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呆愕住了,聶紫裳又何嘗不震驚得芳心欲跳出胸腔來?他怎麼能這樣呢?他怎麼能摸人家那裡?為什麼那感覺那麼怪異?甚至是有點……很舒服的感覺……她被自己的感覺震撼住了,羞得有些無地自容,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了事。

「你們……」唐瑩的話打破了山洞中詭異的氣氛,她剛才正嘗試著運功調息,倒是沒有看到先前發生的詭異而香艷的一幕,只是聽到了聶紫裳的尖叫,這才睜開眼睛看了過去。

「沒……沒什麼,她好了……」葉問龍震撼之後,卻也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聶紫裳後背的傷勢竟然全好了,他答完唐瑩的話后,心裡也是終於鬆了下來,只覺得眼前的聶紫裳變得模糊起來,他只看得到她後背的那一片白。

「手感真的很棒……」

這是葉問龍昏過去前的最後想法,他倒下去的時候,鼻血都沒有來得及擦,只不過他的嘴角彎起了一個詭異的弧度,落到聶紫裳的眼裡,顯得邪異無比,這該死的小色狼!

葉問龍醒來的時候,身下鋪著毛毯,身上蓋著暖和的被子,給他的感覺就象是睡在床榻之上,讓他想起了以前冬天早上醒來賴在床上感覺。

他睜開眼來,第一眼便是看到了毛茸茸的小可愛正蜷縮著身子躺在他胸前的被子之上,幾乎是在他睜眼的第一時間抬頭開眼,看到他醒來,立即興奮地跳了起來,又蹦又跳的好不開心。

「你醒了!」緊接著,一左一右,兩張人間極品俏臉出現在他的視線,左邊是唐瑩,右邊是聶紫裳,兩人此時都已換了衣裳,身上打理得十分乾淨、整潔,一邊火辣,一邊出塵,就象是一火一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唯一相同的,便是兩女眼中的關切,臉上的的擔憂,很真,很切。

看到聶紫裳的時候,葉問龍腦子裡便是不禁閃現出那尷尬而香艷的一幕,只不過聶紫裳臉色平淡,目光也沒有逃避他的意思,好像那件事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樣,這讓葉問龍不得不感嘆,這的確是一個心態超級強大的冰美人。

「我昏睡了多久?」葉問龍坐了起來,很快便回到了現實,想起生死未卜的古心離等人,他臉上立即現出憂慮來。

「整整一天。」唐瑩有些心疼地看了他一眼道。

「這麼久了?」葉問龍臉色微變,沒有多說什麼,看到旁邊擺有食物,二話沒說爬了起來拿了就吃,看到他那狼吞虎咽的樣子,兩女不是無語,而是對望了一眼,均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淡淡的憐惜。

昨天葉問龍突然昏倒過去,聶紫裳初時還以為他是做了「壞事」裝暈,但是看到他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臉龐以及濕透了衣服,她才知道葉問龍的確是累得倒下了,顧不得再去多想先前的事,趕緊將他扶了起來。

毛毯和被子都是她在葉問龍的空間壓縮袋裡找到的,空間袋是葉問龍昏倒之前遞給聶紫裳的,對此不管是聶紫裳還是唐瑩都頗感無語,因為聶紫裳無語之時打開空間壓縮袋給她看過,葉問龍空間壓縮袋中,全部都是生活用品和吃的,甚至毛毯被子都有,但是藥品材料一樣都沒有,她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這麼用空間壓縮袋。

要知道空間壓縮袋在現代社會仍然是一件奢侈品,即便是在龍武學府這種天才多如牛毛、貴族多如狗的毛的地方,能夠擁有一個空間壓縮袋的人也並不多。而且空間壓縮袋也是有等級之分的,象葉問龍這種足有2立方米空間的空間壓縮袋,已經是屬於高級貨。

然而又有誰拿一個高級的空間壓縮袋來裝這些對於善武修鍊者來說等同於垃圾的東西?除了這個小混賬!當然,她們並不知道,葉問龍擁有一個巨大的龍靈石空間,而且空間還會隨著他的實力提升而不斷擴大,以現在龍靈石空間的容量,他身上的這些空間壓縮袋基本等同於雞肋,如果不是怕別人發現龍靈石空間的秘密,他甚至連空間壓縮袋都不帶。

好在唐瑩和聶紫裳兩女對此除了無語之外都沒有懷疑什麼,或者說她們都選擇了相信葉問龍。不過也好在葉問龍空間壓縮袋裡有這些東西,否則的話,她們只怕會有些尷尬,因為山洞中雖然比外面暖和一些,氣溫仍然在零下,在不能生火的情況下,如果沒有被子毛毯,或許她們只能摟著他幫他取暖。

兩人都沒有想到葉問龍會累到這樣的程度,整整睡了一天才恢復過來。她們自然不知道,葉問龍是因為精神力嚴重透支所致。而精神力的恢復,葉問龍目前也只能通過睡眠來完成,除此外沒有任何辦法。

「你們在這裡等我,千萬不要出去,我想辦法去找古大哥他們。」葉問龍三兩下解決了肚子問題,站起來便是向山洞出口走去,「小雪跟我走。」

「小弟,我們一起去吧,多個人多個照應。」唐瑩已經恢復得差不多,看到葉問龍要出去,便跟了上去。

「瑩姐,我是去找人或者救人,不是去拚命,人多沒用。」葉問龍道,「你的內傷初愈,但要想恢復元氣,至少還要幾天。放心好了,有小雪幫我,會沒事的。」

「那你要小心!」唐瑩輕嘆一聲,只得依他。

「小心!」

聶紫裳只說了兩個字,眼中難得的掠過一絲憂慮。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小雪,走!」葉問龍傲然笑道,一揮手,小雪便即嗖地竄出,有它在開路,冰封的洞口很快打開,葉問龍爬了出去,小雪再次把洞口封上,洞口重新做好偽裝,一人一獸這才離去。

「這裡的善力倒是很濃,如果不是有事,在這裡修鍊也不錯。」看到葉問龍和小雪離去,唐瑩和聶紫裳兩女沉默了良久,唐瑩率先打破了沉寂。

「嗯,他留下了被子毛毯,又有大量的食物和水,我們在這裡住到來年春年都沒問題。」聶紫裳道。

「紫裳,你好像變了。」

「唐瑩,你好像也變了。」

「我沒變。」

「我也沒變。」

「我們幹嘛要說這些沒營養的話?」

最後一句是兩女同時說的,語畢兩人同時苦笑起來,深深的確憂慮清晰地寫在了她們的臉上。

「他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一定!」

兩女略顯冰涼的手抓握一起,彼此的語句都很堅定,握著的手也都很用力,她們不是在給對方力量,而是以這樣的方式,給剛剛離開的葉問龍打氣。

是的,她們都變了,至少在對葉問龍的心態上,她們都發生了一些十分微妙的變化。

誰都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樣的變化,只是誰也沒有承認,也沒有說出口來。 葉問龍並沒有馬上去尋找古心離等人,不是不擔心,而是他覺得自己更應該先把善木戶也破了。

本來他要突破善木戶,就是在唐瑩和聶紫仙面前也並非不可,不過他身上的秘密他並不想讓人知道,尤其是龍靈石的存在。

他隱隱有一種感覺,一旦自己突破善木戶,善府蓮台中間的五片五行花瓣成形之後,身上也許會發生一些變化,至於是不是與龍靈石有關他不敢肯定,是以他還是不想冒險。

隨著見識到黃階光魔獸的強大,他對自己的實力提升也是越來越迫切。而且他隱隱有一種感覺,那是他敏銳的第六感觸發的感覺,他很快便要面對更大的危險,甚至有可能是連小龍附身都難以解決的危險。

小龍與他精神意識融合究竟可以發揮到什麼樣的實力他不是很清楚,小龍也沒有明確告訴他,只是告訴他,融合不是萬能的,而且以他的身體強度,也發揮不了多麼大的威能。

葉問龍自己總結了幾次融合的感覺,得出的結論是:目前小龍與他融合所能發揮的戰鬥力,不會超越黃階,可能是中級,高級,也可能是黃階巔峰,但絕對不會達到玄階。依他估計,中級和高級的可能性較大,因為那天面對天雪狼王、黃金獅王和狼面魈三個黃階之時,葉問龍能夠感覺到,小龍也並不是很輕鬆,否則以小龍的性格,也許會在逗他們一下,但是小龍沒有。

當然,也有可能小龍覺得讓他肓化天雪聖女更加重要。

反正隨著葉問龍實力的提升以及與更多強者的接觸,葉問龍知道小龍說得對,只有自身的實力提升才是最關鍵的,依靠它的附體,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出得山洞之後,葉問龍找了一個頗為隱秘的山林秘洞,然後直接是讓小雪將洞口封起來,並為他護法,他進入了二層冥想狀態,感悟到大量的木系善力之後,便拿出萬年玄木和木元珠。

萬年玄木之中蘊含大量的木系能量,不過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萬年玄木具有聚集木系善力的作用。他要破善木戶,萬年玄木只是備用的輔助,木元珠才是唱主角。

「嘶~」

心念一動,木元珠懸空而起,青芒閃爍,無比精純的木系能量瘋狂地湧入他的體內,強大的木系能量湧入他的奇經百脈,調動散佈於全身的善木力與之匯合,而後湧入善府之中,凝成一條青色的木系青龍,在善府之內發出了挑釁的咆哮,不斷刺激著他善府內的善木門戶。

其餘五戶善力在葉問龍的安撫下潛伏不動,任由木系青龍挑釁、咆哮,只當是一條瘋狗在叫著。葉問龍能夠感覺到,善木戶的後面有一些異常的波動傳來,比以前他用木系靈石修鍊之時波動要大上許多,心中一喜,有戲。

要知道,葉問龍的破戶與一般善武者是完全相反的。一般善武者破戶時都是把屬性善力凝鍊到足夠強大,達到厚積薄發的程度,然後直接去撞擊善府中的屬性門戶,從而破戶晉階。但是葉問龍不同,他的破戶是由內而外,需要對天地間該屬性的善力有了深層的感悟,然後依靠強大的屬性感應讓屬性門戶自己衝破。

上一次葉問龍嘗試破開善木戶的時候,就是因為屬性感應不夠強烈而失敗的。上次失敗之後,他一直沒有再嘗試第二次,只是不斷感悟著天地間的善木之力,待有更高一級的木系能量再破戶。

當知道神衍小隊要獵殺的是黃階狼面魈時,葉問龍就知道,黃階狼面魈的木元珠將是自己最好的晉階材料。

大約兩個小時之後,隨著善木戶感應越來越強烈,木元珠中的能量全部被抽空,化為粉末破碎而開,葉問龍的厚積薄發終於發揮了作用,善府中的青色善力木龍幾乎凝成了液,善府善木戶劇烈地顫抖起來,甚至是向外凸出,就好像有人從裡面往外擠推一般。

「轟~~」

沉寂了許久的善木戶終於轟碎開來,一個青色的光點沒入善府蓮台中間五片花瓣中唯一透空的花瓣之中。

「嘶~」

下一刻,那朵善木花瓣迸射出耀眼的晶瑩青芒,花瓣之上,一個青芒漩渦形成,龐大的威壓狂卷開來,強大的吸力將那條在善府中咆哮的青木善龍吸卷而去,青木善龍全身劇顫起來,極力地掙扎著,但根本沒用,頃刻間便是被漩渦狂卷而去,善木力花瓣之中傳來了宛若潮汐般的潮鳴,霎時間光芒萬丈。

葉問龍清晰地感覺得到天地間無所不在的善木之力與自己之間有了更加親密的聯繫,善木花瓣以勢不可擋之態瘋狂攀升,與此同時,萬年玄木被周圍的天地善木力引動,散發出強大的吸力,方圓數千米之內的天地木系善力瘋狂地向這邊聚攏沒入萬年玄木之中,再通過萬年玄木釋放出來,然後再被葉問龍吸入體內。

萬年玄木最大的功能便是提煉傳導的橋樑作用,善木戶的善武者修鍊之時有萬年玄木在旁邊輔助,吸收天地善力的速度不但會快上數倍,而且吸收的善木之力也會凝鍊很多。

敬愛階一級,一級巔峰,二級,二級巔峰,三#級,三#級巔峰……

「不好,根本沒有辦法控制。」當善木戶的積累達到三#級巔峰之時,葉問龍突然發現此時的情形根本不由自己控制,善木花瓣還在節節攀升之中,眼看很快便要突破到敬愛階四級。

怎麼辦?關鍵時刻,葉問龍反而冷靜了下來。這一點,也是當初趙雪柔最佩服葉問龍的地方,越是緊急的時候,他的頭腦反而越清醒越冷靜,這種冷靜不是後天培養出來的,而是彷彿天生一樣,因為以葉問龍的閱歷,很難修鍊得出這樣的心態來。

「小龍,滾出來!」葉問龍在意識海中猛喝道。

「哥哥——」小龍似乎也知道出事了,沒有再假裝聽不到,刷地出現在葉問龍意識海的白雲之上。

「我的善木戶控制不住,馬上要突破到四級了……」葉問龍雖然知道在意識海的交流與在外面交流存在極大的時間差,但他還是以極快的速度把情況跟小龍講了。


「嗯,哥哥,這應該是悟境突破,與善木之力的多少沒有多大關係,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小龍倒是不急,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少廢話,有辦法快說。」葉問龍沒好氣地道。


小龍嘻嘻一笑,笑道:「哥哥可以嘗試一下把龍靈石收入善府,到時候也許所有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把龍靈石收入善府?」葉問龍愕然。

「聽我的沒錯,這是傲……快點吧,一會你就明白了,我睡覺去了。」小龍發現自己差點說漏嘴,掩嘴變成了打哈欠,刷地翻下雲頭消失不見。

「這小混賬!」葉問龍低罵一聲,卻也無可奈何,這小傢伙太調皮了,自己根本就管不住他。

「刷」

葉問龍心念一動,試圖以心念把龍靈石收入善府之中,心念動間,龍靈石之上陡然迸射出無比璀璨的光芒,一股浩瀚如星宇般的磅礴氣息從其中透溢而出。

守在門口處的小雪全身毛髮突然豎了起來,長長的尾巴扯成了一條白鞭,眼中露出了無比恐懼之色,看著葉問龍胸口處的璀璨光芒,它的身軀劇烈顫抖起來。

「龍威,神龍之威,遠古神龍之威!」小雪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心裡連續暴出三句話來,駭得渾身顫抖。

擁有遠古血脈光魔獸一樣擁有著一些傳承記憶,在小雪的傳承記憶中,便有著關於遠古神龍的傳說。那是魔獸界最為神聖的傳說,傳說在茫茫天宇億萬生靈之中,有一種最為強大的種族,那就是遠古神龍一族,他們擁有著最為強大的血脈傳承,是天宇中最強大的存在,也是億萬生靈須要鼎禮膜拜的存在,在遠古神龍一族面前,億萬獸族的血脈都會受到壓制。

如果說在它們的心中,那些九階魔獸是屬於帝皇般存在的話,遠古神龍一族的血脈傳承者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而黃階光魔獸,在廣袤的天宇億萬獸種之中,只不過是一階魔獸,一階魔獸與九階魔獸的差距就像是螞蟻和大象的差別,但是九階魔獸與強大的遠古神龍的差距,同樣也是螞蟻和大象一樣的差距。

「主人的身上怎麼會有遠古神龍的氣息?難道主人擁有神龍一族的血脈?」小雪震駭之後,卻是心中狂喜,如果主人真的擁有神龍一族的血脈,那麼她能夠侍奉主人不但不是一件丟臉之事,反而是天大的恩寵。要知道,擁有遠古神龍一族血脈的主人一旦成長起來,象她這樣的一階魔獸,根本連幫他提鞋都不配,主人能在這個時候選上她,是她千萬年才修來的福份。

擁有遠古神龍血脈的人一旦成長到巔峰,那就是相當於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是九階的魔獸都不一定會入其法眼,就更不用說她一個一階小獸了。

「以後我一定全心全意侍奉主人……」看著龍靈石中那一道翻騰的金色龍影,小雪全身顫抖著,心裡的想法卻是無比的堅定。 「嗷!」

一聲驚天的龍吟從龍靈石中傳來,小雪思維出現了短暫的停滯,彷彿空間都被禁錮住了一樣,待得她清醒過來,葉問龍掛在胸口的龍靈石已然消失不見,然而在葉問龍的胸口善府位置,一個金色的漩渦正在緩緩旋轉,耀眼的金色光芒令得小雪都是不敢逼視,但她卻是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切,不敢眨一下眼睛,好像害怕自己會錯過哪一個細節一般。

盤膝而坐的葉問龍此時也是心中狂喜,因為果如小龍所料一樣,在他的心念控制之下,龍靈石迸發出強大的龍息波動,而後化為一道金芒湧入他的善府之中,最後化為一顆龍紋金蓮子,落在了蓮台的中央。

在龍紋金蓮子落下的剎那間,葉問龍的心裡便是知道了許多事,包括他異於一般善武者的善府、多達四十二戶的善戶、奇異的蓮台等,他都有了初步的了解。

原來這一切都是龍靈石對他身體進行的改造,因為以葉問龍的身體,根本就不可能承受強大的神龍一脈的傳承,而葉問龍所處的世界,又不能如同遠古神龍一族那般修鍊,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結合現世的天地能量和人類體質,給葉問龍塑造一個全新的修鍊體系。

這個修鍊體系就叫神龍聖蓮台。神龍聖蓮台把人類善修的三千善道歸類,形成一個蘊含天地玄奧的修鍊爐鼎,以此讓葉問龍來吸收天地之力,凝鍊強大的肉身。

這個修鍊體系包括兩部分,第一部分是蓮台核心的五行花瓣善力核心,五行瓣成,龍蓮歸位;第二部分則是蓮台五行核心之外的三十六片花瓣善力支系,這三十六片花瓣又稱為龍骨之瓣,這是專門為他將來融合除了右臂骨之外的三十五塊龍骨而設的。

遠古神龍一族之所以強大,成為億萬生靈中最耀眼的存在,那是因為它們傳承了天地之奧義,而天地之奧義,當然便包括了所有的天道。

只不過每一個擁有遠古神龍血脈傳承的傳承者,他們所能傳承的奧義也是有所不同罷了,所以在遠古的傳說之中,便有了許許多多的強大的神龍版本,如可吞日吐炎的火龍,可呼風喚雨的水龍,可開疆辟域的土龍,可掌控億萬綠色生命的木龍,可破星斬宇的金龍……萬千變化,都在傳承之奧。

而葉問龍所要傳承的,卻不是其中的某一項或者某幾項,而是五行之本,天罡之數。五行之本,金木水火土,這是生命的本源;天罡之數為**,也就是三十六。

龍靈石所要構築的,乃是整個遠古神龍一族的全部傳承。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以遠古神龍一族那麼強大的存在,那來自異界的異魔為什麼也能夠將之滅殺?想到做過的那個曾經的夢,葉問龍心中的疑惑更甚。


傳承天罡數道,對他而言,這似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他有得選擇嗎?沒有,自從龍靈選擇到他的那一刻起,他已經沒有退路,只能按照龍靈的安排去走,而且給予他的幫助還非常有限。

可以說,匯聚著遠古神龍意志的龍靈石,相當於整個遠古神龍一族的靈魂結晶,與其說其選擇安排了葉問龍,不如說它是在博弈,它看中的不是葉問龍那副孱弱的身軀,而是他那堅韌、頑強、不屈、冷靜的精神意志。

對於葉問龍而言,龍靈給他的是有限的幫助,無限的壓力。

而對於龍靈本身而言,這是一次梭哈的牌,贏了,遠古神龍一族再度崛起,傳承再續;輸了,滿盤皆輸,一無所有,遠古神龍的傳承,從此而絕。

相對而言,葉問龍並不認為有什麼不公平,因為龍靈沒有強加給他的意志,就好像古代的一些道統傳承一樣,升天之前,師父遞給你一本秘籍,對你說:徒兒,此乃本派鎮派神功,為師要去仙界,以後不能督促你修鍊了,你要好好修鍊,將本派發揚光大。

說是這樣說,會不會好好修鍊,已升天的師父是沒有辦法再督促的。相對而言,龍靈要比「師父」好千百倍,只要葉問龍好好修鍊,它便會根據不同的階段提供不同的幫助。當然,如果葉問龍不求上進混日子,龍靈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