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個女鬼無聲無息的出現,她們身上穿着大紅色的衣服,列隊站在楊暖暖和龍少軒身後,她們陰森森直勾勾的盯着楊暖暖和龍少軒,幹紫色的手,墨綠色的指甲在瘋狂的生長。

楊暖暖的臉上全是溪水,山頂溫度很低,龍少軒看着楊暖暖,他一手扶住楊暖暖的身體,另一隻手一點一點的抹去楊暖暖臉上的水。

誘寵狂妻:邪君欺上身 龍少軒說:“暖暖,現在溫度太低了,臉上有水,水會結冰的。”

楊暖暖拿下龍少軒的手,她說:“我自己來。”楊暖暖囫圇抹了兩下自己臉上的水。

楊暖暖擦臉的時候視線一直都在盯着溪流對面,楊暖暖眼睛一眯,那茂盛的山林之後,好像有什麼建築,因爲距離太遠,楊暖暖看的並不真切。

楊暖暖說:“龍少爺,要不然,我們往哪裏走吧。” 重生之雍正年妃 楊暖暖說着手指向了對面,此時他們二人的背後站着一排模樣恐怖的女鬼。

那些女鬼一動不動盯着楊暖暖和龍少軒,她們似乎在等待什麼命令。

龍少軒點頭道:“恩,好。”

楊暖暖和龍少軒雙雙站起來,小溪很窄,楊暖暖和龍少軒不費力的就跳到了溪流對面,她跳過去之後,很自然的回頭去打量身後的環境。

楊暖暖剛一回頭,她的心跳突然停住了,楊暖暖猛地瞪大眼睛,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裏,楊暖暖拔腿就跑。

“龍少爺,快跑!!!千萬別回頭看!!!”楊暖暖一邊跑,一邊大聲喊,“龍少爺,你千萬別回頭看!!千萬別回頭!!”

楊暖暖跑着就消失在茂盛的草木樹林中,這裏因爲接近水源,所以草木生長的特別好。

龍少軒一秒都沒分神,他還是跟丟了楊暖暖,楊暖暖從龍少軒的視線中消失,他頓時變得手足無措起來。

“暖暖!暖暖!暖暖,你在哪?”龍少軒一邊跑,一邊高聲呼喊。

楊暖暖就在龍少軒身前的不遠處,她早已經躲起來了,聽到龍少軒的喊聲,楊暖暖有種恨鐵不成鋼的無力感,瞎喊什麼啊,生怕猛鬼不知道我們在哪裏嗎!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暖暖,暖暖,你在哪?”龍少軒高聲在草木茂盛的山林中呼喊,十分鐘之前,他跟丟了楊暖暖。

鬼頭鬼腦的楊暖暖躲在茂盛的草木後面,她輕輕撥開綠油油草叢,小心翼翼的看着正在四處找尋的龍少軒。龍少軒啊龍少軒,你喊什麼喊啊,生怕猛鬼不知道我們在哪嗎?

楊暖暖欲哭無淚的盯着龍少軒看,一抹豔麗鮮紅的顏色出現在龍少軒身後的不遠處,楊暖暖看到了女鬼,她悄悄地合上茂盛的草叢。

完了,完了,龍少軒你完了!完了,完了,我要怎麼去救龍少軒呢?

楊暖暖想着想着,她蹲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往後退,龍少軒還在大聲呼喊:“暖暖!暖暖,暖暖你到底在哪,你別嚇我啊。”

楊暖暖跟着繞遠路跟在龍少軒左右,身側的山林中總是傳來唰唰唰的動靜,楊暖暖知道,現在山林中有很多猛鬼正在尋找她。

“暖暖!楊暖暖!!”龍少軒的聲音近在咫尺,楊暖暖卻不敢貿然上前,就這樣跟在龍少軒的身後,在他有危險的時候,上去幫他一下,楊暖暖力求不連累龍少軒。

龍少軒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他停住腳步,兩個穿着大紅色裙子的女人出現在龍少軒的面前,那兩個女人面容看起來極其恐怖,慘白如紙的面色,毫無生機的眼睛,鮮紅的嘴巴……

剛纔龍少軒在她們的一瞬間,他的心猛地一緊,龍少軒被這兩隻女鬼下了一大跳。

女鬼靜靜地站在龍少軒的面前,她們的雙腳離地十釐米,懸在半空中。女鬼們直勾勾的盯着龍少軒,龍少軒站在原地,面容一如既往的淡漠。

龍少軒害怕嗎?在剛纔看到她們的第一眼時,龍少軒是害怕的,但是現在龍少軒一點都不害怕!

四周山林一片靜悄悄的,一直跟着龍少軒聲音前進的楊暖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龍少軒突然之間就變安靜了,楊暖暖心裏一驚,她心知大事不好了,龍少軒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龍少軒絲毫不畏懼的與女鬼對視,那兩隻女鬼見到龍少軒之後,一直都沒用進攻的趨勢,她們像是在判斷龍少軒是敵是友。

好一會之後,女鬼突然的開口說話:“姐姐,殺了這個英俊的男人吧,把他殺了,勾魂攝魄,留在冥界,你我姐妹二人共享這個帥哥哥你看行嗎?”女鬼的聲音和活人差不多,若一定要區分一下,女鬼的聲音中多了兩分陰森森,冰冰涼的感覺。

女鬼的話聲一出現,楊暖暖動作麻利的蹲在地上,此時的楊暖暖已經跑到了龍少軒前面去了。楊暖暖蹲在地上,她一遍又一遍的過濾着剛纔那個女鬼的話。

想着想着,楊暖暖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尷尬的笑容,感情長的英俊的男人到哪都有豔-遇啊!楊暖暖真不知道現在是應該同情俊美的龍少軒呢,還是好好的恭喜恭喜他。

另一隻女鬼道:“你敢殺他?”“有何不敢,姐姐,你何時變得如此膽小怕事了。”

被女鬼換作姐姐女鬼直勾勾的盯着龍少軒,她陰森森的說道:“我認識這個男人,他是當妓女世界上資金最爲強大的龍氏集團的唯一繼承人,我們今日要是把這位小哥哥殺了,你覺得我們能逃得了財大氣粗的龍氏集團嗎?”

“好吧,既然姐姐你都這麼說了,這帥哥的身份又是這般顯赫,我可不會冒險,我們還是去尋找那個該死的楊暖暖吧!殺了她,我們就能永生了,呵呵呵呵……”

蹲在草叢的楊暖暖表情更加尷尬了,這是什麼情況,猛鬼也怕有錢人嗎?這樣正好,它們畏懼龍氏集團的實力,就不敢輕易傷害龍少軒,楊暖暖也能放心的把龍少軒留在這裏,自己一個人去逃命了。

兩隻女鬼轉身悠悠的飄走,她們的身影還沒有遠去,龍少軒再次開口高聲呼喊:“楊暖暖!!!!你到底在哪,你別再嚇我了!!!!”

楊暖暖站起來,她看了一眼身形修長高大的龍少軒,楊暖暖默不吭聲朝與龍少軒相反的方向逃跑,龍少爺我不能連累你,我一點都不怕死,你放心,祝你好運。

跑着跑着,楊暖暖迎面和一個紅衣女鬼撞在一起,女鬼一看到楊暖暖,她居然被嚇了一大跳,女鬼張嘴就想呼喊同伴,楊暖暖眼睛一眯,一股殺氣在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快速掠過。

楊暖暖奮力的跳起來,她猛地出手,只聽咔擦一聲,一股涼冰冰的鮮血噗嗤一聲噴出來,涼涼的血灑在楊暖暖的臉上。

滿臉是血的楊暖暖落地,她雙腳剛穩穩的站在地上,身體漂浮在空中的女鬼,砰的一聲,一股藍幽幽的火焰燃起,沒一會一個女人就變成了一縷青煙。

楊暖暖用手抹去臉上的血,她片刻不敢耽誤,再次擡腿逃跑。

楊暖暖一直朝前跑,跑着跑着,龍少軒的呼喊聲從她的正面傳來,楊暖暖神情一滯,這是怎麼回事,我和龍少軒明明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背道而馳的,他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前面。

“暖暖,暖暖……你別躲了,我知道你就在我身邊。”經過長時間的呼喊龍少軒的嗓音沙啞,因爲過分的擔心楊暖暖的安危,龍少軒整個人的精神都垮了,他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

楊暖暖放慢腳步,她一步一步的朝龍少軒走過去,失魂落魄的龍少軒從楊暖暖的眼前走過,他低垂着腦袋,整個人看起來很萎靡。

楊暖暖和龍少軒兩個人之間走出來一個十字,楊暖暖在左邊,低着頭的龍少軒直接朝南走過去,他的視線只要稍微偏一點點,他就能看到楊暖暖了。

可是,龍少軒沒有,他就直接從楊暖暖的眼前走過。

楊暖暖看到龍少軒沒有遇到一點危險,她又開始默默的往後退了。

楊暖暖的身影才往後退了三步,一個健碩高大,動作僵硬的身影便出現在她的眼睛裏。

楊暖暖擡眼一看,只見一個動作異常堅硬的乾屍正尾隨着龍少軒而去,這個乾屍把龍少軒當成了獵物,它興奮甩着腦袋。 乾屍和女鬼不同,女鬼在某種意義上,和人幾乎沒有區別,但是乾屍就不同了,乾屍沒有思考功能,它們碩大的腦袋只是個擺設,它們比刀子還鋒利手掌,只是爲了活活的撕碎獵物而已。

所以,女鬼們會因爲龍少軒的顯赫家世而不敢輕易招惹,加之她們本來就不是爲了獵殺龍少軒纔來的,龍少軒在女鬼那裏是安全的。

現在,龍少軒的身後跟在一句體格異常健碩強壯的乾屍,它的目的就是撕碎龍少軒的身體,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原本默默往後退,準備躲開龍少軒的楊暖暖,突然朝龍少軒跑過去。楊暖暖快速的繞開乾屍,追向龍少軒,只要讓她敢在乾屍之前,追到龍少軒,那她和龍少軒便都不會受到傷害。

楊暖暖拼命的朝前跑,龍少軒的步伐越來越慢,精神狀態完全處於崩潰狀態的龍少軒,對活下去沒有一點激-情與渴望。

他跟丟了楊暖暖,他現在不知道楊暖暖是死是活,龍少軒的心中百感交集,他恨不得現在就一頭撞死!

好久不見,南先生 反觀乾屍,因爲不停行走運動,它們堅硬的肢體漸漸變得柔和起來,它們邁步的速度越來越穩越來越快。

龍少軒突然停在了一條已經乾涸的河牀中,河牀中堆積着一層大大小小,或鋒利,或圓滑的石頭,乾屍就在龍少軒身後的十米處。

楊暖暖突然從山林中竄出來,她手中的偃月劍劍光一閃,凌厲的劍氣撲在乾屍身上,乾屍知道有危險,它突然加快速度,直接朝龍少軒撲過去。

沒有任何細微能力的乾屍就是這樣,只要認準了獵物,就算是要趕着逃命,它也要親手把獵物撕了,獵殺是它的本能,也是它覺得最有趣的事情。

“龍少爺,小心!”楊暖暖奔跑的速度很快,她對着龍少軒大喊。

此時,龍少決趕到了月亮山,他剛到山腳下就聽到楊暖暖空靈的聲音從山頂傳來,龍少決眼神一定,他的身影刷一下融進空氣裏。

楊暖暖奔跑的速度很快,她直接從龍少軒的右側跑出來,那個位於龍少軒身後的乾屍也奔跑起來,它的腳步很笨拙,很沉重,但是它的腳步邁的很大。

“暖暖……”龍少軒聞聲驚喜擡頭看向楊暖暖,一道蘊含着生命力的晶光在龍少軒那雙比琉璃還要好看的眼眸中乍現。

楊暖暖的出現帶來了龍少軒的生命,很顯然,龍少軒只聽到了楊暖暖的聲音,而對楊暖暖說話的內容一無所知。

龍少軒身後的那個乾屍已經飛了起來,它和龍少軒之前的距離只剩下了最後的三米。

楊暖暖眼神一沉,她看着龍少軒身後的那具乾屍,下了狠心。楊暖暖緊緊地咬出下脣,她緊緊地握着手中的偃月劍,突然間,楊暖暖瘦弱的身體也凌空飛了起來。

“啊!!!龍少爺,你千萬不能因我而死!!!!”楊暖暖飛到龍少軒的身側,她瞪着眼睛,眼球上佈滿了因爲過分透支自己的體力而出現的紅血絲。

楊暖暖伸出雙手,她大喊着,一把推開了龍少軒。

毫無防備的龍少軒被楊暖暖突然這麼一推,他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龍少軒重重的落地,他倒在了距離楊暖暖大約有兩米遠的地方。

千億影帝,惹不起! 乾屍和楊暖暖幾乎是同一時間到達龍少軒的身邊,前一秒楊暖暖才推開龍少軒,後一秒,一雙乾燥的如同枯樹皮一般的大手就揪住了楊暖暖的身體。

楊暖暖像是能察覺到那具乾屍妄圖撕碎她的目的,她使盡了全身力氣,楊暖暖的身體在空中倒立,轉圈,乾屍的手從她瘦弱的身體上脫離。

轉眼間,楊暖暖正面對着那具乾屍:“去死吧!!!畜生!!!!”楊暖暖猛地揮劍,乾屍的身體朝後一傾,楊暖暖的劍落空了。

第一劍落空,楊暖暖剛想揮出第二劍,那乾屍突然伸腳,它的兩隻腳重重地踢在楊暖暖的肚子上。

“噗……”楊暖暖胸口一悶,喉嚨一甜,一口帶着白濛濛熱氣的鮮血全部噴在那乾屍的身上。

“嗷嗷嗷!!”乾屍身體一軟,它落地,痛苦的蜷縮在一起,原地打滾。

“砰。”楊暖暖的身體落地,偃月劍打在石頭上,發出一聲清脆的當啷聲。

楊暖暖面朝上,她的後背撞在河牀底部的亂石腿上,楊暖暖悶哼了一聲,她緊緊地閉緊了眼睛。

“暖暖……暖暖……”龍少軒看着那樣無力的楊暖暖,他的臉瞬間變得慘白,龍少軒連滾帶爬的站起來,他倉惶的跑向楊暖暖。

龍少軒還跑到楊暖暖面前,楊暖暖如同詐屍一般的猛地睜開眼睛,她舉起拿着偃月劍的手,那隻手止不住的顫抖。虛弱的楊暖暖歪頭盯着龍少軒,她上氣不接下氣的斷斷續續的開口:“龍……龍少……龍少爺,快,殺了它……快!”

龍少軒跑到楊暖暖面前,他動作迅速的拿過楊暖暖手中的偃月劍,拿着劍的龍少軒朝那個正在地上痛苦打滾的乾屍跑過去。

“咔嚓。”龍少軒蹲在乾屍身側,他用力的將劍扎進它的胸口。

楊暖暖虛弱的說:“割頭……割下它的頭,小心一點,它的喉嚨中藏着毒氣。”

龍少軒纔不管什麼毒氣,他手起刀落,乾屍的腦袋就和身體分離。

斬下乾屍的頭,龍少軒立馬轉身回到楊暖暖身邊:“暖暖……暖暖,你告訴我,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楊暖暖滿臉是汗,她痛苦的皺眉,雙手緊緊地捂着正在絞痛的腹部:“我……我不知道……龍少爺,你讓我安靜一下,一會就好。”

不知道無什麼,楊暖暖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她雙手緊緊地捂住腹部,她好像感覺到,有個讓她無比疼惜的小東西,正在慢慢地從她的身體中脫離,正在慢慢的遠離她的生命。

從腹部傳來的疼痛越來越劇烈,楊暖暖疼的全身繃緊,她緊緊地閉着眼睛,清澈的眼淚順着她的眼角慢慢地滑落。

“嗚……”楊暖暖抿緊嘴巴,她努力的不讓自己哭出來,可她還是沒忍住,痛苦了起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楊暖暖爲了救龍少軒,被幹屍擊中,那倒黴的乾屍也因爲沾染了楊暖暖血,而被灼燒,痛苦不已。她從半空中重重的落地,後背猛地磕在河牀中的石頭上。

在墜落之前,楊暖暖的小腹被那個體格健碩的乾屍用力一踢,落地之後的楊暖暖,第一時間是把偃月劍交給龍少軒,交代龍少軒去殺了那個乾屍。

楊暖暖緊閉着眼睛,她的手緊緊地捂住小腹,一陣比一陣更加劇烈的疼痛從小腹處緩緩升起,楊暖暖心酸的厲害,她捂住肚子的手越發用力。

不知道因爲什麼,楊暖暖有種很奇妙的感覺,好像有種與她血脈相連的珍貴寶貝正在慢慢地從楊暖暖的身體中剝離。

龍少軒跪在楊暖暖面前,他靜靜地看着止不住流淚痛哭的楊暖暖,龍少軒自然放在身體兩側的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他好恨自己,他從來都沒有這麼絕望過。

楊暖暖哭了,楊暖暖現在很痛苦,她很難受,可是他龍少軒無計可施,他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更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楊暖暖。

“暖暖……”龍少軒盯着一直在流淚哭泣的楊暖暖,他艱難的開口,輕喚。

楊暖暖倏地睜開眼睛,她望着龍少軒,突然伸手緊緊地揪住他的衣服:“龍少爺!!!……”楊暖暖眼巴巴的盯着龍少軒,眼淚順着她的眼角緩緩地流落,楊暖暖欲言又止,我想說什麼呢?

龍少軒動作急切的用手握住楊暖暖揪住他衣角的手:“我在,我在,我在,暖暖,我在,我就在你身邊。”

楊暖暖盯着的龍少軒,眼淚簌簌地往下落,她幾次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是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就是說不出口。

“唰唰唰!!!”無數小鬼從四面八方朝楊暖暖涌過來,龍少軒聽到動靜擡頭看。

“呵呵呵,我說怎麼找不着楊暖暖呢,原來要死了呀。”一個紅衣女鬼嬉笑着飄向楊暖暖和龍少軒。

一道殺氣從龍少軒的眼中掠過,他拿着偃月劍猛地起身,龍少軒一步一步的朝那個剛剛說楊暖暖要死的女鬼走過去,你說什麼要死了!!!!!!!!

“哎喲喲,龍少爺,你想幹什麼呀?”女鬼看着周身蒸騰着殺氣的龍少軒,她忍不住譏笑着問。

“我想……”龍少軒已經走到了那個女人的面前,“殺你!!”龍少軒突然揮劍,早有準備的女鬼身體往後一飛,她身段靈活的躲開了龍少軒的偃月劍。

龍少軒邁步追殺着那個女鬼,另外的許多鬼正慢慢的朝虛弱的楊暖暖圍過去,楊暖暖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她忍着劇痛,慢慢地從地上坐起來。

楊暖暖的身體輕輕一動,她的下身便有一股滾燙的熱流嘩嘩嘩的往外衝,楊暖暖察覺異樣,她低頭看着自己的褲-襠處,牛仔褲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看着染滿鮮血的下身,楊暖暖疑惑的皺眉,這是什麼情況,我的大姨媽來了嗎?楊暖暖仔細的想了想,她已經好久沒有來例假了,今天怎麼會突然流血?

龍少軒擔憂的回頭看着楊暖暖,見楊暖暖的身側好似圍繞着衆多鬼怪,他不再追趕那個女鬼,立刻轉身跑向楊暖暖。

龍少軒動作凌厲揮劍,那些將楊暖暖圍住的鬼怪被偃月劍凌厲的劍氣打散,龍少軒蹲下來:“暖暖,你沒事吧。”

楊暖暖眉頭緊蹙,臉色蒼白,因爲疼痛,她的額頭上全是汗水,楊暖暖虛弱的搖了搖頭:“我,我沒事,放心。”

一說話,楊暖暖體內血流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且楊暖暖能清晰的感覺到那些從體內橫衝直撞涌出來的東西,不止是血,好像……好像還有某些不知名的肉糜。

沒一會,楊暖暖就能感覺到有需多黏黏糊糊的東西被她的內-褲阻攔住,她低頭看着自己的下身,血已經滴落到地上了。

腹部的疼痛還在繼續,血也一刻不停的往外流。

龍少軒覺得楊暖暖此時的樣子很奇怪他,他眼眸中出現疑惑的神色,他的視線跟着楊暖暖的視線一路往下。

當龍少軒看到楊暖暖身下的血時,他的心猛地一抽,在那三秒鐘裏,龍少軒的心仿若墜入了冰窖,很冷,很涼,很冰。

“暖暖!你受傷了!!”龍少軒驚詫的正聲問。

楊暖暖的小臉因爲疼痛皺巴巴的擰在一起,她表情痛苦的說:“也可能不是受傷,大概是女性例假吧……”

龍少軒擡眼望着楊暖暖,他的臉上不自覺的出現一道‘你當我是白癡’的神色,龍少軒雖然人很淡漠,對這個世界很疏離,但是快三十的他,真的不是一個毛頭小子了,該懂的事情,該知道的事情,他全部一清二楚。

龍少軒靜靜地道:“不,暖暖,你用因爲害怕我擔心,而故意輕描淡寫,來例假,不可能會出這麼多血。”

“……”楊暖暖沉默不語,她也知道如果只是來大姨媽的話,血是不可能這麼多的,要知道現在從楊暖暖下身流出的血,已經染紅了一大片河牀裏的石頭了。

楊暖暖沉默了大約十秒鐘,她慢慢吞吞的開口問:“那,我爲什麼會流這麼多血呢?”楊暖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她的眼神靜默無波。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不語。

“啊!”一道劇烈的疼痛襲來,楊暖暖痛苦的叫了一聲,她的身體猛地朝後一倒,眼疾手快的龍少軒在楊暖暖就到倒地的時候,他一把拉住了楊暖暖。

龍少軒拉住楊暖暖,他將楊暖暖用力的往自己面前一帶,她的身體猛地朝前傾,剛纔一系列的動作,幅度很大。

這樣陡然一動,楊暖暖清晰的感覺到一團黏黏糊糊的肉從她的身體中滑過,她的心突然砰砰砰的加速。

楊暖暖猛地伸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一股無比強烈的直覺涌上她的心頭。

楊暖暖怔怔的睜大眼睛,她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的肚子:“我怎麼會流這麼多血,我怎麼會流這麼多血?”楊暖暖發怔的眼神唰一下的拍到龍少軒的臉上:“龍少爺,你說,突然之間,我爲什麼會流這麼多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龍少軒看着像是魔怔了一般的楊暖暖,他輕輕地搖了搖頭,靜靜地說:“我……我不知道。”

楊暖暖忍着劇痛在龍少軒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她一站起來,血順着她的腿,一路往下,染紅了楊暖暖的牛仔褲。

“我們走,龍少爺,我們走。”楊暖暖拖着沉重的身體,忍着蝕骨的疼痛,艱難的往河岸上走,“我要去醫院,我要去醫院,我一定生病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