口蹭來蹭去,蹭到一半時反應過來。

她現在是個活生生的人啊!不是貓。

這麼蹭不會起火吧!

果然男人臉色不太好。

三秒后聞卿被他無情的丟出浴室外,她默默的站在門外。「郁時盛,有的時候憋太多了,對身體也不好。」

「我這樣都是誰害的?」

水流聲嘩啦啦的響起來,聞卿趴在門上耳朵貼上去。

除了水流的聲音什麼都聽不見。

緊接着,門開了。在她沒有來得及收回力度結果一個踉蹌往前撲去,一頭撞上了男人的胸口,往下便是緊實的腹肌,一塊二塊三塊……

再然後就是浴巾。

還沒等她埋首在他懷中數清楚,身體一下騰空而起。

郁時盛雙手掐着她的腰將人拎進去,把人反扣在冰涼的牆上,她竟然沒有反抗。

浴室內的熱氣很快便將兩人的身影逐漸淹沒。

。 「該死的,這是什麼鬼運氣!」王導氣壞了,恨恨的罵了一句。

「咳,」謝雲澤在旁邊輕咳了一聲,慢條斯理的笑道,「我倒是覺得王導您的運氣不錯,您瞧,您剛想找嫌疑犯,恰好我就知道啊!」

說着他在王導詫異的目光中從口袋裏掏出了手機,按下了播放鍵:「也是碰巧了,我化完妝出來的時候路過道具庫,正好看到了作案現場!」

視頻一放,頓時真相大白,宣玲在這等鐵證面前,終於鬆了口,原來是她買通了一個場務替她偷了道具庫的鑰匙,她弄壞玉佩之後又讓場務悄悄把鑰匙還了回去,本來自以為開機的時候大家都集中在片場沒人注意倉庫,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運氣偏偏就這麼差,被謝雲澤撞到了。

王導聽了之後氣的七竅生煙,毫不猶豫立刻就把宣玲和那個偷鑰匙的場務給開除出了劇組,連保管鑰匙不力的道具師也連帶受了處罰。

在處理了這件事之後,重新開始拍攝,第一場打戲拍的非常順利,陸晚初一條就過了,把王導笑的見牙不見眼,心情終於好了起來。

拍完了一條,陸晚初趁著動作演員們補拍分鏡的時候走到了謝雲澤面前:「謝影帝,今天謝謝了。」

謝雲澤隨意的揮了揮手:「沒什麼,你就當我是在彌補自己的錯誤吧。」

錯誤的把她誤會成那種有臉沒腦子、隨意搶別人資源的壞女人,甚至錯誤的幫助真正的壞女人在試鏡的時候意圖打壓她。

然而陸晚初試鏡的時候全副心思都在宣玲身上,所以對謝雲澤的話根本不明白,一頭誤會的問道:「什麼錯誤?」

謝雲澤看了她一眼,淺淺笑了起來:「秘密!」

這一笑如同暖陽融化了冬日的冰雪,簡直俊美的猶如神祇,

陸晚初不知怎麼就忽然想起了自己前幾天還心心念念想要接近謝雲澤的念頭來,嘴比腦子還快的問了出來:「謝影帝,請問你能做我的金主嗎?」

話一出口,陸晚初的臉瞬間爆紅,簡直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咬下來,自己究竟說了些什麼啊!

現在她已經找到宣玲了,根本沒必要非要留在娛樂圈,還找什麼金主!更糟糕的是,居然在正主面前說出來了啊啊啊啊啊!

謝雲澤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詫異的問道:「你說什麼?」

陸晚初漲紅著臉猛搖頭:「不不不,我什麼也沒說!馬上就要輪到我拍攝了,我這就去準備了,謝影帝再見!」

她一口氣說完,也不敢看謝雲澤的臉色,悶着頭就跑走了。

謝雲澤在她身後若有所思:如果自己沒聽錯,這小姑娘是在……求包養?這幾天看她的行事和性格不像是那種金絲雀,那麼她提出這種要求……難道是暗戀自己?

******

宣玲被趕出了劇組,又被經紀人痛罵一頓之後,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公寓,顫抖着手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喂,我今天被人算計,被《寒天》劇組開除了,你一定要幫幫我!」 城中心廢棄商場。

其實就是當時爆發狼人禍亂,劉美和劉小天他們家旗下的一座購物中心。

在狼人禍亂爆發后……

購物中心就被封鎖,交由緝妖大隊管轄,而後在審判處進入洛城后,成為了他們的管轄區域。

而那個購物中心,就是崔傑生化實驗的區域。

崔傑也算聰明。

他很清楚,如果是在別的地方做生化實驗,必然會被發覺。而這處被特殊部門接手的購物中心,面積足夠,而且又是他的管轄點。

看守人員弄成他的親信手下。

這樣,就能夠做到瞞天過海!

趙信的本意,就是要在審判處給崔傑壓力,待到深夜之時,他必然會選擇將人員撤出來,到那個時候一網打盡的話,運氣好說不定能夠將崔傑也逮個現行,就算他當時不在,其管轄區域有生化實驗組織,他也有口說不清。

若是強行接手。

很有可能會導致崔傑手下的生化組織奮力反撲,裡面的具體情況趙信並不清楚,而且他也見識過周燁被生化改造后的實力。

他不想由於自己草率的決定造成人員傷亡。

相反……

他們主動撤離時,他們就沒有了『營寨』,也就是所謂的大本營,戰鬥力會銳減,這也是趙信為何會選擇施壓的理由。

就是趙信一直不能確定他的窩點到底在哪兒。

他只是懷疑,

崔傑的窩點在他的管轄區。

當時周沐言在靈魂融合時,有提到說看到做生化實驗,再結合周燁的改造,趙信才有了這樣的懷疑。

沒想到,這倆流浪漢竟然把這事兒給撞到了。

可以說流浪漢算是立了不小的功勞。

「郭泰,走!」

趙信捂著右耳,朝著外面狂奔。

「老五,怎麼了?」畢天澤他們都從後面追了上來,「是有什麼突發情況么,我們哥幾個也過去幫忙。」

「你們……」

趙信下意識的想要回絕,旋即他想到王焉的精神念力和陸展翅改變地形的控制能力。

而且……

畢天澤和梁志新這段時間實力也有提升。

他們又如此熱情,若是不讓他們去,說不定會讓他們心中產生跟趙信之間的距離感。索性,不如就讓他們過去,長長見識。

任何一次實戰經驗都是很寶貴的!

說不定對未來冥府入侵后,他們對戰妖魔時也會有好處。

趙信凝眸從王焉他們幾人的眼中看了一圈,神態凝重道。

「可能會死,你們真要去么?」

頓時……

畢天澤和梁志新就都涌了下喉嚨,王焉也跟著神情一怔,也就陸展翅面色如常,沒有太大的波瀾。

「你們到底去不去,人命關天,我等不了你們。」趙通道。

「去!」畢天澤咬牙嚷了一聲,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咱們宿舍是拜了把子的兄弟,你能去我們有什麼不能去的。」

其他幾人也都面色堅定,趙信舔了下嘴唇。

「行,上車!」

也幸虧趙信來的時候是七座車來的,要不然王焉他們幾個還真裝不下。

「去百樂購物中心。」

「是,趙局!」

一直在車中靜候的司機將車子啟動,趙信趕忙又捂住耳朵。

「你們倆……還在么?」

確定了崔傑的窩點,現在更為重要的是這倆流浪漢的安全。

「在在在。」流浪漢的聲音出現在趙信的腦海,趙信輕吐了口氣道,「現在,你們倆趕快從那個購物中心離開。」

「現在,你們倆趕緊從那個購物中心離開。」趙信凝聲催促。

「我們走不了。」

「為什麼?」

「我們是來這裡應聘的。」流浪漢低語道,「而且,外面有人在看著,我們應該是走不了了。」

「應聘?!」趙信眉頭一凝。

「這段時間我倆有不少認識的兄弟都不知去向,我們倆就有懷疑他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然後我倆發現這段時間一直有人會給找流浪漢做兼職,我們倆剛才就碰到了那個人,就跟著過來了。」

「……」

這倆人,膽子也太大了吧。

他們倆的口中的兄弟肯定也是洛城中的流浪漢,明知道他們消失可能是出了意外,他們竟然還敢跟著過去。

莫名的,趙信又有些理解他們。

這些流浪漢都是看過人情冷暖的人,真正經歷過低谷的人才更知道友情的難能可貴。其他的流浪漢是他們的朋友,看著友人一個個的消失,重感情的他們絕對不會置之不理。

就是……

重感情沒錯,現在他們也泥足深陷啊。

「你們倆現在在哪兒?」趙信蹙眉道,「我很快就到,你們倆找個隱蔽的地方藏一下。」

「我們知道,我們現在就在藏著。」

「藏好,等我,別掛電話。」

趙信需要從他們那裡傳來的聲音來確認那面的具體情況,流浪漢小聲的應著,趙信歪頭看了郭泰一眼。

「手機。」

「趙局,給。」

接住手機的趙信,二話不說就直接給盯梢人員打了過去。

「讓所有人向城中心的購物中心集合,封鎖購物中心周圍的幹線道路,十分鐘后我會到那裡,全員一級戰鬥準備。」

將電話掛斷,趙信覺得又不是特別穩妥,又聯絡了劉舸他們。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