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道,究竟陷入了多深,上官慕龍,此刻還有感覺!

自己還有感覺!

自己還有搞垮,那自己根本就沒有死!


之前,陷入了沼澤裡面,他愣是感覺的出來,自己快要窒息一般的難受,自己的神工鬼力,都飯盒在那一刻消失!

「我真的沒有死嗎?」上官慕龍,此刻所處於一閃力度和好的5米家裡,在這裡,根本就看不到一點兒的陽光?

他此刻,已經被無盡的黑暗所包圍,又彷彿是那無盡的黑暗被他所吸引!

上官慕龍此刻縱然是沒有死亡,可是,他的心情,也略讀好不到媽的去的!

他此刻的心情,正也如同這無盡的黑暗一般,內心一片陰沉!

他內心,有股無法形容的狠。

他是狠自己,還是恨別人!

亦或是,什麼也不恨!



「我還沒有死嗎!?」上官慕龍,茫然的望著眼前的黑暗,他什麼也看不清楚,就彷彿也氣憤都看不見。

他直愣愣的翹著啥呢唄,含糊大地度是老者一臉沒有意義的事情一般。

此刻,他已經沒有了感覺。

蕭焱的一半靈魂,在此刻也蘇醒了起來,之前,在上官慕龍陷去了沼澤裡面,他便是深深的感覺到了,就差慢慢一點,自己的靈魂力,也要跟著消失!

再次穿越的蕭焱,並且還是處於一般靈魂狀態的穿越的蕭焱,靈魂力,乃是極度的脆弱,若是**隨之爆裂開開,他的靈魂力,也必然會根本碎裂。


那個時候,。蕭焱就算是徹徹底底的死亡了!

此刻,上官慕龍雖然是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可是,卻並不代表,一半靈魂的蕭焱,就看不出來啊!

「我靠!這裡竟然充滿了如此之多的死亡之氣!」蕭焱終於有心情打量起來周圍的一切,不過,留在蕭焱睜開眼睛的時候,便是錯愕的大罵一句,這裡的黑暗之氣,竟然不比死亡沼澤的弱。

難道,這個異世界的地方,也有累死與死亡沼澤的地方?

蕭焱目光不定,他可不相信,這絕對是巧合!

埃及記,此刻他感覺的出來,這裡的死亡之氣,竟然是與死亡沼澤的不錯上下,那股氣息的味道,都是完全一樣!

如果說這是巧合的話,那還有什麼東西是不巧合的呢?!

「玄冥黑洞?」蕭焱目光遊離四周,終於在一塊石壁上面,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字眼!

殘破的勢必上面,有四個大字,寫的龍飛鳳舞!

一股子的霸絕之氣,便是油然而生!

蕭焱就算是目光朝著那裡一望,都是可以感覺道一股無比強大的威亞。正在朝著自己襲來!

那並不是實實在在的威壓,而是,四個大意所具備的霸道之意!

這樣的字眼,在無形之中,都彷彿懈怠這一股壓力,這字眼,必然就是此地主人之前,所雕刻的字眼!

上官慕龍,此刻並沒有感覺道那股威壓,埃及記,他此刻根本就看不到那玄冥黑洞四個大字!

他看不見,也根本就感覺不出來!

此刻,蕭焱卻似感覺出來了,一包煙此刻也並不畏懼,他若是畏懼了,那他就不叫蕭焱了!

這裡雖然危險,可是,同樣擁有著致命的誘惑!

這裡,或許正如之前自己所去的死亡之殿一樣,擁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些秘密,或許正是上官慕龍成長的第一步!

甚至,也有可能是死亡的開始! 甚至,這也有可能是死亡的開啟?

究竟是去,還是不去?

蕭焱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緩緩地邁起步伐,不過,就在他邁起步伐的時候,便是清楚的感覺到了,身體之內。彷彿有一股抗拒之心,在阻止他前進一般!

是的,正是一股抗拒之心,阻止了蕭焱的行動!

「媽的!這個時候,你這具身體,竟然不聽老子的話?」蕭焱此刻這個憤怒,就不用提了。他此刻雖然寄生於此人的身體上面,可是,還沒有完全融化了上官慕龍的靈魂,如今他也不好送花上官慕龍的靈魂!

畢竟,此刻危險遠遠大於此刻他融合靈魂的危險程度!

融合靈魂,並不是沒有危險的!

甚至,有些人融合靈魂,得到送個不成功。反而卻是被另外一股靈魂給融合掉。

這對於蕭焱來說,是最最清楚的。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走啊!他嗎的!你怎麼不走啊!」蕭焱的靈魂力可以控制那本命珠,但是,卻控制不了上官慕龍的身體,所以,蕭焱如今也只有在心中大罵起來,他祈求著,想讓上官慕龍,趕緊走動!

留在蕭焱這麼祈求的時候,那上官慕龍的身體。果然是動了,上官慕龍,動的非常緩慢,他的表情,也是一閃的茫然!

因為此刻他竟然是不知道,自己為什莫要行動!

但是,此刻的蕭焱,卻是高興了許多!

這樣一來,那就好多了!

只要上官慕龍一動。他就可以趁著上官慕龍行動的時候,利用靈魂力,在潛移默化之中,想我了上官慕龍的行動!

此刻的上官魔龍,一步一步的朝著少年走去,而上官慕龍所走的的地方,正好便是蕭焱所要去的地方。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有走了多遠,蕭焱終於感覺到了寫著玄冥黑洞的四個大字,距離自己時候越來越近!

到了!

留在這是,蕭焱突然驚呼道,處於靈魂狀態的他,此刻都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入裡面。眼前,同樣是漆黑一閃,不過,處於靈魂狀態的蕭焱,卻是可以感覺的出來。

一股無形的吸引力,正是朝著肆無忌憚的擴散過來。

身體不由自主,竟然是跟著這股吸引力,而緩緩地朝著少年而去。

果然有一個洞口!

當蕭焱來到了此地吸引力最大的疊被時候,便是看到了一口黝黑不見底的黑洞!

這黑洞,正如石壁上面的四個大字希望,玄冥黑洞!

「難道裡面有什麼能量不成?」蕭焱此刻頓時倍加好奇,開飯了這裡,相反的,那種死亡之殿,卻是片刻許多,不過,強大的吸引力卻是增加了許多。

上官慕龍,此刻也是大眼瞪小眼的,莫名其妙的望著眼前的石洞,從這洞口裡面,所散溢出來的吸引力,讓的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就是被吸撤了起來!

「好強大的一股能量!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所打出的能量啊!」上官慕龍。此刻表情陰晴不定,或許此刻蕭焱感覺不出來這股能兩究竟有何書豆之處,可是,上官慕龍,絕對是不會感覺不出來,他感覺的出來,這幾年,所散溢出來的夢家裡,正是本命珠所具備的能量!

「莫非,此地真的就有本命珠?!」表情不由自主就已經變得送三洞橋,要知道,此刻的上官慕龍,可是最需要本命珠的支持,倘若沒有了本命珠,上官慕龍。活在世上,也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只強,舞者永遠都是最強大的!

縱使是最弱小的舞者,都要比如同的人類強大了許多!

而想要成為強大的武者,就必須擁有覺醒本命珠的機會!

倘若沒有覺醒本命珠,想要成為武者,足以便是痴人說夢!

此刻,當上官慕龍,再次感覺到了本命珠的日子之後,之前那還有一絲畏懼的心情,在此刻也是華為無憂,反倒是被一股吹完所充斥!

望著那吸引力明顯是有所波動的地方,上官慕龍。收下里微微探出,當上官慕龍手掌微微探出的那一刻,蕭焱的靈魂力卻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能家裡,正是朝著上官慕龍的身體,蜂擁而至!

嘩!

不知是能量達到了離弦,還是,上官慕龍被玄冥黑洞的能量公告吸撤的緣故!

上官慕龍,竟然是朝著那玄冥黑洞。

狠狠的撞擊而去!

轟!

上官慕龍。此刻個陣把朝著那洞口撞擊而去,一股強大的吸引力,頓時縈繞在上官慕龍四周,望著那一股強大的吸引力。蕭焱頓時不可思議起來,這就是站起的節奏啊!

此刻,上官慕龍,乃是被那吸引力,給吸撤到了裡面!

也只有蕭焱此刻是這麼認為,畢竟,此刻的蕭亞軒,對於這錢大陸,還不是非常清楚,若是蕭焱清楚,也一定會感覺的出來,這得到不是危險來臨之際,二十,益處要獎金的前兆!

嘩!

上官慕龍。此刻匈奴撞進入了那玄冥黑洞裡面,此刻,蕭焱的靈魂力,也是跟隨者上官慕龍的進入,而變得京劇了洗了頭。

不過,此刻的上官慕龍,卻是沒有事乾的凌空!

他冷冷的忙著那個號的地方,似是在尋找什麼東西希望!

「這裡面,究竟有沒有本命珠?」上官慕龍可愛的摸了摸頭腦,那可愛的表情,讓的處於靈魂狀態的蕭焱無語到了極致。

他們兩個,一個是處於好奇之中,而另外一個,則是處於驚恐之中,畢竟,此刻的蕭焱,依舊不清楚,這一股能量,就靈是對自己有利,還是對自己有害!

亦或是,對自己什麼也沒有!

而起,對上官慕龍,有著好處!

接著朝著少年走去。上官慕龍的表情,也是變得格外的嚴肅了起來,雖然他已經感覺的出來,此地必然有本命珠的日子,可是,他也相信,在本命珠出現的時候,危險也是伴隨著自己而來!

所以,他必須時時刻刻小心!

終於,上官慕龍,此刻已經停止了前進的步伐,在這裡,上官慕龍,更是深刻的感覺出來,那股強大的吸引力。但是,上官慕龍,卻並沒有發覺有任何的東西,在此地一動。

「沒有?」

「這怎麼可能!」

上官慕龍,此刻大眼瞪小眼的望著眼前,只見得,眼前有的便是無盡的黑暗,無盡的陰森,可是,卻沒有任何的東西,在此地一動!

不過,上官慕龍雖然沒有看到有任何的東西在縝密。但是,蕭焱卻已經感覺的出來,他不到已經感覺的出來的,並且還看的清清楚楚!


「那是——」

蕭焱頓時無語了,眼前的東西,也實在是太醜陋了一點吧!那黑黑的圓球,雅姿蘭都不像是什麼寶物。不過,看著那圓圓的黑球,蕭焱就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所五道的一劍事情,五道的一樣東西!

玄陰煞雷!

沒錯,此刻眼前這黑漆漆的東西,正是與玄陰煞雷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

此刻,月神殺已經斬殺到了而是人,不過這而是人,絕對沒有一人是死的!

他們都是被月神殺給擊倒!

月神殺同樣是清楚,此地最不是個的就是殺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