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火狸狐一聽花容失色,驚叫道:“英傑哥哥,你剛纔說過的話不算數了?”

“什麼話啊?”龍英傑一時不知道自己說過了什麼。

“你……你……怎麼會忘了呢!”火狸狐很是鬱悶,這麼重要的話怎麼轉頭就忘了呢!只好自己提醒龍英傑,“英傑哥哥,你剛纔和狼豺戰鬥前,說是看上我了,要娶我當老婆!”

“噗——!”龍英傑一口氣走岔了,差一點沒噎死!

“火狸狐,你不知道什麼叫玩笑嘛?開玩笑,懂不懂?我倆是人與獸,可能嗎?”

他心裏這麼想,但看着火狸狐可憐兮兮的眼神,龍英傑這話沒有說出口。

“英傑哥哥,怎麼不說話了?你討厭我是隻獸嗎?我吸收了這枚孕靈果就可以渡雷劫了!一旦渡劫成功,我也可以變成像你那兩個朋友一樣的人類了!”

甜心嘟着好看的狐嘴說。它說的那兩個朋友是指金元和龍豪。


話是這麼說,可是,就因爲這樣,自己就能把它帶走嗎?

“英傑哥哥,我若渡劫化爲了人,一個人呆在這大森林裏會很孤獨,也會很害怕!會有許多像黑脊狼豺一樣的惡魔打我的主意。求你把我帶走吧!”

火狸狐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龍英傑很無語。

他一想到自己帶一隻仙獸回去,它將來若化人成功,還有可能會成爲自己的老婆,心裏就感到怪怪的。

還有,這若讓閻娘、尚雲燕那兩個醋罈子知道了,自己這不是找虐嗎?身上一定會到處淤青的!

可若真把它自己丟在這危機四伏的大森林裏,的確也很不人道。

“咳咳!”龍英傑憋了許久才說,“甜心,帶着你也可以,但是……但是啊,娶你當老婆的事情,咱能不能不守着別人說,等你化爲了人咱再談?”

“好啊!好啊!”甜心答應的很痛快,“只要你心裏有我就行。這事哪能整天掛在嘴上呢!”

尼瑪,不但不能掛在嘴上,放在心裏也不行!我怎麼這麼苦逼,早晚是一場劫難啊!

唉,自己真是人見人迷,獸見獸愛啊!

“就當自己養了一隻寵物吧!”龍英傑再也不好推辭,只好讓甜心先跟着,走一步算一步。

甜心見龍英傑答應,高興地搖着火紅的尾巴又蹦又跳,不時親暱的在他的腰間蹭來蹭去。

不知爲什麼,妖媚火狸狐這親暱的舉動讓龍英傑很不淡定。

“擦!甜心,你也就是隻獸啊!若是個女孩子,你這是誘我犯錯誤的節奏啊!”

當金元和龍豪見到龍英傑居然把這隻嬌媚的火狸狐帶了回來,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龍豪,我看你們這龍皇有戀獸癖啊!”金元捅了捅龍豪的腰眼低聲道。

這聲音雖低,龍英傑和甜心卻都聽到了。龍英傑慍怒地瞪了他倆一眼,甜心卻喜滋滋的不認爲這是壞事。

一人三獸,不,應該是三人一獸吧?靠,也不確切!

那就隨便稱呼吧,龍英傑反正感到有點要亂套的感覺。

一人三獸繼續在森林腹地裏前行。

有了火狸狐的精神探察力,他們一路上又發現了不少罕見的天材地寶。

這些東西都是修煉武氣甚至靈力的至寶,若在武氣大陸的拍賣行裏拿出來拍賣,每一樣都會引起瘋搶!

龍英傑可不嫌多。他的乾坤圈大得很,這樣的好東西不愁沒處存放,當然多多益善。

只是一路上甜心寸步不離龍英傑,連晚上睡覺也要偎在龍英傑身邊,倒真像是一個膩歪人的乖巧小女友,讓金元和龍豪很無語。

這一日正行進間,甜心長長的耳朵忽然激靈靈直豎起來。它靜聽了一會兒,說:“英傑哥哥,前邊七八里處有一人一獸在打鬥。”

七八里外的聲音也聽得見?還聽得出是一人一獸?金元和龍豪驚呆了。

一人一獸?這人是誰?會不會是進入九龍世界的皇家訓練營學員?或者是龍組的隊員?

不管是誰,好幾個月沒有見到其他人類了,都要趕過去看看。

“甜心,這人是男的女的?有危險嗎?”龍英傑進一步問。

“男的。他們兩個勢均力敵,看樣子短時間內分不出勝負。”甜心又仔細聽了聽,說。

金元和龍豪不由十分羨慕甜心的靈脩功法。他倆的探查範圍也就是幾百米,而甜心卻是十里路內都探查的清清楚楚。這可不是差了一點點。

七八里路,幾個呼吸間就到了。

隔得近了,龍英傑認出那個黑塔一樣的人是忽必強。而那隻二階仙獸是一頭他在巴庫勒森林見過的獨角犀熊。

只是巴庫勒森林裏的獨角犀熊是異獸,而這一隻卻是不知兇悍了幾千倍的仙獸!

奇怪的是,忽必強竟然沒有使用他的金絲纏魂刀,而是使用了一種無比凌厲的掌法。看忽必強的身手,這三個多月來進步很大,已經達到了強者四階,顯然也有不少奇遇。

但是,忽必強再強大,也只是強者四階,能夠和一隻妖獸巔峯對戰不敗就不錯了,怎麼可以和仙獸二階鬥個平手呢?

他又怎麼也會出現在這大森林腹地呢?

那日,忽必強第一個被傳送進來,他才知道原來並不是留在九龍琉璃塔內修煉,而是被傳送到了機遇更多的九龍世界。

他也像龍英傑一樣,聽到了那個黃鐘大呂般的聲音:


“歡迎來到九龍世界!這裏的三年,相當於外界的十天!你在九龍世界將有三年的時間修煉、尋找和接受傳承。至於有什麼樣的造化,則全憑個人運氣!”

忽必強開始了他的尋找、修煉之旅。

忽必強被傳送到的地方就是這森林外圍。他一個人在遼闊的草原上孤僻慣了,所以,並沒有覺得這裏有多麼清苦。

相反,這裏比外界濃郁百倍的天地靈氣令他心中狂喜。

他覺得自己應該往森林中去,即使找不到傳承,也可以擊殺異獸和妖獸歷練,奪取它們的晶丹。

果然,森林中不乏各色猛獸。

不過,這裏的獸類大部分都是妖獸,僅僅是在森林外圍就已經有三階、四階妖獸了,並且個個兇猛,非常難纏。

忽必強在草原上擊殺過成羣的異獸獅狼,但卻很少見到妖獸。現在,面對一個接一個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兇猛妖獸,戰鬥打得有些殘酷。


雖然每一場戰鬥打得都很艱苦,有時還被妖獸撕咬的遍體鱗傷,但最後倒下的畢竟都是妖獸,他又得到了不少珍貴的妖獸晶丹,所以,每一場戰鬥後,忽必強都感覺到自己在慢慢變強。

只要能夠變強,所有的付出就都值得!


這一天,忽必強來到了一座高大的山峯前。

這座山峯十分陡峭,每一處懸崖都像是被刀斧削出來似的,直插雲霄。

如此險峻的高峯,上邊會不會遺留有上古遺蹟呢?上去看看吧,說不定會有什麼奇遇呢!

忽必強打定主意,便沿着峭壁向上攀登。

忽必強沒有學過高品階的輕功,一切都憑着在草原上與獅狼搏鬥時練就的敏捷身法,靠着頑強的毅力和紮實的功底。

儘管如此,有幾次他也差點失足。若摔下懸崖,必定是粉身碎骨。

經過兩天兩夜不屈不撓的努力,他終於憑着堅定的信念登上了山巔。

山頂上十分廣闊,不像想象中的那麼險峻。但是,令忽必強失望的是,他轉了幾圈,竟沒有發現一處期望中的遺蹟。

不僅如此,它甚至沒有在山頂發現一隻飛鳥,和哪怕一隻蟲子這樣的活物。

這上邊爲什麼沒有一點生命跡象?難道……?

不想則已,這麼一想,他不由一陣心驚,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產生了一種不祥的感覺,感到有一雙陰森可怖的眼睛正在某一個陰暗角落盯着他。

在草原上九死一生,過慣了刀頭舔血的日子,早就不知道什麼是害怕,但此刻他卻莫名覺得汗毛倒豎!

雖然沒有發現那雙眼睛在哪裏,但那股由心底深處產生的寒意卻越來越明顯。

“唰”!他把金絲纏魂刀召在了手中。 此時,一隻如牛身粗細、十幾米長,渾身慘白的蠕蟲從地底爬了出來。

這隻蠕蟲的模樣就像一隻放大了上千萬倍的蠅蛆,渾身亮光光、肉嘟嘟、滑膩膩,讓人看了能把五臟六腑都吐出來!

它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只能用三個字來形容感受:巨噁心!

和蠅蛆不同的是,除了它體型巨大外,它的身上還長着無數像豆青蟲吸盤一樣的足——當然,如果那也可以稱作“足”的話。

所以,它蠕動起來,就更加讓人感到噁心和恐怖!

哦,還有一點和蠅蛆不同的是,它有一張巨大的嘴。

這張嘴就像在身體一端開了一個大裂口,再加上嘴的開口又特別靠後,所以,它的嘴巴張開來比身子還要大上一倍。

它就像一個圓筒,頭部除了兩個拳頭一樣大小的鼻孔和拳頭一樣大小的眼睛外,剩下的就是一張嘴。

它的嘴裏沒有牙齒,連舌頭也沒有,只有一圈一圈的螺旋紋直通腹部,就像一個圓筒。

它對於捕獲的所有獵物,唯一的殺死方法就是活吞!

它的嘴裏會產生足夠的吸力,把獵物吸拽過來,然後活吞下去!

對待獲得的獵物,它比毒狼蛛要痛快、直接得多。

更令人恐怖的是,它吞嚥獵物的時候,大多數獵物都是清醒的。那種被慢慢吞入肚腹而又無能爲力的恐懼,足以讓任何獵物崩潰而放棄反抗。

現在,這隻原本躲藏在洞穴深處熟睡的蠕蟲被忽必強的腳步聲驚醒,它靈敏的嗅覺聞到了獵物的美味。

它已經一個月沒有吃到大塊頭的獵物了,那些飛經的鳥雀連解饞都不夠,根本裹不飽肚腹。

它正飢腸轆轆,沒想到卻有人類送上門來。

它已經吃過十幾個誤闖進來的人類了,人肉的比其它動物的肉質更細嫩,營養更豐富,簡直美味極了!

所以,它興奮起來!

它現在已經從洞窟深處爬到了驚心僞裝過的洞口位置,緊緊盯着遠處的獵物。

只要獵物進入攻擊範圍,它就會施展屢試不爽的吸納功,把獵物牢牢吸拽過來,然後生吞,再回到洞府慢慢消化享受。

有了人類這麼大塊頭的獵物,比吃幾十只飛鳥撐餓,它起碼又可以在洞府中堅持一個月不吃不喝了。

忽必強產生了一種不祥的感覺,這種感覺很真實。

他手持金絲纏魂刀,警惕地觀察着每一個可疑的位置,但仍沒有任何發現。

但是,他敏銳的感到,危險就在眼前!

忽必強向一個位置移動了幾步,突然感到自己的身體竟然不受控制,就像進入了一個風筒,要被風抽吸着飛向某一個角落。

他大吃一驚,暗叫不好,急忙使用萬斤墜功法穩住身子。

但是,這股吸力太大,他的雙腳摩擦着地面,身體還是被緩緩拽向那個方向。

忽必強緊緊盯向那個位置,卻仍然看不到對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