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大千世界,就當初八荒來說,便有不少人通過輪迴之路重生。

而那一條路,誰都不知道是怎麼誕生了。

是天地間自動形成的,還是認為建造的,這一切都是個迷。

而現在,最讓靈王疑惑的,便是當初大千世界的那幾個至強者,居然都重生在了八荒。

或許,那些重生的人,如今還沒意識到自己曾經的身份。

但,倘若有一天,他們找回了前世的記憶,記起了那一切,是否也會對輪迴之路產生懷疑?

「該來的始終要來,大破滅時代已經過去,但新的大破滅,也是即將到來。」靈王輕語,道:「這一次,希望大千世界能獲得勝利。」

此刻,對於聖殿內發生的事,李瀟自然是不知曉。

他已經被這白髮女子,帶到了混沌世界中。

穿過混沌霧靄,入眼的乃一片青天白日的世界。

這裡,到處都是混沌霧氣,猶如青色的霧靄,在天空之中飄蕩。

「你不是混沌一族,在這裡不要隨意走動,萬一沾染了混沌霧氣,對你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紫靈提醒道。

紫靈,便是這白髮女子的名字。

「你現在要帶我去哪裡?」李瀟問道,同時也很小心,不敢去觸碰那些混沌。

畢竟,這世上,唯有一些特殊的生靈與事物,才能與混沌接觸。

尋常的生靈,一旦與混沌接觸,輕則重傷,重則身死道消。

好在這混沌世界的混沌之力,並非聚集在地上,而是漂浮在空中。

只要李瀟不隨意飛行,倒也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

「帶你去我族內。」紫靈說道:「你不是要我等立誓嗎?這就帶你去。」

「怎麼沒混沌亞獸看到?」李瀟問道。

這一路走下來,李瀟看到了混沌世界的山川河流,也看到了很多人形的混沌獸。

但,唯獨沒見到混沌亞獸。

這讓李瀟很是疑惑!

都說混沌亞獸繁殖力極強,按理來說,混沌亞獸,應該遍布在整個混沌世界內才是。

可如今,那些山川河流之中,連個混沌亞獸的影子都沒看到!

「莫要在這裡稱呼我們為混沌獸,也不要提起混沌亞獸。」紫靈提醒道:「我們也是生靈,並非獸類。不管是混沌獸,還是混沌亞獸,都是外界對我們的一種稱呼,而這種稱呼,在我們眼中,是一種侮辱。」

「哦……」李瀟點頭,倒也釋然。

畢竟,身為生靈,又能掌控混沌,自然不願意被人稱為「獸」。

再者,李瀟也發現了,這紫靈,其實和人族沒什麼區別。

「那……那些混沌亞獸呢?」李瀟問道。

「他們也是人。」紫靈說道:「只不過,在沒有混沌的地方,境界若不達到帝王,身體就會發生變化,化作各種形態的獸類。」

「故此,你們之前在混沌邊際看到的混沌亞獸,其實都是混沌族中,那些境界沒有達到帝王的人。」紫靈解釋道。

李瀟聞言,不由釋然了。

怪不得在混沌世界內沒看到混沌亞獸,原來那些並非是獸,而是人。

而在這裡,有混沌之力,故此那些人才沒有發生變化,還保持著人形。

「等下,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把你心中的想法都說出來。」紫靈說道:「別藏著掖著,我混沌族很講道理的。」

「是嗎?」李瀟嘀咕,卻也不怎麼相信。

畢竟他對混沌族了解的不深,哪能聽信紫靈的一人之言。

隨後,兩人一路飛行,半天後,來到了一座峽谷之中。

峽谷不是很大,一條道路直通峽谷深處。

途中,李瀟看到了不少混沌族人,長得各個都是俊俏貌美。

同時,李瀟也看到了幾個帝王級別的混沌族!

這些混沌族,當看到李瀟這個外來者后,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敵意。

若非紫靈在李瀟身邊,這些混沌族,怕是要對李瀟動手了。

「你們對其他種族為何有那麼深的敵意?」李瀟問道。

「因為,他們奪走了原本屬於我混沌族的世界。」紫靈輕語:「這是我混沌族的事,你也不必過多了解。」

「哦……」李瀟點頭,隨後又問道:「那你們一直想要攻入棄域,究竟是為了什麼?」

「尋找混沌之心。」紫靈說道:「這不算什麼秘密,棄域內的那些高層,都知道。」

只不過,紫靈告訴李瀟混沌之心是什麼。

李瀟倒也沒繼續追問,只因他看得出來,他這一路問下來,紫靈似乎有些煩躁了……

十幾息后,紫靈帶著李瀟,進入了峽谷內的一座宮殿內。

這座宮殿,並不是很恢弘,準確的來說,更像是一座小型的廟宇。

廟宇之外,矗立著兩座手持神兵的人形雕像,栩栩如生。

甚至,李瀟感覺到,這兩尊雕像內,似乎有生命氣息在流動,疑似活物。

而在廟宇內,此刻已經有十幾個混沌族人聚集在此。

這些混沌族人,境界都在帝王。

並且,他們散發出來的氣勢,十分強大,最弱的一個,都是能與青銅神殿的青帝比肩!

「這裡只是部分的混沌族人的帝王,其餘的都在沉睡。」紫靈說道:「但,這些人若都立下誓言,也是夠了吧?」

「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高,就是希望你們你們出去后,別傷到我的朋友。」李瀟說道:「要是……可以的話……也希望你們能幫我做幾件事。」

「小友,在這裡你無須客氣。我混沌族也不喜歡怪外抹角,你有什麼要求,請直說。我等能答應下來的,必定會答應。」一個手持拐杖的老者笑道:「我等是有求於你,故此你若是有求於我等,這也是應該的。」

「這……那我就不客氣了。」李瀟笑道。

隨後,李瀟也沒說話,而是指尖凝聚了靈力,在空中畫下了一幅幅人物畫像。

「這些人,都是我在外界的朋友,你們出去后,別傷害他們,最好還能幫他們一把。」

幾息后,李瀟指著那幾幅畫像,畫像之中,則有瘋子,古凡塵等人。

(本章完) 隨後,李瀟又畫了好幾副畫像,把青帝,辰淵,五行界的帝王,都給畫了上去。

「這些人,能殺就殺。」李瀟說道。

紫靈等人聞言,當然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畢竟,他們這次去外界,本就不是去做什麼和平使者的!

「你要一起出去嗎?」紫靈說道:「我們這次出去,多半會造成很多殺戮,到時候怕一時失手,傷了你的朋友。」

「我也能跟著出去?」李瀟心裡一激動,道:「好!一起去啊!」

「小友放心,我等這次出去,雖然會造成一些殺戮,但也不會亂殺無辜,尤其是小友的那些朋友,我等斷然不會動手。」那個拄著拐杖的老者說道。

隨後,這些混沌帝王紛紛立誓。

接下來,事情就簡單多了。

一群人帶著李瀟,來到了峽谷的後方。

這裡,有一座古老而龐大的祭壇,散發著滄桑的氣息。

在祭壇的八個方位,有八根通天石柱矗立,鎖鏈纏繞,更有符文閃爍。

根據紫靈所說,這個祭壇,是在很久以前,一個人族的陣法大師替混沌族建立的。

但,時間太過久遠,自從那個人族陣法大師壽元枯竭后,就無人能打開這祭壇了。

唯有人族,並且精通陣法的人,才能打開。

李瀟聞言后,倒也沒說什麼,站在祭壇前,開始參悟,觀摩。

論陣法造詣,李瀟自然不敢說是天下第一。

但,這普天之下的陣法,禁制,結界,李瀟倒也是了解過許多。

並且,這一路修行下來,李瀟也時常和陣法之類的東西打交道。

見的多了,用的多了,自然也就造詣高了。

四周的混沌族人,倒也沒有打擾李瀟,都在一旁靜靜的等待著。

直到過去三天,李瀟這才開口,道:「祭壇倒是能打開。」

「哦?那就麻煩小友了。」那拄著拐杖的老者說道,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激動之意。

但,李瀟卻是搖頭,問道:「我還不知道你們這次去外界所為何事,可否說來聽聽?」

須知,幫其人,必知其目的。

若不然,萬一釀成了大禍,李瀟心裡也不好受。

「大千世界,本就是我混沌族的領地,奈何當初一場大破滅,將我混沌族困在了此地。」紫靈解釋道:「如今,我混沌族也不要求什麼,只想把當初混沌族的祖地給奪回來。」

「祖地?哪個地方?」李瀟問道。

「青天域,便是我混沌族的祖地。」紫靈說道:「我混沌族,現在也不要求能奪回整個大千世界的掌控權,但祖地必須要奪回來!」

「僅此而已?」李瀟皺眉道。

說實話,李瀟見過這群混沌族的帝王后,便感覺到了混沌族的強大。

如此強大的實力和底蘊,若是混沌族在外界亂來,怕是會掀起腥風血雨!

故此,李瀟才會多問了幾句。

「僅此而已。」紫靈點頭道:「如今,外界勢力,錯綜複雜,我混沌族也沒那個能力掌控整個大千世界。」

「是啊,我混沌族被困在此地太久了,沒了當初的雄心,只想著奪回祖地而已。」那個拄著拐杖的老者點頭道。

李瀟聞言,暗自點頭。

若僅僅是如此,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更何況,李瀟的仇人,可都在青天域中。

混沌族想要奪回祖地,必定會和青天域內的那些大世界打起來。

若是能藉此機會,滅了五行界,斬了青銅神殿,這對於李瀟來說,再好不過了!

「希望你們別騙我。」李瀟輕語:「我能開啟祭壇,也能關閉祭壇。」

「自然不會騙你。」

「我等只想著奪回祖地,那裡有混沌族最為重要的東西,至於其他棄域,我混沌族不想要,也看不上。」

……

幾個混沌族的帝王說道,倒也是說的真誠,沒什麼好撒謊的。

隨後,李瀟開始動手。

半天後,李瀟解開了八根石柱上的鎖鏈,更是磨滅了石柱上的符文。

緊接著,他催動祭壇,一道光輝沖霄而出,衝破了界壁!

這一刻,只見一個空間通道出現,從混沌世界,直接聯向外界!

「外界如今也不知道什麼情況,我等必然不可貿然出去。」紫靈沉聲道:「我和他先出去看看,若無意外,便回來通知你們。」

四周的混沌帝王聞言,當即點頭。

畢竟,他們在混沌世界待了太久了,完全不知道外界是什麼樣子。

貿然出去,萬一惹到了什麼大麻煩,他們可能會全軍覆沒。

因此,還是小心點為妙。

「走吧。」

這一刻,紫靈輕語了一聲,帶著李瀟便進入了空間通道內。

猶如行走在白晝與黑夜之間,眼前光輝紛呈層疊,猶如夢幻雲煙一般。

直到幾息后,當兩人從空間通道內出來時,便被眼前的景物給震驚到了。

「這裡是青天域沒錯。」李瀟皺眉,對於青天域的大道氣息,他自然是很熟悉。

只是,這附近到處都是廢墟,乃至有世界崩碎后的碎片在星空中漂浮!

並且,還有無數的屍體,殘肢斷臂,猶如垃圾一般,漂浮在星空之中。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