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很清楚的是,在這樣的高速度下,少年不可能再取巧下去,唯有拿出真正的實力才可能跟上她。

原先的白影,化成了白光,在密林之中飛速的穿梭,雖然使得一些魔獸警覺,不過由於是一閃而逝,倒還沒有遇到魔獸的攻擊。

時間在一秒一秒的過去……

隨著前面的視野逐漸變得開闊,八步流星知道,快到目的地了。

「不知道他有沒有跟上來?」


驟然停住身形,八步流星回身望去。

錯綜交互的茂密植物,看不到任何生物的影子,更別說身後跟著的少年了。


「竟然沒有跟上來?」

八步流星的眉頭微微皺起,心中閃過一絲失望。

「也不知道用不用自己回去找找他,先在這裡等一會兒再說吧?」

看著密林深處不見任何晃動的影子,八步流星也說不好那個少年是在什麼地方跟丟的,她決定先在這個地方等一會兒再說。

「怎麼,我們到了么?」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突兀地傳來少年的問話聲,著實嚇了八步流星一跳。

回頭望去,正好與少年那疑惑的目光相對!

這……這怎麼可能,他……竟然跑到了我的前面,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這一驚非同小可,她甚至有些失態:「你……你怎麼出現的?」

「怎麼,這個問題很重要麼?」

。。。。。。

進入了結界之後,東方修哲與八步流量兩人順著向下的階梯走了有一會兒,終於來到了一個百米見方的地下密室。

東方修哲一眼便看到了黑暗的角落,躺著一具無頭的屍體,那應該就是所謂的「八步戰神」了。

此時的八步流星,仍舊用一種異樣的眼神打量著東方修哲,她還在為剛剛的事情耿耿於懷。

雖然她沒有從東方修哲的嘴中得到確切的答案,不過在那場速度角逐中,她已經可以肯定一件事:這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甚至,她略微有些理解「八步閻王」為何會讓這個少年當**人了。

東方修哲並沒有立即去察看那具無頭屍體,而是繞著四周慢慢走著,一雙犀利的眼睛沒有放過任何角落。

八步流星站在原地沒有動,這裡她已經來了多次,該查看得都已經很清楚了。

「怎麼了,你有什麼發現么?」

見少年突然一臉肅容地停下了腳步,八步流星開口問道。

「敵人遠比我想象得可怕!」東方修哲用低沉的聲音回答道,眉頭皺得就像是一座山。

八步流星不會理解這句話從面前這位少年口中說出意味著什麼,她早就知道敵人強大,不然不可能殺死「八步戰神」。

東方修哲在停了一會兒之後,又開始走了起來。

這一次與剛剛不同,他的手指不斷觸摸著戰鬥遺留下來的痕迹,似乎可以從中感覺到什麼一般。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八步流星只覺得過去了好幾個小時,少年的沉悶讓她提不起精神。

正準備提議離開時,少年突然冒出的一句話,讓她的身體為之一震!

「竟然不是人類!」

「你……剛剛說什麼,什麼不是人類?」

八步流星走了過去。

「殺死『八步戰神』的敵人不是人類,這一點我已經可以確認。」

「不是人類,那是什麼?」八步流星這一驚非同小可,她不清楚眼前這個少年是怎麼看出來的。

「一種絕對超乎你想象的強大生物,」說到這裡,東方修哲略微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隻生物原本是被封印著的,結果因為『八步戰神』而衝破了封印!」

少年的話越來越匪夷所思,八步流星表示根本無法理解,難道說殺死「八步戰神」的生物會是一隻聖獸,不然的話,以「八步戰神」的實力,就算會落敗也不會死得那麼乾脆!

對於具體是一隻什麼生物,東方修哲也無法推敲,現場遺留下來的證據太少了。

將四周打量個遍后,東方修哲來到了屍體的旁邊。


「可以確定這就是『八步戰神』的屍體么?」東方修哲在俯身查看的同時問道。

「嗯,已經得到證實,不會錯的,『八步戰神』的身體與常人不同,這一點不會弄錯的!」

連八步流星自己都沒有意識到,此刻的她就好似一名下屬在彙報情況,已經完全被東方修哲流露出來的氣質影響。

「可惜了,要是頭顱留下來,就可以確切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靈魂也不在這裡,看來要調查清楚這件事情,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從死亡時間來判斷,應該已經死去了數個月……」

東方修哲一邊檢查屍體,一邊喃喃自語,聽到八步流星的耳中,猶如雲里霧裡。

八步流星雖然不知道少年在嘆惜什麼,不過隱約之間有種感覺,這個少年比她們發現了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你……你要幹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八步流星突然一聲驚呼,瞪直著一雙眼睛,看著少年準備將屍體打包帶走。


「不要那麼大聲,我不過是想讓屍體帶我去找頭顱而已!」東方修哲擺擺手極為不以為意地道。

啥?

八步流星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竟然讓屍體找頭顱,這是在開哪國玩笑?

「八步戰神已死,讓他入土為安才是,你怎麼……」

「看來你還沒有明白我說的啊,也罷,不給你點事實的證據,你是不會相信的。」東方修哲嘆了一口氣,然後又正色補充一句道,「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將接下來看到的一幕說出去!」

八步流星眨著不解的眼睛看著面前這位少年,她發現自己愈發地看不透這個少年了。

啥意思?

他要做什麼?

東方修哲雙手結了一個簡單的印,一抹閃爍不定的綠光猶如起舞的螢火蟲一般,出現在他的指間。

看到這一幕,八步流星本能地屏住了呼吸,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接下來才是重點!

東方修哲將手中的綠光打入這具無頭屍體中,剎那間,詫異的一幕出現了。

原本冰涼的屍體,竟然動了起來,先是手掌微微張合,然後便是雙腿一伸一收,到了後來,整具屍體彈地而起……

八步流星怎麼也沒有想到,會親眼看到這麼詭異的一幕,下意識地用手掌捂住了嘴巴。

「你……你是亡靈法師?」

在問這句話的時候,八步流星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你覺得我像亡靈法師?」東方修哲輕輕一笑,不想對這個問題多解釋,將視線轉向正來回走動的屍體,沉聲問道,「告訴我,你的頭顱落在何方?」

屍體突然安靜了下來,直挺挺地站在那裡,就好像剛剛是一個可怕的幻覺。

八步流星深吸了一口氣,可是,還未等到她將這口氣吐出,便是震驚地看到,屍體的手臂驟然抬起,伸出的食指指向一個方向!(未完待續。) 「還好,頭顱沒有遭到破壞,只要找到,就可以揭曉一切答案。.」

對於眼前的這個結果,東方修哲非常滿意,他早就留意到「八步戰神」的頭顱是被什麼鋒利之物割去了,既然現場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就說明著被拿走了。

只要有這具屍體在,再接合陰陽五行術的奇特法訣,就可以找到頭顱的下落。

只是有一點讓東方修哲非常費解,敵人為什麼要帶走「八步戰神」的頭顱?

就在他思索這個問題的時候,一臉震驚的八步流星用震驚的語氣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據我所知,這種驅使屍體的招術,只有亡靈法師才可以辦到。然而,我所知的亡靈法師,卻並不是你這個樣子,至少我是知道,亡靈法師不可能施展其他屬姓的魔法!」

她的腦中,確實是疑雲籠罩,越是接觸眼前這個少年,就會產生出越多的疑問來。

面對八步流星的質問,東方修哲只是輕輕一笑,並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反而一揮手,將「八步戰神」的屍體收進了納戒之中。

這具屍體,不但是找出頭顱的關鍵,對於東方修哲來說,更是具有著其他價值。

而這個價值便是製作成傀儡——強大的傀儡!

這裡已經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了,兩人向外走去。

「我現在比較想知道,『八步戰神』為何會出現在這個島嶼,據我所知,這裡並不是守護者的大本營,選擇在這裡碰頭,也是臨時決定的?」

一邊向外走,東方修哲一邊問道。

先前從「八步閻王」的口中,他已經了解了一些事情,只是很多都不是很詳細。

「那是因為『八步戰神』發現了**的蟲族有死灰復燃的跡象,尤其是在這座死亡之島,於是便決定前往偵查。」

說到這裡,八步流星突然陷入了片刻的停頓,好似在調整自己的情緒,好半天才繼續說道:「本來,『八步戰神』是約我和其他幾位守護者共同調查這件事的,不過『八步戰神』怕遲則有變,便先行一步,沒有想到竟然會……」

隨後,東方修哲從八步流星的口中,又問出了很多信息來。

這座島在很久以前,並不叫做「死亡之島」,甚至也沒有多少魔獸,只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個島嶼之一。

不過,由於一個**召喚師的到來,才使得整個島嶼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東方修哲聽得很入神,兩人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出來。

「轟隆!」

正準備適應一下外面的光線,然而就在這時,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突兀地傳來。

緊接著,便是鋪天蓋地的殺氣。

不約而同地,兩人全都把頭扭向了一個方向。


「糟糕,一定又是那些冒險者觸動了召喚陷阱,我們最好趕過去看看,萬一被召喚出來的是蟲族,那可就麻煩了!」

八步流星說著向著身旁看去,結果詫異地發現,身邊的少年竟然不知何時離開了。

。。。。。。。。。

曰出曰落,一晃之間已經過去了數曰。

當東方修哲準備返回「植盛帝國」時,已經是五曰之後了。

五天的時間,讓他在這個「死亡之島」暢快淋漓地探了一次險,切身地見識到了「召喚陷阱」的神奇。

自然,這五天的時間,讓他搜羅了不少的東西,幾乎將所有的納戒裝滿。

這些東西,絕大多數是從那些被殺的屍體中翻找出來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