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已經被坑怕了。

之前的幾次刺殺行動,毛都沒撈著,錢倒是砸進去了不少。

所以這次他們長了個心眼,先做事,后付款。

「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會讓他偃旗息鼓,至少一個月。」

林凡說道。

在座的資本人物互相對視幾眼,點頭同意了。

「我們會給予你必要的幫助!」

他們很清楚,以龍騰集團目前的體量和實力,想要擊潰,絕非易事。

能讓其偃旗息鼓,停止活動一個月,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了。

一個月時間,也夠他們好好喘口氣了。

「合作愉快!」

雙方達成了第一次合作。

……

經過十多天,緊鑼密鼓的籌備。

蘇杭商業街的大秀活動,已經完成了準備工作。

勢頭已經造起來了,各個品牌也已經就位。

此次大秀,除了邀請到眾多的知名品牌,李瀟瀟還邀請了多位國際巨星撐場,為這次的大秀提高曝光率。

當然,國內的天王巨星也是必不可少的。

畢竟,國內市場才是主攻方向。

受邀參與的各個品牌,也自發的幫着打廣告,吸引消費者關注。

經過多方的努力,此次大秀,還未開場便已是熱度滿滿。

僅是聞風而來的媒體,就高達上千家。

各個國家的都有。

當然,搞這麼大的排場,花掉的錢,自然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從籌備到準備工作結束,便花費了近十億資金。

成本不可謂不高。

對此,李瀟瀟憂心忡忡。

「老闆,修建商業街就花了那麼多錢,這次又砸了十億進去,如此高昂的成本,不知猴年馬月才能收回來。」

籌辦此次大秀,李瀟瀟是越辦越心憂。

一來,是成本居高不下,二來,是她們這邊就沒有什麼像樣的東西可以秀出來。

反觀那些品牌,見這次大秀的曝光度如此之高,直接把自己壓箱底的東西都搬了出來。

到時,必定是百花齊放,爭奇鬥豔。

李瀟瀟擔心,這次的大秀,到最後,是給別人做了嫁衣。

而且,還是他們來承擔所有的成本。

「老闆你是沒看到,自打我們承諾,願意承擔所有成本之後,那些個品牌,完全把我們當成冤大頭。」

「衣食住行方面,百般挑剔,什麼都要最好的。」

「連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員,都是一副高人一等的嘴臉,之所以會砸進去那麼多錢,不少就是花在了他們身上。」

李瀟瀟最終還是忍不住抱怨了起來。

錢他們花了,臟活累活他們包攬了,那些個品牌方,一個個的,卻跟大爺一樣。

擱誰心裏都不舒服。

「辛苦了。」

江山寬慰道。

大秀的事情,李瀟瀟一手包攬,江山是不怎麼過問的,這些事也不是什麼大事,所以李瀟瀟之前也沒有江山稟報。

江山完全是不知情的。

但很顯然,李瀟瀟受了委屈。

「初期投入的成本,確實高了一些,但收穫到的果實,絕對物超所值。」

「你就放心好吧,他們可能小賺,但我們永遠不虧。」

「好啦,別再發愁了,給你一個鼓勵的抱抱。」

江山說着,張開了雙手。

李瀟瀟也很配合的靠在了江山懷裏,雙手環抱着江山。

擁抱過後,李瀟瀟的愁眉,總算是舒展了一些。

「大秀開場在即,你去把所有相關人員都請過來,大傢伙聚個餐。」

江山吩咐道。

明天正午,便是大秀的開場時間。

今天,是最後的一天。

「好,我這就去辦。」

……

江山的面子,無論是誰都要給的。

當天晚上,在指定的餐廳內。

受邀參與的各個品牌方負責人,以及相關人員,都悉數到場。

除此之外,還有那些國際巨星,國內的天王巨星。

無一人缺席。

所有人都到齊后,江山和蘇婉兒攜手入場。

看到江山和蘇婉兒,所有人鼓掌表示歡迎。

無論是真心的,還是出於客套,每個人都在說着祝福的話語。

江山和蘇婉兒也按照禮儀,依次和所有人問好打招呼。

和李瀟瀟說的一樣,與那些品牌方的負責人互動之時,那些人,分明在用看冤大頭的目光看着江山。

好似,他們能來參與此次大秀,是在給江山面子一樣。

品牌方的各個負責人,話說的倒是好聽,但都在無形中端著架子。

「今天的晚宴,由我們夫婦做東,請大家一聚。」

「大家能來賞光,我們倍感榮幸。」

「這個點了,相信大家也餓了,就別站着了,請落座吧。」

江山客套的招呼著。

話音落下,眾人也相繼落座。

此次受邀前來的品牌,基本上都是外國品牌,從負責人到工作人員,無一例外,都是白皮膚。

那些國際巨星也一樣,多是白皮膚。

他們很默契的坐到了一起,不和現場的任何一個黃皮膚有交集。

只要他們坐的那一桌,有任何一個黃皮膚加入其中,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換位置,重新換一張桌。

排斥鄙夷之意,不言而喻。

風俗文化不同,這很正常,也能理解。

但問題是,現場沒有任何一個黃皮膚對他們態度不好,相反,對他們還都很熱情。

那怕是操著蹩腳的英文,也會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

但很顯然,熱臉貼了冷屁股。

氣氛被弄得有些尷尬。

最可氣的是,對方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但還是不少人,其中有幾位,還是國內頗有名氣的女星。

依舊舔著臉,去巴結討好對方。

有時候,真不能怪別人太傲慢,都是被己方的跪舔者慣的。 茶樓靠着四根柱子支撐,突然缺失一根,剩下三根支撐不住,整座茶樓轟然倒塌。

坍塌的瞬間,正在喝茶的普通商客快速從二樓跳下來。

柳無邪自然也不例外,從二樓輕輕落下,站在兩名青年不遠處。

「他們犯了什麼事,你們為何要殺他們。」

簡杏兒很生氣,朝兩名青年問道。

因為他們是精英弟子,簡杏兒並不認識。

「你們敢多管閑事,我勸你們還是速速離去。」

被寒氣震飛的青年讓柳無邪三人快走,剛才釋放出的寒氣,震得他手臂到現在還發麻。

兩女的實力,一眼便能看穿,低級天象境,青年倒是不懼。

唯獨柳無邪,像是一汪大海,深不見底,看不到具體境界。

「你放了他們,我們自然不會多事。」

陳若煙往前一步,只要他們放了這對母女,他們也不願意多事,以免暴露行蹤。

「她們這個月的月供沒有如數湊齊,只能賣了她的女兒來湊賬,你們如果在敢多事,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兩名青年雖然看不穿柳無邪真實境界,還談不上懼怕。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