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身也是個狠人,可是,他現在才發現,和葉白比起來,他簡直如同小孩子一般。

早知如此,他絕對不會招惹葉白的,內心懊悔無比!

「唉,你要是早這麼明白事理,那不就少吃點苦頭嗎?將你的空間戒指給我,算是賠禮,然後,你就可以從這裡爬出去」

葉白微微搖頭,似乎在為陳寒星惋惜,順便講出了自己的條件。

眾人聞言,忍不住倒吸口氣,某些平日里看不慣陳寒星,卻又不敢得罪陳寒星的人,忍不住暗自高興:「你陳寒星也有今天啊!」

「你怎麼不去搶?」

陳寒星大怒,可是,下一刻,葉白再次拍了他的後背一下,讓他幾乎將肺都咳出來,讓陳寒星痛苦到了極點。

如果繼續讓葉白這麼拍下去,他就算不死,那也得徹底廢掉了,尤其是他體內的元丹,再被葉白多次拍打之後,已經出現了一道微不可查的裂紋!

「你是不是腦子被摔壞了?難道你還沒看出來,我就是在搶啊,唉,你做錯了事情,總是要付出點代價的……」

葉白冷漠道,只是這話一出口,其他人差點笑出聲,只有陳寒星,內心一片絕望。

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感到如此恐懼過!

老公快到碗裏來 無奈之下,陳寒星滿臉肉痛,只好將自己的空間戒指交給了葉白,畢竟,那枚空間戒指裡面,裝的是他的全部身價啊。

眾人一陣無語,葉白這傢伙簡直是個活土匪啊!

太可怕了!

尤其是何菲和李靈兒,她們忍不住后怕,而後感激地看了一眼秦仙兒,如果不是秦仙兒攔著她們,估計陳寒星的下場,就是她們的了。

葉白做事的時候,連虎霸城的陳家都不顧忌,又怎麼會估計她們倆背後的家族?

而作為當事人的陳寒星,實在有著被人迫害的感覺,將空間戒指給了葉白之後,他強忍著傷勢,站起身來,就要離開。

「站住!」葉白冰冷的聲音,再次在陳寒星的腦海炸響。

「我全部身價都已經給你了,你還想要怎麼樣?」

陳寒星悻悻道,眼裡有著濃濃的驚恐。

「你是不是沒有聽清楚我的話,我說讓你爬出去,不是讓你走出去!這次,我還是給你三息,不願意的話,那就留下來吧」

葉白冷漠道,神情冰冷。

「葉七絕,你!」

陳寒星內心憤怒無比,讓他當著秦仙兒的面在地上爬,這簡直比打他臉還要讓他難受。

可是一想到葉白的手段,他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從凌雲酒樓爬了出去,整個大廳一片死寂,只有沉重的呼吸聲…… 眾人一臉獃滯,親眼看著陳寒星從凌雲酒樓爬了出去,呼吸更加沉重,覺得實在太過不可思議。

堂堂虎霸城陳家少主陳寒星,一向以狠辣霸道著稱的天才武者,竟然被人逼到這個地步。

所有人,看向葉白的眼睛,多了敬畏和恐懼,尤其是李靈兒和何菲,更是神色複雜,內心微微驚慌。

葉白能輕易打敗陳寒星,對付她們這些人的話,自然也是手到擒來,不會有任何麻煩。

而更讓她們忌憚的,還是葉白的神秘背景,否則的話,就算葉白有著打敗陳寒星的實力,也不應該讓秦仙兒如此客氣才對。

「先前多有得罪,何菲這裡給葉師兄賠罪了」

「李靈兒無知,讓葉師兄笑話了!」

何菲和李靈兒對視了一眼,走到葉白面前,對著葉白躬身抱拳,神色誠懇中帶著一絲驚慌。

直到現在,她們也無法看透葉白的真實修為,不過,就連秦仙兒都對葉白禮遇有加,她們又有什麼資格與葉白為敵?

比背景的話,她們兩人還能比得過秦仙兒嗎?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像她們倆這麼有覺悟,尤其是那些與陳寒星一樣,愛慕秦仙兒的青年,一個個滿臉不服氣,不過,都沒有敢發作。

葉白與陳寒星的交手,只是這次聚會的一個插曲,在陳寒星離開以後,雖然也有少部分青年不滿地轉身離開,然而,並不影響酒宴繼續進行。

而且,葉白也沒有搭理這些所謂的天才的意思,只是獨自在雅間內和秦仙兒喝著酒,讓那些愛慕秦仙兒的青年,格外羨慕和嫉妒。

至於葉白所說的,他是來自凌霄城,在場的人,暗地裡都是嗤之以鼻,絕對不相信,不過,也沒有誰敢繼續追問葉白的身份。

期間,李靈兒和何菲過來給葉白敬酒,兩人敬畏不已,葉白看在眼裡,不過,也只是微微應付了一下,並未有與她們深入交談的意思。

兩女暗嘆一聲,卻也無可奈何。

原本被她們看不起的葉白,現在,卻成了她們高攀不上的大人物,只得黯然離開雅間,回到了大廳裡面。

「秦小姐,有兩件事情,我需要你幫我查一下」

葉白抿了一口美酒道。

「咯咯,葉大師,有任何事情,您但說無妨,仙兒一定會為你竭盡全力」秦仙兒笑道,求之不得。

只是,對於葉白這樣的丹道大師,她秦仙兒能夠幫葉白做什麼?

葉白挑眉,真的是任何事情嗎?

「第一,幫我查一下天象武院蘇若羽的行蹤,第二,一個月前,城西的河鮮酒樓發生了一場大火,你幫我查一下具體什麼情況」

葉白說道。

這幾天以來,這兩件事情一直讓他念念不忘。

剛才,陳寒星曾經提到過,蘇若羽前幾天去了吳山城,沒有十天半個月不會回來,當時,葉白就準備去吳山城走一趟。

可是,他需要更為詳細的情報,免得這一趟白跑了。

至於葉林和葉祥的死,葉白從來沒有忘記,勢必為他們復仇,而秦家作為凌武國的頂級豪門,情報網必定格外強大,所以,他才會讓秦仙兒幫他去查這件事情。

這要比他親自去查方便的多,也有效的多。

「葉大師放心,仙兒一定會儘快辦好您交代的事情」

秦仙兒道,滿口應承了下來,至於葉白為什麼會去查天象武院的一個內門弟子,這就不是她該問的了。

期間,秦仙兒回想起葉白與陳寒星的戰鬥,覺得葉白的拳法,深奧難懂,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請教了葉白一些有關武道修鍊的問題。

結果讓她大為震撼。

她拋出來的問題,都比較晦澀難懂,然而,葉白卻能夠一一幫她解答,讓她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哪怕是她的爺爺秦遠山,也不曾給她這種感覺,畢竟,那些問題,她都問過秦遠山,只是,後者的回答,遠遠比不上葉白說的透徹、深刻!

這讓秦仙兒無比興奮!

在秦仙兒心中,葉白儼然已經是丹武雙絕的奇才!

這次酒宴直到很晚才散場,而葉七絕的名字,在此之後,也開始在凌武國各大城池的年輕一輩裡面傳開,引來一片熱議。

回到大青山後,葉白繼續修鍊。

這一夜,圓月高懸,星光閃爍。

「太古吞靈訣終於修鍊到第二重了啊」

葉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微微一笑。

太古吞靈訣,來自太古神域的絕世功法,一共分為十二重,每提升一重,都十分困難。

先前,葉白只是練成了第一重。

現在,經過這麼多天的修鍊,他終於將太古吞靈訣修鍊到第二重。

這還是因為,葉白擁有吞天魔皇記憶的緣故,否則的話,絕對不可能這麼快練成第二重的。

現在,葉白吸收靈氣的速度更快,真元的運轉,也更加流暢。

「天風劍法還有一套配套的步法,名叫無影追風步,先前一直忙著煉丹煉藥、提升境界,修鍊青玄靈皇體,倒是沒時間修鍊它,今晚倒是閑下來了」

葉白感慨道,若有所思。

他的修為剛剛突破,短時間內,很難有大的進展。

而青玄靈皇體也已經修鍊到小成的地步,在沒有足夠的血靈晶類的寶物的情況下,不可能繼續修鍊。

葉白不再遲疑,開始修鍊無影追風步。

無影追風步,玄級上品身法武技,分為四重,能夠讓修鍊者的速度暴漲,就連天風劍法,在無影追風步的配合之下,也是威力大增。

兩天後的傍晚,一道黑衣身影,在大青山間穿梭如流,身法如風,速度極快,朝著天象城趕去,沒有多久,便到了天象城的城門外。

正是葉白。

在前天晚上的時候,葉白就已經將無影追風步的第一重練成,然後就在大青山裡面,錘鍊他的身法武技,一直到現在,才回到天象城。

「今天的拍賣會,應該已經結束了吧,既然這樣,先去煉丹師公會,我要的那幾樣東西,不知道他那裡可有線索」

葉白喃喃道。

他在大青山修鍊無影追風步,幾乎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以至於將拍賣會的時間都忘記了。

最主要的還是,這場拍賣會的規則很普通,作為拍賣品之一的血靈晶,也不過三十塊,對於現在的葉白來講,已經變得可有可無。

葉白沒有多想,直接去了煉丹師公會。 煉丹師公會,那些元丹境的護衛看到葉白,立馬躬身行禮,眼裡帶著敬畏。

因為他們已經親眼見過兩次,威名赫赫的楊丹師,親自恭送葉白走出煉丹師公會,那模樣,就如同學生一般。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楊丹師竟然會對一名少年如此客氣。

直到後來他們才聽說,葉白乃是一位丹道大師,哪怕是楊丹師也對葉白讚不絕口。

所以,見到葉白,他們如何敢怠慢?

「葉大人,楊丹師今天並沒有來公會,聽說他早上去了煉丹師公會,後來直接回家去了,要不要在下帶你去?」看守煉丹師公會的護衛道,眼裡透露出渴望。

站在他們面前的,可是一位等級極高的煉丹大師啊,他們自然希望能夠和葉白攀上點關係。

在他們眼裡,像葉白這樣的大人物,就算是隨便施捨點,也足夠他們瀟洒好幾年的了。

「回家了嗎?」

葉白微微皺眉,而後對那名護衛點了點頭。

這人萬分高興,和同伴說了幾句,而後帶著葉白朝著楊丹師的府邸而去,而在他走後,他的同伴立馬找來另一位護衛替他看守大門。

在護衛的帶領下,沒有多久,葉白就到了楊丹師的府邸附近兩里處,遠遠地就能望見那氣派的大門了。

「多謝了,既然我已經看到了,那麼,接下來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葉白對著護衛微微一笑,而後取出一枚丹藥給了這名護衛,護衛猛地瞪大了眼睛,他赫然發現,葉白給他的丹藥,竟然是玄級下品丹藥!

「這是…..血火丹?」

護衛顫聲道,興奮無比,對著葉白連連道謝,他實在沒有想到,葉白竟然會給他一枚血火丹!

不愧是連楊丹師都無比敬畏的大人物啊!

葉白擺了擺手,而後獨自一人朝著楊千夜的府邸,至於那護衛,眼看葉白沒有繼續讓他跟著的意思,對著葉白躬身一拜,便高高興興地回煉丹師公會了。

片刻功夫,葉白就來到了楊千夜的府邸外。

此時,楊千夜的府邸外,不少人都在等候,。

楊千夜作為玄級下品煉丹師,不說找他煉丹的人,哪怕是專程過來巴結楊千夜的人,也不在少數。

尤其是今天,天龍拍賣場的一場拍賣會剛剛結束,更是有本少人拿著剛剛拍到手的東西,準備請楊千夜幫他們煉製丹藥。

不過,他們都被府門外的一對甲兵擋在了外面,葉白微微感應,這些衛兵大多是元丹境三重的修為,只有一人,修為達到了元丹境五重。

不愧是天象城的知名煉丹師,哪怕是給他看門的武者,都是這種級別的高手,讓人嘖嘖稱嘆。

葉白看著等候在府門外的人,卻沒有打算理會,而是轉身就要進去楊府內。

「站住,小子,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也是是可以隨意進入的嗎?就算你想要見家主大人,也給老子老老實實去排隊!」

楊龍伸手攔住葉白,眼中閃過一絲凌厲,他便是那位元丹境五重的高手,也是這些衛兵中的隊長,平日里仗著楊千夜的名頭囂張慣了。

「告訴楊千夜,就說葉七絕來訪!」

葉白聞言,面色微冷,冷漠道。

「大膽!家主的名字,也是你可以隨便叫的?」

楊龍大怒,神色變得極為不善,尤其是楊龍身邊的那兩排衛兵,更是臉上露出殺意。

在他們心中,楊千夜是至高無上的,誰敢當著他們的面,如此稱呼楊千夜?這小子以為自己是煉丹師公會的會長不成?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楊丹師的名諱,也是他一個毛頭小子隨便叫的?」

「是啊,真是找死,觸怒了楊丹師,他恐怕不能完整的離開!」

「哼,別說楊丹師了,就是我們,也能出手廢了他,替楊丹師出口氣」

在場的人,一個個面色大驚,轉而一臉嘲諷地盯著葉白,更有幾人,眼裡露出殺意,如果殺掉葉白就能巴結上楊丹師的話,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去做。

「哼,真是什麼人都敢來老師的府邸胡攪蠻纏了」

這時,一名綠衣少女,年約十六歲,容顏清麗,神色冷傲,走了過來。

而在她身後,還跟著一群士兵,身著金色戰甲,在他們鎧甲的胸口位置,印有一個『江』字!

除了這些衛兵,更有一名灰衣老者,跟隨在少女身側,在所有人裡面,只有此人讓葉白微微注意。

「靈府境高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