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中有人也是心動了,不過心動歸心動,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他們能做主了。

「好,此事要儘快,遲則恐怕生變,」格西的臉上現出一絲陰狠的神色,「看來我們也要事先找個保障了!」

其他的人見事已至此也沒有停留在這裡的必要了,這件事情他們也要儘快的告知帝王。

「格西兄,此話怎講?」

見其他帝國的人走光了,葉知秋上前問道。

「趙庸身邊的那幾個小姑娘還在聯盟之內,既然趙庸不在了,那麼他的賬就算在她們身上好了,就算趙庸僥倖出來,她們也是我們和他交換帝子的一個的依仗。」

格西陰狠的說道,既然走上了這一步,那就要做好周全的和最壞的打算,就算聯盟的長老出來也不能說出什麼來,他們總不至於和整個西陸的帝國為敵,就算他們有那個膽量,也是沒那個能力了。

「好!但是僅憑我們還是不夠的,為了保險起見,我們還必須再調集強者過來。」

「嗯,我們就分頭行動吧!」

格西狠狠的點點頭,然後各自離開遠去了。

季無風和武極以及司空圖也是在聯盟坐卧不安,那些帝國的人已經去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了,到現在也沒有一點動靜了。

這也正是季無風所擔心的地方,如果他們回來繼續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他也能知道葉知秋和格西內心真實的想法,可是現在他們卻沒了動靜,這讓季無風心裡越發的忐忑不安起來。

他知道越是平靜的表面之下,越是意味著醞釀著更大的事情,他原本想派人去關注下他們的動靜,可是他想想還是放棄了,現在他們正處在勁頭上,要是再惹怒他們,做出什麼不可控的事情來,那就更加的麻煩了。

武極和司空圖的內心也是越來越不安,這平靜也太反常了,以葉知秋和格西的野心,他們不會就此罷休的,可是他們一去卻沒了動靜,這實在是不合他們的作風了!感冒一直斷斷續續的沒好,渾身的難受,頭也暈暈的,行文也有點卡了,實在是抱歉,今天更新不了了,明天再繼續更新了,所以特來通知一下,敬請諒解! 季無風正在焦慮等待的時候,一個聯盟的弟子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怎麼了?」

季無風心裡也是一沉。

「回季無風盟主,葉知秋帶人圍了柳青兒等人的住處!」

「什麼?」季無風和武極以及司空圖頓時大吃一驚,他們沒想到葉知秋會把目標轉移到趙庸身邊的小姑娘的身上。

季無風和武極三人也顧不得許多了,閃身就向柳青兒等人所在的地方掠去。

等他們到的時候,就看見柳青兒等人的住處已經被團團圍住,在他們門前的空地上,朱雷、雀兒、南宮燕兒以及柳青兒正和葉知秋等人對峙著。

柳青兒和南宮燕兒滿臉的通紅,怒目圓睜,倔強的眼睛里也是淚水直打轉,沒想到趙庸才剛剛出事,就被人逼上門來了。

朱雷和雀兒也是警惕的關注著周圍的動靜,狂暴的火元素也在周身開始聚集,一場戰鬥一觸即發。

「葉知秋,你好歹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大師了,怎麼能來為難幾位小姑娘?」

季無風飛身搶入其中,攔在了他們中間,看著葉知秋怒聲說道。

「哼哼,我這可不是為難她們,只不過暫時的委屈她們一下,我們這些帝國的帝子被趙庸弄在一個地下不知道是什麼的地方,作為對等交換,她們也並不吃虧吧?只要我們帝國的帝子能平安的出來,我會保證把她們完好無損的送出來!」

「葉知秋,說話也不能這麼沒心沒肺吧?當初要進去的時候可是你們自願的,可沒有人逼你們,再說了,趙庸事出意外,並不是有意為之,你們這樣做也太過分了吧?」


「季無風,今天既然攤開了,我們就不妨明白的告訴你,今天這幾位小姑娘我們不僅要帶走,聯盟的盟主之位我們也是要定了,各個帝國的帝子被囚困在不明之地,今後能不能出的來還是一個未知數,既然趙庸不在了,你作為聯盟的副盟主這責任你也要一力承擔,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放了帝國的帝子們,聯盟盟主另選,二是如果你不能交出帝子,那你就自廢修為,離開聯盟作為謝罪,這幾個小姑娘我們帶走。」

葉知秋乾脆也不再遮遮掩掩了,既然走上這一條路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不論趙庸是生是死,這聯盟必須拿下,那幾個小姑娘作為他們的依仗也必須帶走。

季無風的心也是沉到了谷底,要他放了那些帝子他也做不到,因為他也是不知道趙庸把那些帝子弄到哪裡去了,自己也只有第二條可選了,其實他是沒得選擇,趙庸現在生死不明,自己不能再讓他身邊的親密的人再受到任何的傷害了。

「葉知秋,我可以答應你自廢修為,也可以離開聯盟,但是你必須放過那幾個小姑娘!」

季無風心中一陣悲涼,看來這聯盟他再也無力撐下去了,現在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妥協能換來葉知秋等人的退讓,放過那幾個小姑娘,自己所能為趙庸做了也只有這些了。

「哼哼,季無風,你現在還有和我們講條件的資格嗎?現在也由不得你了!先把那幾個小姑娘拿下!」

格西把手一揮說道,對方也不過就有一個老頭,就是算上季無風和武極、司空圖,那也不是他們兩個帝國聯手的對手。

格西身後一個身形一閃,徑直的向著那朱雷迎去,這是格西從帝國之內請來的一位中階的聖戰靈者,專門針對的就是朱雷。

朱雷早已蓄勢以待,迎著衝來的刁查天就一個火球蓋了過去,刁查天頓時和朱雷戰在了一起。

朱雷也是沒法了,朱羽雖然臨走的時候不要和他們起衝突,但是現在人家已經騎到自己的脖子上了,自己總不能束手待斃吧?

格西的實力遠在朱雷之下,他們也知道不是朱雷的對手,所以特別的請示了帝王,調來了王室護衛團的一名高級護衛刁查天,只要他纏住朱雷,葉知秋或者格西纏住季無風,那幾個小姑娘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在場的還有其他帝國的人,就算他們不出手,對想要和他們作對的人那也是一個威懾,相信在這個時候也不會有哪個不開眼的會自找麻煩!

「你們也欺人太甚了!」

季無風也是怒不可遏的沖了出去,想要護在柳青兒等人的前面,可是卻被格西給攔下了,頓時他們二人也糾纏在了一起。

其他帝國的人都是採取了靜觀其變的態度,畢竟能不能討得了好處還說不定,現在趙庸情況不明,什麼都有兩種可能,這也是其他帝王的態度,所以對於這群情況,他們都是採取了觀望的態度。

幽夜魔龍一族雖說是趙庸招來的,可是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也是不敢貿然插手,如果葉知秋和格西控制了聯盟,他們何去何從還不一定,但是日子絕對是好過不了的了,葉知秋和格西也絕對不會對親近趙庸的人有好臉色,恐怕他們又要回到那落魄谷憋屈的日子了。

「呵呵,三位,你們是要我動手還是自己乖乖的跟我走?」

葉知秋看著一臉憤怒的柳青兒和南宮燕兒陰笑道。

「葉知秋,今天就是死了也不會跟你們走的!」

柳青兒銀牙緊咬,看著葉知秋恨恨的說道。

「對,青兒姐姐,我們跟他拼了!」

那個燕兒也是氣鼓鼓的說道,雀兒也是也就蓄勢待發,就算打不過今天也要拼一拼了。

「哼,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葉知秋冷哼一聲,身形一閃,就欺近了柳青兒的跟前,一把就向她抓了過去,對於一個實力和自己差了太多的三個小丫頭,他相信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老東西,我和你拼了!」

武極和司空圖看到這邊的情況也是急了,他們也不顧是不是那葉知秋的對手,直接的沖了過去,一前一後一掌向著葉知秋拍了過去。

「老不死的,就憑你們也想攔我?」

葉知秋中途轉向,迎著武極和司空圖雙拳搗了出去。

「嘭!嘭!」兩聲悶響,武極和司空圖如同兩片飄飛的葉片般飛了出去,口中的鮮血也頓時染紅了胸前的衣服,雖然還能勉強的站起來,但是明顯的是失去了戰鬥力了。 「武老,司空老!」

柳青兒和南宮燕兒也是驚呼一聲搶身過去,一把扶住了他們,眼中的淚水也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她們也恨自己沒有能力,還連累自己身邊的人。

朱雷也是看到了這邊的情況,他想前去救援,可是被那刁查天死死的纏住,他也不能現出自己的原身來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不能把麻煩引向朱雀一族。

季無風心裡也是焦急,本來他和格西打個旗鼓相當,可是關心則亂,很快他就處在了下風,只能苦苦支撐了。

「自不量力的老東西,自己找死可別怪我!」

葉知秋本來不想傷人,可是那兩個老東西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了。

「葉知秋,我跟你走,你放過他們!」

柳青兒看著搖搖晃晃、一臉蒼白的武極和司空圖,知道再繼續下去肯定還會有人為了自己受傷,他們根本就不是葉知秋他們的對手,她不能再連累更多的人了。

「哼哼,除非你們都跟我走,一個也別想走掉!」

葉知秋看了一眼三人,他知道自己掌控的人越多,他的依仗就會越大,畢竟現在還不知道趙庸的生死,就算他能活著出來,自己有他的女人在手上,他也會有所忌憚。

「你也逼人太甚了!」

柳青兒被怒火燒得滿臉的通紅,看來這葉知秋是鐵了心不放過她們幾個了,既然趙庸都不在了,自己還活在這個世上還有什麼用?父親下落不明,趙庸現在也是這樣,與其被人欺負羞辱,還不如一死百了,既然這樣還不如拚死在這裡。

「青兒姐姐,別跟這個老東西廢話了,他是不可能放過我們的,庸哥哥也不在了,我們也去和他作伴!」

南宮燕兒眼睛都紅了,恨不得能噴出火來,就算戰死在這裡也不能受他們之辱。

「也算上我一份!」

雀兒身上的氣息也砰然升起,雙手之間一個碩大的火球也驟然出現。

「好!」青兒和南宮燕兒、雀兒對視一眼,喝聲中身形也驀然的動了,她所使出的就是趙庸教給她的那微妙的步法,雀兒也是在她們出手的同時手中的火球也向葉知秋當頭砸了過去。

「咦!沒想到還有些手段,但是你們也太天真了!「葉知秋也是為柳青兒和南宮燕兒施展出來的步法感到驚奇,但是她們的實力和自己的相差太多了,就算她們的步法再精妙,也不過是延緩了一下被拿下的時間而已,照樣也逃不掉被擒的下場。

葉知秋不顧柳青兒和南宮燕兒的攻擊,一掌向著雀兒扔過來的火球拍了過去,在三人當中,也就是那個丫頭能夠對自己造成實質性的威脅,至於另外兩個丫頭,就算步法很精妙,可是實力的使然,也不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乾脆就不去管她們了,只要解決了雀兒那個丫頭,她們也是支撐不了多久的。

「嘭!」

葉知秋的掌勁和雀兒的火球在半路相遇,兩者相撞頓時產生了一聲巨大的爆炸,被擊散的火焰也是四散飄飛。

「嘭!嘭!」

兩聲輕響也是隨著響起,柳青兒和南宮燕兒的一個水球和一個冰錐也是打在了葉知秋的身上,可是葉知秋那個傢伙好像沒事一樣。

柳青兒和南宮燕兒也是不敢停步,就在葉知秋的周圍轉,水上的水球和冰錐也是不斷的向著他丟去,雖然她們不能給葉知秋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也能給他造成一些騷擾,也能給雀兒緩解點壓力。

雀兒也是不敢靠近葉知秋,她也是展開自己的翅膀,發揮自己速度的優勢,圍著葉知秋一個接一個的火球的砸了過去。

葉知秋也是越打越不耐煩了,他本來不想傷到她們,只想把她們拿下,所以也沒有盡全力,沒想到這三個丫頭還那麼的難纏,既然她們那麼的頑固不化看不清形勢,那也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他想到這裡也不再保留,身上的氣息頓時高漲,一手拍散雀兒砸來的火球,看準了雀兒飛行的趨勢,閃身竄了出去,向著雀兒一掌就拍了過去。

凌厲的掌風帶著霸道的威力瞬間而至,雀兒也是被駭得臉色一凜,實力的差距也讓她明白,這一擊她是躲不掉了,看來先前葉知秋也是沒有盡全力,既然躲不過,那只有咬牙硬抗了。

「快躲開!」

朱雷一個火球逼退刁查天,然後全力的向著雀兒飛去,雖然和那刁查天糾纏,但是也是留意著雀兒那邊的動靜,他看到雀兒硬抗葉知秋的一擊,也不禁被駭得臉色大變,朱羽臨走的時候把保護雀兒的任務交給了自己,要是她傷在葉知秋的手上,自己可就沒法交代了,就是自己受傷也不能讓雀兒受到傷害。

季無風也是眼看著雀兒丫頭陷入危險也是毫無辦法,自己現在都自顧不暇,也能本沒有能力再去抽身去援助了,他沒有想到葉知秋會如此的毒辣,對一個小姑娘下此狠手。

可是朱雷還是晚了一步,眼見著雀兒推出去的火球被葉知秋的掌勁拍散,然後向著雀兒罩了過去,他無力的閉上了眼睛,不願看到雀兒被拍飛的那慘烈的一幕。

周圍的人群中也有人發出驚呼,沒想到只是想要拿下那幾個丫頭的葉知秋會突然痛下殺手,他們原本以為葉知秋和格西等人也只是要那幾個小姑娘做人質而已,不會傷害到她們,現在看來事情已經偏離他們預想的方向。

武極和司空圖也是急怒攻心,引發了體內的傷勢,口裡的鮮血也是再次的流了出來,然後眼前一黑,就昏死了過去。


「雀兒!」

柳青兒和南宮燕兒也是不約而同的驚呼一聲,她們也是停下了腳步,頓時呆立當場,原來因激烈的對戰而通紅的臉也瞬間變得慘白!

「嘭!」

一聲悶響響起,一個人影隨著那聲響像斷了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翻滾了十來圈之後就一動不動了! 眾人驚呼驚呼一聲,可是隨後他們就驚奇的發現,雀兒竟然還好好的站在原地,臉上也是一副愕然、不可思議的表情,隨即一個人影在雀兒的身後顯現了出來。


「庸哥哥!」

柳青兒和南宮燕兒首先驚喜的喊了起來,然後快步的跑上前去,兩個也不顧忌在場的眾多人的目光,一把抱住了趙庸。


雀兒也是回過神來,也是激動得滿臉的緋紅,雖然她和趙庸定了親,可是一時也拉不下臉去抱趙庸,也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趙庸,驚喜的表情也是一覽無餘。

周圍的人也是炸開了鍋,趙庸竟然完好無損的回來了,場內的打鬥也頓時停了下來,格西的臉色也頓時變得慘白,這邊還沒有拿下那幾個丫頭,趙庸竟然意外的回來了!

朱雷也是興奮的跑了過來:「哈哈,你小子還沒死啊?」

季無風也是長舒了一口氣,只要趙庸回來,這些問題也都不是問題了,就直接斷了那葉知秋和格西對聯盟盟主的念想,他們也翻不起什麼lang來了。

「好了,我回來了,讓你們受委屈了!」趙庸看了看朱雷,用手拍了拍青兒和燕兒,「你們站后,去先照顧下那兩個老頭子!」

柳青兒和燕兒抹了一把因激動而留下的淚水,點點頭,快步的離開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