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秦未央的手,緊緊的抓著,點點頭:"我聽進去了,你不用重複的,我知道剛才的事情,的確不像是意外,你也放心,我又不傻,我會安排人去調查的!"

秦未央聽到路彥昭這樣說,才放心下來。

他的目光掃了一眼那邊,正在跟餐廳經理交涉的合作方,眉頭微微蹙起。

他低頭看了一眼旁邊的人,她的眉頭微皺,臉上閃過一抹難受的神色。

路彥昭的目光,落在她的後背上,剛才,自己撲過去的時候,力道太大了,可能不會受傷,可是,他一個大男人,她的後背,肯定砸疼了。

想到這裡,他開口跟合作方說:"柳總,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處理的,我們合作的事情,也基本談攏,如果後續有什麼問題,我們電話聯繫,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希望得到一個圓滿的解釋,我先送我秘書去醫院了,她的後背受傷了!"

那位柳總聽到路彥昭這麼說,立馬擔心的看著秦未央:"秦秘書,你的後背受傷了嗎?我立馬安排人送你去醫院!"

路彥昭皺眉:"柳總,你不用去了,我說了,我送她過去,你處理好這邊的事情就好,就這樣,我們先走一步!"

路彥昭說完,直接拉著秦未央的手,向著外面走去。

柳總知道路彥昭的性格,最終無奈的嘆口氣,只能任由他們離開,看來,今晚的事情,必須找一個合理的理由,否則的話,這位路總,跟他們的合作,怕是不好說了。

路彥昭拉著秦未央,一直出了餐廳。

到了車旁,路彥昭拉開副駕駛,可是,秦未央卻沒有上車的打算。

路彥昭忍不住皺眉:"怎麼不上車?"

秦未央抬頭看了他一眼:"你這是要送我去醫院嗎?"

路彥昭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只是實話實說:"你的後背受傷了!"

秦未央的聲音有些悶:"可是,我不想去醫院!"

路彥昭拿她沒辦法:"我們去醫院做個檢查,看看是不是傷到骨頭了,如果沒事的話,我們再回酒店!"

秦未央固執的搖頭:"不去,我上一輩子,受了那麼多的傷,我到底有沒有傷到骨頭,我自己能不知道嘛,再說了,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過兩天就好了!" 三個半月的時間,林楠的風之奧義沒有任何寸金。

但是,空間奧義小成了。

這也就意味著林楠空間一道上的實力已然達到了地仙境!

哪怕是拋出風屬性規則實力來說,林楠依仗空間至高屬性規則這一道,也足夠在地仙境之中縱橫了。

能隨意布置出空間裂縫,能夠瞬間移動,同階之中林楠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時間,生命,空間三大至高屬性規則之中。

時間和生命兩大至高屬性規則勝在詭異,勝在難以琢磨。

而空間至高屬性規則,更適合戰鬥!

任何一位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高手,都堪稱同階之最,也是無數仙人境高手最為頭疼的。

地仙境的林楠,一旦動用空間至高屬性規則對敵,地仙境少有人能抵擋!

哪怕是林楠殺不掉對付,但對付想要斬殺林楠,也極難。

這就是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強大之處。

此刻突破,林楠的底氣頓時就有了。

一旦風屬性規則也突破到地仙境,雙屬性規則的林楠,絕對是天仙境之下第一人!

這一刻,林楠很高興。

這次的空間石礦脈,還真是來對了。

這個收穫,哪怕是給予林楠十萬仙晶,也是換不來的。

而且知道了這麼一處聖地,以後肯定還有機會下來。

以前,林楠覺得帝級很遙遠,雖然嘴上沒有說,但心中了很著急。

他要回去。

不管仙界多好,也不管現在的實力多強,他都想回去。

那是自己的家,自己的根,有著他守護的一切,他關心的,他愛的,都在。

唯有到了帝級,他才有機會回去!

指望任何人都無用,需要靠他們自己!

而今,希望出現了!

有著這個地方,速度提高了數十倍以上!

仙界最逆天的帝級強者記載是三百年。

林楠不敢說自己比他還強,但三百年在這裡,縮短十倍二十倍應該問題不大。

希望,很大!

越想,林楠越是高興。

「你總算是醒了,再不醒我都要瘋了!」崔慶見林楠醒來,差點抱了上去,一連串的抱怨。

他被林楠用空間之力保護在某一處,但那裡太小了。

他崔慶豈是那種能真正坐下來的人,尤其是在這種環境中,依舊還有空間規則之力的壓迫,這讓他覺得難受,超級不爽。

林楠見狀,頓時笑了。

「好了,這是好地方,下次我自己來,不帶你了,出去我請你去仙府內搓一頓好的。」林楠笑道,心情極好。

這次在這裡足足打劫了近五萬塊空間石,再加上十位仙人境的身家財富。

給二人這次帶來了超過十七萬塊仙晶巨額收入。

實則,比靈韻仙族透露出來的還要多一些。

去仙府大搓一頓,自然不在話下。

「好,趕緊走,這裡我是待夠了!」崔慶催促道。

對林楠這裡是洞天福地,但對他而言,就難受了。

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林楠輕笑點頭,這地方下次還能再來,眼下是該出去了,至於其他的東西,整個宮殿中空空如也,最為值錢的,估計就是林楠之前身下的那個蒲團,坐上去給人一種空靈之感,是一件不錯的輔助寶物。

空間石礦脈位置,二人這次不敢再進入。

經過上次那麼一鬧,天知道有沒有天仙境強者鎮守。

林楠此刻實力大進,但也沒有自大到抵禦天仙境強者的地步,真若是遇到,隨時可能被鎮殺。

天仙境強者,正常而言已然將各種屬性規則奧義大成,甚至有些強者走的更遠了一些。

那種威力,比地仙境強大的多。

二人極為小心,在地底深處潛行,以林楠的空間屬性規則之力包裹著二人,以免被發覺。

一直在地底潛行了百里之外,二人才悄然露出地面,而後變換容顏,悄然改變氣息,依舊在空間之力的包裹下,化成兩位天人境修鍊者,直接朝遠處趕去。

如此低調,而且速度也不快,哪怕是有天仙境強者探查周圍,估計也不會在意兩位天人境的修鍊者。

兩日後,林楠帶著崔慶出現在靈窟城外,邵凡此刻已然進入到靈窟城內。

這三四個月的躲藏,讓靈韻仙族和古仙族徹底沒有了脾氣。

怒甚至都懶得再怒了,沒時間了。

靈韻仙族掌上明珠勝雪仙子和古仙族聖子傲雲的聯姻就要開始了。

兩族都在收攏高手,各處要地都派遣了高手坐鎮,族內更是需要強者接待籌備什麼。

這次的聯姻,對兩大仙族都意義非凡,自然不單單是簡單的成婚那麼簡單,而是還涉及到其他。

為此,兩大仙族都格外的重視,自然也沒有人再有時間去尋找不知道躲在何處的林楠崔慶二人。

追殺他們二人的任務,索性便交給了其他人,反正懸賞早就發出來了。

誰真能殺了林楠和崔慶,便給予五千塊仙晶的獎勵。

另外林楠崔慶二人身上的大量空間石的巨富,也是無數高手想要的,不用兩大仙族吩咐,很多人都還在暗暗追查林楠崔慶二人的蹤跡。

為此,哪怕是從空間石礦脈底出來,二人一樣極為小心謹慎,生怕被人發現。

雖然林楠不懼怕普通的人仙,地仙。

但此刻,暗中還有天仙境強者出動!!

尤其是,林楠不想暴露,再等三天蔣鑫徐江龍他們就該出來了,一年之期到了。

「查清楚了,眼下靈韻仙族只有一位仙人境的在城內看守,那位地仙以及另一位人仙境都退走了。」邵凡再度帶來了消息。

此刻的邵凡,也已然渡劫成功,成為一位人仙境高手。

靈窟城內的情況,他一清二楚。

一位人仙,對林楠崔慶二人而言,太簡單了。

完全能夠不聲不響中解決。

唯獨擔心的,是城內的其他高手。

靈窟城內,有真正的天仙境強者坐鎮,地仙境也有著十幾位,仙人境上百位差不多。

真若是對林楠崔慶動了歹意,那就是大麻煩。

「好,你且小心點,這人交給我們!」林楠回復。

這一刻,他等待太久了。

以蔣鑫唐雯他們的特殊聖體仙體,以及感悟的至高屬性規則,也就是在妖窟內無法成仙,否則林楠估計說不定已然差不多了。

而今一旦出來,勢必他將不再孤單。

那些,都是親人! 梁帥現在還沒消息,除了紀澌鈞,她不相信還有誰會動到簡言之頭上,主動靠近紀澌鈞的木兮,手落在紀澌鈞放在腿上的手背,掌心落下后,手指沿著紀澌鈞的筋脈紋路滑動,「哎呀,人家都沒發現,我家老公最近越來越有魅力了。」

聽到自家小嬌妻的誇獎,驕傲的有些坐不住的紀澌鈞,故意綳著臉瞥了眼木兮,「你擔心我的魅力,是正確的危機意識,若非我這個人有道德有底線約束,不像紀優陽那種胡亂沒底線的人,剛剛已經把聯繫方式告訴那幾個要跟我搭訕的大嬸。」他沒有自誇,是有那麼幾個人大言不慚的說要養他。

她家紀先生,總是喜歡在貶低別人的時候,順便把自己誇一下。只是有件事,她真的沒想到,紀澌鈞現在還盯著簡南兩家,她這輩子沒有跟錯人,這是一個值得她拼勁一切的男人,臉靠在紀澌鈞肩上的木兮用力握緊紀澌鈞的手,「謝謝你替我跟兒子出了口氣。」

車裡的氣氛,隨著木兮低沉的嗓音變得有些壓抑,回過臉的紀澌鈞對上木兮眼中的傷感,將人攬入懷中,反握住木兮的手,「誰敢欺負你,這就是他們的下場。」

除了南昌榮那件事,簡氏的事情,恐怕暫時沒多少人知道是紀澌鈞做的吧,雖然簡渙之受傷的事情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可是紀澌鈞這一出手,直接就是一招致命,這讓她想起,當初自己跟梁淺談到紀澌鈞時,對紀澌鈞的誤解。

那個時候,她跟所有人一樣,都把紀澌鈞當做讓人聞風喪膽的猛獸,都說紀澌鈞是踩著親人的血上位的,經過那麼久的相處,對他有更深的了解以後,她才知道,這個人並不像外面的人傳的那麼可怕,有些人表面慈眉善目卻無惡不作,也有些人長得像惡魔,內心卻乾淨又溫柔和善良。

「真是好可惜。」

「可惜什麼?」

「可惜,一開始躲著你,你說咱倆要是早點認識那該多好。」

是啊,若非他憑著外在的事情對她有誤解,也許,他們一早就會相愛,她也不會受那麼多的苦,有些事情,是他用一輩子都償還不清的,心裡愧疚的紀澌鈞,反覆用力握緊木兮的手。

就在兩人的臉一點點拉近距離時,車子忽然停住,開車呂鋥凉目視前方,並沒有看見後面,「太太,到了。」

看到對面的木兮,定了下神,就要跟自己拉開距離,心裡泛酸的紀澌鈞,扣住木兮的後腦勺,對著木兮的嘴就用力咬了一口。

人沒下車,呂鋥凉就回頭,結果就看到後面不對勁的氣氛,呂鋥凉暗暗在心裡反問自己,是不是他說錯什麼話了,不然他家紀總,怎麼突然就「發飆」了?

分開前,費亦行可是對他千叮嚀萬囑咐,絕對不能惹惱紀總,紀總一生氣,那就是大家的世界末日。

感覺自己搞砸了什麼,在心裡壓了一口氣的呂鋥凉回過頭不敢說話,等了一會,聽見後排傳來開門聲。

「咚——」

用力被甩上的車門聲,把呂鋥凉嚇了一跳。

在呂鋥凉偷偷瞄了眼後視鏡打算看看情況進展時,他就看到他家紀總降下了後排的車窗,沖著車外的太太說了句,「兮兮,紀優陽要是挺不過去就不用治了,浪費醫藥費。通知費亦行一聲,讓他找殯儀館的人把紀優陽拉走。」

紀澌鈞這嘴,怎麼就那麼毒呢!

氣惱的木兮,轉身要去教訓紀澌鈞,結果車子就啟動了,走的時候,車裡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氣她,夾著一根煙的手指,半邊露在車窗外。

他可沒想到,雷厲風行讓人畏懼的紀總,在太太面前,有時候居然跟個孩子一樣,就這故意掏出一根煙的動作,就特別的幼稚甚至是可以說,有點調皮……

後排的紀澌鈞將煙放回煙盒丟到一旁。

「紀總,你真的準備戒煙?」他記得紀總的煙癮很大,這要戒煙,也得慢慢來,突然就下猛葯,身體難以消化吧,「需不需要我給你想些辦法?」

「不用了。」真要剋制不住,不還是有他家兮兮這一劑良藥,男人清冷的眼神落在後車鏡,看著鏡中反照出來的那抹身影。

自從這小丫頭懷孕以後,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半成熟半青澀的味道是越發的迷人……

也讓他對她多了不少的擔心,他對她的喜歡都難以克制,更何況是那群虎視眈眈愛而不得的男人,真是讓人擔心到偶爾會失去理智差點做出一些錯誤的決定。

「紀總,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經辦好了,你放心吧,費助理沒有那種傾向。」

呂鋥凉不是當事人,沒有這種困擾,當然能放心,「我要證據。」

費助理實在是太可憐了,「我問了費助理,他說他對你只有尊敬和仰慕之意,沒有任何……」

覺得自己的話根本沒有任何毛病的呂鋥凉,說著就被打斷。

「你說你問他?」

「只有直接問,才能反應出問題的所在之處,紀總你放心,我沒有說是你讓我問的。」這種事情,只能當面問,沒有別的辦法,當時,費助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還說什麼,真有那種意思,哪還有太太的位置,當然這句話他可不敢跟紀總說。

「你——」還他讓呂鋥凉問的,他怎麼覺得呂鋥凉的智商那麼氣人呢!

被氣到頭痛的紀澌鈞,用手摁著眉心。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