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想起初入血池的那股清涼,好奇心之下終究把手中那本筆記本攤開來。

一刻鐘后。

「原來此人竟然是瀝血國安插在龍行國的一個卧底,從小就被收入龍行國皇宮之中,長大后被派去看守神龍洞窟。」肖野喃喃道,「目的是為了,偷取一滴龍涎液?!」

肖野一臉疑惑,他雖然讀書甚多,但是卻從未聽說過龍行國的皇宮有個神龍洞窟,更別提什麼勞什子龍涎液了。

不過他倒是知道龍行國盤踞著一頭巨龍,相傳龍行國的皇室們都具備神龍血脈,並有特殊功法與之配合修鍊。

當然,這些具備巨龍血脈的皇室們皆是武修,事實上,整個東rì大陸的修鍊界都以武修為主,法修的數量不及武修的十分之一。

法修的單體作戰能力稍弱,在大規模戰場上倒是可以發揮出覆蓋範圍更廣的群攻,所以截水境以下的法修通常是國戰的殺神,頗受各大集權者的喜愛。但是修鍊界真正成為法修的修者卻是少之又少,整個龍行國也不過只有處在北邊的八歧派是法修門派。

就這樣,肖野終於他翻到了筆記本的最後一頁,他詫異的發現,這最後一頁竟然是用**寫的,字體歪歪扭扭,可見當時此人當時承受了多麼大的痛苦。

肖野不由小聲讀了出來:

「……主人說,如若用加入龍涎液的血池淬鍊軀體,有一定幾率成就神魔體,我一時昏了頭,竟然強行用凡人的血液匯入血池再加入龍涎液,不想,卻導致了兩種力量的不平衡,以至於落得身死地步,毀之晚矣……」

在rì記的最後還歪歪斜斜的寫著四個大字:火血聖池。

「神魔體?!有趣。」肖野不由一笑,不過笑容漸漸的又僵了下來,「血皇在給我丹藥之時,曾經說過那丹藥是火血丹,與那火血聖池有何聯繫?此時我的體質增強如此,難不成已經成就了神魔體?」

種種疑惑縈繞心頭,肖野臉上一時間yīn晴不定起來。

不過此時他心中已經隱隱有了一絲期待:「即便不是神魔體,這血池中的龍涎液也大大減緩了那毒藥的葯xìng,或許我有生還的可能也說不定。」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這丹藥是給具備魔族血脈的皇族食用的,如果不具備這樣的血脈,即使是魔族之人也要被其中血火活活燒死,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這鬼獒洞窟內夾雜了龍涎液的血池竟然救了他一命。

不過因為時間太久,其中龍涎液的成分已經消散了大半,所以此時肖野體內的毒並未祛除乾淨,血液隱隱還有灼燒之感,也就是說,龍涎液並未完全中和他體內的火血丹之力。他依舊命懸一線,如果能再弄到一滴龍涎液或許有可能完全祛除這火血毒。

至於他現在是否是神魔體,也就不得而知了。

肖野把這根儲物腰帶整個解了下來,系在了自己身上,然後抱著已經趴在地上陷入沉睡的阿寶走出洞外。

此時外面依舊下著大雨,把肖野全身的淤泥沖刷乾淨,他仰頭看著頭頂灰濛濛的天空,恍若隔世。

戰場已被這場大雨沖刷得異常乾淨,只剩下胡一疤的屍體皺巴巴的躺在前方,而讓肖野啞口無言的是,此時的胡一疤已經被人扒光,身上不著一物,肖野依稀的記得胡一疤生前穿著一件金sè的鐵凱,看品質約莫接近良鑄級,看來這段時間顯然有人偷偷來過搜刮過戰場。

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途經那胡一疤面前時,他竟然覺察到了一絲微弱的氣息。

「救我!」胡一疤微微張合著嘴,那口氣就像一具溺水的乾屍。

「要不是此人的偷襲皮妙妙也不會受傷!」肖野想著,眼中突然血光大盛,他只覺全身的血液瞬間便沸騰起來,體內湧出一股嗜血的渴望。

他毫不猶豫的提出那把血sè巨斧,高高舉起,那血sè的斧頭裡頓時倒映出胡一疤驚恐的眼神。

「不要!」胡一疤朝肖野吃力的伸著手。

「咔嚓!」一道血光乾淨利落的向下延伸而出,肖野似乎都感覺到了手中這柄血斧震顫般的雀躍,他甚至有種錯覺:在抽出血斧后,這胡一疤似乎比之前要乾瘦了許多。

這是肖野第一次殺人,不過,這似乎並未給他增加任何負擔,此時倒更像一種發泄。他像是突然便了一個人,由一個xìng情淳樸的少年變成了一頭嗜血的惡魔。

肖野一步一步的向大興城的方向前行著,雨水的沖刷又讓他再次變回了那個稍顯稚嫩的少年,只是此時的少年身上卻明顯的流露出一股濃濃的煞氣。

良久,雨停之時,肖野終於進入了大興城,眼中紅芒閃動間,徑直向殺戮聯盟走去。

「咦,快看,那個少年手上提著的那個包袱里是什麼?」

「向下滲著血呢!」

「好濃的血腥氣啊!」

「這少年煞氣好重,該不會是殺了人吧?」

……

一路上,行人皆對這冷漠的少年指指點點,片刻,肖野的身後便聚集起了數十人,而且人數還在繼續增加中。

「我去試探下!」這時一名固體境七重的野修挺著一個肥鼓鼓的大肚皮大大咧咧的從人群中走出,滿不在乎的上前跨了幾大步,擋在了肖野面前。

「嗨,小子,你這包袱里是什麼,解開給大爺看看!」那肥肚野修一掌推向肖野。

不知怎麼的,他的手剛接近肖野,便覺得全身一陣不適,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而且他的手掌竟像是針扎般的疼痛起來,似乎被一道赫人的銳氣所籠罩。


他餘光瞟去,只見這少年依舊在不急不緩的前行者,只是他的右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倒拖著一把血sè的巨斧,斧背倒拖在地上發出「錚錚」的金石之聲。

在看這少年,雙眼中透著懾人的血光,四周似乎涌盪著無窮的殺意,肖野顯然注意到了他,面無表情的把目光投shè過來,如同看死人般盯著面前擋路之人。

肥肚男子突然一個激靈,雙腿一軟便坐倒在地……

而就在肖野離開不久,胡一疤的屍體旁便出現了一名頂著巨頭的中年人,他憤怒的嘶吼一聲,發狂似的向四面張望著,像是要尋出殺人真兇,不過此時的肖野已經遠去。

「二哥,我只是離開了不到一個時辰,想去給你尋套衣服,沒想到,沒想到你竟然遭了歹人的毒手!」那大頭男子的臉上露出yīn狠之sè,「二哥你放心,葛老三一定會為你報仇!」說完只得抱著胡一疤的屍體匆匆離開了原地。」

———-

「鬼獒任務。」肖野面無表情的把一個血sè包袱「啪」的一聲重重的放在了殺戮聯盟的任務台上。

此時跟隨著他過來的人群已經擠滿了整個大廳,聽到鬼獒任務這四個字,整個大廳頓時炸開了鍋,隨後,又漸漸安靜下來,眾人皆是一臉緊張的盯著這個瀰漫著濃濃血氣的神秘包袱。 禿頂男子先是身子一僵,爾後猛然抬起頭,見面前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少年,不由生出一絲怒氣。

「少年郎,這裡可開不得玩笑,要是你這包袱內不是獒頭,你可就出不了這道大門了。」禿頂男子指了指前方那寬達三米高達五米的大門,像是大人唬小孩般的說道。此時的肖野已然去掉了化妝,這禿頂男子顯然沒有認出他。

「刺刺…」

不想肖野卻是一言不發,只是走上前來慢條斯理的解開了那打著結的包袱,包袱上的血有些許凝結,布又是濕的,因為摩檫力大,解開之時倒是發出了道道刺刺的聲音,在這靜謐的大廳中顯得有些奇怪。


霎那間,鬼獒那碩大的頭顱出現在了任務台上,此時獒頭裡的血已然流光,連那幽蘭sè的毛髮也有種異樣的蒼白感。

「那,那,那……」

「真的是鬼獒!」

「我的天,蒼天在上……」

「他是怎麼做到的……」

周圍的人群頓時熱鬧起來,一部分人想走向前來表示感謝,但是肖野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態度卻是讓他們止住了腳步,更多的人則衝出了殺戮聯盟的大門,開始向大興城的百姓傳達這一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見面前突然冒出一個駭人的獒頭,禿頂男子的嚇得臉sè蒼白,他後退幾步撞在身後的黑sè的方格柜上才停了下來。

「您好,請出示刀牌。」禿頂男畏畏縮縮的說。

一隻依舊布著血污的手夾著一塊刀牌遞了過去。

「肋骨您好,這是這次獎勵的內容,請您在選取的物品上做下靈念印記。」半響,禿頂男子話再次傳來,他有些詫異的看著肖野,肋骨這個名字他也是記得的,但是當時貌似是一個壯年男子來著。

爾後就見他手訣一打,肖野便覺四周的環境開始變幻起來,似乎進入到了一間二十來平米的虛擬的密室中,北牆、西墻和東墻邊各有一個條形的褐sè書桌,而他面朝北邊的書桌上此時正密密麻麻的放著若干三段戰技。

肖野逐一看過去,最後把目光停留在《神鬼亂舞》上,說明:一次xìng耗盡全身元力,持續作用在敵人身上,可產生群擊效果。

就選它了!肖野心中道,此時他也不知自己能活多久,所以隨xìng了許多。

烙上靈覺印記之後,他又轉向左邊的書桌,只見上面擺放了若干小瓶,這應該便是二品丹藥的選取了,雲蘊丹、暴元丹、復脈丹……肖野一眼掃過去,最後把目光落在一個粉紅小瓶上,只見上面寫著:溫獸丹,可以有一定幾率提升寵物成長度(骨獸除外)。

「我體內的餘毒還未全部排除,也不知確切能活多久,就把它給阿寶吧。」肖野盤算著,與此同時分出一道靈念在這粉紅小瓶上留下一個烙印。

接著,他又在右邊的桌上選取了一顆一品的氣生丹。

「嘭!」

只見白光一閃,密室瞬間土崩瓦解,肖野立即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依舊站在原地,不過面前的任務台上出現了一個正方體的黑sè木盒。

「您好,所有獎勵都已經放在這盒內了。」禿頭男子躬身說道。

肖野點點頭。把其中的獎勵一一放入儲物腰帶中,至從有了儲物腰帶后,他已經把那紫金小盒重新空了出來,專門存放金剛。

他正想提著獒頭離開,不想那禿頂男子接著說道:「由於您得到了一百積分,完成了第一次任務,所以有許可權去樓上的競拍場,您這頭鬼獒應該能拍個好價錢。」畢竟肖野為大興城除了一害,連這不苟言笑死氣沉沉的禿頭男子話也多了些:「樓梯口在大廳東面。」

「競拍場?」肖野的身形微微一怔,「看看是否有飛舟拍賣,如果有,自己也能早點回到傀儡堂。」肖野想著點點頭,朝東面走去。

此時的大廳人群散了大半,不過依舊有不少人在一旁觀望著他,見他向東走來,人群頓時散出一條道來。

而他剛走了十來步,卻意外的發現大廳東面竟然也有懸空投影,走到近處一看,一共四個,分為天地玄黃,是東rì大陸高手排行榜單。


每個門派的弟子都分為天地玄黃四級,黃級弟子的年齡在二十歲以下,玄級弟子的年齡不超過五十歲,五十到一百歲的弟子稱為地級弟子,而一百歲以上的則為天級弟子。

而肖野此時似乎只有黃榜的閱讀許可權,他一眼瞟向榜頂,讓他震驚無比的是,第一名竟然蠻族的一名小女孩,藍珈衣,十四歲,實力赫然達到了風雷境一重。第二名則是海族的女子,海媚兒,十八歲,氣雲境大圓滿。排在第三的是龍行國的龍儀,十七歲,實力為氣雲境九重。而第四名則讓肖野那已經變得有些淡漠的眼神微微激蕩了一下,皮妙妙,十六歲,氣雲境七重。

肖野沒有繼續往下看,如果自己沒有中毒,以他十五歲的年紀,自然不介意rì后在這榜單里留下自己的名字,但是這個小小的希望似乎很渺茫。

走過一段環繞式螺旋梯,肖野來到了第二層,首先看到的是一個高達一米的環繞形櫃檯,櫃檯後站著一名白鬍子老者,此時正微眯著眼睛似乎在打盹。

櫃檯的另一側則是一個拱形入口,裡面是一個黑漆漆的大廳,此時拍賣還未開始,不過入口處已經稀稀落落來了幾位修者,正聚在一起閑聊著。

白鬍子老者很快便察覺了肖野的到來,那黃豆般的眼中shè出一道jīng光,朝肖野樂呵的打著招呼道:「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幫助。」心中卻道:「此人年紀輕輕,煞氣好重。」

「拍賣品需要達到什麼樣的要求?」肖野淡淡的問道。


這具獒屍對他而言並沒有什麼價值,還不如把它拍賣掉來得實在。

「什麼類型?」白鬍子老者的白眉微微一挑問道。

「魔獸。」

「這裡雖然是初級交易所,但是拍品還是有一定的講究的,魔獸的品級必須達到一階後期以上才能達到拍賣的標準。」老頭一聽是魔獸,頓時略顯失望,面前這少年如此年輕,斷然無法提供什麼珍貴魔獸。

「鬼獒成不成?!」肖野的手突然抬起,此時手中赫然出現一個碩大的猙獰獒頭。

「快看,那個,那個人手上提著什麼?!」一名眼尖的修者在不遠處驚呼道。

這時周圍的修者頓時像炸開了鍋,熱鬧起來,之前那樓下的眾人基本是一些好事的凡人,沒有許可權跟上來,所以鬼獒被殺的這條消息此時尚未被二層的修者知曉。

「像是一顆頭啊!」

「像是一顆狗頭!」

「不,我的天,那是鬼獒的頭,他殺了鬼獒!」

「他才多大年紀,不可能吧!」

「咦,我認識他,我們同在一家客棧吃過飯,他是傀儡堂的弟子!」

「那一定是嫡傳弟子!」

「能殺鬼獒的,其實力必定達到了氣雲境後期,而他還不到十八歲吧。」

……

「哎呀!」儘管老頭見多識廣也是嚇得一仰頭差點倒在地上,他還未穩住身形便連連點頭道:「成成成!」

說著臉sè又顯惋惜:「可惜您把這獒頭斬了下來,如若是完整的,價值應該可提高一倍。」

肖野卻不在意,把獒頭收起,獒屍則給了他,領了一個競拍牌后,他大步走入右邊的交易大廳。找了一個靠後的位置坐了下來。

此廳就如同電影院一般,大約可以容納五百來人,最前方是一個約莫百來平米的展示台。

隨著時間的過去,一名名低階修者陸續走入大廳,原本人數寥寥的拍賣廳漸漸熱鬧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