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嘴裡說說的感謝齊藤,石牧還大大方方的抱住了她,不止抱住了她,還堂堂正正的親了她。

齊韻都是他的女人,這個齊藤,是齊韻的陪嫁丫頭,自然,也註定是他的人。 大叔離婚請放手 所以對齊藤,石牧不用擔心什麼,想親就可以親。

被親的齊藤,害羞不已。心裡,卻是一點兒不反感石牧的唐突,反倒心裡感激石牧這個少爺。

不是每個少爺,每個男人,都對她這樣身份的女人,會願意尊重和體貼的。

明明是被石牧欺負,佔去了便宜,齊藤卻是覺得這是石牧對她的尊重和體貼,不過卻也是有著道理的。

當少爺的,哪有幾個把侍女當回事的。

想要欺負了,那還不是直接兩巴掌打的人快暈了,拖到床上隨便辦了就了事了。

此刻,石牧會抱著她,親了她一口,眼神里都是憐愛之意,自然讓齊藤的心裡,對石牧更加死心塌地。

害羞的送石牧出去院子,回來院子里,繼續守著小姐的齊藤,也是忍不住面紅耳赤的發獃起來,腦袋裡,大概想的都是以後跟小姐一起服侍了石牧,一起會過的很幸福的那些未來日子。

石牧突然就來了,讓楊詩文是既意外,又覺得也是在情理之中,其實她也一直在盼著石牧過來看她,便頓時欣喜的帶著侍女,在房間里跪迎石牧。

知道石牧來了的消息時,石牧已經進來院子了,已經讓她來不及出去跪迎了。便是只能夠在房間里跪迎了。

石牧來了,見了跪了一屋子的小姐和侍女,心裡也很滿意楊詩文的賢良,頓時抬手道了:「起來吧。我來午休,你伺候我更衣吧。」

「是,爺。」石牧竟然不止是來看她了,還要讓她伺候午休,這讓楊詩文更加喜出望外。

立即帶著眾位侍女,給石牧更衣,伺候石牧上得帷床上去,之後侍女也匆忙給她更衣,扶著身子還微微不便的她,上得帷床上去,躺在了石牧的身邊。接著,侍女就是按部就班的幫著石牧和楊詩文放下帷帳,掩好,不讓一絲光線透過縫隙照射進來。接著,她們還都出去,把門帶好,她們人都在外面替爺和少夫人守著,聽候召喚。

帷帳放下之後,楊詩文才敢露出她小婦人的一面,溫柔的主動偎依進石牧的懷裡。

經過昨夜,石牧已經拿去了她的清白身子之後,此刻,她已經是石牧的女人,才是敢這樣微微大膽的主動拿起石牧的一隻胳膊,把她的身子主動往石牧的身邊貼。

放在以前,她絕對不敢的。

楊詩文主動靠近,石牧也不反感,還主動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微微不急著睡,還陪她說話地道了:「身子好些了吧。上午時,娘和韻兒過來,你沒有為難吧?」

石牧的問題,楊詩文一一作答。石牧能夠問起這些問題,她都當是石牧對她的關心,她的內心不知道有多覺得歡喜。

一片青睞,總歸是沒有託付錯男人。跟石牧的一天,就勝過了以前跟石青的兩年。

石牧這個男人,對她不但不嫌棄,還憐愛有加,讓楊詩文的心裡,對石牧真的是死心塌地至極。

甚至,已經覺得只是把身子給石牧都是不夠了,甚至把性命也給石牧,都是不夠。

總之,無論是做什麼,都是不夠報答對她這樣好的夫君的。

石牧本來過來只是打算午休的,沒打算做其他的。實在是也是心疼楊詩文初傷的身子,不想過多的索求於她,傷了她的元氣。

但是此刻見她眼眸含水,一番情意蕩漾的樣子,石牧也解風情的頓時明白這個女人的心意,然後立即一下翻身,把楊詩文壓在身下,之後,就是沒有辜負楊詩文的一番心意了。

楊詩文依舊很乖,全程雖然不說話,但是,卻是默默配合著石牧,讓石牧很痛快。

在楊詩文身上一番痛快之後,很容易就是睡著了。

午休睡得特別好。

石牧下午醒來的時候,都已經下午三點多鐘了。雖然時候已經不早了,較午休來說,這會兒才醒來,時間已經是很晚了,但是,石牧心裡有數,知道這個時候齊韻也應該煉化不完固元丹的藥力,所以,時間還來得及,便是心裡有數的一醒來,就是起身叫人來給他穿衣了。

「詩文。」

起來的時候,就已經不見楊詩文了。

石牧知道女人的麻煩,比如梳妝打扮,會很花費時間和精力,楊詩文這樣的女人,很賢惠,所以會知道在服侍之後,不願意多做休息,會早早起來,梳妝好,等著服侍他起床。

果然是這樣。

「爺,您醒了。」

一聽到石牧的聲音,被石牧的雨露滋潤的越發的水靈,兩頰帶著紅潤之色的楊詩文,已經梳妝打扮好,穿著盛裝,掀開了帷帳,過來服侍石牧起床了。

「嗯。」見到盛裝的楊詩文,石牧的心裡也覺得舒服。媳婦漂亮又賢惠,床上也勤勞服侍,這樣的媳婦,自然讓人喜歡。會一見到,就是心情不錯的笑出笑容。

「小茹,香兒,蓮兒,梅兒,爺醒了,伺候爺更衣洗漱。」石牧醒了,楊詩文才是叫來早就準備好侍候石牧起床更衣洗漱的侍女。

一眾侍女,端著漱口水的端漱口水,端著洗臉水和毛巾的端著洗臉水和毛巾,負責更衣的過來拿起掛在房間木衣架上的衣服,四個侍女分工有序的,過來一起服侍石牧起床更衣洗漱。

享受了一番衣來伸手,石牧就是煥然一新,洗漱完畢了。

跟楊詩文,石牧該給的關懷都給了,所以,此刻也不用跟她見外了。石牧直接就是道了:「我還有事要忙,先過去了。詩文,你在家好好歇著吧。」

「是,爺!」石牧洗漱好,就要走,楊詩文一樣也不覺得這是冷落。石牧已經來她這裡午休,又寵興了她,她心裡還怎麼會覺得不知足。男人嘛,總是要忙正事的。所以楊詩文很懂事的馬上就又是恭送石牧出去院子。

送石牧回來,自己又一個人要呆在房間里了,哪也不去了,她心裡也覺得滿足和幸福。一個有夫君寵愛的女子,就算是整日的在房間里守候她的男人直到下次到來,她心裡也會充滿希望和陽光,不會覺得冷落的。

這就是現在楊詩文心裡的想法。

不止是她,幾個侍女,跟著這樣有石牧關懷和寵愛的少夫人,心裡也都是開開心心,覺得未來的日子,都會過的平平安安,倖幸福福的,一個個都是即使不說換話,臉上都是充滿笑意。時不時的就會開心的偷笑兩下。

來到前院去看齊韻,齊藤見到石牧果真下午在小姐醒來之前來了,心裡就是一萬個開心了。

少爺果然沒有食言呢,現在在小姐醒來之前就來了,她心裡怎麼會不開心,不放心。

見到齊韻還沒有醒,石牧便是也放心的在院子里,抱了抱齊藤,然後便是跟著她一起守著齊韻醒來。

「牧哥哥。」傍晚時分,石牧和齊藤一起聽到齊韻在房間里叫人的聲音了。

齊韻醒了!

石牧和齊藤立即起身過去,齊藤給石牧推門,替石牧掌著門,好讓石牧可以很方便的最先進去,先去看到小姐。 能夠叫一聲牧哥哥就是見到推門進來的石牧,絕對讓為了煉化固元丹的丹藥之力,從早上直到傍晚也沒有能夠出屋子的齊韻,心裡覺得滿足異常。

但是,還有比那更要讓人覺得滿足的事情。

剛剛從她這裡確認,她煉化固元丹已經平安完成,而且境界還從築基境三層,提升到築基境六層之後,石牧就是開心的跟她鬧的,一下撲過來,把她壓在床上,又摸又親的。

看到齊藤就是床邊站著看呢,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被石牧給欺負,這把齊韻給害羞的,卻也是沒有責怪石牧,因為覺得齊藤是她的陪嫁侍女,也不是外人,所以反倒一會兒就被石牧弄得身體綿軟如水了。

鬧騰了一會兒,再鬧下去,就要過分的當著齊藤的面,真把她給衣服扒下來了,這就才有些不合適了,齊韻才是拍拍石牧的後背,讓他趕快起來,別鬧了。

石牧也不會真的過分,鬧夠了,就是放齊韻起來了。反正還有晚上,現在不急。不過,石牧得先讓齊韻答應,晚上不走了,才能夠真的放開此刻被壓在身下的齊韻,讓她起來。

這個要求,多簡單啊。

本來齊韻就捨不得走,本就不想離開石牧,本就想晚上留在牧府,現在石牧主動要求她留下來,齊韻的心裡,就更加覺得果然被石牧深愛了,心裡就更加滿足和幸福了。

開心的答應石牧時候,石牧才是放開了她,兩人下了床。

一下了床,齊韻自己衣衫不整的,都記得先幫石牧把衣服弄整齊了,不然,沒法出去見人了。

之後,她自己的衣服,則是由齊藤幫她給弄整齊的。

齊藤看著小姐和少爺這麼在床上胡鬧,心裡也替兩人開心,即使她此刻心裡也已經是害羞異常。

畢竟是閨房之事,她一個女孩子,自然容易受到情意影響。

不過,這些,以後跟石牧圓了房,就會好了吧。

她們這樣想。

衣衫都整理好之後,出來院子。

在院子里,碰到齊若男主僕。她臉也紅撲撲的。

剛剛出來的時候,見到她是轉身欲走的。

看來也是來的時候,碰巧碰到石牧和齊韻在房間里卿卿我我的時候,覺得時機不對,想走,卻是猶豫了一下,畢竟來了,就是想關心一下齊韻服用丹藥煉化丹藥之事,進行是否順利的。就是這麼一猶豫,被隨後出來的齊韻和石牧碰到了,弄得她頓時覺得有些尷尬。

齊韻也想到,剛剛在房間裡面跟石牧胡鬧的事情,被齊若男撞見了。也頓時害羞。不過,隨後就是馬上心裡看開起來。

遲早,齊若男也會做石牧的女人。如果沒有這個認識,齊韻也不會現在只要來石牧這裡,就會主動帶著齊若男了。所以,心裡一直沒有拿這個齊若男當外人,以後她們遲早都會是姐妹,一起服侍石牧,所以,此刻,齊韻的心裡,見到是被她發現她跟石牧的親近之舉,也不會覺得擔心了。

至於石牧,則是已經有了妻妾的男人了,吃過見過女人了,自然面對女人時,臉皮比以前厚多了,此刻更不會覺得臉紅心跳了。

很平淡和自然的就是跟齊若男打起招呼來,然後之後就是站在一旁,讓她來跟齊韻說話。

女人間的事情,他不用多擔心,讓她們自己相處就行了。

齊韻當然會感謝一番齊若男過來探望的關心,然後還跟齊若男說了,晚上不回去齊家了,就在牧府住了,齊若男微微猶豫,最後見是齊韻的決定,最後還是也願意留下來了。

第一次在牧府過夜,她心裡還是有微微的覺得不合適的。

但是,見是牧府的女主人齊韻主動要求,她心裡也就少了許多擔心,便是心裡也開始微微激動著,人生之中第一次在牧府居住的經歷。

跟齊若男說好了事情,齊韻便是邀她一起,去見柳如煙,她煉化丹藥,平安出關了,自然也得給柳如煙報個平安信。

柳如煙大概也是放心不下她,所以,這會兒,都到了這個點兒了,她帶著女兒也沒有回去石家。

而是還是留在牧府。

此刻,齊韻便是邀請齊若男一起過去陪柳如煙說話。

這還是女人的事情,石牧不插嘴,過去陪著,看著就行了。

晚上。

石牧早早就是心急的拉著齊韻回到房間,心急的欺負起齊韻來。

當然,還是不會早早要了齊韻的身子。

可是,一樣,齊韻的身子,可以讓石牧著迷,滿足。

已經在楊詩文那裡得到一些對付女人經驗的石牧,欺負起齊韻來,把她折騰的更厲害。

最後,石牧又把她的身子弄髒了。齊韻也沒有力氣去收拾了。石牧也沒力氣去幫齊韻收拾。最後還是叫了侍女齊藤和石鳶兒過來,分別幫她們兩人收拾,之後兩人就是幸福又疲倦的相擁而眠。

第二天一早醒來,齊韻一睜開眼睛即使看到她整個人跟石牧坦誠相見的摟抱在一起,雖然還沒有真正做石牧的女人,卻是,這種做他女人的幸福滋味兒,她也已經體會到了。內心之中,此刻不知道多麼滿足。

兩人長大了,不再是不懂男女之事的小孩子了,以前跟她在一起,石牧不會心急的把她抱在懷裡欺負,現在也會各種欺負了,但是,她的心裡,卻是覺得,現在的兩人,長大了,懂得男女之情了,也更為幸福。

現在,此刻,齊韻即使見到楊詩文第一次做女人時吃到的苦頭,心裡對這件事已經有了陰影,但是心裡,此刻,都在非常的期待,以後可以真正的把身子給了石牧,讓石牧可以在她身上得到在楊詩文那裡得到的一切快樂,她也完完整整的做一個女人,石牧的妻子,那樣,她會覺得非常幸福的。

內心真的非常期待起來。

齊韻醒了,石牧也跟著立即醒了,一醒來,見到絕世的齊韻,便是又不老實起來。

齊韻還是昨夜那樣的齊韻,柔柔的應付著石牧的欺負,滿足石牧的任何不安分的想法,兩人又要浪漫一早上了。

這日子,過的更加幸福了。

不過,一天的好心情,在兩人起床之後,被一臉激動跑來告訴石牧好消息的石戰,所攜帶來的聖旨完全破壞。 甚至,齊韻一下後悔不已。後悔昨晚怎麼不再主動一下,乾脆讓石牧要了她,現在也就不用這麼愁苦氣人了。

朝廷上,關於即日起,石家所有適齡男女停止一切婚姻嫁娶之事,要挑選石家適齡男子為駙馬,挑選石家適齡女子為皇子妃的聖旨,今天一早傳旨給了石戰。

本來,年內就要安排她跟石牧大婚了,現在這樣的一道聖旨下來,你讓齊韻怎麼不擔心她跟石牧的婚姻之事。

若是石牧被挑選成了駙馬,到時,就算是石牧執意要完成跟她的婚約,最後也不會可能的了。

畢竟,抗旨就是死罪,可滅九族。

齊韻當時一聽這個消息,哪怕已經是築基六層境界,都是一下心血激蕩的眼前一黑,直接控制不住的昏厥倒下。

幸得石牧手快,一聽到聖旨上的旨意,就是一下想到齊韻的反應,便是馬上伸手護住了她,讓她沒有直接昏倒在地,一下把昏厥過去的齊韻摟在了懷裡,好好呵護,不會讓她有事。

齊韻昏厥,柳如煙,齊若男,甚至每個人都很緊張,只有石戰一個人,好像是為聖旨上的事情,太過高興,大概覺得齊韻因為大婚難免因為聖旨之事受阻,所以心裡擔憂,但這只是個人的小事,所以不太在意。

伸手安撫著齊韻胸口,把她心情平復過來之後,看到爹此刻不在意齊韻的樣子,石牧就是不由生氣。

「爹,你接到這樣的聖旨,就這樣高興?」石牧冷冷道了。

石戰不以為意的道了:「當然了!牧兒,你有韻兒,可以不用在意這個競爭做駙馬的機會,可是,你的兄弟,可都在意這個機會,可以做駙馬啊。還有你的幾個姐妹,都有機會做皇子妃,一下成為萬人之上,你不替她們高興?」

「愚蠢!」石牧不留情面,就差沒有把石戰心裡在意的聖旨,直接甩他臉上了:「爹你以為這個聖旨,是對石家的尊崇和獎賞啊!我清楚明白的告訴你吧,這聖旨上的每一個字,都在說,石苦,石戰,石牧,還有石家的子子孫孫,都等著滿門抄斬吧!接到這份聖旨,你還高興,過兩天,你哭都沒有機會!」

接著又對偎依在他懷裡的齊韻道:「韻兒,你不要再緊張了。這份聖旨,影響的不止是你跟我的婚事。這都是小事了。這份聖旨,說明石家全族的安危,都岌岌可危了。現在我必須馬上跟爺爺聯繫。希望此刻,爺爺還在家,沒有去上朝。」

把事情給齊韻說明白之後,石牧就是急沖沖的拉著齊韻往書房裡走。

石戰有些不明白石牧的話,但是,也在聽了石牧的話之後,變得很擔心的,跟著石牧走,想要弄清他,怎麼跟爺爺聯繫。

齊若男心裡自然也擔心石爺爺和石族的安危,便是也緊緊跟著。

柳如煙自然就更不必說了,此刻也已經抱著石晴兒,緊緊跟著石牧去了石牧的書房。

書房裡,石牧開始寫信。

「爺爺,聖旨已經接到。我認為這份聖旨,說明陛下已經下定了決心,要我石家抄家滅族。爺爺是否也是這個意見,請回復。隨信附送十個鴻雁符。回復之信,放在鴻雁符之中,即可即刻送到我這裡,被我收到。盼望爺爺即刻回復。此刻,爹也在我身邊。爺爺有話,也可交代我父親。」

石牧把信急沖沖以草書寫好,然後馬上把信箋放在了一個信封里,隨後伸手一拋,那封剛剛封了信箋的信封一下就是飛出窗外,不見了。

「不見了,哥,信飛了!」還小的石晴兒,看到這神奇一幕,自然難以理解,所以此刻,懂事的跟石牧提醒,信飛了。

石牧頓時笑著從娘懷裡接過妹妹,然後抱著她,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對她道了:「哥知道。信是飛到爺爺那裡去了。爺爺就能夠看到了。」

石牧這樣說,石晴兒才是不擔心了飛走的信會丟了。

但是,石牧鴻雁傳書留給其他人的震撼,卻是巨大的了。

齊若男,即使已經見過石牧施展過一次神通,送她的石爺爺轉瞬回到京師,此刻都是被石牧眼前的這又一種神通,感到震撼不已。

齊韻自然也是如此。只是此刻,她更加在意,石牧說的他和石族遇到的危機。所以,此刻,已經顧不上這些震撼了,此刻,她只想緊緊的呆在石牧的身邊,哪裡也不想去。

京城,大將軍府。

快到上朝的時間了,大將軍卻是還在書房裡,一身戎裝的等著什麼。

他在等,不知道會不會來的石牧的消息。

因為計算時間,這會兒,聖旨也該到石城了。

他心裡真的對他這個有著神通的孫兒,充滿期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