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一見骷髏小布居然敢單斧赴會,也沒當他是一回事,畢竟對方的道士一直在疲於躲閃,根本沒有時間與變異骷髏配合輸出,而且己方甚至還有兩隻變異骷髏正在趕來呢?站在五人最前面的法師甲一點都不虛,就只盯着楊平凡猛電。

沒錯,要是在一般情況下,其身後的兩隻變異骷髏一定會上前進行攔截,可五人一路追趕着楊平凡,移動速度本就比變異骷髏要快出不少,兩隻變異骷髏落在五人身後也無可厚非。

可現在五人身處在狹窄的木橋上,為了第一時間就攻擊到楊平凡,幾人基本都處在自己最遠的施法距離上,五人就很自然地擠在了一堆,瞬間把橋面封堵了,以至於五人身後的變異骷髏根本擠不過去。

於是,尷尬的一幕上演了。

站在最前面的法師甲看見對方的骷髏離自己越來越近,而己方的骷髏卻遲遲沒有上前解圍,不由得開始心慌。

這一心慌不要緊,其身下的腳步就開始不由自主的往後退。

骷髏小布越是逼近,法師甲就越是想退,就連楊平凡都不願意跟變異骷髏硬鋼,就更別說是法師甲了。

可無論法師甲怎麼後退,可楞是沒有移動半分,身後的幾人還是該治療的治療,放雷電的繼續放雷電,根本沒有任何要退後的意思。

法師甲看着骷髏小布已經快到自己的身前,兩把精緻小斧的寒光都開始刺得眼睛生疼,這股接近死亡的壓力越發強烈,逼着法師甲轉身大吼一聲:「你們讓開一點啊,是想讓老子去硬抗這隻骷髏嗎?老子都快沒金創葯了。」

身後四人一聽,頓時一愣,是哦?己方的骷髏呢?怎麼不上去攔截?於是眾人都左右扭頭看了看。

艹!己方的骷髏被自己的身體給擋住了,它們還在隊伍的最後面拚命往前擠呢。

骷髏小布就趁著敵方回頭愣神的時候,殺向了法師甲。

一斧下去,劈得法師甲的血量下降一大截,與此同時,楊平凡也看準了時機,停下腳步,稍稍提前打出了一道靈魂火符,配合著骷髏小布一斧砍下的瞬間,一同攻擊在了法師甲的身上,打出了類似合擊的效果。

法師甲頭頂上,幾乎同時飄出了-28、-25點的扣血提示,再加上之前被楊平凡的綠毒所消耗,哪怕一直有己方的道士在加血,血量也始終沒有保持在滿血的狀態。

法師甲此時的血量為22/86,只剩下總血量的四分之一,驚得法師甲失聲尖叫起來:「啊!快給我加……」

「血」字還沒有說出口,頭頂上又飄出了-11的扣血提示,這一下連聲音都發不出了,更是驚得亡魂皆冒。

法師甲立即把身上最後兩瓶(中量)的金瘡葯一股腦灌下,可眼前那隻骷髏再次微笑着舉起了手中的小斧,而守在橋頭處的那名道士,頭頂上方也浮現出一張靈魂火符。

這一切畫面彷彿慢動作般,在法師甲眼中呈現,自己真的要死了么?不!我不甘心。

伴隨着內心的求生欲,法師甲也顧不得身後道士的治癒術已經施放到一半了,哪怕已經施放到自己身上,也肯定頂不住對方這一人一骷髏下一波地合力攻擊。

情急之下,法師甲立馬使用了隨機傳送卷,以求躲過對方的這次攻擊。

非常幸運又非常不幸。

幸運的是,法師甲確實躲過楊平凡和骷髏小布的合力攻擊,致使一人一骷髏的攻擊全都落到了空處。

不幸的是,這一次隨機傳送,法師甲正好傳送到了楊平凡的身旁,只是一時間還未曾發覺。

法師甲剛準備慶幸一下自己脫離了魔爪,突聞耳邊傳來一聲低語:「你可曾見過那招從天而降的棍法嗎?」

下一瞬間,一聲如同驚雷般的吶喊聲伴夾雜着一記棍棒破空聲炸響在法師甲的耳際:「吃我一記打狗棍法!啊噠~~~!」

「啊!」一聲慘叫,響徹全場!

法師甲被楊平凡結結實實地敲了一記悶棍,慘死當場。

「嘖嘖!一招打狗棍法被我使出了雙節棍的效果,我他娘的還真是個天才!哈哈哈哈!」楊平凡放肆地大笑着……然而就在哈尼磊訓練邪魔跳廣播體操的時候,另一處地方。

「噗….」幾道身影倒飛而出。

赫然是梅枝酒嵐,想殺瘋狂,浮雲,迪迪威,天下第一槍五人!

該死!

上來就被這boss壓制的死死的,更不要說過招了,連躲避都是奢望!

五人盯著眼前的維基喘著粗氣,他們都

《第四天災:我靠玩家制霸星域》第286章:不必擔心,這裡有我 華曉萌聽的目瞪口呆,這女人腦子沒毛病吧,都不認識蕭謹言的嗎?

就算是不認識,那你丈夫態度的變化看不出來?

胖子爹徹底急了,慌亂之下,一巴掌就甩在妻子的臉上,那一聲比華曉萌之前打的還響。

老師完全被嚇到了,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啊,她的職業生涯是不是到頭了?

蕭謹言的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只是眸光更深了些。

「閉嘴!」

胖子媽這一下被打懵了,等痛感傳至腦海,才反應過來,不可置信的尖叫一聲,「你打我,你敢打我!」

「蕭總,蕭總不好意思,這,這這完全是誤會,我也沒有想到……」他之前覺得蕭睿澤那張小臉有些熟悉,卻也沒有細想。

這下可謂是後悔不迭,早知道那小子是蕭謹言的兒子,他是說什麼都不會由著老婆胡來的啊。

華曉萌翻了一個白眼,不舒服的在蕭謹言的懷裡動了動,片刻挑眉道:「剛剛這位……大姐還說,要我跪下道歉呢,怎麼能是誤會呢,來來來,睿澤過來!」

蕭睿澤乖乖的走到華曉萌腿邊。

「蕭總,你先放開我!」

聽到小女人的話,蕭謹言有些不高興的鬆手,心裡頗為的失落。

終於得到自由,華曉萌繼續對著滿頭大汗的胖子爹說:「你夫人還說什麼,我們家寶貝是孽種,小雜種?」

華曉萌臉上的笑容濃郁,可其中卻染帶了駭人心魄的寒涼,我去你大爺的,老娘的兒子也是你們能罵的?

「不是,不是,你一定聽錯了,我們就是開玩笑,怎麼敢……」眼瞅著蕭謹言那張臉陰沉沉的,冷的扎人,胖子爹都快哭了。

伸手扯扯僵住的老婆,咬牙切齒的說:「還不快道歉。」

胖子媽早在老公喊出那句蕭總的時候就明白過來什麼,他們家也算是有點兒小錢,可這全都是沾了蕭氏集團的光。

也就是說,要不是蕭氏集團分的湯湯水水,他們也不會有現在的生活。

以前的時候胖子爹一再強調,對待蕭氏集團的人要客客氣氣的,他們以後的好日子可就全靠這個龐然大物了。

只是,夫妻兩人怎麼也沒有想到,平時小心翼翼的,生怕得罪蕭氏集團,現在卻直接惹到了蕭謹言,真是老大爺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這不是自己找死呢嘛!

啪!

胖子媽自己甩了自己一個耳光,用力絲毫沒小,加上之前挨的兩巴掌,她的臉頰早就紅腫一片。

「是我眼瞎,蕭總,對不起對不起,您別生氣,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該打,您消消氣,我那話就是開玩笑,您千萬別當真!」

旁邊的小胖看到這一幕,早就被嚇壞了,嚎啕大哭。

華曉萌絲毫沒有要放過對方的打算,繼續說:「那咱們現在得重新問問啊,我家孩子為什麼會動手打人,是不是真的看上了你們價值好幾千的手辦!」

她特意加重了幾千塊和手辦這些字眼,話語中的譏諷意味不要太濃。

小胖年紀畢竟還小,很快就全招了,他就是看不得班級里好看的小姑娘都圍著蕭睿澤轉,才會想要動手教訓教訓人,沒有想到反被打。

了解到前因後果,華曉萌抱臂冷哼,「這下,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她口袋裡沒錢,轉頭看向蕭謹言,伸手。

「蕭總,麻煩借我幾百塊錢!」

。 其實阿郎的性格也不是轉變了,而是一向如此/如果連心狠手辣都做不到,他在幕後怎麼能控制阿強他們?

我寫這個基本上是沒有計劃的,想到什麼寫什麼。日後的大修才是整合全書的關鍵。

另外徵集名字,想名字太痛苦。還是借用各位的吧!怎麼樣?想過把明星的癮頭?那就來吧!

阿林面有不忍之色對阿郎說:阿郎,這樣……是不是不大好?畢竟他為東林做了很多,記得那一次打和樂的時候,他身負重傷還是撐了下去。

阿郎望着蒼白的天空嘆氣:阿林,你的心腸太軟了。還記得當年我們是怎麼被傑克出賣的嗎?還記得風勁堂對我們施的酷刑嗎?那一次我的手腳筋全被挑斷,而你也被折磨得沒有人形。

轉過身來看着阿林的眼睛:對敵人永遠也不要留情,即使只是個嬰兒,日後也可能會對我們產生威脅,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敵人勒殺在搖籃里。

阿林輕嘆一聲:我也明白,只是總是有些不忍心。這就是我們的不同了。凝神看着阿郎,阿林幽幽的猶豫着:阿郎,其實我很擔心,有一天我們會不會翻臉成為敵人,而你也會用這樣的手段對付我。

阿郎怔住了,惆悵不已:阿林,我不想騙你,如果真有那天,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死你的。希望你也可以做到。但我相信那天是永遠不會出現的。阿郎眼神堅定之極。

兩人對望一眼,哈哈大笑不已,兄弟情義在這刻洋溢在兩人身體里。阿郎抱着阿林說:我要去內地一趟,這裏你先照應一下。留神福林的臨死反撲。

你放心,有我在,江湖上從此不會再有福林。阿林爽快的承諾,剛才阿郎清除了他心底的對自己所做的事的懷疑。

阿郎和阿樂應邀來到深圳給新片做宣傳,在影迷的追逐中艱難的來到映現場,阿郎拿起話筒正欲說話。下面拿着海報打着字元的影迷便大聲尖叫:阿郎,我愛你。可謂聲浪震人。

阿郎笑了,有這樣的Fans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現在的明星們大多數卻都不會重視,他們根本不了解自己的一切全是因為支持自己的Fans才能得到。阿郎不同,他理解Fans的心理,他知道Fans對偶像的要求很低,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微笑就可以很滿足了。但只是這樣,很多明星都會吝嗇。

對着台下的Fans和善的揮着手,阿郎熱情的大喊:大家好,謝謝你們的支持。Fans們更加激動,群情洶湧之下差點沒湧上台來。旁邊的主辦人員急得直搓手:郎哥,你看這場面太亂了,不如咱們先退一下吧。

阿郎看着台下擁擠的Fans,心裏也很是感動了一下:不用了。

大家不要擠,安靜一下。場面稍稍穩定了一下,可總有那麼一些沒有道德的人在向前擠著。你擠,我也擠,很快的場面又亂了起來。阿郎張著嘴吃驚不已,想不到自己的一句話竟能教Fans如此興奮。

確實也是,阿郎出道近三年,正式出席的場合極少,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阿郎不希望暴光率太高,那樣的話會給人一種偶像的感覺,阿郎追求的卻是實力派。雖然阿郎的影迷會會員已經達到了接近二十萬,但阿郎幾乎從未管過,甚至只出席過一次會中活動,那唯一的一次還是創辦時啦。

渴望見偶像許久的Fans們自然心焦不已,所以,阿郎每一次露面總會遭到瘋狂的追捧。

其實阿郎心裏很明白,自己剛出道不過三年,實在不能風頭太盛,樹大招風吶。即使有魅影和東林作為後盾,也盡量不要太照耀。只是明星似乎已經註定矚目了。

一位牽着小孩的中年男人忽的被近乎抓狂的人們推倒在地上,混亂的人群哪留意這些,眼看着小孩就快被千百雙腳踐踏時,阿郎把這一切看在眼裏,怒喝:給我安靜。

這個震怒的聲浪震住了洶湧人群,阿郎滿臉憤怒的跳下台去,保安沒能抓住,正急着。阿郎卻撥開人群,走到小孩面前一手抱起孩子。人們見此羞愧得臉紅,阿郎回到台上,抓起話筒沉聲道:我很感謝你們的支持,但是,你們看看你們今天做了什麼?這麼可愛的孩子差點就被你們給踩死。你們不感到慚愧嗎?

一種氣度在現場蕩漾著,人們沉默下來聽着阿郎的教訓。

我知道你們關心我愛護我,但是,我請求你們能夠冷靜些,不要太狂熱。不然今天就險些造成慘事了。這句話,我希望所有喜愛我的人們都能夠看到。謹記住。阿郎的氣憤在安靜中慢慢平息下來,看着已經知道錯的人們:不管怎麼樣,我感謝你們,我也同樣喜愛你們。

記者們這時才清醒過來,趕緊搖頭拍照記錄,這可是第二天的娛樂大頭條。孩子的父親哭泣著走上台感激萬分:謝謝你,阿郎。父親心裏誓,這輩子只有阿郎才是他唯一的偶像。

不用謝,下次注意一些。他叫什麼名字?阿郎輕撫着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孩的頭。

他叫小勇。小勇,快叫叔叔。

叔叔!奶聲奶氣的聲音真的很可愛。阿郎忍不住親了孩子一口:要是自己也有一個就好了。

忙亂了一陣,終於到了記者提問時間。中間生了一個插曲,有個記者如此問道:郎哥,你最欣賞的人是誰?

周總理和諸葛亮。甚至來不及通過大腦,把崇敬神色放在臉上的阿郎就直接把話給漏了出去。

記者們都是一楞:這樣說的藝人以前似乎從來都沒有吧。又問:恩,我指的是藝人。

周潤,他是我最欣賞的演員,也是當之無愧的演技之神。阿郎提起這周潤就滿臉的激動。

你認為自己能達到周潤這位傳奇演員的成就嗎?

這個……也許可以也許不可以,是在人為,無論如何周潤都只有唯一的一位。

那你最敬重的人是?剛才的記者對總理的回答很感興趣,直覺告訴他裏面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挖掘。

周總理!阿郎再一次脫口而出。

為什麼是總理呢?記者搶先問道。

很難形容。但是如果你回家問一下自己的父母,你便知道總理是一位什麼樣的人了。阿郎看着年輕的女記者,心裏很是不屑了一會。

女記者沉思了一下又問:那你最恨的又是什麼人呢?

日本人!這句話就不是阿郎不小心漏出來的啦,純粹是故意的,他想利用自己的名人身份來誘導一部分中國人的觀念。

可是日本人不是很友好嗎?女記者好象被這個回答弄糊塗了,不解的問。

友好,嘿嘿!你可以回家問問你的爺爺奶奶,當年日本人侵略中國時是怎麼『友好』的,問一下南京的數十萬幽魂日本人是怎麼對他們『友好』的!!甚至等日本人打到中國來時,你去問他們是用什麼手段來『友好』的。阿郎有些按捺不住心裏的憤恨,差點當場怒吼女記者。「先去準備一下吧,將事情交代之後,我們回去。」蘇哲梅終於是回過了神,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我能帶筱珏他們一起回去嗎?」蘇日安問道。

「當然,只要他們不講這個大挪移陣泄露出去就好了。」蘇哲梅點了點頭。

這次回去,他們不知道要待多久,所以一些事情需要吩咐下去,同時還需要掩蓋他們的行蹤,不能讓四大帝國所知道。

回到自己的宮殿之中,將所有的事情安排了之後,便是實力全開,調動了整個天元王朝之中的信……

《圖騰甲》第396章回失落之地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黑水鎮火藥廠這些年來,持續生產了幾萬斤火藥。

最近也沒有什麼大規模戰事,自己沒怎麼用,只出售了一部分混元霹靂雷。

不過混元霹靂雷聽起來很威武,實際用起來,也存在一些缺陷。

比如需要點火,體積太大不方便攜帶,弄不好還會把自己炸了,單個暴炸威力偏小,反正比起修仙者的火球術差遠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