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在這個時候,平台一側的黑暗之中,升起了一座虹橋。

虹橋的盡頭是一座冰火兩色的宮殿,宮殿之中散發著一團聖潔的氣息,這股氣息僅是呼吸一口,就足以讓一個普通人的長命百歲,歲過千年。

「前輩一路走好!」

李浩然心有所思,拱手一拜,高聲喊道。

他的聲音在這片天地之間久久回蕩,不見任何迴音,許久李浩然方才回過身來,擦拭掉眼角的一滴淚珠,將桌案和畫卷收起,抬腳踏上了那一道虹橋。

嗡!

又是一股震動之音響起,緊接著在李浩然眼前光影一變,他似乎從另一邊越到了天涯盡頭一般,經歷了一種極長的空間跨度,讓他有一種一步過萬里的跨越之感。

此刻他已經來到了冰火神宮的門前,大門已經洞開,門口有兩尊神像,一尊為展翅的火鳳,一尊為傲立的冰凰。

只不過,冰凰失去了靈韻,那湛藍色冰晶凝聚的神像,竟在一點點的融化。

而火鳳則是一團火熱,靈性十足,內中還散發著一股靈魂的波動。 第六百三十九章玄黃寶珠


嗡!

就在李浩然站在門前,觀望兩座冰火神像,還有冰火神功的大門之時,一顆蘊含著冰火之力的寶珠從門中飄落而出,緊接著一道鳳鳴之聲響起,李浩然見過的火鳳竟再一次出現在了李浩然的面前。

「恭喜你,成功的通過的試練,成為了冰火神宮的第二代傳承者!」

火鳳將寶珠握在手中,看著李浩然笑著說著。

李浩然拱手一抱,感恩的說道:「多謝前輩給了這一個機會,若沒有前輩的召喚,浩然定無法得到傳承!」

「你也不用謙虛,這都是你的造化!這枚玄黃寶珠,乃是冰火神宮的信物,更是玄黃境的重寶,其中奧妙你可自行琢磨!」

火鳳微微笑著,將手中的玄黃寶珠送到了李浩然的手中,而後扭頭看了眼身後的冰火神宮,輕輕一笑,竟自行消散了自己的靈魂。


李浩然剛剛拿到寶珠,還未去探查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一股靈魂消散的力量,這讓他眼神一震,看向火鳳的眼神,更是多出了一股敬意。

「吾守護這方天地不知歲月,直到出現了那件事情,才讓我等不得不守護於此,等待傳承之人,玄黃囑託你的事情,還請你一定要放在心上!」

火鳳最後留下了一句囑託,也隨著它的主人消散在了天地之間,歸於天地。

咔嚓!

同時間,火鳳冰凰的神像,在這一刻碎裂成了一片光點,慢慢消散。

嗡!

李浩然身前的冰火神宮生出了兩團光芒,這兩團光芒代表了冰火兩種力量,這兩種力量將這兩尊神像消散而化成的光點吸收,而後復又送入了宮殿之中。

「呼!沒想到,這世間竟有這般看的透生死的人物……」

李浩然長長呼出了一口,沉重的說著。

在這一刻,無形之中有一股擔子牙在了他的身上,讓他生出了一種沉重之感,也讓李浩然多出了一些壓力。

他並未感受到任何的不高興,反倒是覺得這種壓力,對於他來說極好,似乎正是他想要的壓力。

有壓力,他才能夠突破,才能夠更進一步。

嗡!

李浩然看著手中的玄黃寶珠,意念剛剛探入內中,就從裡面飛出了一道光芒,這道光芒將他的手指刺破,將一滴血液引導出來,注入了玄黃寶珠之中,緊接著周圍的天地之間,忽然泛起了一團耀眼的冰火神光,兩道光芒好似兩道冰火羽翼一般,竟自行生長在了李浩然的後背之上。

這冰火羽翼之上,更是帶著一股柔和的光芒,這股光芒乃是一股玄黃之力,也是陰陽二氣,這種力量以冰火兩種極致之力展現出來,給人一種極為精緻的美。

寶珠認主,李浩然腦中頓時浮現了一股信息,還有一股存留於這方天地之間的一種感應。

在他的感應之下,他感應到了玄黃境的星核所在。

星核所在的地方,竟是九霄萬氣之海上的那一個紫色的光球。也是李浩然獲得紫氣加持的那一處地方,這一處地方李浩然見過,可這一次在看到此處,卻驚訝的從這一團蘊含著無數氣泡的星核之中,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股氣息正是他的體內世界所在,他忽然發現,所為的宇宙竟是玄黃境的星核,這讓他心神一震。

緊接著,李浩然意念一動,腦中浮現了一道信息,這道信息竟是一門功法,此法名為《玄黃氣神經》是一部成神功法,也是一部教導後人,如何渡過玄黃神劫,破開天道壁壘的一種成神之書。

有了此書和玄黃寶珠,李浩然就可以渡過神劫,一舉成神。成為無盡歲月以來,盤神帝之後玄黃境的第二位神。

不過,從玄黃境渡神劫成神,意義非凡,乃是一種身份的象徵,更有這一股力量的加持,在這裡成神的人,將會成為神帝一般的人物,成為萬界主宰,為神中無敵的存在。

當然,這鐘存在,只能夠有一人。這個人,才是真正的玄黃主宰。

李浩然腦中信息不斷閃爍出來,讓李浩然心神震動的同時,還生出了一股濃烈的興奮,這看到道路盡頭時所誕生的喜悅,也是一種對自己道路認可的興奮。

嗡!

接著,李浩然意念一動,玄黃寶珠化作了一道光芒,直接嵌入了他的眉心之中,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玄黃寶珠的功能極為強悍,輔助成神之是一個功用,更多的還在於悟道,還在時空之力的掌控等等。

這些功能李浩然一時間也無法完全使用,只能等待日後慢慢的開發。

「有此神珠,玄黃境中只有我一人可以成神!這是一種殊榮,也是一種承擔和責任,前輩放心吧,我李浩然絕不負你!」

李浩然眼中帶著一抹決然的說著,他的腳步一動,直接跨入了冰火神宮之中。

冰火神宮之中的一切,早就在李浩然掌控了玄黃寶珠的時候,已經被李浩然知道,他沒有進入其他的地方,而是直接來到了修鍊密室之中。

在密室裡面,有一株七寶蓮樹,此樹可在消耗一定的元氣存儲之後,開啟一種時空陣法,此陣法可以讓人洞中一年,外面一日。

李浩然要藉助這裡面的時空陣法的妙用,讓他的實力再上一層樓。

嗡!

踏入了密室,李浩然來到了七寶蓮樹之前,待他看到此樹的時候,不由一嘆,露出了一抹惋惜。

此樹雖是天地唯一的寶樹,擁有掌控時空之能,可現在這株寶珠因為冰火神宮主人早就死在了無盡歲月之前,而徹底的失去了養護之力,使得這株寶珠已盡枯死的狀態。

憑藉此樹上的時空之力,也僅僅夠李浩然在密室之中修鍊半年的時間,這半年時間也才相當於外界的半日。

「……哎,已經無法在植活……」


李浩然仔細檢查了一下此寶樹,眼中帶著一抹遺憾的說著,他本想憑藉此樹的力量,來一舉成就武帝,現在看來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進階武皇了。

說著,李浩然也不遲疑,將一道浩然正氣送入了此樹之中,藉助玄黃寶珠的力量,開啟了七寶蓮樹之上的時空之力。

嗡!

整個密室之中忽然光影一震,下一瞬李浩然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時空之中,這一處時空處處桃花,漫山楓葉,風景極好,卻處處透出了一股衰敗的氣息。

灰暗的天空,讓人心情不禁沉重。

李浩然也不遲疑,身形一動,徑直拿出了謝北冥給他的忘我兩虛火神果,沒有任何猶豫的吞入了口中,而後一股腦的將修鍊萬寶凝聖天訣和琉璃聖體的修鍊材料拿出,盡數煉化如體。


……

也在此刻,位於鬼族的大本營之中,鬼族大帥秦嬰和軍師後土正坐在一起,兩人身前放著一沓情報,其中大部分都是戰事勝利的情報,更有一些火鴉堡的最近情報。

可他們兩人就是高興不起來,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鬼族精銳騎兵營的一支精銳中的精銳隊伍連同營長一同失去了聯繫。

「破鋒重騎事關重大,他們已經有數日時間未曾傳回情報來,我擔心他們恐怕已經全部隕落在了落鳳山中!」

秦嬰面色凝重的說著,他的眼中帶著一絲疲憊,這一次的事情事發突然,破鋒重騎的營長竟私自離開了大營,直接和人類的武者聯繫,進入落鳳山尋寶,導致破鋒重騎幾乎失去了控制。

且他知道破鋒重騎的此行目的和路線時,竟是從來自火鴉堡的鬼族探哨那裡得到的,這讓他心情沉重。

似乎有一隻大手,在無形之間,攪動著整個敵我雙方的戰局。

此事他也傳遞了消息回去,可收到的消息竟是不用去管之類的內容,這讓他這個大軍統帥有一種成了別人傀儡的感覺。

後土一嘆,凝重的說道:「幸好這一支火鴉堡的精銳被我們打殘了,若不然沒有了破鋒重騎的力量,咱們還真的很難對付火鴉堡的軍隊……不過,我總覺得,咱們滅的這一支火鴉堡的騎兵軍隊,似乎並非是火鴉營的人……這中間會不會有什麼變故?」

「呼!就算不是火鴉營的人,也至少幹掉了人類的一支精銳,讓人類在也無法利用騎兵的優勢和我們抗衡了!不過,現在我擔心的是軍令不一的問題,這是一個十分重大的問題,當然還有落鳳山,他們到底圖謀的是什麼?為何我們就一點消息都沒有得到?背後的那個人又是誰呢?」

秦嬰沉聲說著,緊鎖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

在他身前的後土接著說道:「這個問題你也不用擔心,恐怕不是我們要擔心的!這一場戰事,本就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這其中關係極為複雜,涉及到幾個勢力的共同利益,若是探究太深,恐怕會有不測……不過,落鳳山必須要派人去看看!」

「我只是不甘,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機會,竟被這些老不死的所掌控,我實在是不甘心啊!後土,你我乃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想必你心中也是不甘心吧!」

秦嬰看著後土凝重的說著,他的眼中閃爍著一抹激動和憤怒,似乎有一團火在他的眼中燃燒一般. 第六百四十章佛劫

「呵呵!秦嬰,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後土看著秦嬰,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問道。

秦嬰抬手一揮,忽的拿出了一枚令牌,一枚徽章,看著後土說道:「你聽過時空之城這個地方么?」

「時空之城?」

後土一震,眼中爆發出了一團光團,將視線定格在了那徽章上的蟲洞樹上,這個徽章他見過,他也十分的熟悉。

對於秦嬰說的這些,他都十分的清楚。他和李浩然一般,同樣是時空之城的代理人,不過他並不喜歡時空之城那樣的處事方式,更不喜歡時空之城那種高高在上的心態。

「是的!時空之城的城主找過我,他要我加入時空之城!只要加入時空之城,他就幫我成為整個大軍的真正統帥,在也無人能夠越過我來統領這一支軍隊,甚至有可能加入競爭大幽冥府府主一職的機會!」

秦嬰熱切的看著後土,他之前說的那些都不過是前奏,這些才是他找來後土,共同參謀大事的真正原因。

他將後土當作了真正的兄弟,兩人之間雖有競爭,可他更看重的是兩人之間的情義,倘若他們兩個人一同加入時空之城的話,那麼憑藉他們兩個人的配合,自可以在時空之城中獲得一席職位。

後土凝重的看著秦嬰問道:「你乃是秦廣王的後代,可曾想過你若是如此做了,就等於背叛了祖宗啊!」

「後土,現在你還不明白么?閻羅大人的力量已經被架空了,咱們雖還是這支軍隊名義上的掌控著,可整個大軍已經四分五裂,和那火鴉堡是一個樣的情況!現在還處於戰時,你我感覺不出什麼,可等待大軍沖入怒炎海的時候,那一刻,這一支大軍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屬於你我的呢?」

秦嬰是經過慎重的考慮之後,這才做出的決定,他不想空負一身才華,卻最終一事無成,他是天生的統帥,就該帶著大軍征戰四海,他覺得這是他的命。

所以,他忍受不了一支不能夠被他掌控的大軍,他無法忍受自己統領的手下,竟是別人的奴才,這一切都是他不能容忍的。

他要創建一支所向披靡的大軍,這一切的來源都需要他有一支堅實團結可信的大軍。

話音落下,後土臉色瞬間蒼白,他搖頭看著秦嬰,沉聲說道:「作為兄弟,我要勸告你一句,咱們是幽冥苦境的人,生死都在幽冥苦境,玄黃境雖好,卻沒有幽冥苦境親切!閻羅大人,似弱實強,不是你能夠想象的!這一戰,咱們只當棋子,不談棋譜,不談其他!」

「你這是不肯答應了?」

秦嬰也是臉色微微變化,凝重的說道。

啪嗒!

正在此刻,在房間的陰暗之中,一道人影忽然閃現出來,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後土的背後,這人沒有任何徵兆的朝著後土攻擊過去。

「黃天後土,散魂重生……」

後土已經察覺到了背後的刺客,在對方即將攻擊到他的時候,他悲哀的看了眼秦嬰,眼中儘是悲傷,沒有猶豫的捏碎了手中的一枚玉符。

嗡!

攻擊穿透了後土的身體,卻並未傷到後土。反倒是讓後土散落成灰塵的身軀,捲起了一道黃沙般的狂風,直接衝出了房間,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為什麼不動手?」

黑影看著秦嬰沉聲喝到。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