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打算駕馭着天龍殿,去橫掃東海、君臨天下呢,現在看來,這樣的威風不逞也罷,實在是太冒險了。

“水兒,八大天君都有可能活着,而鬼聖前輩比八大天君還要高一個大境界,爲什麼會早早的死去了呢?”秦天奇怪的道。

“哼,誰告訴過你冥月鬼聖死去了?”幽水兒沒好氣的嬌哼道,“冥月鬼聖身爲聖人,神魂早已超脫輪迴,可逆轉陰陽,不死不滅。”

“這麼說,冥月鬼聖還沒死?”秦天十分驚訝。

“冥月鬼聖當然沒死。不過,她當年爲了擺脫一個恐怖的詛咒,自行墜入輪迴,現在已經投胎轉世了。”水兒幽幽的道。

秦天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氣,這些上古巔峯強者的手段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令他高山仰止啊。

水兒猶豫了一下,似乎漸漸下定了決心,小臉變得十分嚴肅,道:“秦天,事已至此,我不得不告訴你一個殘酷的事實。”

“什麼事實?”

秦天笑吟吟的看向水兒,這小妞認真起來也別有一番風韻,令他心中直髮癢。

“冥月鬼聖的轉世之身已經出現了,她遲早會來找你的。”水兒正色道。

“什麼!冥月鬼聖的轉世之身?她——她還會來找我?”

秦天不由的一臉愕然,這種情況對他來說十分新鮮。

稍一沉吟,他古怪的笑道:“ 權謀王妃 ,嗯嗯,若是小爺見了她,該如何稱呼她呢?該喊她前輩呢,還是喊她——小朋友?”

“她的轉世之身你已經見過了。”水兒道。

“我見過?在哪?”秦天驚訝的道。

“就是剛纔那個在陵墓中出現過的女子。”

“是她?”

秦天眉梢一動,頓時想到了那雙冷漠而怨毒的眸子,和那具瘦小卻蒼勁挺拔的身影。

只是,那個黑臉小妞,貌似對小爺不大友好啊,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秦天,實話告訴你吧,冥月鬼聖從來就沒打算選擇傳人,那些所謂的考驗都是水兒一個人佈下的,跟鬼聖無半分關係。

所以,冥月鬼聖的轉世之身找到你時,一定會取回她的一切,也一定會殺了你,還有……我!”水兒正色道。

“嗯?”

秦天眼皮一跳,難以置信的看着水兒。

此時此刻,他終於消除了心頭的疑惑,怪不得冥月鬼聖對自己的傳人毫無所求、毫無所託。

原來,人家牙根就沒想過找傳人,遺留下來的天龍殿、黑玉權杖、傳承晶球、五藏祕圖也都是爲她自己的轉世之身準備的而已。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又爲什麼會背叛鬼聖?”秦天奇怪的道。

“這是我跟冥月鬼聖之間的恩怨,你是不會明白的。”

水兒幽幽一嘆,目視遠空,感懷道,“冥月鬼聖是一個疑心極重且心狠手辣的人,她的屬下都會被種上奴印,生殺由心,永世不翻身。

而我身爲蛇族,若是有奴印在身,將永生永世無法化龍。

所以,我必須背叛她。

冥月鬼聖爲了消除詛咒,已經三度輪迴,而我幽水兒,爲了消除她留在我身上的奴印,已經涅槃了九次!”

中宮 ,呆愣了一霎,不由的心中發苦。

水兒和冥月鬼聖之間的恩怨,他管不着,也沒心情管。

但如今的問題是,他似乎攤上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他得到了冥月鬼聖的一切,那個女人會放過他嗎?

答案是肯定的——不會!

看到秦天一臉苦笑,幽水兒冷笑道:“秦天,你若是後悔了,大可以放棄現在的一切,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冥月鬼聖還沒未曾見過你的真面目,不會將你怎樣的。”

“放棄這一切?開什麼玩笑!”

秦天臉色一抽,不屑的笑道,“小爺吃進嘴中的東西,就從沒有吐出來的習慣!那個黑臉小妞,只不過是冥月鬼聖的轉世之身,又不是冥月鬼聖本人,小爺也未必怕了她!”

幽水兒小臉一喜,暗暗鬆了口氣,她還真擔心秦天撂挑子不幹了,那她可就真要完蛋了。

天龍殿早已被冥月鬼聖設下了強大的禁制,只有冥月戰靈才能掌控。

短時間內,除了秦天,又去哪裏尋找第二個適合修煉冥月戰靈的人呢?

這時,秦天嘿嘿一笑,對水兒深情的道:“水兒你放心,你這輩子生是小爺的人,死是小爺的鬼,我秦天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即便小爺捨得放棄天龍殿,又哪能捨得讓水兒去跟着那歹毒老巫婆受苦呢?”

一邊說着,秦天一邊伸手捉住幽水兒的小手,將其輕輕的帶進了懷中。

這一回,幽水兒竟然出奇的沒有掙扎,嬌美的小臉卻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霞,嫵媚動人。

溫香軟玉在懷,秦天不由的心花怒放,下面的小秦天也忍不住蠢蠢欲動。

秦天一向自認不是個好色的人,哪怕在大小姐、天羽公主這兩大絕色美女面前,他也能坐懷不亂。

但不知爲何,面對水兒,他實在是一點抵抗力都欠奉。

這個小妖精,似乎天生就具有一種顛倒衆生的魅力,一顰一笑都能撩撥着他的心絃,令他欲罷不能。

幽水兒輕輕的坐在秦天的大腿上,美目瞄了一眼秦天下面的小帳篷,嘻笑道:

“秦天,我知道你雖然有點好色,但本性卻不壞,不過,你若是再敢肆意輕薄水兒,可別怪水兒不客氣哦!”

說着,她探出小手,在秦天的大腿上狠狠的扭了一把!

“噝——住手!疼!”

秦天臉色猛地一抽,趕緊捉住那隻作惡的小手。

同時,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扶在少女的翹臀上,簡直疼並快樂着。

“真是奇怪啊,水兒你是天龍殿的器靈,卻爲何又能擁有如此真實的血肉之軀呢?嘖嘖,這彈性,簡直跟真人一樣啊。”



秦天一邊大吃豆腐,一邊嘖嘖讚歎道,入手的彈性和滑膩令他一陣飄飄然。

幽水兒俏臉微紅,沒好氣的道:“哼,誰告訴你器靈就不能擁有血肉之軀了?我一共有九大分身,器靈分身只是其中之一罷了。”

“哦?這麼說我現在抱着的是你的本體?怪不得!”

秦天心中一喜,原來蛇精的本體也可以這麼漂亮,這麼迷人。

“好了,今天就到此爲止吧,剛纔就當是給你的一點獎勵了。現在離着東海已經很近了,你若是不想招惹麻煩的話,就將天龍殿收起來吧!”

話落,幽水兒嬌軀倏然消失,令秦天抱了個空。

秦天苦笑着搖了搖頭,心中暗歎,自己恐怕真要栽在這個小妖精手中了。

跟這個小妖相處的時間裏,竟然差點把大小姐拋到九霄雲外,真是罪過。

長空中,巨大的青龍蜿蜒而下,落下雲層,最終降落在大地上,消失無蹤。

而大地上,卻突兀的多了一名身形高挑的俊秀少年。

少年藍衣飄飄,長髮輕舞,氣質灑脫而飄逸,目光自信而桀驁,宛如人中之龍,奪人耳目。

“真是奇妙,偌大的一尊天龍殿,竟然可以化作了一枚小小的蟠龍戒指。”


秦天看着左手中指上一枚青光粼粼的蟠龍戒指,嘴角微微一笑。

他又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的遠空,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問道:“水兒,冥月鬼聖的轉世之身,會有怎樣的實力?”

“具體實力我也無法判斷,這要看她覺醒了多少記憶。聖人都是領悟了天道法則的大能之輩,根本無法以當前的境界來判斷實力。但水兒可以確定,現在的你肯定不是她的對手。”水兒的聲音在秦天耳畔響起。

“那你呢?難道以你五階巔峯的實力,也不是她的對手?”秦天奇怪的道。

“若是動起手來,我或許能夠勝她,但她留在我身上的奴印還有最後一小部分未能消除乾淨,如果見了面,只怕我根本沒有動手的勇氣,唉。”水兒無奈的嘆息道。

“這樣啊!”秦天皺起了眉頭。

“秦天,若是下次見到她,能避則避,不能避開的話,也儘量不要暴露天龍殿,我擔心她會在天龍殿中有着其他的佈置。”水兒提醒道。

“好吧,看來到時候小爺只有赤膊上陣了。”

秦天自嘲的笑了笑,心中漸漸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小爺還是不夠強大啊,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依然是一隻毫不起眼的螻蟻。

壓力越大,動力越足。

這一刻,他心中變強的信念前所未有的強烈和迫切。

遠遠的擡眼望去,已經能看到東海之上的萬頃碧浪,大海波瀾壯闊,接天連地。

風浪之中,一座小島正在緩緩的下降,無數螞蟻般的人影在島上爭搶廝殺,一片刀光劍影。


“那就是傳承禁地嗎?似乎要沉入海底了。”秦天皺眉道。

“嗤——”

突然,小島上空傳來一聲刺耳的裂帛之音,隨之在天空中出現了一道長長的黑色溝壑,黑的深不見底,彷彿一條無盡深淵。

“咦!那是什麼?” 黃金眼

“那是空間裂縫,八大天君留下的能量已經耗盡了,估計要不了多久,這方小世界將徹底崩潰,化作虛無。”水兒嘆息道。 秦天吐出一枚小小的咒文,飛上天空,輕易的控制了一頭二階後期紫雲鶴。

下一刻,神駿的雲鶴載着他衝入大海,直奔那座逐漸下沉的孤島。

“殺——”

“去死吧!”

“這株涎靈草是我先發現的,誰搶誰死!”

“轟轟轟——”

方圓數十里的小島上,到處充斥着喊殺聲和慘叫聲,無數少年在爲了寶物廝殺不休。

秦天落足在地上,對於周圍的殺戮視而不見,擡眼巡視了一眼島上的環境。

這座小島的環境十分簡單,四面是地勢平緩的森林,中央有着一座高達三百米的小山,山頂屹立着一座氣象恢弘的神殿,那神殿寶輝閃耀,外面散發着禁制的光芒。

憑着封奴咒的聯繫,秦天隱隱感覺到徐林、離天鋒等人全都在那座神殿之中。

“轟隆隆——”

突然,天空中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滾雷之音,離着這邊越來越近。

秦天躍上了一塊十米大石,擡眼望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