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得問問這個穆溪水。

我問道穆溪水,“你們上次來的時候,也是這種情況?”。

穆溪水聽到我這話,微微點了點頭。

“那你們選擇右手邊那道門,進入之後,也是這番模樣?”。

“是的,右手邊那道門,進去之後,也是一件一模一樣的墓室”穆溪水如實的回答道。

“那你們怎麼遇到殭屍的?”我急忙問道。

“這個,這個,我們遇到殭屍,是我們進來很久之後了”。

“上次我們進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於一間又一間的墓室之中,這些墓室看上去就好像一個迷宮一般,很快,我們就感覺自己有點迷路了,走呀走呀,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墓室,突然進入一間墓室的之後,衝出來一大羣殭屍,他們一見到我們,就瘋狂的攻擊……”穆溪水如此這般的說道。

聽完穆溪水的述說,我對這個墓穴有一定的瞭解了。

這墓穴,估計是爲了防止有人進來盜墓,故意建造成迷宮的模樣,盜墓賊一進來,很容易就迷路了,那個時候,別說盜墓了,走不都得出去,還不一定呢?

師夢瑤聽完穆溪水說的,好像想到了什麼,低語道,“蜂巢墓室!有意思,現在我更想知道,這墓穴的主人是誰了?”。

“蜂巢墓穴?”聽到師夢瑤的話,我疑惑道。

“蜂巢墓穴,就是把這些墓室建造成蜂巢的模樣,墓室的主人,就葬身於這座蜂巢最中央……”。

聽完師夢瑤的解釋,我算是明白這是一座什麼樣的墓穴了。

接着師夢瑤又自言自語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就是不知道,這座蜂巢墓穴是九九八十一座墓室呢,還是……估計,應該九九八一吧,再多就真的有點變態了”。

要知道,我在聽到師夢瑤這話的時候,心中有多麼驚訝嗎?

九九八十一,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就是八十一座這樣一模一樣,房間那麼大的墓室,這些墓室組合起來,這佔地面積得有多大呀?足球場?應該有十幾個足球場那麼多大吧。

這麼大的一座墓穴,這墓穴主人,即便不是以爲君主,也必定是一方諸侯。

t媽的的,我們這小小的縣城,居然有如此之墓穴,這要是讓那些考古學家知道了,那還不得震驚考古界。

至少在我熟知的墓穴之中,還沒有聽說過這種蜂巢式的墓穴,這要開發出來,絕逼成爲一個旅遊勝地……。

既然知道這是一個蜂巢墓穴了,那麼接下來怎麼走,便是一個問題了。

就現在而言,相較於殭屍,我們跟希望自己能走到墓穴的最中央,見到這個墓穴主人,看看他究竟是誰,是不是我們熟悉的歷史名人。

接着,我問道師夢瑤,“師姑,你看我們該怎麼走,才能走到墓穴的最中央去?”。

師夢瑤聽到我這麼,想了想,然後開口說道,“既然知道這個一個蜂巢墓穴,那麼便好辦多了,首先,我們得在腦海之中,構造出一個蜂巢模型來……”。

“雖然暫時還不知道,這是幾乘幾的蜂巢,但估計九乘九情況居多,暫且在腦海裏面構建出一個九乘九的蜂巢模型來”。

“然後,下一步,我們便要確定,我們現在處於,這個蜂巢迷宮的那個位置……”

“至於如果確定這個位置,其實很好辦,只要按照一個方位走就好了,比如我之前選擇的是左手邊的房間,那麼接下來,我們只需要一直選擇左手邊就可以了……”。

“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到達這個蜂巢一個頂端,就是隻有一道門的地方……”。

聽到師夢瑤的話,我急忙對她說道,“之前,最初我們進來的時候那間房間,不是隻有一道門?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們已經到過蜂巢的一個頂端了呀?”。

師夢瑤聽到我這話,搖了搖頭,然後對我說道,“不是的,我們下來的時候,那間房,並非什麼蜂巢的頂端,其實是有兩道門,有道門當時在你身後,你們沒看見而已……”。

“哦……”聽到師夢瑤的話,我只好這般“哦”一句。

“好了,不說這些了,現在走起來吧,我倒要看看,這是一個幾乘幾的蜂巢迷宮……”。

這一刻,相較於那個殭屍,我們似乎對這個墓穴本身更感興趣了。

再次往左手邊走去,進到下一間墓室,這件事墓穴之內,我們發現兩具骨骸,骨骸有點發黃了,看來這兩人死的時間有點久了。

我們徑直繞開這兩具骨骸,繼續往左走……。

我們本以爲,我們這樣走下去,就能走到蜂巢的一個頂端,那知道,纔沒走幾個墓室,就在一墓室,發現一口巨大的石棺。

這口石棺是開着的,我們走過去一看,裏面空空如也,看着這個空空如也的石棺,我心中一麻,後背一陣冰冷。 石棺空空如也,沒有任何東西,這意味着什麼,我想沒有人不清楚吧?

空空如也,意味着,這裏面的屍體已經出來了。當然也有可能,這屍棺裏面並沒有放過屍體,但,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可能信這點嗎?

墓穴之內,石棺空空如也,想必裏面的屍體早已屍變成了殭屍。

固然,這個殭屍是我們此行來這裏的目的,但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並非什麼好消息,因爲,我們已經準備好好探查這個蜂巢般的墓穴。要知道這樣的墓穴,估計幾千年也不曾遇得到。

特別是師夢瑤,她很好知道這個墓穴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有如此大的手筆,建造出如此規模的墓穴來!

震驚古今中外的墓穴不是沒有,埃及金字塔。 劍叩天門 中國就有秦始皇墓!

唯獨這個蜂巢墓是無人知曉的。要不是那羣盜墓賊,估計我們也不會知道這個墓穴,這墓穴在地下埋藏太久太久了。

……

我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墓穴,右手一直摸着自己的後背,警惕着周圍,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有一隻殭屍突然衝出來,向我撲來。

絕品神相 一旁的師夢瑤看着我緊張的樣子,微微對我說道,“放心好了。既然這石棺是空的,想必,石棺裏面的殭屍已經出去了,我只要小心一點,不會有什麼事的……”。

聽着師夢瑤的話,我心中暗道,但願如此吧?

我們繼續往下面走去,再次進入下一個墓室。

一進這件墓室,我們就發現這樣一幕,只見一隻殭屍站着那兒一動不動。在他面前,有着一具枯骨,枯骨以劍指指着殭屍的額頭。

此人雖然已經是一具枯骨了,但仍舊把那殭屍給鎮住了,不然這殭屍早就動了起來。

看來枯骨身前,定是一位修道高人,想必是和這殭屍搏鬥之中,自知自己不敵殭屍,唯有以死相搏,最後那刻,雖然未能殺死殭屍,卻把這隻殭屍個鎮壓住了。

我們輕手輕腳的從他們身邊路過,我見並沒有驚動這殭屍,小聲的說道,“噓噓,幸好這殭屍被人給鎮住了……嚇死我了”。

“別廢話,走……”師夢瑤提醒道。

我們繼續走向了下一間,這一間一間走下去,能動的殭屍到是沒有遇到,不過這被人封印或者鎮壓着的殭屍,就有好幾只。

“喂,穆警官,這墓穴裏面的殭屍,好像都被人鎮壓着,爲何你們會被襲擊?”我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沒辦法,這走下去不知道多久,一路下去,這些殭屍幾乎都的被人鎮壓着的,我不得不這般問道穆溪水。

對此,穆溪水錶示得很無辜,她說,她們上次來的時候,的確是受到了殭屍的襲擊,損失慘重,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這次來,這些殭屍好像被人封印、鎮壓了。

聽着穆溪水的話,我不禁這麼想到,難不成有前輩高人來過這裏,把這些殭屍鎮壓了?

不,不,不可能,很快,我就否決了,這要真有前輩高人來過這裏,我們怎麼會不知。

要知道這小小縣城,能有什麼前輩高人……。

那麼便還有一種可能,這是一個十分巨大的墓穴,裏面的殭屍不止一隻兩隻,有很多很多。

其中絕大多數是被人封印起來的,然而當那些盜墓賊進入墓穴之後,一步小心解開了殭屍封印,這些被人一不小心解開封印的殭屍,自然而然襲擊他們。

殭屍襲擊人之後,吸取人血,漸漸甦醒過來,這盜洞在哪裏放着,說不定那些殭屍已經出去了(當然這種情況是我們最不想看到的)。

不過,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些解除封印的殭屍,可能聚集到某一處去了(當然,這是我們最希望的看到的)。

“別想這麼多,繼續走唄,說不定那些殭屍聚集主墓室去了呢?”師夢瑤安慰道。

一個墓穴,特別是這樣一個大的墓穴,怎麼能沒有主墓和側墓之分呢?在師夢瑤看來這個主墓只可能有一個,那就是在蜂巢墓穴最中央那個。

也就是,現在擺在我們眼前最關鍵的問題,還是那個,如何才能在這個如蜂巢般的墓穴之內,準確的找到那個主墓室呢?

沒辦法,好在師夢瑤的智商還可以,雖然那辦法,看上去有點笨拙,但卻是最有效最有可能的辦法。

繼續向下走,最終還是被我們走到蜂巢墓穴的一個頂端,這間墓室,前前後後,左左右右,有且只有一扇門,這不是蜂巢頂端是什麼?

只要是頂端,無論是哪一個,至少我們可以確定我們位置了,在蜂巢墓穴內的大致位置,這就足以。

一個蜂巢說到底,還不是一個對稱圖形,也就是說,無論是哪一個頂端,這走到最中央的走法其實都是一樣的。

看到這個四面八方只有一扇門的墓室,我高興的說道,“走了這麼就,終於讓我們找到了……”。

高興之餘,我看向師夢瑤,問道她,我問她現在可以找到這個墓穴的主墓了吧?

師夢瑤聽到我這話,對着我微微點了點頭,然後應道,“嗯,可以,現在你們只要跟着我走,想必很快就能找到這個主墓了……”。

頓時,我們心中充滿的希望,於是乎,我這般說道,“那,還等什麼,走呀!”。

“go!”。

……

你們覺得猜不到,我們在這個主墓之內看到了什麼。

當我們歷經千難萬苦來到這個主墓的時候,我們發現這個主墓之內,有着一個很大很大的血池。

沒錯就是血池,這個血池有着一般游泳池那麼大,在這池子裏面,全是鮮血,這些血液似乎翻滾着,時不時冒出一個血泡來。

血池上面飄着的熱氣,我們幾乎親眼看見,一池子的鮮血,這是何等的景象,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這一池子的鮮血,得殺多少人才能有呀,一百?一千?一萬?還是十萬?亦或者更多……。

在這血池正中央,擺放着一具屍體,屍體呈現血色,面目全非,全是血淋淋血肉。上向協圾。

在這屍體之上,插着一柄長劍,長劍古樸蒼勁,呈青銅之色。

看着這躺在血池之內的血屍,我心中暗道,這具血屍的真實身份究竟是什麼,是一方諸侯,還是哪位國之君主。

華夏之國,歷史悠久,在這片神州大地之上,出現過太多太多的朝代,也出現過太多太多的君主,有的因爲文治武功卓越流芳百世,有的因爲昏庸無道殘暴不仁而惡貫滿盈遺臭千年。

當然,無論是流芳百世,還是遺臭千年,都還算得上不錯的了,因爲很多君王終其一生也不過錄入而爲,想要被後人記住太難太難。

畢竟,時間、歷史是吞沒所有的記憶……。

正所謂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只能看熱鬧,雖然我已經入道,但也不過才一個來月,基本上來說,還是門外漢吧。

而這個師夢瑤可就不同了,她學道在怎麼說也得有十幾年了吧。

即便不是很精,但這個見識還有的,因而,當她看到這血池血屍的時候,忍不住大驚道,“萬血煉屍大陣!”。

聽到她這話,我很疑惑,重複了一句,“萬血煉屍大陣?這是什麼陣法”。

“這個,其實我也不太肯定,畢竟這萬血煉屍大陣失傳實在是太久了……”。

接着師夢瑤繼續說道,“我曾在一本古書看過,這個世界上有着那麼一羣人,他們爲了所謂的長生不老藥,殫精竭力,試圖找到一個可以長生的辦法……”。

“殭屍,集天地陰氣而生,不老不死,因而很多人,把殭屍視爲一種可以長生途徑……”。

“殭屍?何其之難,很多殭屍即便誕生了,也不過是一羣沒有心智的傢伙,想要長生何其之難?”。

“話雖然說這個殭屍可以長生不死,但這不過是一種理論而已……”。

“因而,有人(邪士)便想到了這個煉屍之法,修道者創出來的這個煉屍之法,起初不過是爲了讓自己長生不老而已,基本這方法都是在對自己用……”。

“也就是說,這個修道者眼見自己要死了,壽元將盡之時,佈下此陣,期待把自己肉身煉製成一個不老不死的殭屍,煉製殭屍,與那種天然形成的殭屍最大不同,在於,天然形成殭屍,沒有任何前世的記憶,猶如一個出生的嬰兒……而這個煉屍而成的殭屍,會保留修道者全部的記憶……等同於再生……”。

“修道者,自然不想看到這一幕,一個新生如嬰兒般的殭屍,那還是自己嗎?雖然那句肉身曾是自己的……”。

永生之法,千百萬年來,人們在探索

無論是修道者想着煉仙丹,追求長生不老,還是把自己煉製成一個怪物,一隻殭屍,人們都沒有停止過對長生的嚮往。

那麼這個長生不老是否真是的有?估計很多人想知道,我覺得把,有也是沒有,沒有也是有,最關鍵是問題在於,什麼是長生?

能活一萬年是長生?還是所謂的無限是長生? 我覺得吧,這個世界根本就不存在長生不死,永生不死。

只可能有理論上的長生不死,永生的存在。

就那大家覺得的殭屍來說吧,它只存在於理論上的不生不滅,永生不死。

說到底。這些殭屍什麼的,還不會被我媽這些修道之士殺死。

現在人類,提出過這樣之中,永生的辦法,這得追溯到,怎麼定義這個是否活着這個問題上來。

人,狹義上來說,有心跳、有呼吸是活着,反之沒心跳、沒呼吸便是死。

但廣義上,我們可以這樣定義,人活着,便是這個思維還在。廣義上的東西很抽象,我也很不好說。

如果把這個思維,比作靈魂的話,那邊是說,這個靈魂存在,便是活着。

基於這個問題。有人提出過。這樣一個理論性的永生來。

如果,我們能一個人腦海裏的所有的思維記憶轉換成文字符號,能過儲存在一個記憶空間之內(比如硬盤什麼的)。

這樣一來,人便可以獲得理論上的永生,只要這個人的思維一直存在,不管存在哪兒,只要他還能想,還能思考便是活着!

……

師夢瑤說了很多,很多我懂,但有很多不懂。總結性的來說,她是想說,這個萬血煉屍大陣,可以把人練成殭屍!

而這個殭屍一旦練成,絕非一般普通的殭屍,不然也就不這樣耗費如此多的心力去煉屍了。

煉屍這點我可以理解,不過這血屍胸前插着的那柄青銅劍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信有人在煉製殭屍的時候,會在自己的屍體之上,插一柄寶劍,這不是搞笑嗎?

當我說出這個疑問的時候。師夢瑤很是隨意的回答我說,“這還不好解釋,這血屍上面的青銅寶劍,定是被哪位前輩高人插上去得唄……”。

聽到師夢瑤這番解釋,我想了想,還真的有可能是這種情況,如若不然,怎麼解釋這個血屍上面有着一柄青銅劍呢?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看見血池“轟”一聲爆炸開來,鮮血之濺,撿起起碼一米多高……。

這一聲“轟”巨響,把我嚇了一跳,我一看,便見血池之內,有着九隻殭屍飛出。

沒錯,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有九隻殭屍,只見這救只殭屍,全身都的鮮血,血淋淋的站在血池旁邊。

看着這九隻血淋淋的殭屍,我和師夢瑤、穆溪水三人都嚇了一跳。

接着,這九隻殭屍,仰天巨吼,露出殭屍特有的尖尖牙齒來,這些牙齒,沾滿血跡,血淋淋的。

我們不知道這九隻殭屍要幹嘛,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我們,我們唯一能的做的,便在躲在一旁,靜靜的看着……。

接着,我們看見這九隻殭屍,終身而起,直接向着血池之中的血屍奔去。

他們是目標正是插在血屍身上的青銅寶劍。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