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有些失態了,讓你見笑了。”

“如果你晚上還是像白天一樣,那我可能真的就要嘲笑你了。”

“不過你現在能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說明你已經想開了。”

“想不開又能怎麼辦呢?”

“既然周明如此的看不起我,我就要讓他看看,他的眼光到底有多差。”

“不過我還是要對昨晚的事情跟你說聲對不起,昨晚我並沒有能完成任務。”

嚴霜難得有此刻這麼嚴肅。

“那件事不能怪你,換成是誰也會是一樣的處理方法的。”

周冉朝着嚴霜感激的點了點頭。

“謝謝你能這麼想,這件事就這麼過去吧。”

雖然周冉說是這麼說,但是無論是他還是嚴霜,都不會相信這件事真的就這麼過去了。

但是嚴霜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這件事情,還是周冉自己的事情。

“有一個好消息,我想跟你分享一下。”

“好消息嗎?”

“喬亦的調查都已經讓我給搞砸了,還能有什麼好消息?”

“雖然你沒有找到什麼,但是我好像發現了一個祕密。”

說完話的嚴霜,把今天喬亦的語音放給了周冉。


“這你是怎麼得到的?”

周冉一下子就提起了精神,滿臉疑問的說道。

“這是我讓徒遠把我的塵埃放進他的手機以後得到的,你怎麼看?”

“看樣子,這個喬亦好像也在調查八隻眼這個組織。”

“不錯,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他不應該是八隻眼組織的人員嗎?”


“我們現在還是在圍繞他來對八隻眼組織進行調查,如果他根本不是八隻眼組織的人,那我們豈不是白白浪費這麼多時間了?”

“八隻眼組織的內部構成,我們也不清楚,所以我們也不能妄加評論。”

“不過喬亦在調查八隻眼組織,可能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他敢調查,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了,只要我們能盯住他,就能把他的調查結果爲我們所利用了。”

嚴霜看着重新恢復鬥志的周冉,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不管他與周明之間到底經歷了什麼,他依然都是情報小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且嚴霜可以肯定,現在的周冉,才真正能配得上他情報組組長的身份了。 這次的消息,嚴霜也通過電話告知了徒遠,徒遠對於能有這麼大的發現,也是非常的高興。

並且徒遠認爲,喬亦在國外不會待太久了,很有可能就在這幾天就回國了。

周冉認爲這次喬亦歸,嚴霜與他應該好好的再深入瞭解一下他。

如果喬亦只是明年上加入了八隻眼組織,而暗地裏是爲了調查八隻眼組織的話,那對於周冉與嚴霜來說,對於八隻眼組織的調查將會取得巨大的突破。

不過對於喬亦馬上要回來,兩人也沒有太多的關注,因爲有塵埃系統的緣故,兩人對於喬亦的動向還是瞭如指掌的。

不過就在得知喬亦即將回來的前一天,嚴霜又在塵埃反饋給自己的音頻文件中,聽到了一個周冉不想聽到的聲音。

正是周明,他在電話里約定在喬亦回來之後,要與他單獨見一面。

周明本身就是喬亦的助理,平常也爲他打理一些瑣事,現在更是讓喬亦把一個慈善機構來交給他打理了,所以嚴霜認爲兩人見面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就沒有告訴周冉。

周冉在這一階段,聯繫了姚佳麗,向她詢問了一些接下來自己該如何對待喬亦。

雖說周冉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但他認爲姚佳麗纔是真正的老謀深算,多詢問一點,對自己總歸是好的。

“有一件事情,我想詢問一下你的意見。”

“哦,能讓周組長這麼態度謙卑的時候可不多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事呢?”


“我和嚴霜發現喬亦好像也在調查八隻眼組織,這讓我們對喬亦的真實身份產生了懷疑。”

周冉發現姚佳麗在聽到這件事情之後,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意外。

“難不成這件事情她早就知道了?”

周冉在心裏想到。

對於姚佳麗周冉不到萬不得已,真的是一點也不想與她打交道。

跟她打交道,自己總有一種被看穿的感覺。

習慣了掌握主動的周冉,對於這樣的感覺非常的不爽,但也無可奈何。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我想先試探性的接觸一下喬亦,看看喬亦到底是敵是友?”

“那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喬亦真的是八隻眼組織的人呢?”

“那樣你們豈不是就暴露了?”

“退一萬步講,就算喬亦加入八隻眼組織的目地,只是爲了調查這個組織。”

“但你又怎麼保證他一定會把得到的線索與你分享呢?”

周冉被姚佳麗的話問的有些語塞,看來是自己太過於急工近利了。

畢竟與周明的見面,還是給他的打擊太大了,雖然他看似走了出來,但到底有沒有,他自己心裏還是非常清楚的。

“我建議你們還是應該靜觀其變,我想你們能掌握住喬亦這麼機密的消息,肯定已經找到了監控他的辦法,所以我還希望你們能再等等。”

周冉認爲姚佳麗說的確實是很有道理,嚴霜現在已經把塵埃植入到了喬亦的手機,只要喬亦一天不換手機,自己就能對喬亦的行動了如指掌。

見周冉遲遲不說話,善於把握人心理的姚佳麗,明白了周冉是在思考着自己給他的建議,於是她又開口說道。

“你與你父親見面的時候我已經聽說了,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走出來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又不知道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憑什麼就認定我會受這件事情的影響?”

看着情緒激動的周冉,姚佳麗嘴角微微上揚。

“之前我還不確定,但是現在,我敢肯定了。”

“我不管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都希望你能像現在這樣振作起來。”


“希望你能擺正好自己的心態,不管你承不承認,上次見面,你在心理上已經輸給了周明。”

周冉冷哼了一聲。

“以後他是他,我是我了。”

“最好如此,希望你能儘快取得八隻眼組織的資料。”


“到那個時候,你就能知道你父親,噢,不對,周明的真實身份到底是如何了。”

看着已經掛斷的電話,周冉自言自語道。

“這個女人,真是什麼也逃不過她的眼睛。”

第二天一早,喬亦便與徒遠一同返回了國內。

到了國內,喬亦還想挽留下徒遠,但是徒遠認爲此時自己對任務進展可以沒有了太大的幫助,便找個理由離去了。

所以回國之後的喬亦,又把保護自己的工作落在了嚴霜與周冉的頭上。

看着風塵僕僕的喬亦,周冉本想上前寒暄幾句,卻不料喬亦率先開口說道。

“趕緊備車,我要去見一下週助理。”

“好的,喬總,用我陪您去嗎?”

“不用了,周助理不是外人,就讓司機與我一同前去就可以了。”

“好的,我馬上去安排。”

安排好車輛的周冉,心中不禁狐疑,喬亦不過纔剛剛下了飛機,爲什麼這麼急着見周明,看來兩人應該有什麼事情要交流。

而且仔細一想的周冉,覺得很有可能與八隻眼組織的事情有關。

再喬亦離去之後,周冉趕緊找到了嚴霜。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喬亦回來之後會與周明見面?”

“沒錯啊,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周明本身就是喬亦的助理,兩人有一些工作上的交流很正常啊。”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兩人交談的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呢?”

“不是工作上的,難道你說的是關於八隻眼組織的?”

“沒錯,我認爲很有可能。”

“那再好不過了,反正現在喬亦的動向都會被我們掌握,兩人交流的話也會通過音頻文件反饋給我們。”

“這倒是事實,可是,我擔心喬亦並不知道周明也是八隻眼組織的人,而只單單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助理?”

“這話是什麼意思?”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喬亦調查八隻眼組織的事情,可能就要暴露了。”

“我認爲你想多了,喬亦肯定不會傻到這種地步的,雖然周明與他關係很好,可是這種有生命危險的話,他會隨便說嗎?”

周冉想了想,認爲嚴霜的話確實是很有道理,可能又是自己想多了吧。

“我們現在還是在這耐心的等待吧,不管兩人說了什麼,我們一會就能知道答案了。”

“到那個時候,我們再做打算也不吃。”

周冉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嚴霜算了算時間,這會喬亦應該已經與周明見上面了,便打開了電腦。

果不其然,塵埃系統已經將兩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喬總,這趟辛苦了。”

“這是應該做的,談不上辛不辛苦,不知道你這麼急着找我有什麼事情?”

“確實是有一件關係重大的事情,要與你商量。”

“哦~那你說說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