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圍攻我們的那個龐大的修羅族戰船,還在那邊杵着呢。

“軍師,您沒事吧?”

對面的那位源鬼尊一下子就迎了出來,可以看的出,在軍師出事的這段時間,這位源鬼尊簡直都快要瘋。

“沒事!”

就現在爲止,軍師還是在我們這邊的。

“好了,軍師你該旅行你的諾言了!”

我冷冷的對着軍師說道。

“對不起,我拒絕!”

就在這個時候,軍師語出驚人!

“你找死!”

多寶道人終於是忍不住了,一巴掌就要朝着軍師拍下去,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橙色的光芒,照在了軍師和兩女的身上。

“傳送光束!”

雖然早就知道,軍師不會老實的,看到這一幕,我和多寶道人兩個人都憤怒了,我們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出手!

“攔住他!”

軍師對着這邊下達了命令。

(本章完) 這個他,當然指的不是我,而是多寶道人。

但是發怒的多寶道人,又豈是這麼好對付的。

“我震住時空,你去救人!”

可以看的出來,多寶道人這次是認真了,他一下子掏出來了是那個法寶,一起丟了出去。

三個法寶一出馬,整個場上的形式瞬間就不一樣了,那一道黃色的光芒,就像是被暫停了一樣,本來,身體已經變的虛幻化的三人,立馬又開始變成實體化起來。

“拼了,攔住多寶道人!”

他們幾個鬼尊級別的強者,拼着損耗壽命,換來了短暫的提升,再配合戰艦的攻擊,居然真的在短時間內把多寶道人給攔了下來。

這一刻,就是發揮的時候了,我一個加速,朝着軍師那邊衝過去,我相信現在的軍師肯定不是我的對手,我只要能夠在一瞬間把軍師擒住,現在所有的事情,應該都還是有會有改觀的,雖然說,軍師的手上掌控着沈夢瑤和蘇小魅的命,但他顯然還是愛惜自己的命的,他肯定不會願意就這樣和我們拼一個魚死網破的。

重生九零:肥妻,要翻身 可令我沒想到的是,對面的軍師似乎早就知道我的這個想法了,他對着我冷冷的就是一笑,然後下一刻,一團黑色的東西,從他的手上丟了出來。

這團黑色的東西,迅速的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個尊級的影子。

雖然說,我不知道這個到底是什麼,但是這個術法,我卻是再熟悉不過了,我們人類裏面,也是有類似的術法的,一般要鬼尊以上的級別,纔可以施展,對於那種大門派或者大家族裏面,十分重要的弟子,門主或者長老,都會親自封印一批分身在容器裏面,給弟子在危險的時候丟出去使用,但是這種分身,製造的代價相當的昂貴,而且真正能夠發揮的實力,不足本尊的十分之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能夠存在的時間很短,所以除非是非常的天才,一般都不會用這種東西的。

當初在千機門的時候,門主曾經要給我製作這種分身,但是被我拒絕了,因爲這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他的修爲。

雖然這些東西,有那麼多的弊病,甚至是時間很短,但是軍師在這種時候,使用出來,卻是真的讓我沒有辦法解了。

一個很普通的尊級的分身,現在對我來說,卻變成了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因爲我根本就沒有辦法消滅這個傢伙,到達軍師的面前,要是平常的話碰上這種東西,完全算不上棘手,只要顫抖個十幾分鍾,就可以分出高下。

但是現在,別說是十幾分鍾了,就算是幾

分鐘,甚至是幾秒鐘的時間,都是寶貴的。

拿出斬仙飛刀,我的鬼氣就開始輸出,我知道,斬仙飛刀是秒不掉面前這個鬼尊級別的傢伙的,我的斬仙飛刀對着的目標,是軍師,但軍師這傢伙,再一次發揮了他的智慧,沈夢瑤和蘇小魅兩個人,立馬被她給擋在了身前。

艹,斬仙飛刀是肯定用不成了!

我已經決定拼了,實在不行,燃燒壽命,或者使用多寶道人的祝福,我也一定要把面前這個傢伙給拿下來!

可我不管怎麼爆發,面前這個鬼尊級別的分身,就像是一個狗皮膏藥一樣粘着我,他就像是對面軍師豎起來的一個絕對防禦,不管我怎麼弄他,他都堅定的戳在那,一刻都不會鬆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對面這個鬼尊級別的分身,似乎一點都沒有消耗掉很多能量的樣子,我知道,現在就算是我爆發出所有,也不一定能在很快的時間裏面擊敗他,衝動是堅決不了任何問題的,我需要等到的,是一個機會。

就在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強大的鬼氣,突然從我的左後方,傳遞過來。

“這裏交給我!”

一股強大而熟悉的氣息,出現在我的身邊,這股氣息的主人,絕對不是鬼帝的修爲,至少是鬼尊!

我轉過頭。

“地藏師兄!”

我看着地藏王,整個人就是一陣的激動。

“你突破了?”

“沒錯!”

地藏王看着我點了點頭。

“現在還不是說這個事情的時候,我來搞定這個傢伙,你去救人!”

說着,一股強大的威勢,從地藏王的身上散發出來,地藏王在鬼帝巔峯這個階段,已經修煉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現在一朝證道,成爲鬼尊,他的實力,已經完全不是一般人可以阻擋的了。

因爲他的實力,已經不是人鬼尊,而是跳過了人鬼尊,非常恐怖的直接達到了地鬼尊的程度,要知道,一個普通的鬼尊,如果想從人鬼尊達到地鬼尊的程度,至少都需要幾百年的時間,有的甚至上千年,上萬年,都跨越不了這一道鴻溝!

對面的分身,是人鬼尊的級別,我絲毫不擔心地藏師兄能不能生出,我用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軍師那邊衝了過去。

“你們不仁義,就不要怪我不道德了!”

看到我衝過去的時候,軍師明顯有些慌張,但下一刻,他又變得淡定起來。

因爲蘇小魅和沈夢瑤兩個

人的臉色,都變得極端的扭曲起來。

“你要是再不停下,他們兩個就死定了!”

“好,停,我停!”

看着對面的軍師,我知道我不得不服軟來了,就這麼一會,蘇小魅和沈夢瑤兩個人的臉色開起來纔好過了許多。

“林星,就你這樣的,想跟我鬥,你還嫩了點。”

“軍師,你到底想怎麼樣,還不放人?你難道一點都不準備遵守約定麼?”

我的怒火已經燃燒到快要頂到天了。

然而就在這一刻,那邊地藏王已經結束戰鬥了,地藏王果然是強大,地鬼尊的力量,也不是白說的,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把那個分身給搞定了。

下一刻,地藏王已經來到了我的身邊。

“遵守約定?如果非要這麼說的話,也是你們的人,先不遵守約定的吧?”

“少他媽扯淡!”

“是我扯淡,還是你們扯淡,說好了兩個人上來,但是現在,爲什麼你們多了一個人?”

他這話一說出來,我感覺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軍師還真是無孔不入,沒想到這麼一會的功夫,他居然點出了地藏王這麼一個漏洞。

不過我知道,他這是雞蛋裏面挑骨頭,地藏王沒有來,他更不會遵守約定,只怕早就帶着人跑了。

我還想說點什麼,但下一刻,我們這邊的整個環境,都是一陣的震動,修羅族的飛船上面,依着你強烈的震盪波散發出來,然後下一刻,周邊的環境,也全部都是一陣的震盪。

多寶道人的封印破了,那邊,接引光芒再次出現!

“不!”

我想要衝過去,軍師一下子把我給瞪了回來!

我只能眼睜睜的就這麼看着,看着蘇小魅和沈夢瑤兩個人,就這麼被接引之光傳送走,我很想衝過去,但地藏王死死的攔住我。

“留着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我忍的都快成龜孫子了,只能就這麼看着,可就在這個時候,異變再一次發生,是蘇小魅,她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突然恢復了修爲,一下震開了軍師的封鎖,下一刻,她猛的一下,把沈夢瑤給推了下來。

“救人!”

雖然憤怒,但我並沒有因此失去理智,只不過身邊的地藏王比我還要快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他就已經衝了上去。

軍師也是被蘇小魅的果斷給嚇到了,小魅還想跳下去,但軍師一把把她拉了回來。

“臭婊子,我要你死!”

(本章完) 軍師惡毒的語言,我們每個人都聽在耳朵裏面,但這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我們都發現了他的目的,這傢伙是準備啓動修羅蠱了啊,不行,絕對不能讓它得逞,他要是真的啓動了修羅蠱的話,那蘇小魅和沈夢瑤兩個人,沒有一個能活下來。

不,絕對不行,拼了!

我整個人就是一陣的憤怒,下一刻,我所有的鬼氣,都輸出到了斬仙飛刀上面,斬仙飛刀的光芒,朝着軍師就殺了過去。

而我身邊的地藏王,出手的速度比我更加的快,我們兩個的攻擊,瞬間就到達了軍師的身上,我發誓,這是我這輩子用的最快的一次攻擊了。

至於地藏王,我想也應該差不多了吧。

時間定格在這一瞬間,這半秒鐘都不到的時間,看似很短,但卻是這麼的漫長,軍師最後的動作,也就定格在了那一剎那。

本來被我吸收了大量生命本源的軍師,戰鬥力就已經不是特別強大了,又怎麼可能扛得住,我和地藏王兩個人的全力一擊呢?

就在下一個瞬間,軍師整個人都爆炸開來。

“救人!”

這一次,不用我吼了,甚至我都還沒有出動,地藏王,還有已經騰出手的多寶道人,就已經分別把沈夢瑤和蘇小魅給救了下來。

對面的軍師,已經被我們兩個的攻擊給打的千瘡百孔,但依然一息尚存。

“林星,我承認,你贏了,但你的兩個女人,註定要死!”

他怒吼着,消失在黃色的結印光芒中。

就在下一刻,蘇小魅和沈夢瑤兩個人的臉色,都是一陣的扭曲。

“不好,是修羅蠱發作了!”

此時此刻,不管是我的臉上還是內心,都是一陣劇痛,如同感同身受一般。

“師傅,快想想辦法,幫忙救救她們啊!”

我對着多寶道人懇求道。

“我先看看是什麼情況!”

多寶道人說着,同時朝着兩個人的手上抓過去,一股精純的鬼氣,進入了她們兩個人的身體。

她們兩個的臉色稍微好了一點,但還是沒有本質上的改觀。

我期待的朝着多寶道人看過去,但我還是收到了一個痛心的消息。

“不行!”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多寶道人搖了搖頭,對着我說道。

這蠱毒太深了,我沒有辦法解,按照這種情況下去,不出五分鐘,她們就會被這個蠱折磨死,這將是一種,非常痛苦的死法。

“師傅,我求您了,您救救她們吧,真的沒有辦法了麼?只要能救他們,你

讓我幹什麼都可以!”

我當場就給多寶道人跪下了。

在一邊的蘇小魅,盯着劇烈的疼痛,開口對着我說道。

“林星,早在被軍師抓住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一次我應該活不成了,我很高興,能夠認識你,和你在一起,很幸福,我死了以後,你記得把我埋回故鄉,不要讓我客死異鄉了!”

小魅的話,聽着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

“小魅,你別這樣,你不會死的,相信我!”

就在這個時候,身邊的沈夢瑤也突然開口了。

“師兄,雖然你現在已經是我老公了,但我還是喜歡叫你師兄,如果可以的話,把我和小魅姐姐埋在一起吧,我們死了以後也好有個伴!”

我覺得我整個人都要崩潰了,老天爺,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我林星到底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要收到這樣的懲罰?

就在我們三個人,都痛不欲生的時候,旁邊的多寶道人,對着我們咳嗽了幾聲。

我們一齊朝着他看了過去。

“我說,你們幾個,不需要這樣吧,我只是說,我治不好,但我也沒說過,你的兩個小媳婦,現在就死定了啊!”

聽到這話,我們三個都興奮了起來。

“這麼說,她們可以不用死?”

“我可以用寶物,暫時封住她們的時光,讓她們暫停下來,但這種消耗非常大,我只能拖延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個星期的時間,應該足夠我們想到辦法了!”

“真的麼?”

我們桑人的臉上,都是一陣希冀的光芒。

“如果你再不讓開的話,剛纔我說的話,很快就會變成假的了!”

聽到多寶道人這個話,我這才反應過來,時間不等人啊,五分鐘的時間,現在已經快過去一半了。

多寶道人拿出來了一個不知名的先天法寶,把沈夢瑤和蘇小魅兩個人都給裝了進去。

“這樣,就行了麼?”

我有些顫顫巍巍的,對着多寶道人問道。

“嗯,一個星期之內,是不會出問題的,好了,我們先回陰間去,再給你想辦法。”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