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個簡單,王小松的水牛給兩人一人套了一個水泡,就把蚊子給隔絕了,戰寵們則自己有自己隔絕蚊子的方法。

如此一來,就很輕鬆了,於是丁海星很放鬆的帶路朝著第三層入口而去。一路上眾人看到了好幾撥蚊子群,一團黑壓壓的蚊子集聚在一起,只聽得嗡嗡的聲音。

進入第三層。

影后的嘴開過光 「好了,這裡就是我的極限了。我當初就是在這裡等到來了一股水流,把我給帶了出去。」丁海星說道,「要不在這裡等水流來?

「好,試試。」

這一等就等了一天,還是沒把水流等來。

「幾十年沒來了,可能水流早就消失了吧。」丁海星不確定的分析道,「現在只能我們自己找出路了。」

眾人簡單的吃了一頓乾糧,就出發找路。

還好三層除了那水流就沒危險的東西了,眾人在洞里慢慢的尋找著。

「嘿,師兄,看!這個是不是通往下層的入口。」小胖子有了發現。 這個小空間里的確有個一人寬的洞,直通下面。洛文扔了一個火球下去,一眼就看到底了,是個死胡同。

「假貨……繼續找吧。」

可是奇怪的是,後面這樣的洞越來越多,洛文每個洞扔個火球下去查看一下,但是越看越失望。

「丁船長,你有印象嗎?這些洞是什麼。」洛文問到。

「沒,當年被水沖走,根本就沒注意到邊上這些小房子。」丁海星搖搖頭。

幾乎所有的小房間里都有一個豎直的洞,上百個小房間。

「額,我覺得好陰森啊,感覺像是什麼動物的巢穴。」金巧子作為唯一一名女人,第六感告訴她這些洞有古怪。

「別怕,跟緊我。」牛角很man,很霸氣的說道,但是金巧子給了他一個白眼,意思是誰保護誰啊。

羅確有了發現:「我這裡有個洞,和那些洞不一樣,快來看看。」

洛文上前,這個洞的確不同尋常,其他的洞都是一人寬,這個洞連最大的獨角白犀牛都能經過。一顆火球扔了下去,掉下去十多米之後觸底,隱約能看到下面有空間,好像是個通道。

「我先下去試試。」馬沙說道,縱身一躍跳了下去,十幾米的高度對馬沙來說簡直不是問題。

「真的是!都下來吧。」

眾人依次跳了下去。果然是連接第四層的通道,火光覆蓋範圍內更多小房間,密密麻麻。

「現在怎麼走?」

丁海星攤了攤手,說:「我真不知道了,這層我沒來過。」

看來只能用最笨的辦法,挨個找了。

「先左邊后右邊吧,大家注意別分散太遠了。」馬沙說道。

這些小房間里依然有一個豎直的死通道,與第三層的不同的是,這些通道裡面有種白色的粘液。馬沙沾了一點嘗了嘗,一股蛋清的感覺,有點腥臭。

「有古怪,大家都提高警惕。」馬沙皺了皺眉頭。

越往後,因為這樣的小房間越來越多,腥臭也越來越濃重。

洛文正在查看一個房間的時候,灰機和小白不安的低吼起來,其他戰寵開始不安的低吼,好似在發出警告一般。

「有情況!大家聚一起!」馬沙招呼大家聚集在一起躲在一個房間裡面。

轟隆隆的聲音伴隨著地面震動從右邊通道而來,左邊通道則傳來沙沙的聲音。

小胖子探頭看了看,嚇得縮了回來:「他大爺的!好大的螞蟻,好大的蚯蚓……」

左邊來的是螞蟻群,和獨角白犀牛一般大的螞蟻。而右邊來的是蚯蚓群,一條條蠕動著,摩擦著地面發出沙沙的聲音。

「變異魔獸!」馬沙也探頭看了一眼,煥然大悟,「我知道了!那些死通道是螞蟻放卵的巢!」

眾人頭皮發麻,這麼多房間得多少只螞蟻啊,還有這變異的蚯蚓,渾身黏糊糊的,還沒到眾人的位置就已經聞到了惡臭。

「真噁心……」金巧子受不了不愛衛生的魔獸,捂住了口鼻,躲在了最裡面。

變異螞蟻群和蚯蚓群註定是有一場惡鬥,雙方迅速的接近,在眾人所在的空間外面碰面,然後幹了起來。獨角犀牛般龐大的螞蟻有一對巨大的上下顎,一開一合發出金屬摩擦的聲音,前肢粗壯有力,狠狠的抬起前肢把蚯蚓壓住,然後用巨大的上下顎撕咬。

這就是最原始的戰鬥方式!看起來野蠻血腥,視覺衝擊力十足。

蚯蚓長達七八米的身體不停的分泌著粘液讓自己全身滑不溜秋,螞蟻想捉住它也捉不住。還使勁兒的翻滾著,想把螞蟻纏住然後勒住四肢。口中還不停的吐著水箭,打在螞蟻的身上梆梆作響。

蚯蚓群邊和螞蟻搏鬥著,邊吐著水箭,漸漸的通道里水開始多了起來。

「難道當初沖走我的水就是這麼來的水……」丁海星看到這水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真的就是這種水,帶點粘性的水。

可是這次他們不可能被沖走了。已經被堵在了這小房間里,外面就是螞蟻群和蚯蚓群,可不敢出去觸霉頭。水漸漸的上升,沒過了眾人的腳,沒多久又到了膝蓋這才停下來。

應該是螞蟻群佔了上風,剛才還在外面打的火熱的蚯蚓群已經被螞蟻群打的退了十幾米遠。外面堆積了好幾條蚯蚓的巨大屍體,而螞蟻一隻都沒死。

「我看看什麼情況。」洛文輕手輕腳的走到門口,探頭一看,蟻群不斷的經過,朝著蚯蚓群殺去,看樣子戰鬥快結束了,蚯蚓群正在不斷的敗退。

「我知道為什麼這島上一隻動物都沒有,感情被這螞蟻給吃完了,現在又打起了蚯蚓的主意,還想搶佔地盤。」包打聽想了想說道。

「嗯,包打聽說的有理。」馬沙點點頭,「應該就是這樣的。」

突然,一隻螞蟻的頭探了進來!觸角一動一動的,看到了眾人,然後發出了警告。

「完了!捅馬蜂窩了!守住門口!」馬沙趕緊衝到門口,一劍把這隻螞蟻逼了出去,重劍砍在螞蟻腦袋上發出來金屬碰撞的聲音,「硬骨頭!」

小胖子和王小松馬上衝到門口和馬沙分左右守住了。

後面的蟻群得到了信號,大概是說有同伴發現了新鮮肉速來圍觀。一群螞蟻都很興奮,全聚攏在門外,觸角互相碰著,這大概就是在聊天了,暢想著等下怎麼分這些新鮮肉。

「土牆,把門堵住。」洛文說道。

埃爾和扎克豎起兩道土牆把門口給堵住了,房間里只看見武士們的鬥氣閃爍,洛文早早就把火球給滅了免得引起注意。

螞蟻們發起了進攻,一隻前肢,狠狠的按了下來,兩道土牆轟然倒塌。

好強!埃爾和扎克心一冷,看來螞蟻的身體太硬了,地刺肯定也沒作用了。

地陷!流沙!地表淺淺的反應了一下,然後就沒了。沒了……技能居然不起作用!

埃爾和扎克愣住了,一向無往不利的技能居然沒反應,這什麼情況?!土元素很濃郁啊,咒語正確啊,沒毛病啊。

這時間,第一隻螞蟻已經把頭伸了進來,前肢揮向最前面的獨角白犀牛。馬沙重重的一劍砍在了前肢上,震耳欲聾的一聲碰撞,然後在房間里不斷的迴響,眾人耳朵都被震的嗡嗡作響了。

「好硬!」馬沙撤回重劍,仔細一看,金剛製作而成的重劍豁然被碰出了一點小口子,而螞蟻的前肢上只留下了一道白印!

「這特么什麼鬼螞蟻!!」一向淡定的馬沙忍不住破口大罵,比金剛還硬的螞蟻!這什麼鬼東西!見鬼了!

「金剛做的螞蟻?!」小胖子一愣,也一劍砍在了螞蟻的左前肢,巍然不動,反而自己的門板大劍碰了一個小口,「什麼鬼東西!」

「放電試試!」小胖子招呼獨角白犀牛放電。

獨角犀牛積蓄了一番,然後猛的一道閃電放了出去,擊中了螞蟻那大腦袋! 螞蟻渾身晃了晃,大腦袋搖了搖,就像喝醉酒了一樣,暈乎乎的,然後轟然倒地,不動了。

「有效果!」眾人歡呼,戰果輝煌,一戰得勝。

「你們前面頂住啊!穿山甲和埃爾,扎克快朝後面挖一個洞。」洛文指揮道,等下就從後面出去了。眾人快速行動起來,穿山甲屁股一撅,朝後面奮力挖了起來,埃爾和扎克也控制著土元素讓穿山甲更輕鬆一點。

剛挖了幾十厘米厚,挖不動了,埃爾和扎克上前一看。

「我勒個去!!這不是金剛礦么!」埃爾和扎克齊齊一愣,難怪地陷流沙沒作用,這地下全是金剛礦哪有泥土給他們施放地陷和流沙。

第一隻螞蟻被電倒之後第二隻螞蟻又進來了。由於這個門只夠一隻螞蟻進來,所以他們只能一隻一隻的進來,這樣也算減輕了門口三人的壓力,不然以螞蟻這變態的身體硬度,來一群真心扛不住啊。

武士們全都上去和螞蟻糾纏著,不讓螞蟻再進一步。不然只靠小胖子的戰寵是不夠的,獨角犀牛放一道閃電要休息好久才能釋放第二次。

第二隻螞蟻在大家的圍攻之下最後被電擊而倒,第三隻又進來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不能一直在這裡和螞蟻耗著吧,人會疲憊的,但是螞蟻群這麼多,怎麼停止這樣的局面呢?想來想去,沒有辦法……忍著吧,先就這樣耗著,總會想出辦法的。

耗到第十五隻的時候,武士們很累了,犀牛也累的不輕,今天釋放的閃電比它以前所有的加起來還多,洛文還給它補充了好幾顆無屬性魔晶以幫助它恢復魔力。

真的好累,所有人都筋疲力盡。大家輪流跟螞蟻硬抗,打了這麼久,大家都有點後繼無力了,看著外面還排著隊想撕裂他們的螞蟻,大家心如死灰。

外面傳來山洪暴發般的轟鳴聲,眾人一愣,怎麼回事?

「水!是水!快抓緊!」丁海星率先反應過來,是蚯蚓群引發的洪水來了!

「貼近牆壁!快!手牽手!」洛文一聲大吼,這房間裡面沒有東西可以抓牢,只有大家連在一起才是最可靠的。

洪水如約而至,沖走了門口的螞蟻屍體,也沖走剛才還在和大家搏鬥的那隻螞蟻,也沖走了剛才還在佔上風的螞蟻群,同時也湧入了房間。

很快水就到胸口位置,衝擊力讓水流在房間里旋轉起來,人根本就站立不穩。要不是剛才大家就手牽手了,怕是要衝走一兩個。戰寵們則爪子牢牢的扣住地面,在水中穩穩的站住了。

「好聰明的蚯蚓!」洛文不由得感慨道。

蚯蚓群戰鬥力不如螞蟻群,步步往後退,而蚯蚓們頗有心計,在它們後面是整個通道里地勢最高的。等它們到了最高點之後,又從後面來了一大群,一起吐水。

再加上剛才它們在地面上留下的粘液,滑不溜秋,螞蟻群們被水一衝,又抓不穩地面,身體都穩不住,還打什麼呀,直接就沖走了。

現在可是逃命的好機會。

「要不我們就讓水給沖走吧!人各有命!生死在天!」洛文大聲的吼道,水流聲太大,不大聲吼他們聽不到。

「好!」所有人都點頭。

「抓住自己的戰寵啊!一……二……三!放手!」

大家一放手就成為了一個單獨個體,沒有了團體依靠,和自己的戰寵瞬間就被水流給帶走了。

「啊……」

「哇……」

一連串的尖叫,通道的落差很大,水流的速度就很快,快的讓人忍不住叫出聲,不然憋著可真難受。朝著下方疾馳而去!甚至能看到前面不遠處在水中掙扎的螞蟻,但是這螞蟻很快就消失在視線中。

「有瀑布!」馬沙高喊,螞蟻一突然消失他就警覺到前面應該是一處斷崖,這就是有豐富的人生閱歷才能發覺的異樣,像這些小年輕們剛才都沒有覺得異常。

果然是一處斷崖,水流衝擊而下形成了一道瀑布。馬沙和暴風巨狼一起第一個落了下去。落差十幾米,衝到一個水潭裡。而蟻群已經爬上了岸,水潭邊上就像一個大廣場似的場地,螞蟻們全聚集在這裡。

眾人陸續的掉入了水潭。

「快,潛下去。」馬沙一聲大吼,眾人紛紛潛水。

原來有螞蟻過來了,伸出前肢想把眾人撈起來,大概餓了吧……

但是就算強大到金剛劍都能碰出口的變異螞蟻,也是怕水的,它們不喜歡水,只是在水中撈了撈,就放棄了,大家潛的太升了……

在水底,武士們把鬥氣爆發出來充當了一次燈泡,終於能看清水下環境了。

水潭左邊有個空,多餘的水都從那個空排了出去,而底部……一個大洞,這大概就是水潭的水的來源了。

馬沙指了指那個大洞,意思是潛下去,眾人跟著下潛。大洞夠大,足夠體型最龐大的獨角犀牛穿過,長約十幾米。等終於穿過之後,豁然開朗,好大一個水下世界!

鬥氣芒光芒照射之下,眾人能看到這裡就像一個巨大的溶洞,但是這是一個充滿水的溶洞。錯落分佈的石柱把上下相連,水裡還有一些小魚游來游去,水草在底部搖曳著,如果能有光亮的話,這絕對是個美麗的地方。

不過也不是全是黑暗的,遠處就有一處光亮。

馬沙指了指遠處的那光亮,示意去那兒,說不定那兒就是出口呢。

看起來不遠,但實際挺遠的,大概遊了十多分鐘才到。

要不是在水中,眾人都想破口大罵:「這特么是什麼玩意兒!居然不是出口!害我白白浪費了體力!」

只見一團白色如棉花的東西散發出強烈的光芒,而這棉花狀的東西就在一個石洞裡面,剛好夠一個人進去的石洞。

洛文本著反常必有妖的心裡想進去看一看,被馬沙拉住了。馬沙眼神示意他不要進去,有些時候,大自然中,有些怪物會靠稀奇古怪的外形吸引人靠近它,然後趁其不備就襲擊人。馬沙怕這東西也是這種怪物,還是小心為妙吧。

不過這些人類不識貨,但是魔獸裡面有個識貨的。在眾人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怪異東西的時候,小白狗爬遊了進去。等洛文發現的時候,它已經到了洞口。

這小東西,真是不省心啊。迫不得已,洛文也跟著遊了過去,想把小白給抓住。

可是小白剛跨過洞口,就失重掉了下去,洛文也抓了個空,卻見小白瀟洒的在洞里跑來跑去……居然沒有浮起來!

洛文手也穿過了洞口,咦,怎麼沒水呢?

奮力的遊了過去,腦袋剛一過洞口,就沒了浮力,掉了下去,栽在了軟軟的沙子里。

居然有空氣!居然沒水! 重重的吸了口氣,然後呼氣……這清新空氣入肺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洛文對外面還在水裡泡著的兄弟們揮了揮手,大喊:「快進來!」

雖然大家聽不到他在說什麼,但是洛文在裡面又蹦又跳的,很明顯沒水嘛。

沒二話,進去先!

大家爭先恐後的沖了進去,然後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除了有水牛的包打聽,大家都憋的很難受。等幸福的吸夠了空氣,眾人才打量起這裡。

剛才從外面看,洞口只夠一個人進去,以為這個洞內會很小,現在進到裡面才發現洞里別有洞天。一人寬的通道足足有四五米長,所以從外面看不到裡面空間,只看得見光芒。

一個半圓形的空間,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差不多半個籃球場大,大家和戰寵們擠一擠還是夠地方的。

打量完這個空間,大家注意到了正中間石柱上的棉花狀發光物體,進了洞里才覺得它發出的光芒刺眼,太亮了!

「這裡面一定有避水珠!不然這裡為什麼不進水。」丁海星肯定的說道。

有道理,的確很符合避水珠的特點,眾人點頭認同這個說法,但是這裡空蕩蕩的,可沒看見任何疑是避水珠的東西啊。

「額,可是避水珠在哪裡?這個棉花?」

「是不是在這石柱裡面?要不破開試試?」羅確建議道。

「我看行,我來!」小胖子自告奮勇道,揮起門板就要行動。

「等等,這個發光的棉花怎麼處理?」

洛文呵呵一笑:「不懂了吧,這可是稀罕物,拿回去做燈肯定拉風,就算是拍賣也肯定有土豪買單的,我收戒指里哈。」洛文頂了個火球,以防收了之後突然變黑,然後就一把把棉花抓住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