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咳嗽了一聲:「咳咳!其實我只是開玩笑的。」

「你是不是討厭我?」她追問。

再三被質問,戰御宸也來了少爺脾氣:「誰叫你一聲不吭就跑了?我最討厭你這樣不吭聲的了!」

「呯!」封嬈什麼都沒說,直接把房門給關上了。

戰御宸吃了個閉門羹,一臉的莫名其妙,緊跟著就惱羞成怒。

大手不斷地在門上拍打:「封嬈,你給我出來!你把話講清楚!你半路偷跑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現在竟然給我臉色看?你給我出來!」

戰母聽到聲響,急忙跑過來,拉開惱怒的戰御宸,好聲勸道:「御宸,你就不要為難封嬈了,你都長這麼大了,怎麼還是這麼不懂事呢?」

「我不懂事?」戰御宸一肚子火:「我就問問她怎麼半道跑了,我怎麼就為難她了?」

戰母拉著戰御宸走了:「好了,好了,不要生氣了,媽媽給你燉了雞湯……」

緊緊靠在門背後的封嬈,突然沖向了寫字檯,拉開抽屜,找出了她寫的那封情書。 封嬈把情書從信封里拿出來,本來想把情書撕掉的,愣了一下,轉而把寫著「戰御宸收」的信封撕了個稀爛!

然後她就趴在桌子上哭,心裡不停地大罵戰御宸。

這個混蛋!

她還以為他變好了呢,原來他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惡劣。

他喜歡方家兄妹就喜歡唄,幹嘛要和他們說,她是老傭人的女兒?

不就是怕方梅雨生氣嗎?

封嬈猛地抬起頭,把眼淚擦乾,有什麼了不起的。

等她長大了,上了大學之後,就從戰家搬出去,那時候她會努力打工,把這麼多年欠戰家的錢,統統都打工還給戰家!

封嬈年幼的人生里,第一次有了這樣堅定的念頭。

後來,到了吃飯時間,兩人見面也沒有說話。

戰御宸也挺生氣的,覺得封嬈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接下來的好幾天,封嬈都沒有和他說話。

戰御宸一開始還綳著,後來覺得不對勁了。

他打開百度的搜素引擎,輸入「女生為什麼莫名其妙會生氣?」

結果回答最多的一個答案,竟然是「大姨媽來了!」

戰御宸的濃眉蹙起,封嬈的大姨媽是誰?

沒聽說家裡來什麼大姨媽啊?

然後,他又搜索了大姨媽是誰。

看到答案后,少年的耳根子慢慢爬上了一抹薄紅。

原來大姨媽是這個意思!

戰御宸思索了一會兒,決定去問問封嬈。

他敲開封嬈的房間門,封嬈一臉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有事嗎?」

「咳咳!」戰御宸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然後問道:「封嬈,你是不是……大姨媽來了?」

回答他的,是封嬈「呯」的一聲關門聲。

「喂喂!封嬈你幹嘛突然關門,差點撞到本少爺的鼻子好嗎!」

戰御宸在心裡越發的肯定,封嬈肯定是大姨媽來了!肯定是!!

在學校里的保健室里,戰御宸鬱悶地靠在椅子上,長吁短嘆的。

「哎喲喂,我的戰大少,你這跟祥林嫂似的,都鬧我好幾天了,你到底是怎麼了啊?」方江南放下了手機,抬眸看他。

戰御宸猶豫了一下,開口問道:「如果女生不理你了,是因為什麼?」

「肯定是移情別戀了啊!」方江南想也不想的就回答。

什麼?!

封嬈移情別戀?喜歡別的男生?

一想到這個可能,戰御宸立刻咬牙切齒:「星耀學校還有比我更帥的男生嗎?」

然後他的目光,就若有所思地落在了方江南的身上。

雖然,戰大少很不想承認,不過方江南和他完全不是一個款的。

戰御宸氣質張揚,帥氣陽光。

方江南因為先天性心臟病的緣故,從不運動,人看起來斯文儒雅,再加上成績一直都是全校第一名,是出了名的學霸。

學校里暗戀方江南的小女生也很多。

感覺到戰御宸那宛如含著刀片的視線,方江南立刻舉手投降:「戰大少,我有心臟病的,你別嚇我!」

戰御宸冷哼了一聲,嘟囔了一句:「靠!有心臟病還有那麼多女生喜歡你!」

方江南聽出他話里的意思,湊近八卦道:「怎麼了?你那個戰五渣小弱雞喜歡上別人了?」

「胡說八道什麼!」戰御宸就像是一隻被踩到尾巴的漂亮波斯貓,立刻就炸毛了。

方江南挑眉看著他,戰御宸哼了一聲:「我懶得和你說,我想靜靜。」



放學的時候,學校門口停了輛白色的越野車。

有一個帥氣的少年,帶了個雷朋墨鏡,斜倚靠在越野車上,引來了不少小女生愛慕的眼光。

過了一會兒,封嬈推著電瓶車出來了,看到那個少年,嚇了一大跳。

是封逸揚!

封逸揚怎麼會到星耀學校來了?

這幾年封逸揚一直沒找過她,但是她絲毫沒有忘記,封逸揚的骨子裡,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

當快要跟封逸揚擦身而過,封嬈低著頭,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封逸揚抓住了封嬈的胳膊,勾了勾嘴角:「封嬈,不認識我了?」

說完,他還摘下了墨鏡,似乎想讓封嬈看清楚他的樣子。

周圍已經發出了驚呼聲,畢竟在他們眼前上演的這一幕太震撼了!

封嬈立刻就慌了,她拉自己的手,低聲急斥道:「封逸揚,你快放開我!」

封逸揚低下頭,靠近封嬈的耳邊。明明是無比親昵的動作,說出的卻是冰冷的話語:「想我放手?沒門兒!」

封嬈氣得想踹封逸揚兩腳,封逸揚很快就發現了她的意圖。

漢武揮鞭 他滿臉春風地微笑著說:「封嬈,別鬧了,聽我解釋好嗎?」

這話一出,離他們近的人一下子就聽出來了。

天吶擼,難道這是在談戀愛嗎?

封逸揚的話,讓封嬈莫名其妙的,她說:「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解釋的,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有了封嬈的話,周圍的人立刻就腦補,看來這誤會還挺深。

封逸揚的臉一下子就暗淡了下來,甚至有點懇求的意味望著封嬈。

周圍那些認識封嬈的同學,都在紛紛勸她,讓她別鬧了,跟男朋友好好談談,把誤會說開了就好,這麼好的男朋友失去了多可惜云云……

看著封逸揚無奈又寵溺的表情,封嬈都快氣暈了。

這男人怎麼會有這麼多張嘴臉,有本事把他發脾氣的那張死人臉拿出來看看啊!

「你快放開我!」封嬈氣得小臉通紅。

這麼不聽話!

封逸揚乾脆一把就將封嬈給扯進了懷裡,然後把她的頭按在了胸口上。任憑封嬈對他又踢又打,也不鬆手。

封逸揚把封嬈制在了懷裡,不顧封嬈的扭打,將她抱上了車。

這一幕正好被走出學校門口的戰御宸看到……



「停車!」封嬈大喊了一聲。

隨著一聲急促的剎車聲,白色的越野車在一條小河邊上停下。

封嬈立刻推開車門跳了下去,封逸揚緊隨其後也下了車。

封嬈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轉過身看向封逸揚:「封逸揚,你到底想做什麼?」

封逸揚笑得陰森可怖,封嬈下意識的朝後退。

但還沒退兩步,她的鞋子像是被人踩住一般,封逸揚出手,極快一把拽住了她的頭髮,用力一拖就將她朝自己的方向拉了過去。 一見到封逸揚,封嬈心裡的害怕一陣陣的便湧上了心頭來。

封逸揚從見到她第一眼就討厭她,從前在封家,幾乎每一天封嬈就生活在封逸揚的折磨下。

現在她住在戰家,封逸揚是恨不能殺自己而後快了。

封逸揚抓扯著封嬈的頭髮,將她拖到了眼前。

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眼神陰鷙似厲鬼一般,看得讓人不寒而慄。

他垂下頭,森然地笑了起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笑容十分滲人:「小賤人,到了戰家之後架子越來越大了,連我的話都敢不聽了。」

那一刻封嬈只覺得自己的頭皮彷彿都要被他給掀了下來,她強忍了疼痛,狠狠咬牙:「你這個瘋子。」

封逸揚卻像是一下子興奮了起來,改為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把她整個腦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封嬈怎麼都掙脫不開,封逸揚咧嘴笑了起來:「沒用的東西!」

他說完,臉上笑容一瞬間消失了個無影無蹤,整個人又有些暴怒了起來。

「除了會勾引男人,你還有什麼用?才當了別人幾天的童養媳,你裝什麼貞潔烈婦!你母親老公一死就改嫁,你骨子裡跟你母親一路的貨色,裝給誰看?小賤人!」

他一邊說著,眼珠一邊變得有些通紅,眉宇間戾氣越來越重。

抓著封嬈的那隻手將她勒得越來越緊,封嬈只感覺自己像是被只巨毒蟒蛇纏上,勒得她寒毛直立,喘不過氣來。

「小賤人!」封逸揚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陰森,他眼珠裡帶著瘋狂的殺意。

封嬈彷彿被死亡包圍,只覺得自己骨頭都彷彿在咔咔作響了。

她根本呼吸不進新鮮的空氣,張著嘴想要呼吸,胸口就疼得厲害。

封逸揚是發瘋了,他是真的想殺了她!

「放開……」封嬈吃力地吐出兩個字。

封逸揚狹長的眼睛眯了起來,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的。

穿書反派:打打怪,撩撩漢 下一秒,他咧著嘴角,輕輕的又笑了起來。

一開始時還小聲地笑著,到了後來索性放聲大笑,突然一用力就將封嬈推了出去。

封嬈身不由己的一連退了好幾步,這才狼狽地站穩,捂著胸口咳了起來。

「小賤人,現在殺了你,可真是便宜你了。滾吧,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了!」他勾了勾嘴角。

「你才賤!」

封嬈罵完這一句,封逸揚彷彿沒聽到一般,面無表情的低聲說道:「賤骨頭,我要去外地讀大學了。你那個短命的小丈夫什麼時候死,記得通知我。」

「你去死吧!」封嬈死死咬著牙罵了一句,轉身就跑了。

她真的走了,封逸揚的臉色越發陰鬱了下去。

封逸揚表情陰森的將拳頭握了起來:「封嬈,你逃不掉的!」

他面容看起來宛如深淵厲鬼一般,殺氣騰騰。

跌跌撞撞從封逸揚的身邊跑出來,封嬈胸口的骨頭還在隱隱作疼。

她慌慌張張地跑出去很遠,那種陰寒的感覺才漸漸散去。

陽光灑在她的身上,驅走了剛剛在封逸揚那裡感覺到的寒意。



戰御宸站在校門口,看到一個少年在和封嬈說話。

他眉頭一皺,剛剛想要走上前,竟然看到兩人抱在了一起!

那個少年把封嬈的頭按在懷裡,臉上充滿了寵溺的表情,周圍還有人說他們在談戀愛。

讓戰御宸的腳步生生頓住。

就慢了這麼幾秒,封嬈就上了那輛白色的越野車。

身邊,傳來方江南的聲音:「咦?那個不是封氏的長子封逸揚嗎?」

「你認識?」

方江南搖搖頭:「只是有一次在宴會裡遇到罷了,封逸揚不是封嬈的哥哥嗎?」

如果是封氏的長子,那就是封嬈的哥哥。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