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很快地,這位自詡見識廣博,這天下沒有她不認識材料的「萬事通」,就被楚何給徹底難住了。

「凌雲草,枯藤花,天香樹榦……」月柔聽著楚何報出的一系列名字,有些苦惱地撓了撓頭,「前輩,您真的不是在消遣我嗎?」

「我何必為難你?」楚何頓時哭笑不得,「我這些材料是從一部古籍上得來的,或許很多東西跟現在的叫法不一樣了,只有我自己看到才能認識……你能認出多少就看你的能耐了。」


儘管心魔已經翻譯過一次,但楚何還是把這些材料一樣不落的報了出來。

一來心魔其實也是上古的傢伙,說不定真有時代差異,翻譯出來未必就正確;二來各個地域對同一樣東西的叫法也有不同,還是找個本地人比較靠譜。

對於前世小說里寫的那些橋段,報出一堆名字,然後天南地北的就都可以收集過來這種事,楚何向來是不信的。

這天下從來就沒有統一過,東西南北四部甚至連語言都不完全相通,要說寶物名稱都一樣,騙鬼呢?

要說真有全天下都認可,連稱呼都別無二致的東西,恐怕也就只有靈石了。

於是兩人一路走,月柔還一邊要絞盡腦汁搜尋類似的材料,一直到兩人走到一處攤位前。

… 楚何的突然站定,讓小姑娘月柔嚇了一跳,連忙轉頭望去,卻見楚何正靜靜地站在一處攤位前,望著攤位上的一樣東西,隱隱有些出神。

月柔同樣向著那邊望去,卻發現楚何目光所落向的,是一枚乳白色的晶瑩小果。

這果子光彩流轉,一看就不是凡品,楚何並不是唯一一個駐足查看的,不過他卻是第一個叫破這果子名字的:「這是天心果?」

那攤主是一個尖嘴猴腮的消瘦中年人,此前一直老神在在地坐在原地,任由眾人評說他面前的寶物,直到聽到楚何的聲音,這才睜開眼睛。


「這位道友好眼力!」攤主笑著贊了楚何一句,然後說道,「天心果落在這些庸人手中也是暴殄天物,道友若是有意……五百靈石拿去便是!」

「五百靈石?」楚何讓這價格搞得一陣迷糊。

不是這價格太貴,而是太便宜了,就連月柔都湊到楚何身邊道:「前輩,這果子一看就不是簡單寶物,五百靈石絕對值了!若是您身邊沒有足夠的靈石,我們道館也可以墊付……」

這種明擺著能掙的買賣,月柔是有資格做主的,雖然她自己根本不可能拿出五百靈石。反正如果楚何還不上,那這果子就歸德間道館了嘛。

楚何卻笑著搖搖頭:「這果子稀奇歸稀奇,我卻是已經用不上了,道友還是另找買家吧。」

見楚何沒有買下的意思,那攤主只是一笑,不再多言,繼續閉目養神起來。

月柔有些著急,但是更著急的卻是周圍幾個旁觀的人。他們原本也就對這天心果很感興趣,現在又聽見攤主報價這麼低,忍不住紛紛開口。

「五百靈石而已,我要了!」

「不行,這是我先看上的,我出六百!」

「八百靈石!請諸位道友給我閻羅張一個面子……」

「閻羅張,你的面子可值不了上千靈石!」

人多口雜,攤位前一時間變得喧囂無比,那攤主皺了皺眉,再度睜開眼睛道:「都被吵了!一群窮鬼還想要天心果?我說的是五百上品靈石,你們嚷嚷個什麼勁?」

五百上品靈石一出,頓時讓周圍寂靜下來,小姑娘月柔更是倒吸一口冷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上品靈石和普通靈石的兌換比例,從來就沒有一個固定的數值,在一些見不到高品質靈石的地方,甚至出現過上千靈石買一枚上品靈石的情況。

五百上品靈石,那已經可以買下這坊市中一條街的東西了。

只有楚何暗自點了點頭,他知道天心果值這個價錢,但是他依然不會買,因為他確實要天心果已經沒有用了。


那攤主見楚何的表情並無驚訝之色,卻又不曾離開,不由問道:「道友還有事?」

「嗯……你這盒子賣不賣的?」楚何點頭,指著攤位上擺放天心果的盒子道。

天心果的力量極度純粹凝聚,反過來說一旦結果也極其容易流失。但是楚何分明能夠感覺到,這盒子里的天心果和他當初得到的那枚雖然不盡相同,但差異也不甚大。

甚至這果子放在楚何面前,楚何都感覺不到它的力量在流失,這顯然是容器的玄妙。

那攤主愣了愣,不由搖頭笑道:「這鎖靈盒雖然有些奇異,但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玩意,道友有興趣的話,兩千枚普通靈石便可拿走。」

「嘶!一個破盒子你也敢要兩千靈石?」旁邊一些剛剛回過神來的修士,又被這句話嚇了一跳,連連驚呼道。

那攤主不屑地瞄了瞄周圍的眾人,一副懶得開口的樣子。

楚何則再次暗自點頭,這攤主的出價雖然略貴了些,但基本上還是符合這些東西價值的。他的東西會在這裡賣不出去,只能說他選的地方不對。

楚何的目光在另外幾樣事物上掃過,發現果然除了天心果之外,其餘幾樣也多是價值不菲,只不過沒有天心果那麼珍稀而已。

只是可惜的是,這個攤主手上並沒有楚何想要的材料。

「兩千靈石沒有問題,現在就可以給你。」楚何也不多問,直接說道,一邊說著還拿出了自己的須彌袋。

那攤主卻擺了擺手:「道友現在就將鎖靈盒拿走,我還怎麼賣天心果?道友不妨稍候,等到有人買走這天心果,我就能將盒子讓給你了。」

楚何眉頭微皺,如果他是很需要這鎖靈盒的話,他其實不介意將天心果都直接買下,做一次「買櫝還珠」的蠢人,但問題是,他對鎖靈盒也只是普通興趣而已。

他只是對鎖靈盒連天心果的靈氣,都能徹底封鎖在盒內的力量感到好奇,想研究一下它的機制,如若無法得到,也沒有什麼好可惜的。

「既然如此,在下就先祝道友交易順利了,在下過段時間再過來,若是道友賣出了天心果,可一定要把盒子留給我。」楚何沖著攤主拱了拱手,隨口說道。

「一定。」

片刻之後,楚何又與月柔兩人緩步而行,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不過月柔卻無法裝作不知道,因為在她眼裡,身邊這位前輩實在是有些「耿直」。

「前輩,我勸您最好不要輕易相信那個人。」月柔一邊走著,一邊對楚何說道。

楚何不置可否地笑道:「哦?怎麼說?」

月柔道:「您不覺得那個人是有意誘使您去買他的東西嗎……我是說,他想將那果子和盒子一起賣給您,我不知道究竟哪一個價值高,但其中很可能有一個是假的。」

「你說得對,這是一種很簡單的騙局,但是也很有效。」楚何隨口說著,目光飄得有些遠,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當然還可能這兩者都是真的,但這樣的人居然會來這裡擺攤?」

「呵,這其中要麼是有什麼隱情,要麼就是此人所圖不小,是專程來這裡等待某個人的。」楚何不咸不淡地總結道,「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我……」月柔感覺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她想到了只轉一個彎的可能,卻沒想到更深一層。

「不過,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想要那個盒子來玩玩而已。」

… 對於突然出現的天心果,楚何只當做是一個小插曲,就此丟在腦後,繼續在這坊市中遊盪著。

不得不說,中州的修士水準,確實要比南部高出一截。尤其是在瑤池天國如此好的環境之中,無論是身家還是眼界,這裡的修士都相當不錯。

楚何從月柔口中了解到,這樊籬城已經算是翡翠國的一流城市之一,而翡翠國又是北方六國中的佼佼者。

這樣一來,楚何就能大致判斷出天國內修士的平均水準,只是這結論卻讓他有些驚訝:短短數年時間,瑤池天國內修士的平均水平,竟然和南部聖地懸空島比也絲毫不弱。

這當然有當初一大批修士進來,優勝劣汰之後留下強者的原因,但這對於一直將修士看做稀罕物的楚何來說,依然有些難以接受。

光是眼前一座小小的坊市裡,楚何就見到了為數不少的築基修士,以及與這個層次對應的交易物。

不過有些遺憾的是,或許是劍典要求的東西層次太高,楚何在坊市中僅僅找到幾樣他需要的東西,小花出去幾百靈石而已。

劍典給出的清單之中,需要的材料足有近百種,楚何懷疑自己一直到結丹,都不能找齊其中的一半。

楚何的失望之情溢於言表,這讓小姑娘月柔很是內疚,她覺得沒有讓楚何找到稱心如意的材料,那就是自己的失職。

「前輩,坊市之中雖然材料眾多,但是真正珍稀的材料是不會出現在這裡的。」月柔輕聲說著,又似乎有什麼不好直說的樣子。

「無需有所顧忌,但說無妨。」楚何擺了擺手,示意她有話直說。

或許是楚何一直以來隨和的作風起到了效果,月柔點點頭道:「樊籬城每年都會舉行一場修士交易會,我們德間道館也會派人參與,只是……」

「只是名額有限制?」

楚何想了想,大概是這個解釋了,然而月柔卻否定了他的想法。

「不不不,各大道館巴不得人多一些,這樣大家才更有可能得到想要的東西。」月柔連連擺手,隨後又低頭道,「只不過對於並非知根知底的人,道館的考察會相對嚴格……」

楚何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資格考察的問題。說來也是,這樣的交易會已經不單是交易,更是一種上層修士的社交行為,實力太弱或者心懷不軌的人,可沒有資格進去。

「那個交易會是在什麼時候舉行?」楚何直接問道。

月柔卻搖了搖頭:「具體的時間我可不知道,不過應該就在這個月了。如果您有興趣的話,明天我們道館中會有一位副館主在,您可以到時候再來。」

「好的,我知道了。」

楚何點頭應下,他這樣一圈逛下來收穫不大,只好把希望放在那邊的交易會上,便打算離開坊市了。不過在這之前,他又回到了前面那個攤主的位置前。

沒想到那攤主遠遠看見楚何,便迅速迎了上來道:「道友你來得正好,我跟這位小姐可等你好半天了。」

楚何愕然望著攤主,以及他身邊一個長發及腰,臉上卻蒙著一層輕紗的少女。

少女臉上的輕紗似乎是某種法寶,能夠輕易隔絕修士靈識的侵襲……當然,對於楚何這種站在金丹之下最頂峰的大修士來說,這法寶有跟沒有都一個樣。

那少女見楚何不住地打量著她,心中不由生出幾分惱怒。只見她稍稍後退一步,朝著身邊使了一個眼色,立即有兩個女侍走了上來,擋在楚何面前。

楚何愣了愣,然後無所謂地笑了起來,又看向那攤主道:「道友何意?」

攤主拱拱手道:「承道友吉言,貧道的天心果總算是有識貨的主顧看上了。不過……」

他一邊說著,看向了身邊那位少女,而那少女也介面道:「本……小姐沒有盛放天心果的容器,想連那盒子也一起買下,可是他說這鎖靈盒已經被你預訂了。」

楚何聽完這話,當即看向那攤主道:「道友果是信人,在下鏡湖散人楚何,不知道友尊號?」

「山野閑人,哪來的什麼尊號?道友喚我一聲熊道人便是。」攤主熊道人擺了擺手,隨口說道。

楚何輕輕點頭。看這熊道人的模樣,顯然是急需靈石,所以才會把天心果都拿出來賣了。而他和這攤主不過是口頭約定,可對方卻非要等到他過來,甚至不惜冒了天心果砸在手裡的風險。

這人要麼是天性豪爽,極有原則;要麼是虛偽至極,時時刻刻不忘作秀,演技到了連自己都騙過去的地步。

楚何相信后一種人還是比較少的,即便有也不應該在這種地方碰上,這熊道人倒是可以一交的。

於是楚何又看向那位少女:「不知小姐家住何處?若是離此不遠,小姐可先將這天心果連同鎖靈盒帶回去,楚某待小姐處置完畢,再前去取回鎖靈盒即可。」

楚何這個意見還是很中肯的,完全沒有他以前那種霸道乖張的作風,不知道是不是瑤姬這些年的調教,讓他心中的戾氣消散了去。

然而那少女張了張嘴,無奈開口:「這辦法不行。我並非樊籬本地人士,天心果也要帶出去,短時間內無法處置掉。」

這楚何也就無奈了。對方是要長期保存天心果的,短時間內不會用掉,那就勢必要用到鎖靈盒,自己也就不可能將之拿來研究了。

於是楚何和那少女就這樣大眼瞪小眼,想不出個好辦法了,最終楚何只好問道:「小姐可是要立即離開這樊籬城的?」

「那倒不是,至少在月末樊籬城交易會結束之前,我會一直留在這。」那少女想了想說道。

楚何笑道:「不瞞兩位,楚某要這鎖靈盒也不過觀之有趣,想買下研究一番。既然小姐不急著走,我以小姐購買這天心果的原價作為抵押,小姐先將這天心果放在我這邊可好?」

那少女古怪地看著他,不太確定地說道:「這天心果我花了四百上品靈石買下,你要是能拿得出來,天心果暫時放你那裡也無不可。」

… 在楚何真的拿出四百上品靈石之後,那位一看就身份不俗的小姐,頓時也沒話好說了。

其實她並不想就這樣放走天心果,尤其是她花了好一陣口舌才把價格從五百砍到四百,要是這人真的不還回來,豈不是平白幫別人講價了?

不過這畢竟是她自己答應下來的,便是再不情願,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楚何將天心果帶走。

而對於楚何來說,雖然坊市之行沒找到什麼好東西,還平白壓出去四百上品靈石,但總體結果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知道了月底會有一個交易會,他可以過去看看能不能碰上一些好材料,還拿到了一個有趣的鎖靈盒,正好拿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要知道楚何的九轉心魔劍中,也蘊含著強大無比的天心果能量,只不過當初被楚何強行煉入琅嬛心劍中去,這才被徹底封存起來。

而事到如今,這些力量一部分用於將心魔融入到劍中,但仍然有一部分還留在劍中。

楚何曾經嘗試過導出這部分力量,可惜天心果的力量太過霸道,哪怕已經煉入劍中,也不是楚何能夠掌控的,一引出來就是徹底爆裂的結果。

如果能夠研究透這鎖靈盒的原理,說不定楚何就能掌控這股力量,他也就能夠多一個殺手鐧。

腦中一邊想著這些事,楚何迅速返回到了客棧之中,曹傑依然還在努力練功,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心法的修行,試圖讓身體記住這真氣運轉的路線。

勉勵了曹傑幾句后,楚何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了對鎖靈盒的研究。

「鎖靈盒封鎖靈氣的原理到底是什麼?首先要確定的是,這盒子是封鎖了內外所有的靈氣流動,還是單單針對天心果設計出來的容器。」

楚何很快找到了研究鎖靈盒的突破口,然後順著這個思路走了下去。這種事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坐了,實際上瑤姬經常找類似的活讓他干。

不得不說,瑤姬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老師。當她發現楚何氣勢悟性並不高,反而思維極為嚴謹后,就改變了教學的方式。

她開始傳授楚何道術的原理,然後找一些奇怪的道術,或者由奇怪道術構成的小玩意給楚何研究,讓楚何破解其中的構成原理。

在這個過程中,楚何不可避免地接觸到了各個方面的知識,包括煉藥、煉器、陣法、符籙等等方面,而瑤姬竟然能夠一一做出解答,可見其知識領域之寬廣。

經過瑤姬數年時間的培養,楚何的修行素養已經非常高,他看問題的高度,以及對修行本質的理解,甚至超過了一些金丹真人。

而在修行衍生出去的各個方面上,楚何也大多都有涉獵,只不過水準還遠達不到出師的程度。

在這些知識中,楚何最感興趣的是陣法和煉器這兩者。因為這兩者的配合,正是這世上大多數法寶以及道具的製作基礎。

現在擺在楚何面前的鎖靈盒也是一樣,這個盒子的製作簡直可以說是粗糙,楚何斷定這該是某人隨手製作出來的東西,而絕不是職業煉器人的作品。

「有可能是那個攤主熊道人自己做的。」楚何可以想象這樣的場景:熊道人發現了一處天心果之後,苦於沒有辦法保存,不敢採摘,只好臨時製作了一個容器出來。

不過轉念一想,又有些不對。若是如此,熊道人完全可以再做一個鎖靈盒,楚何和那位小姐也就不用這麼糾結了。

這樣說來,這容器應當是早有準備。

但是仔細檢查一番后,楚何卻發現這盒子果然是天心果專屬,是專門為了天心果才製作出來的。它的效果僅僅是隔絕天心果力量的外溢,而無法隔絕其他靈氣。

這是怎麼回事?如此針對性強的容器,熊道人不可能在發現天心果前就準備好吧?

難道熊道人他是找到了天心果之後,又特地回去找人製作了這個容器?

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實在有些小啊……楚何只是簡單查看了一會兒鎖靈盒,心中便生出了這諸多疑問。不過這些疑問他也得不到答案,只好繼續研究下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