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怎麼也不會想到,在見到三隻蟲族之後。竟然還可以見到傳說中站在一個種族最巔峰的存在。

母王,所有蟲類的王者!

母王,一個可以顛覆整個世界的恐怖存在!



此時此刻,竟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現在的廣笑間,終於明白自己胸前的晶體為什麼試圖掙脫了,原來是想飛到這位新母王的身邊。

「哈哈,太好了,這真是天祝我也!」

廣笑間此時水知道是不是被嚇糊塗了,竟還能夠笑出來。

「母王,母王,你是我的,哈哈,掌控了你,我就相當於掌控了一個最強大的種族!」

廣笑間的一張臉突然變得猙獰起來,雙眼之中冒出來的光芒滿是貪婪。

「嗖!」


廣笑間就像是發了瘋一般,向著母王所在的位置直衝而去。

「卑鄙的人類,休要對我們母王出手!」三隻蟲族奮力阻擊,它們的忠誠,寧死也不願意母王被傷害一絲一毫。

「轟隆!」

廣笑間釋放出強大的奧義,再一次與三隻蟲族戰在了一起。

此時的母王,飄身退到了東方修哲的身邊。

母王畢竟還是一個剛剛出世不久的新生兒,它現在展現出來的強大隻是針對蟲族,至於對抗其他種族,它的奇特能力根本就沒有作用。

以母王現如今的實力,是無法對抗一位聖階強者的。

「不要跑,母王,你是我的!」

廣笑間大聲叫喊著,整個人就像是已經瘋了。

不堪是「黎曉」組織中最厲害的長老,他的實力果然恐怖,在三隻蟲族的夾擊下,他竟然還能夠佔據上風。

「想要打母王的主意,除非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

「我們是不會讓你接近母王的,你這個卑鄙的人類。」

「快點把我們前代母王的遺物交出來……」

三隻蟲族越戰越猛,而且情緒相當激動。

由於剛剛接受了母王的洗禮,它們現在可以完全無視廣笑間胸前晶體的威壓。

「本來老夫想留著你們為我所用,既然你們阻止老夫的雄心霸業,那就不要怪我了!」


廣笑間的手上,突然出現了一件詭異的兵器。)(未完待續。。)

… 只見廣笑間手上拿著的這件兵器,非金非木,長三尺,粗如嬰兒手臂,中空的管形外貌,頂端鋒利。

給人的感覺,他這件兵器就好像是某種巨大蚊子的口器。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手上的這件兵器,竟然可以與胸口鑲嵌的晶體共鳴,只是片刻的工夫,這個管形的兵器表面,竟然也散發出淡淡的藍光來。

三隻蟲族繼續圍攻過來,它們雖然沒有兵器,不過它們堅硬的身體,俱都可以成為利器。

「噗!」

可是誰都沒有意料到的結果出現了,其中一隻蟲族,竟然被廣笑間手上的兵器,輕易洞穿。

好似在他這件兵器面前,蟲族的堅硬外殼如同紙糊一般。

「你的力量我收下了!」

廣笑間大叫一聲,然後就見手上的管形兵器竟然鼓動起來,好似在吸收著什麼。

那隻被洞穿身體的蟲族,體內的能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減少著,想要試圖反抗,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另外兩隻蟲族這時飛奔過來想要解¥救同伴,可是卻是被廣笑間一掌震退。

當它們再想衝過來時,那隻被洞穿身體的蟲族,已經氣絕身亡,身體乾癟得好似沒有一絲水分。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力量充斥著全身,不愧是蟲族!」

廣笑間突然大叫起來,由他體內釋放而出的能量,變得更加驚人,好似比之剛剛爆漲了近一倍。

「母王,快離開這裡!」

感受到廣笑間的變化后,另外兩隻蟲族大驚。立即出聲喊道。

「想走,沒有那麼容易,老夫說過,母王是我的!」

廣笑間眼中冒出寒光,身體化作一道流星,向著母王所在的位置,直衝而去。

「噗!」

在關鍵時候,這兩隻蟲族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廣笑間,不過也在那個瞬間,他們的身體同時被管形兵器刺透。

「母王。快走!」

「母王,不要管我們!」

這是兩隻蟲族最後所說的話,他們的力量再一次被廣笑間吸收。

「哈哈~哈哈~太爽了!」

廣笑間手持著奇怪的兵器,仰天長笑,身上充斥的能量,竟是讓四周的礦石都跟著顫動起來。

由於先後吸收了三隻蟲族的能量,廣笑間的實力不知達到了一個怎樣的境界?

至少此刻負責給東方修哲護法的鳳王鷹,眼神專註地盯著廣笑間,不敢有一絲分神。

「這個老雜碎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了。如果自己不小心一點,真的會讓他傷害到小主人,這絕對不行!」

鳳王鷹心中如此想著,身上包裹的「本命之火」。變得更加炙熱起來。

整個戰場的溫度,竟然在瞬間提升了數十度,好似一下子置身於一個巨大的蒸籠之中。

甚至,地面之上的一些碎木。都開始燃燒起來。

不過,無論鳳王鷹的「本命之火」多麼霸道,離它最近的東方修哲。卻是絲毫不受影響,甚至連那些巨根,都沒有半點變化。

此時的東方修哲,已經進入到了一種非常玄妙的境界,整個人好似被天地能量包裹、洗禮,身體內那些受創的細胞,開始變得活躍起來,並且在這種磅礴能量的滋養下,煥發出勃勃生機來。

湧入體內的能量,好似無窮無盡,東方修哲只是從中汲取了一小部分而已,可就是這一小部分,仍舊是非常驚人。

東方修哲的陰陽眼,在這股能量的注入下,變得更加強悍。

身體內三處丹田,虧空的能量幾乎被填滿。

體內的傷勢,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這一切的一切,無不說明著:東方修哲正在經歷著一種重大的轉變。

相對於他身體的改變,植物的能力卻是更加驚人,只是這麼會兒工夫,已經把魔手延伸到了魔獸山脈。

所有的河水開始乾涸,所有的植物開始化成枯柴,原本茂密如春的魔獸山脈,竟然在頃刻之間,被一種死氣籠罩。

別說是魔獸山脈了,整個鐵秦帝國的所有領土,幾乎都遭受到了洗劫,農田變成廢墟,茂密的森林變成沙漠,所有的江河就像是乾裂的皺紋,見不到一滴水……

植物對大地的索取與吸收,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

現在看來,說這種植物能夠毀滅一個大陸,一點也不誇張,才不過沒有成型而已,就擁有了如此可怕的能力,如果一旦長成型,不知道又會變態到什麼地步。

無論這種植物能力變態到什麼地步,對於東方修哲來說,只有好處!

現在,東方修哲就是拜這種能力所賜,開始進行著人生當中一個重大的轉折。

源源不斷湧入體內的能量,實在是太龐大了,如果不是曾經先後完成了兩次凝力,體內經脈與肉身都已經強悍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再加上修復身體同樣需要驚人的能量,估計東方修哲的身體早就爆體了。

可就算是如此,隨著傷勢的逐漸好轉,對於能量的需求開始減慢,而湧入體內的能量速度,卻是在不斷提升的,再這樣下去,東方修哲定然無法繼續承受。

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那麼吸收而來的這些能量,只能被他強行排出體外,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那絕對會是一種史無前例的浪費!

就在東方修哲開始為即將出現的難題傷腦筋時,沒有想到體內的「本命之器」突然飛出體外。

「嗡!」


感到到磅礴的能量,「本命之器」似乎很興奮,嗡鳴之後,竟然釋放出一些細小的根須,一部分纏上東方修哲的身體,另一部分則是鑽進那些巨大的樹根之中。

剎那間,東方修哲明顯可以感覺到湧入體內的能量慢了下來。

而「本命之器」內的能量。卻是在以驚人的速度增加著。

在融合那兩塊碎片的過程中,「本命之器」原本就需要強大的能量做後盾與支持,現在一下子注入了這麼多能量,頓時變得活躍起來。

東方修哲甚至能夠感覺到,與碎片融合的速度陡然提升。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東方修哲體內的植物能力,再一次暴動,向著四周與地下延伸的速度瞬間提升了近三倍。

直到這一刻,東方修哲才算明白,原來體內的植物能力。顧忌他身體對能量的承受力,吸收起能量來有所保守。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有了「本命之器」的介入,就相當於擁有了一個可以儲存能量的逆天倉庫,植物的能力可以放心大膽地施展起來。

而對於「本命之器」來說,就像是一個擱淺的蛟龍,終於看到了海洋,興奮還來不及,不但不會阻止這種能量的注入。甚至還產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力來幫忙。

東方修哲已經完全沉浸在一種忘我的境界之中,對於外面發生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

廣笑間在沒有見到母王之前,他一心一意想要擊殺東方修哲。可是見了母王之後,他的主意發生了改變,開始變為無論如何都要把母王弄到手。

擊殺東方修哲的目的,是為了成為「黎曉」的新主人。這個野心已經不小了,然而與得到母王相比,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在廣笑間看來。只要擒獲了母王,就算沒能殺掉東方修哲,遠走高飛暫時逃到其他大陸去,哪怕一切從新來過,也是非常值得的。

因為他堅信,在獲得了真正母王的能力之後,他將擁有可以征服整個世界的恐怖實力!

區區一個「黎曉」,怎麼可以與整個世界的霸業相比?

廣笑間甚至認為,自己興許可以突破作為人類的極限,進入到那傳說中的二元境,獲得長生不死之訣竅。

所以,在吸收了三隻蟲族的能量后,他把重點放在了母王身上,完全忽視了東方修哲的存在。

不過,由於母王處於東方修哲身邊,然後又有鳳王鷹保護,廣笑間很難得手。

就在廣笑間準備展開新一輪的進攻時,東方修哲體內的「本命之器」突然出現,著實嚇了他一跳。

以廣笑間現如今對能量的敏銳,他立即感受到「本命之器」的恐怖,別說是吸收了三隻蟲族了,就算再讓他吸收三十隻、三百隻、三千隻,在這個詭異的鼎爐前面,仍舊脆弱得宛如一粒塵埃。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什麼東西竟然會擁有如此恐怖的能量。

不過好在,這件讓他感到恐怖的鼎爐,忙於吸收能量,不會對他造成威脅。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