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呢?只能跟幾個擠公交、坐地鐵的同事偶爾犯犯酸,說這就是一輛30萬破華晨,華晨寶馬不叫寶馬進口寶馬才叫寶馬。

照這麼說,那北京奔馳不是奔馳,一汽奧迪也不是奧迪,奇瑞路虎那就不是路虎了?

都是吃不着葡萄說葡萄酸呢,華晨寶馬那也是寶馬!

有這種家庭條件,人家這大半夜出來執任務才能睡得着啊,這才兩分鐘過功夫,呼嚕聲都起來了。

遠處的腳步聲吸引了這個稍瘦的警員,他擡頭看過去,多麼清純的藍裙女生啊,黑髮撒肩,劉海蓬鬆的垂掛在前額,雙目晶瑩清澈,渾身上下都散發着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脫俗氣質。

“你好,警察哥哥。”蜜糖是做好了一切準備,鼓足勇氣才走上前來,可這現場的意外的情況卻讓她有些緊張了,她只能盡全力去控制心裏的緊張。

兩個留守值夜的警員居然睡了一個,這畢竟是醫院,大聲喧譁去吵醒他的話,一定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蜜糖只能硬着頭皮繼續按照計劃進行。

這臨時的變化就只好祈禱王聰和冰冰能夠解決了!

“你……你好!”稍瘦的警員有些意外的看着蜜糖,他比蜜糖還緊張呢,這還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美女主動向他打招呼:“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是啊,我……的確有個小小的困難。”蜜糖不好意思道。

稍瘦的警員當時就認真了起來:“有什麼困難你儘管說!只要有我在,我一定會幫你的。”

蜜糖咬了下嘴脣,豁出去了:“剛纔我在三樓衛生間,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男生,他拿着手機在女廁門口晃來晃去。我……我懷疑他是那種變……態!”

稍瘦的警員表情誇張的張大嘴巴,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蜜糖對他使勁點點頭,似乎是在告訴他,她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稍瘦的警員態度嚴肅起來,作爲一名人民公安,職責就是保護人民羣衆的利益不受到損害,現在一個如此清純的妙齡妹妹請求他的幫助,他當然不能視而不見!

“你能不能幫我去確定一下,不然我都不敢去衛生間了。”蜜糖道。

“當然!” 扶我起來我還能裝 ,卻猶豫了一下。

這種幫助漂亮妹妹解決可怕怪蜀黍的事情,他自己就能輕鬆解決,又何必還叫醒同事呢?

事情結束,他單獨和漂亮妹妹加個微信不挺好嗎,若是讓同事也一起來,那他也會做一樣的事情,加人家姑娘微信。自己的朋友圈曬的都是雜七雜八的生活瑣事,而他同事曬的都是寶馬方向盤前的自拍照,鏡子前面用腦殘粉色的iPhoneXsplus的健身照。

這一對比的話,他自卑呀,所以他乾脆就沒喊。

“要不然叫醒這個哥哥一起吧,以免有危險。”蜜糖說這句話的時候,適當的提高了聲音,就是想把這睡着的傢伙吵醒。

然而誰曾想這做警察的居然一點警惕性都沒有,睡的跟死豬似的。

“不用了,對付那種有窺視異性這種病態的傢伙,我自己一個人就足夠了。”稍瘦的警員不再猶豫,趕緊動身下樓。

蜜糖沒辦法,只能放棄這睡着的傢伙。

拿下流氓,加女孩微信,週末休班的時候約出來一起吃飯看電影……此刻稍瘦警員的腦子裏全部都是這些東西,畢竟也二十五、六的人了,找不到女朋友自己也着急。

蜜糖和警員兩個人一同來到三樓,就在那衛生間的門口,一個身穿深色運動服的傢伙,連衣帽套在頭上,就在衛生間門口左右徘徊。

這深更半夜的,不是變態還能是什麼!

“那個人!過來!”稍瘦警員擺出姿態,招手喊了一聲:“就是說你呢,過來下!大半夜不睡覺在廁所門口做什麼呢!”

這套上腦袋裝變態的就是王聰,他瞥眼一瞅,怎麼就一個,另外一個呢?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稍瘦的警員突然就邁開流行大步走向前去,蜜糖驚呼一聲:“小心!”

王聰聽到提醒嚇了一跳,趕緊拔腿就跑!稍瘦警員還以爲蜜糖對他的擔心呢,回頭做了一個OK的手勢讓她放心。

而這轉眼功夫王聰都跑出去二十多米了。

稍瘦的警員不甘示弱,邊跑邊把外套都給脫掉扔了,百米衝刺一般的追擊上前!怎麼說他當年也是警校裏的百米冠軍和馬拉松亞軍,抓人這種事情他很在行!

就說到治安大隊來上班的這一年時間,十個被抓的地痞和小偷,有八個都是他給追上按住的。

可惜他這次碰到對手了,王聰若想跑還能讓他抓住?讓他開着局裏那1.8T的帕薩特也追不上啊。

王聰的任務是“遛鷹”,既不能讓對方把自己給抓住,還要給對方機會,讓對方以爲自己只需要再堅持幾步就能抓到他。

這任務是真難啊,掌控速度是關鍵,這就到了考驗王聰控制自己能力的時候了。只要今天的任務能圓滿完成,堅持二十分鐘,對他以後來說也是很有幫助的。

蜜糖完成了“調虎”,王聰進行着“遛鷹”,現在就只剩下冰冰完成最後的一步了。

但冰冰衝到六樓卻發現監護室門口還躺了一個警方的人呢,當時就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蜜糖確定王聰和那稍瘦警員跑遠之後,也趕快返回六樓,見到冰冰正在猶豫,她也無可奈何:“他睡的太沉了,我故意喊了都沒能吵醒。”

他們三人也沒有B計劃,只能硬着頭皮按原計劃進行了。

“給你這個。”冰冰從口袋拿出手機遞給蜜糖,這是基博士特製的三防智能手機,比市面上的那些可先進太多了,銥鈦超級合金的外殼甚至能把鑽石敲碎碾成粉末:“如果他醒來,拍他後腦!”

蜜糖倒抽一口寒氣,襲警啊?!

冰冰並沒有給蜜糖拒絕的機會,硬生生將手機塞到蜜糖手中。

她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在柳聞龍口中問出話來,她在組織這些年也沒少學到東西,正常基因的模板,人類的耐性平均也就是十分鐘左右,所以纔有三分鐘熱度這句話。

而作爲警察的人自然耐性多一些,那也不會超過這個時間太久,那稍瘦的警員若是十分鐘還抓不到王聰,極有可能放棄回來。

“是不是砸這個部位才更容易致昏?”蜜糖嚥下一口唾沫,她可不想對方真的醒了,她一下解決不了問題。

冰冰一看她指的是太陽穴的位置,平靜的扔下一句話:“後腦更容易致人昏迷,那地方更容易致人死亡。”

蜜糖聽了這話嚇的手都軟了。

冰冰這時候已經開門進入監護室,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分鐘,她不敢耽擱太久。


監護室有兩層隔音門,所以柳聞龍根本聽不到外面的聲音,只有裏面這道門打開進來人,他才意識到有人的出現。但他現在只想休息,因爲只有睡着了才能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哪怕是有硬膜外鎮痛棒的作用,疼痛感仍然還會存在的。

柳聞龍沒有睜開眼睛,鬼知道這些醫生還要給他弄些什麼。

然而冰冰二話不說,上前就把接在柳聞龍脊膜與椎管的骨膜之間硬膜外腔上的鎮痛泵給拔了下來!

柳聞龍當即就瞪大眼睛驚醒過來,當冰冰映入他眼中的一剎那,他就想要驚呼出聲。

逆世驚雷 ,一把將他嘴巴捂住!柳聞龍一掙扎,渾身劇痛!

緊跟着, 引闕閣 ,整個過程絲毫沒有猶豫。

柳聞龍能傷那麼嚴重還沒被“疼痛”給折磨瘋,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歸功於硬膜外腔和靜脈上的兩處鎮痛泵的作用。

若是沒有這兩個鎮痛泵的鎮痛作用,這種程度的電燒傷絕對會把人給逼瘋。

“你知道嗎,硬膜外腔的鎮痛泵使用的往往是麻藥,嗎啡,而靜脈鎮痛泵上用的是***。”冰冰不緊不慢道:“如果把兩種不同的鎮痛泵位置搞錯,使用者就會出現局麻藥的全身麻醉作用,或因**類藥物過量引起呼吸抑制的嚴重併發症,非常危險。”


柳聞龍這些年只害怕過猛女一人,而今天,他有了第二個害怕的人。

“如果我鬆開手你敢亂吼亂叫的話,我保證你會嚐到兩種鎮痛泵接錯的滋味。”冰冰繼續道:“嚴重的呼吸抑制會讓你下地獄,而醫生恐怕會等你死亡之後才發現至死原因。”

柳聞龍額頭上不斷冒出冷汗,除了恐懼之外,疼痛感也開始慢慢襲來。 最終柳聞龍還是屈服在了冰冰的威脅下,他用全身最後的力量點了點頭。

冰冰鬆開手,目帶寒光:“酒吧聯盟是你建立的?”

“是……”柳聞龍點點頭,比起面對這種瘋狂的人,他更願意和警察打交道。

“好。”冰冰道:“這麼說的話,你就是九眼橋酒吧街上的老大,這個地方沒有你不認識的人,而且想要到這個地方做事情,也必須要通過你的同意了?”

柳聞龍沒有猶豫,繼續點頭:“是。”

“既然這樣,那就告訴我秦淮八豔現在何處。”冰冰的目光依然凌厲,讓柳聞龍不敢有半分造次的念頭。

“誰?”柳聞龍忍不住怔了一下,秦淮八豔?他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是什麼。

冰冰把手中硬膜外泵放在了柳聞龍的手臂靜脈處:“你確定你真的要裝傻嗎?”

“不!不!我沒有!”柳聞龍的情緒瞬間緊張了起來:“我都已經這個樣子了,我怎麼可能會騙你呢,你說的什麼八豔我真的根本就沒有聽說過。”

冰冰當然不相信,九眼橋的酒吧街是秦淮八豔的一處老據點,秦淮八豔在這條酒吧街上帶回去的基因變異潛在者至少也有兩位數以上!

柳聞龍怎麼可能不認識呢?

“看樣子若不給你點痛苦,你是絕對不會鬆口了。”冰冰說話間,就要把這硬膜外腔用的鎮痛泵插入柳聞龍的靜脈。

柳聞龍慌張掙扎兩下,隨即便痛的齜牙咧嘴:“我求求你住手!這種時候我怎麼可能還敢撒謊!”

冰冰已經把那注射針孔按在了柳聞龍的靜脈,柳聞龍還這樣說,事情有些出乎冰冰的意外。

“你根本不是九眼橋真正的大哥。”冰冰的臉色突然變的有些惱怒,這是她唯一可以解釋這件事情的理由,如果柳聞龍真的不知道秦淮八豔,那就定然不是真正的老大。

秦淮八豔到各地酒吧尋找獵物,都會和當地有勢力的人接觸,並且通過他們的幫助來掩蓋自己的行爲。

所以倘若柳聞龍之上還有幕後黑手,那他說的一切就都是真的。

“難……難道你不知道嗎?”柳聞龍也懵了,雖然所有人都當他是九眼橋一帶的大哥,但是卻都知道,他是聽命於猛女蘇笛安啊。

九眼橋一帶表面上都是柳聞龍做主,可真正的幕後主使卻另有其人。

“是誰。”冰冰冷冷的問道。

“猛女姐,她纔是我們真正的統領者。”柳聞龍心中甚至抱有一絲幻想,以爲憑藉猛女的頭銜足已讓面前的人心生畏懼。

冰冰皺了皺眉頭:“你是想隨便說個稱號就罷了?”

“沒,我沒那個意思,猛女蘇笛安,你不相信可以在九眼橋一帶隨便找人問,沒有人不知道!”柳聞龍道,能讓男人害怕走夜路的,偌大的川都恐怕就只有蘇笛安一人能做到。

蘇笛安?冰冰試圖在柳聞龍的目光裏辨別這話的真僞。可柳聞龍並不像是再說謊。

“蘇笛安在哪。”冰冰道:“我怎麼樣才能找到她?”

柳聞龍渾身打了一個冷顫:“你……你要做什麼?”

“說!”冰冰手中的針管已經刺破了柳聞龍的皮肉,只需要再往裏輕輕一推,含有嗎啡的鎮痛劑就會注入靜脈之中,柳聞龍就危險了。

“前段日子猛女姐出了事情,她喝多了在九眼橋上強行去暴一個路人被拍了!爲了這事兒她已經躲出去有一陣子了!我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回來啊!”柳聞龍驚恐萬分。

冰冰停下手裏的動作,既然秦淮八豔來了,那蘇笛安就一定也回來了。

“告訴我,她住在哪。”冰冰冷冷道:“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東門大橋旁的明珠公寓……3棟18樓東。”柳聞龍不敢拿自己的命來賭。

冰冰二話不說,直接動手將柳聞龍給敲昏過去,轉身便迅速離開監護室。

蜜糖在門口舉着手機瞄準熟睡的警員,冰冰出來的時候,她的胳膊都僵硬了。

“銷燬監護室內的監控。”冰冰對蜜糖道:“但千萬別做過了。”

這裏是醫院,倘若把所有電路都燒燬,有些醫療設備可就沒辦法正常運行了,會有無辜的病人陷入危險。

蜜糖有了上一次對電流的掌控,倒也自信多了,起身走進監護室很快就解決問題走出了,受牽連的僅僅是監護室的電燈和走廊上幾盞電燈,其他東西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和影響。


冰冰看了下時間,纔不過十分鐘而已:“我們走!”

兩人迅速離開醫院主樓,第一時間跨上機車離開第一人民醫院。而此刻王聰早已經按照之前說好的,甩掉警察以後跑到三條街區之外的國防樂園西門集合。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