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東方修哲都避開了要害。

正如他先前決定的,太快弄死對方,只會太便宜了!

「好了,遊戲結束了,是時候該把你交給雷牙了!」

東方修哲不帶感情地盯著被完全釘在樹榦上海執法,手臂揮了兩下,發出兩道氣勁,竟然將那樹榦斷成了一截,正好是海執法被釘的那一截。

伸手一張,這截木樁便被吸了過來,東方修哲瞄準空中,用全力扔了出去。

在木樁脫手的那一瞬間,他足尖一點,已經躍上木樁,踩著海執法的身體,向著來時的方向飛去。(未完待續。) 當東方修哲將這位悲催的海執法帶回來時,雷牙與安香妍四人,竟然談得正歡。.

當雷牙聽說,眼前這四人竟然就是傳說中的「風卷無形」楊然、「雲動留神」安香妍、「雷閃一念」雷麗、「冥怒不停」朱寧,頓時來了精神,竟然問起了那種種傳言來,其中竟然還有著一些八卦。

比如,當問到「楊然是不是暗戀安香妍」,「朱寧是不是曾經偷看過雷麗洗澡」等等問題時,這四位賞金獵人集體臉冒黑線,偏偏這個時候又不能得罪雷牙,不得不一一澄清。

友善的談話,能使關係拉近,這話一點也不假。

至少雷牙心中的怒火已經被沖淡了很多,而且他也知道自己也是有錯在先。


「好了,我會幫你們向修哲說一下的!」

雷牙的這句話,把雷麗感動得差點掉下眼淚來。

「雷牙你放心,以後在『獵人協會』有人敢為難你的話,我一定會幫你出頭!」

雷麗信誓旦旦地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東方修哲將半死不活的海執法從外面拎了進來。

「沒錯,就是這個傢伙,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記得!」

一看到海執法的臉,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雷麗,竟然「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交給你處置了!」

東方修哲隨手一扔,將之拋到了雷牙的腳下。

這個時候,房間內的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雷牙想到這些天,被這個傢伙變著方法地折磨,不禁恨得牙痒痒的,當時就在心裡默默地發誓,要是這個傢伙落在他的手上,一定會十倍奉還!

「你們誰都別向我求請,這個傢伙是我的!」

雷牙眼中寒光閃爍,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志力強韌,那麼不是被這個傢伙折磨得咬舌自禁,就是被折磨得瘋掉。

「這個叛徒,是我『雷雲門』的恥辱,就算你放過他,我也不會放過!」雷麗趕忙表態。

接下來發生得事情,就很簡單了,這位海執法在被折磨的過程中,由於無法承受,自禁了。

拍拍手,雷牙心中的這口惡氣總算是出了,不過嘴上卻是喃喃道:「這個傢伙,意志力怎麼這麼脆弱,我不過只是將他對我的所作所為照樣施展了一下而已,怎麼就自殺了,我的好多新點子都沒有用上呢!」

「下面該談談『雷雲門』的事情了!」東方修哲突然開口,一下子又使得氣氛緊張了起來,「我說過,『雷雲門』已經沒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那個修哲,這件事就算了吧,其實也怪我不該私闖『雷雲嶺』,如果不是我的天真,也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你看能不能不再計較了?」

雷牙沖著東方修哲爽朗一笑。

「你真的打算就這樣了結?」東方修哲盯著雷牙,提醒道,「他們可是打算用你的姓命要挾,甚至準備逼你的爺爺交出『右堂』的**與鬥氣**,你可要想清楚!」

雷牙一愣,這種事他還真不知道。

「你可要想清楚,不要因為別人跟你說了幾句好話就心軟,你放過他們,他們曰后未必會放過你!」東方修哲再次說道。

雷牙沉默了,並且皺起了眉頭。

一旁的雷麗看得心跳一陣加快,現在雷牙的一句話,決定著「雷雲門」的存與亡。


「我有一個提議!」就在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雷牙的身上時,雷牙驟然抬起頭,眼中閃爍著奇迹的光芒。

「什麼提議?」


「我曾經看過秘典,『雷雲門』原本分為左堂與右堂,只是後來因為一場內戰,而分道揚鑣。我的提議是,不如趁這個機會,將左堂與右堂再次合併,使之成為一個整體,以後便不再會有誰窺視誰,誰想強佔誰的想法。」

「而且如此一來,」雷牙停頓了片刻后,接著說道,「雙方的子弟,俱都可以學習全套的**與鬥氣,合則雙利,分則雙傷,你們覺得我這個提議如何?」

東方修哲輕輕一笑,點出重要的一點:「你想讓『左堂』與『右堂』合併,可是有沒有想過,誰來領導,誰會服從?」

「這個……」雷牙還真沒有想到這一點,他不禁有些為難地看向雷麗與自己的爺爺雷豐谷。

「如果你只是因為要湊齊**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這很簡單。」

東方修哲說著,將從那位海執法納戒中搜到的**典籍扔到了地上。

看到這些典籍,雷麗以及他身邊的幾個族人臉色大變,這可是他們「雷雲門」最核心的**,只是每一代的家主有權掌管。

「這些是……」

一旁的雷豐谷激動得撲了過去,很顯然他非常清楚這些典籍的價值。

「這是我們『雷雲門』的……」一位族人站出來便想將地上的典籍搶回來,不過被雷麗一把給拉住了。

雷麗沒有向這位族人解釋什麼,她的心裡非常清楚,這位族人還沒有碰觸到地面上的典籍便會秒殺掉。

剛剛東方修哲投過來的眼神,連她都敢到畏懼。

「雷老爺子,你是一個識貨人,有了這些典籍后,是不是意味著**與鬥氣可以湊全了?」東方修哲看向愛不釋手的雷豐谷。

「不錯!」

雷豐谷如獲至寶地翻看著手中的典籍,恨不得將裡面的內容一字不漏地印在腦子裡。

「雷牙,現在你還覺得要合併『左堂』與『右堂』么?」

東方修哲沖著雷牙一笑,因為他擁有「搜魂之法」,所以非常清楚「左堂」人對於「右堂」人的憎恨。

雷牙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那個,我同意兩堂合併!」就在這時,雷麗不得不再次站出來,「我代表『左堂』族人,願意加入『右堂』!」

她的這個表態,不但讓東方修哲與雷牙感到驚訝,更是讓雷豐谷驚訝,當然更驚訝的人還要說是「左堂」的族人!


事情最後的發展,有些超乎東方修哲的預料。

左掌與右堂最終還是合併了,由雷豐谷掌管,並且「雷雲門」改名為「雷門」。

這邊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東方修哲還心繫著「帝國學院爭霸賽」的事,不能再在這裡多待。

雷牙執意要跟著東方修哲一同前往,雷豐谷很放心地同意了。(未完待續。) 望水之閣,作為斗戰大陸聯合會三大會長之一的屠樂苛,此時臉色鐵青,尤其是看到大廳內一地的傷員,正是氣不打一出來。

地面之上,橫七豎八躺著近百人,其中有三十人,身份已是聯合會重要骨幹,而其中有兩人,其修為也僅比屠樂苛弱一點點。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屠樂苛氣憤的同時,更多的是震驚。

「太難看了,你們這麼多人,竟然連一個女人都留不住!」

強忍著內心的驚慌,屠樂苛故作氣憤地說道。

入眼處,一地的狼藉,哪裡還有半點金碧輝煌的樣子,倒像是一個廢棄的倉庫。

「會長,那個女人實在是太利害了,不但會變身,而且還擁有十分霸道的異元素,我們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一位中年男子,手扶著面是裂紋的牆壁,喘著粗氣辯解道。

「區區一個女人,就把你們這近百人精英給**在地,此事如果傳揚出去,我們聯合會的臉面全都丟盡了。」

屠樂苛眼睛一瞪,他這個人最討厭別人找借口。

「不過會長,那個女人也沒有撿到便宜,她也受傷了,如果我們派人去捉拿,一定可以將她擒住!」

「我再給你們最後一個機會,一個時辰后,無論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那個女人連同『鐵秦帝國』的參賽選手,一同給我抓回來,如果這一次再失手,就都給我滾出聯合會,我們這裡不養沒用的廢物。」

屠樂苛說完,拂袖而去。

再說剛剛把「望水之閣」大鬧一場的菲米莎,她確實是受傷了,不過僅只是劃破一點皮膚而已,很快便已經恢復。

她之所以會撤回來,是因為鬥氣的消耗比較嚴重,再加上有些不放心貝露等人。

「米莎姐,結果如何?」

菲米莎剛回來,便是被辰星等人給圍住了,大家都比較關心參賽資格的進展。

「別提了,那幫傢伙根本就是沖著咱們『鐵秦帝國』來的,不過你們放心,這件事沒有那麼容易結束,等我休息一下,我會再去鬧一趟,我可不怕把事情鬧大!」

菲米莎笑著說道,並且還做出摩拳擦掌的架式來。

「下回再去帶上我,我也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鐵秦帝國』的代表不是任人擺布的!」

辰星眼中放著光芒,她在某些方面表現出來的處事方式,與菲米莎很像。

「你們不能去,雖然你們的實力都不弱,不過在聯合會裡面的高手也不少!」菲米莎當場回絕。

「喂,女人,用不用我去走一趟,只需噴個火球,就能夠把什麼狗屁聯合會給端了!」

鳳王鷹站在窗前,一邊吃著水果,一邊不屑地說道。

「事情還沒有到那個地步,況且,你可是咱們最後的王牌,怎麼可以輕易地亮出來,再等等看,也許經過我這一鬧后,會有什麼轉機也說不定!」

菲米莎還是比較樂觀的,也正是因為她心中還有著一絲希望,所以才沒有真正地大開殺戒。

「少爺要回來了!」就在這個時候,辰月突然說道,停頓了片刻她又補充道,「少爺和雷牙一同回來了!」

「是么,那太好了,如果那個小壞蛋回來了,就有熱鬧可瞧嘍!」菲米莎壞壞一笑。

她可是非常清楚,如果是東方修哲去鬧的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辰月,你有沒有跟他說我們這邊的情況?」菲米莎在笑了一會兒后,忙問道。

她知道辰月一定是與東方修哲進行了心靈交流。

點了一下頭,辰月接著道:「少爺的意思是,讓我們等他回來!」

「哦,那個小壞蛋什麼時候能夠回來?」

「會在曰落前抵達這裡!」

「也好,我們就該幹什麼幹什麼,等一下我們再去逛街!」菲米莎提議道。

。。。。。。

紫陽城的街道熱鬧非凡,行人談論最多的話題,便是關於即將舉行的「帝國學院爭霸賽」。

對於慕榮派一行人來說,這個城市充滿了陌生與新奇。

由於路上遇到了一些情況,他們才剛剛抵達這裡,足足比東方修哲他們晚了好幾天。

「也不知道修哲他們到了沒有,等一下去報名處打聽一下,如果他們已經到了,也好跟他們匯合!」

慕榮派對於這裡的熱鬧並不怎麼關心,他真正在意的是這一屆學院爭霸賽的結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