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前心裡還隱隱奇怪,怎麼梅寧華輕易就拿出了文明碎片,就不怕他硬搶嗎?

鬧了半天,原來人家就是試探他的,還好他當時守住了底線,要不然真是晚節不保。

好險!

「那你就好好收著,我們繼續趕路。」

顧宇一臉視金錢如糞土的淡然,丟下兩女,去指揮部隊出發。

「顧大哥,我們這是去哪兒?回暗空之城嗎?那是一座怎麼樣的城堡?路上你給我說說唄。」

梅寧華就像不知道顧宇心煩,還跟在顧宇的屁股後面,不停的問這問那。

柳青則是憋著笑,跟在兩人的身後,手裡還握著聖光刀。

這是從顧宇那裡重新要回來的,都是自己人,顧宇也不好意思黑手下的兵器。

只是他們並沒有如梅寧華想的那樣,前往暗空之城,而是繞了一圈后,又來到一處更加隱蔽的角落,悄悄安頓下來。

梅寧華注意到,那些影刺早已不見,就連夜空巨狼都少了一些。

「顧大哥,你怎麼不走了?」梅寧華不解的問道,「暗空之城還有多遠,我們不趕快回城嗎?」

「不著急,再等等。」顧宇看了眼,一臉天真的梅寧華,並沒有多解釋。

一時間,隊伍變得很安靜,梅寧華和柳青也不再說話。

很快,她們就知道,顧宇是在等什麼。 陳寧聽完童珂的小報告,冷冷的望著長得跟豬玀般的潘石華,徐徐道:「你膽敢威脅我老婆?」

潘石華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他也算有點身份的人,一般情況他也不至於這樣窩囊。

但沒辦法,剛才他親眼目睹祝志傑、劉賀跟李強的下場,很清楚在中海這一畝三分地,陳寧說了算。

陳寧見這傢伙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個屁來,頓時怒了:「我讓你說話!」

他說著,抬手一巴掌就狠狠的抽在潘石華臉上。

啪的一聲,打得潘石華半邊臉頰都浮腫了。

潘石華從沒受過這種苦頭,不過他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捂著被打的臉頰,哭喪道:「陳先生,宋小姐,我知道錯了,求你們放過我一馬吧……」

陳寧冷冷道:「剛才威脅我老婆時候,那嘚瑟勁哪兒去了?」

潘石華無地自容:「我……」

陳寧轉頭望向牛立洲:「這種老色狼,不給他長點教訓是不行的。你來安排,必須給他上一課狠的。」

牛立洲聞言,先是覺得有點為難,不知道怎麼教訓潘石華這老色狼才算狠?

他忽然想起了什麼,眼睛瞬間就亮了。

於是,他笑眯眯的對陳寧說:「陳先生,這種老色狼,我建議把他關進拘留010室好了!」

陳寧跟現場不少人聞言,都有點好奇,為什麼老色狼關進010房間?

牛立洲笑著低聲跟陳寧他們解釋:「這010房間,拘留的是幾個非洲黑人。這幾個傢伙都是基佬,之前在酒吧騷擾男客人,被抓起來拘留的。」

「前幾天,一個小偷嫌疑人。因為拘留室地方不足,被安排到010房間,沒想到直接被幾個老黑給輪流爆菊了!」

宋娉婷跟童珂等人聞言,全部都露出作嘔的表情。

潘石華則是臉色煞白,滿眼驚恐。

陳寧看了看潘石華,皺眉說:「這貨相貌醜陋,就算是幾個老黑基佬,也未必瞧得上他吧?」

牛立洲笑道:「陳先生你有所不知,西方人的審美觀跟咱們東方人不一樣。咱們覺得長得丑,他們卻覺得好看。你看西方那些東方女模特,有幾個外貌好看的?」

陳寧點頭:「好像是這樣。」

牛立洲又說:「而且這幾個老黑,非常穢亂,餓不擇食。跟他們關在一起的男的,少不了被他們連翻折騰。」

陳寧都有點聽不下去了,擺擺手說:「那就按照你說的,把這老東西安排進去吧。」

牛立洲吩咐手下:「把這老色狼,送到010室,關24小時。」

「是!」

立即有兩個孔武有力的刑警,徑直的朝著潘石華過去。

潘石華驚駭欲絕,尖叫道:「住手,你們給我住手。我不要跟那些老黑基佬關在一起,我不要,不要啊……」

潘石華拚命的掙扎,但他處優養尊已久,早已經成了酒囊飯袋,哪裡抵抗得了兩個身強力壯的刑偵隊員,很快就被強行架走,被關進了010拘留室。

轟隆!

潘石華身後的鐵門關上。

他滿臉驚恐,然後就看到幾個身高有兩米的非洲老黑,一咕嚕的從架床上坐起。

幾個老黑見到他,如同惡狼見到小羔羊。

一個個都兩眼放光,露出獰笑。

一邊喊著什麼北鼻北鼻,一邊壞笑的朝著他圍攏過來。

「你們想幹嘛,不要過來,你們不要過來啊……」

陳寧他們,聽到101號房間,傳出老外的嬉笑聲,還有潘石華絕望的尖叫。都紛紛搖頭,趕緊離開,生怕聽到更不和諧的聲音。

千千 看著面前的靈氣漩渦,劍靈欣喜異常。

怪不得這水脈水靈力密度如此之大,想來就是因為這水底藏有水屬性極品靈元石的緣故。

「小子,你當真是好運啊,此次倒真是因禍得福了,這靈氣漩渦分明是藏有極品靈元石的徵兆,水屬性的極品靈元石,對你來說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聽到劍靈的話,郁方也是一陣欣喜,這種天地奇寶,可是一個大機緣。

他剛想接近那靈氣漩渦,卻被劍靈喝止住。

「別過去,你的身體承受不住這漩渦的力量,貿然進去會被扯成碎片的!把那塊藍海晶取出來。」

郁方很是聽話,直接將那塊從王海那裡得到的藍海晶取了出來。

「把它握在手中,將真氣灌入進去。」

劍靈說道。

郁方隨即將自身真氣灌入其中,突然海藍色的藍海晶突然迸發出耀眼的藍光,一個深藍色屏障瞬間將郁方包裹住,隔絕了他與河水。

手中的藍海晶也已經消失不見,不過有了這屏障保護,郁方倒是可以在這水下自由活動了。

「這東西還有如此作用。」

摸了摸面前的深藍色屏障,郁方感嘆道。

「這便是藍海晶的作用之一,除了蘊含一絲海洋之力以外,旁人還能用真氣激發出其中能量,形成這深藍屏障,不但能隔絕水流,還能隔絕聲音和神念的探查。你那塊藍海晶大約能維持這屏障一個時辰左右,應當足夠了。」

「有了這屏障,便不用怕那漩渦了吧?」

「不要掉以輕心,這靈氣漩渦沒有你想象得那麼容易對付。這都是極品靈元石所泄露出來的靈氣所形成的,這可是個好機會,這水底正好適合你修鍊,那靈氣漩渦對你來說可是大補之物,有深藍屏障的保護,你便可放心吸收其中靈力,如此便可一舉突破凝氣境了。「

「可是我如何靠近這漩渦呢?它的吸力太強了。」

郁方皺起了眉頭,在深藍屏障當中他都能感受到那漩渦強大的吸力,稍有不慎怕是就要被吸進其中。

「不用擔心,你不用靠它太近,我可以操縱天地乾坤劍直接吸收其中能量,再反饋於你,等這漩渦的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你在進去將那極品靈元石取出來。」

聽到劍靈的話,郁方也不磨蹭,直接潛至那漩渦旁邊,他不敢太過靠近,接下來的便交給劍靈了。

「小子,凝神靜氣,氣沉丹田,我現在便將靈氣引出來!」

郁方漂浮在水中,盤腿而坐,收斂心神,等待著劍靈動手。

見一切準備完畢,劍靈引動天地乾坤劍之力,瘋狂地吸收著那靈氣漩渦中的能量。

本來平靜的漩渦突然變得狂暴起來,周邊水靈力都被其吸引了過來,不但在這水底,就是水面上都產生了一個巨大漩渦。

郁方只覺一股磅礴的能量向他湧來,一時間水靈力便滲透進了他的四肢百骸。

其力量太過龐大,現在的郁方難以承受,甚至連皮膚都感覺到一陣疼痛,脹痛感瞬間遍布全身,那痛苦簡直讓人難以承受。

郁方渾身青筋暴起,咬著牙瘋狂運轉著江浪奔流訣,渾身經脈不停地吸收著,丹田瞬間便被填滿,三滴微波真氣竟然合而為一,凝結成了一小灘真氣湖泊,郁方的丹田再次變得空蕩起來,但這真氣湖泊還在不斷變大,靈力灌體所帶來的能量讓郁方苦不堪言,他甚至有一種經脈都要被撐裂的感覺,不過萬幸,接下來所輸入的靈力越來越小,給了他喘息的時機。

劍靈看著咬牙堅持的郁方,也是頗感欣慰,最起碼這意志力還是有的,看著面前的靈氣漩渦越來越小,他總算是能放下心來。

靈氣漩渦中的水靈力太過龐大,他也不敢冒險將其所有靈力都灌入郁方體內,在這過程中劍靈故意流失了大部分的靈力,饒是如此都差點撐爆郁方,若不是他有天地神脈的加持,否則換成一個普通的鍊氣境巔峰武者,怕是早就屍骨無存了。

原本龐大的漩渦變得越來越小,其中蘊含的能量差不多都被郁方吸收完畢,至此這漩渦便再也威脅不到他了。

隨著靈氣漩渦中的能量逐漸消耗完畢,這時的水面也慢慢恢復了平靜。

郁方還沒有醒來,畢竟這麼多的靈力還是需要時間消化的。

雖然劍靈已經停止了吸收,但郁方的體內還是膨脹不堪。

沒辦法,他只能不斷壓縮丹田內的真氣,使之空出一點,然後再吸收補滿,如此周而復始。

此刻水底上方,王申也終於是趕到了懸崖之下。

他看著面前的大河,若有所思。

「那小子沒有修為在身,從如此之高的地方掉落下來,就算是掉進了這河裡,不死也要重傷。岸邊並沒有踩踏的痕迹,他不可能是逃進了這林子里,怕是被河水衝到下游去了。」

不過想是這麼想,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用神念將周圍徹底搜尋了一遍,並沒有發現郁方的氣息。

「沒錯了,這裡沒有,定然是被衝下去了。」

王申正好站在郁方落水的水面之上,築神境強者已是可以用真氣隔絕水流,在水面上行走的。

不過任他想破了腦袋也不可能猜到郁方正在他腳下。

「你們去下游找,那小子肯定是被沖走了,先去看看有沒有,就是死了我也要看到屍體!」

他指著岸上的手下命令道。

「是!」

剩下的人散開,順著這條河向下遊走去,沿路尋找郁方的身影。

王申便站在原處,等著手下的消息。

而在他腳下的水底,郁方還在煉化著體內的真氣。

過了將近半個時辰,劍靈能明顯感受到郁方的氣息逐漸平穩了下來。

原本緊皺著的眉頭也舒展了開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