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該說提起,或許,應該說,是連金斯他都未曾遇上。

「砰!」

一聲震響傳開。

就在麥哈爾的注視下,本源之海,亮起的刺目光華中,一道模糊的身影,一步向他踏來,猶如萬古前的驚天強者,踏過虛幻和實質的界限,踏過堅不可摧的龐大壁障,就這樣,飄散著光華,顯露在麥哈爾的眼前。

「一劍枯天!」

「轟隆隆!」

沖霄的星戮劍光噴涌擴散,釋放出滂沱,溫潤,枯瑟的星戮劍光,交織著一百零八道本源的光華,和黑白衍生珠的雙色,撕扯起八方轟鳴匯聚的滔天元氣,形成貫穿黑暗虛穹,浩浩蕩蕩的鋒芒渦旋,劍氣灑遍天下。

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停頓在虛空的長劍,一劍橫空射殺。

「砰!」

沉悶的震響炸裂。

龐大劍道渦旋迸發出的浩浩蕩蕩劍氣洪流,轟然炸裂在黑暗虛空之上,彷彿與什麼驚天的東西相撞,激蕩,掀起漫天,縱橫四射的劍氣餘波。

光華橫掃,一圈又一圈,餘波落處,虛空震爆扭曲。

而一劍橫掃過後的麥哈爾,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抽身爆退,連虛空之上,那片觸手可及的壁障,都沒有在過多理會,少有的,如避蛇蠍,唯恐不及。

「破滅之源?」

銀髮披散的麥哈爾,目光注視著,心中輕輕呢喃。

劍氣相撞的中心地帶,餘波消散之後,內里,一道光華肆溢的身影,一步一步,從坍塌的中心走出,面向距離之外的麥哈爾,遙遙相對。

沒有任何生息!

這是一尊奇異的人形,從本源之海的虛幻里走向實質,來歷成謎,其軀體和靈魂水波一般虛幻,流轉著肆溢的光華。

臉容僵硬,目光獃滯,沒有任何的氣息散出。

但若是仔細去看,就會赫然發現,這尊人形,竟然有著和麥哈爾一模一樣的臉孔,彷彿,就是另一個麥哈爾,別無二致。

但當第一眼觸及時,麥哈爾心中就自然而然的浮出了破滅之源的訊息,彷彿,眼前的奇異人形,就是本源之海里的破滅之源。

至於破滅之源是什麼,有什麼作用,代表著什麼,麥哈爾通通不知。

「嗡!」

破滅之源的目光,獃滯的落在麥哈爾身上,沒有任何的生息。

而在劍光風暴走出的破滅之源,身上,沒有半分的劍光殘留損傷,依舊那樣的虛幻,流轉著大片的光華,就那樣漂浮在原地。

「砰!」

天地震響。

幾乎是在目光落在麥哈爾身上的這一刻,破滅之源的虛幻身影,如一道流光,驚鴻,魅影。掠沖向麥哈爾,拳掌麻木的獃獃揚起,以砸下的姿態,砸向麥哈爾,帶著冥冥之中,自有的宿命,和不死不休的沸然殺機。

.(未完待續。) 不管破滅之源真實來歷如何,從本源之海里走出的他,目的,從他出手來看,只有一個,那就是將試圖突破神源之境的麥哈爾毀滅!

這是一個不死不休的對手!

或許能看作是天地本源之海,對他麥哈爾,附加的考驗。若是麥哈爾不能將破滅之源擊殺,等待他的,就只能是體內劍氣枯竭,隕落在其下。

「一劍枯天!」

「轟隆隆!」

沖霄的星戮劍氣噴涌,釋放出滂沱,溫潤,枯瑟,遮天蔽日的劍光,交織著一百零八道本源,黑白衍生珠,八方元氣匯聚的浩大渦旋,形成橫亘長空蒼宇的劍道渦旋,就這樣,迎向破滅之源,麻木平淡轟落的這一拳。

「砰!」

黑暗虛空震響。

狂暴的星戮劍氣洪流,與拳掌相撞,發出一聲震天轟鳴,肉眼可見的磅礴劍氣洪流,傾盆而下,排山倒海,將拳掌連帶身影,吞噬在風暴中心。

咔咔!!

還未等有何反應,就在星戮劍氣形成的風暴中心,虛空中,一道道恐怖的裂痕,蔓延而出。彷彿是劍光洪流,和拳掌的碰撞,打碎了空間。

而隨著恐怖裂痕的蔓延,滔天浩蕩的劍氣,逐漸潰滅,以一觸即潰的速度,潰滅在虛空之上,造成的驚天威能,偃旗息鼓,漸漸消失在時空里。

裡面虛幻的人影,毫髮無損,沒有受到任何的創傷。

「我的突破難度加倍?」

麥哈爾深吸一口氣,看著毫髮無損的破滅之源,心中沉凝,面對這樣的一個對手,不亞於面對又一座堅不可摧的龐大壁障,消耗的將是熱能精血。

不過,落在麥哈爾身上的獃滯目光,像察覺了什麼,忽然的,轉身面向黑暗盡頭,顯化出冰山一角的龐大本源之海,虛幻的光芒,劇烈跳動。

第一次顯化了獃滯麻木之外的東西!

「嗡!」

本源之海上,突兀的亮起道道光華,接連起伏。刺目的光亮,模糊照清前方的道路,一條條大道隨之廣闊鋪開,內里,彷彿一道道身影在行走。

赫然,是和之前破滅之源出現前的情景,一模一樣。

麥哈爾的目光,落在周身跳動光華的破滅之源上,頓時明白,眼前的破滅之源,因為初步沒有奈何他,正在召喚在本源之海內的其他同伴。

霎時,麥哈爾的臉色,變得一片冷然。

一個破滅之源,就已經讓麥哈爾心情沉重,要全力去對付。倘若出現第二個,第三個破滅之源,麥哈爾想都不用想,今日的他,必定會隕落在此。

但,面對正在召喚同伴的破滅之源,麥哈爾根本沒有打斷的資格。

「給我出!」

一聲低喝。

一道從遠古沉睡至今的恐怖身影,從天而降,美輪美奐的鎧甲光華絢爛,帶著遠古般的盎然古意,身影橫空,屹立在這片黑暗虛空的盡頭。

是遠古傀儡!

除開麥哈爾本尊達到伯爵後期的驚天修為外,能藉助的只有外力。而除了這尊能撕裂空間,如蓋世大能般行進的恐怖遠古傀儡外,別無它物。

還未等麥哈爾催動劍道印記,原本暗淡無光的眸子,忽然,如同亮起的燈盞,迸發出耀眼的璀璨星光,眸光,徑直落在了虛幻的破滅之源上。

沒有經過催動,就這樣復甦,真正如同沉睡醒來的遠古強者。

若不是麥哈爾和其意識緊緊相連,能感受到這具遠古傀儡淡淡的指令形態,麥哈爾或許都會認為眼前的遠古傀儡,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之內。

「吾,乃天魁星君!」

重負的話語,自遠古傀儡的口中轟鳴傳開,震顫虛空。

這一次,根本沒有受到麥哈爾的指令,這具鎧甲神奕絢爛的遠古傀儡,徑直衝向破滅之源,猶如一種本能,輕微的自我感知,傳入麥哈爾的心神。

「破滅之源!」

第二聲轟鳴從天魁星君口中傳開。

正在呼喚本源之海內里同伴的破滅之源,驟然轉過麻木的面孔,獃滯的目光,隨之落在了這具偉岸的星君傀儡身上,彷彿如常人的上下打量。

麥哈爾手中長劍緊握。

天魁星君只要打斷破滅之源的召喚,他就要隨之,和其大戰,絕不能在給其反應之機。

至於天魁星君的干涉,會不會引起本源之海的再度變化,這點麥哈爾並不擔心。

在孱弱伯爵領的傳說中,領悟十幾道本源的金核境強者,是無法突破伯爵的存在,路已經堵死。

這一點,是沒有錯的,就像現在的麥哈爾,自身戰力達到伯爵後期,可根本無法破開相對應,堅不可摧的龐大壁障。

但十大最強伯爵領中,這樣領悟十多道本源,突破的伯爵級絕世強者,卻不在少數,甚至挲梭系主,是領悟三十多道本源的存在。

其中最大不同就是外力的助益!

若是有外力輔助,例如陣法,丹藥,傀儡等,是完全可以增強成功率的,天魁星君,熱能精血,這樣的東西,都在此列。

當然,這樣的輔助,也有著限制。

例如突破時,有蓋世系主出手破劫,那時,本源之海將會產生對應系主般的恐怖反噬,直接將出手的系主外力,和突破者,全部反噬扼殺。

這樣的經驗,是古往,無數強者試驗出來的結果。

「破滅之源!」

第三聲轟鳴之音從天魁星君口中傳出。

從復甦中醒來,沖向破滅之源的天魁星君,轟然臨近。但在麥哈爾想象之中的驚世大戰,在天魁星君臨近的這一刻,沒有爆發。

沒有爆發!

只見,就在天魁星君臨近的一瞬間,虛幻散出光華的破滅之源,彷彿遇上了天敵般的恐怖生靈,化為一道沖霄的光影,朝著顯露在外的本源之海瘋狂衝去,若是破滅之源能發出聲音,或許,此時正在逃跑中,凄厲尖叫。

麥哈爾呼吸一滯。

預料到了千百種大戰結果的麥哈爾,卻沒有料到,眼下的境況,會以這樣戲劇性的姿態,反轉過來,始料不及。

但,破滅之源逃遁的速度,卻瘋狂的,一氣呵成。

.(未完待續。) 無垠神秘的本源之海上,被強烈光華驅散出一條條大道,一尊尊散刺目光輝的模糊身影,橫空踏來,如驚天的蓋世強者,徑直沒有阻礙穿過虛幻和實質的界限,穿過眼前堅不可摧的龐大壁障,降臨在這片黑暗虛空之上。???

九道破滅之源先後降臨!

第一尊破滅之源散出的虛幻之光,雖然中斷,可此前的召喚,終究還是引動了本源之海里的破滅之源,令得他們,齊齊降臨此地,散出光華。

只是當九道破滅之源降臨的瞬間,面對的卻是,第一道破滅之源瘋狂沖向本源之海的光影,以及,其後轟然臨近的遠古天魁星君。

「破滅之源!」

又一聲轟鳴大音震響。

宛若是傳出的狂喜吶喊,轟然臨近的天魁星君,驟然抬起美輪美奐,契合如一,恰似機械的手掌,貫穿虛空,一把抓向逃遁將要離開的破滅之源。

「砰!」

觀戰的麥哈爾,甚至還未看清天魁星君是如何動作,就見,即將踏上本源之海的第一道破滅之源轟然炸裂,爆散起虛幻的陣陣光華,如倒灌的河水,向著天魁星君張開的大口之中奔騰流去,被其一口吞噬入腹。

天地寂靜!

剛剛從本源之海上降臨的九道破滅之源,不約而同,轉身向著本源之海上衝去,周身虛幻的光華瘋狂跳動。彷彿,是在說明心中的那股不平靜,以及無法喊出的尖叫聲,面對天魁星君,只有面對天敵般的亡命逃遁。

連面對麥哈爾時的絕世戰力都揮不出!

復甦中的天魁星君,緊追不放,抬起鎧甲契合成的手掌,貫穿黑暗虛空,又是一把抓向逃遁中的破滅之源,摧枯拉朽,將一道破滅之源粉碎。

砰砰砰!

悶震之音不絕,九道破滅之源分開逃向本源之海,但在天魁星君的某種奇異大勢籠罩下,卻沒有一道能逃出掌心,回歸虛幻之中的本源之海。

如瓮中之鳥,局勢明朗的,沒有了任何懸念。

注視著眼前震撼人心的一幕,麥哈爾深吸一口冷氣,目光凜然。前後的破滅之源,一共十道,倘若讓他獨自面對,就算他有通天之能,也要隕滅。這一點,單從他奈何不了一尊破滅之源,就可見一般。

「吾,乃天魁星君!」

遠古傀儡蒼涼威嚴之音宣告著。

接連九次出手,從本源之海上,第二批降臨的九道破滅之源,接連崩滅,化為道道光影洪流,被復甦過來的天魁星君吞噬入腹,淪為歷史。

眸中星光燦爛的天魁星君,立於黑暗的虛空之上,甲胄之光流轉。

「轟!」

天地震動,眸泛星光的天魁星君,捲起萬古的蒼涼歲月之力,轟然抬手,向著橫亘在虛空與現實中,堅不可摧,異常龐大的阻隔壁障轟下。

「咔轟轟!!」

驚天爆鳴聲中,天魁星君的一拳,轟砸在堅不可摧的龐大壁障之上。竄起蓋世的震蕩之力,威能層層疊漲擴散,肆虐在黑暗虛無里。肉眼可見的,一道道龜裂之痕,猶如蜘蛛網般,布滿了整塊堅不可摧的境界壁障。

而做完這一切后,眸中泛出燦爛星光的天魁星君,就那樣屹立在黑暗的盡頭,一動不動,眼裡的星光灰暗,在一次失去了本該有的色彩。

大手一揮,麥哈爾將天魁星君,收入時空之中。

注視著平息下來的這片黑暗虛空,麥哈爾心神震動,若不是親眼所見,無法想象,上一刻,還是岌岌可危,下一刻,已然是離伯爵只有咫尺。

「天魁星君,破滅之源?」

麥哈爾呢喃著,目光落在了橫亘在盡頭,堅不可摧,此時卻布滿裂痕的壁障上,眸中一片怔然。

若說天魁星君能誅殺破滅之源,還有跡可循,可天魁星君,一拳打裂堅不可摧的境界壁障,著實有些匪夷所思。

要知道,這道堅不可摧的壁障,是完全針對他麥哈爾一人顯化,是存在與虛幻和現實種的一種產物。除非是利用突破者本源附著其上進行轟擊,才能破壞之外,其它的轟擊手段,虛幻的,根本不可能觸碰得到。

偏偏的,天魁星君出常理的,一拳將壁障打裂,甚至連麥哈爾的本源都沒有借用,這一點,令麥哈爾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能歸結於天魁星君,這具遠古傀儡,本就是非凡之物上,否則,無法解釋其中緣由。

「繼續!」

將不解的疑問壓在心底之後,冷漠的麥哈爾,又一次抬起手中之劍。

「一劍枯天!」

「轟隆隆!」

沖霄的星光噴涌,長劍之上釋放出滂沱,溫潤,枯澀的星穹劍光,與一百零八道本源,黑白二色,撕扯著天地震動,瘋狂湧現的元氣,形成橫貫長空的劍道渦旋,劍氣縱橫,長驅直入,向著堅不可摧的阻隔壁障射殺而下。

體內神秘的七大星脈,二十八道大穴,和正在蛻變的星海金核,齊齊迸亮如白晝的恐怖星華,透出麥哈爾體外,將其映照成一顆巨大的劍道星辰。

「轟轟轟!!」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