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猛然將手中半截劍一扔,仰天一聲長嚎,身體一剎那變身了,手上毛開始長出,頭也變成了狼頭,小雙叫了起來:「狼人!」

狼嘴中傳出一個聲音:「你死定了,不錯,我是狼人,這裡的人誰也不知道,他們只以為是一個大騎士,我不僅是大騎士,還是一位狼人酋長!」

王啟年明白了,這是他的底氣所在,狼人酋長,可以說是狼人的最高級別,不下於傳奇級別的法師,只是沒有多少魔法能力,但在**上,已經突破一般限制。

他一動,王啟年好像條件反射一樣,根本沒有意識控制,自己身體先動了,往左一閃,右手點出,無數光影一幻,似乎一個極其複雜的魔法陣一閃而沒,狼人已如一陣風一樣掠過,驚天動地的一聲慘嚎,似乎有幾片風刃一樣青光閃過,王啟年感到似乎一把鋼刀碰上花崗石一樣,但還是切入一閃切入。

達多爾緩緩回過身,說到:「怎麼可能?」身體突然出現發裂紋,鮮血噴出,驟然倒地。

王啟年卻陷入沒思,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是一台自動機器,自己往往都沒有動,但身體卻動了,精準而狠辣,他本來以為狼人酋長,自己要花費一番心思,因為狼人酋長一個速度奇快,另一個狼人酋長,身體如同是精鋼,這兩點,剛才都體現了,結果自己無意識一動,就這麼解決了。

「好棒!王,太棒了,就是把那把魔法劍給破壞了,不過,他手上還有一個戒指,我看看有什麼好東西。」小雙飛了起來,根本不顧血腥,從他手上抹上戒指,往裡面一探,喜笑顏開,丟進了自己的空間裡面。

王啟年發現,她的空間好像大了不少,看來,她的空間是一個成長型空間,隨著小雙實力增長而不斷的增加。

「到下一處!走吧!」王啟年說著,空間門出現,小雙又飛到他的肩頭,王啟年邁入空間之門,消失不見。

渥特斯道,本來是里昂納多.卡爾文的故鄉,不過里昂納多卻在霍林橋頓,他的一家都去了霍林橋頓,只留下一處莊園,至於他的田產,被波拿巴分給平民,不過里昂納多也沒有回來,王啟年又一次來到這裡。

緹娜的劍術老師聖劍士凱瑟琳就在渥特斯道,王啟年沒有想到,水正馬里葉居然是有鬱金香之劍名號門羅的表哥,而門羅是緹娜的師兄,當然,門羅不知道他表哥的身份,但從小就得到他表哥的資助,門羅才得以成長為鬱金香之劍。


馬里葉正在客廳中會見一位客人,他是貴族出身,雖然沒有貴族的封號,但很富有,在別人眼中,他也是一個樂善好施的人,加上他沒有自己田產,完全憑藉自己商業才能,波拿巴的改革並沒有動到他。(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與天大人」的打賞,特此叩謝!)

王啟年來到馬里葉的門前,這是一處龐大莊園式建築群。馬里葉正好送客人出來,送走了客人,剛要回頭,卻看見了王啟年。

他一愣,王啟年嘆了一口氣,他看出來了,他不過是高級魔法師,在王啟年看來,實力極弱,當然,一位高級魔法師,在世間已算是高手。

他見王啟年向他走來,手中念珠陡然飛出,居然是傳奇物品,不愧為水正,掌管豎琴手聯盟的經濟大權。

念珠奇亮,四色纏繞,王啟年看出一共十二顆,分為地水火風,一組三顆,立刻眼前連空間都變得混沌,在王啟年之前有一個路人,此時已被蒸發得無影無蹤,眼見就要降臨到王啟年的頭上。

王啟年微微一笑,手一伸,正在爆發中的念珠陡然光華頓斂,輕輕落在他的手上,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馬里葉一見此,轉身就往屋內跑,王啟年手一指,陰寒一指出,一聲尖銳一嘯鳴聲響起,他正在奔跑的身體陡然一僵,倒在地上,失去了生命。

王啟年從迪安的靈魂中知道,風、火和水三部之中,風部因不和情報有關,擅長隱形匿跡和盜賊類的技巧,同時也擅長分析;火部長老是三部之中武功最高的,因為不時指導那些刺客殺手,故此身手最好;水部卻對身手要求不高,但必須有足夠的理財經驗。因此,三部之中,往往水部身手最低,但水部往往有各種魔法物品護身,而且,作為水部長老,可以得到世間最為珍貴的魔法物品,如果身手低一些的人,根本沒有機會在水部長老手下存活。

這次殺水正,倒是王啟年最快的一次。王啟年見他倒在地上。已經失去了生命,便頭也不回,一步邁入空間之門,消失得無影無蹤。

王啟年走了。那門房和其他看到的人卻是叫喊起來。不一會警察也來了。有人給門羅也送信了,一時間,人心浮動。

天色已晚。王啟年在一座山丘處出現,第一天中,他連續殺五人,其中三人是長老,分別是火源迪安,火副達多爾,風副克里猶斯,水正馬里葉,還有一個是一個據點的負責人,回來奔波數千里,幸虧他已經半神,才能做到,現在天色已晚,他決定就在山中過夜,他升起一堆火,和小雙吃了一些乾糧,隨後從戒指中取出法師豪宅,展開后,進入其中休息。


次日一早,王啟年坐了一夜,倒是小雙呼呼大睡,見天已亮,小雙醒了,從法師豪宅頂上飛下:「王,今天我們去哪裡?」

「去瓜亞坎,找水源羅安亞若。」王啟年說到。


兩人到了瓜亞坎,這是泰西東部的一座小城,在這裡信仰很雜,大多數信創主,也有一部分易古教信徒,還一部分卻是當地說不出的什麼小派信仰,這裡與紐蒙西是隔了一道海峽,並沒有什麼教堂之類,人民也比較野。

王啟年和小雙並沒有進城,而在城外的古堡,古堡的主人是羅安亞若,古堡很破舊,好像到了羅安亞若這一代,貴族已經衰落,但外人不知底細,誰也不曾將這個風度翩翩的男人與豎琴手聯盟相聯繫起來,更不知道他掌握的財富就是連周邊的國家也不能比擬。

王啟年從迪安的靈魂中了解到,他是一個神秘的人,豎琴手聯盟的長老會中,連迪安都不了解他,但迪安感覺到很強,有一種暗黑的氣息,不過,長老會中九個人,誰也不了解誰,誰都有自己秘密,他們都發誓過,要保守這個秘密。

王啟年和小雙直接進入古堡,古堡有守衛,大門也關著,不過對王啟年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他誰也沒有驚動,便出現在古堡中。

但剛剛進入古堡,便發現自己已被發現,他知道羅安亞若果然很神秘,也是一個高手,卻發現他的氣息好像很熟悉,是什麼人,他驚異地發現,羅安亞若居然是一個吸血鬼,好傢夥,豎琴手聯盟長老中,什麼妖魔鬼怪都有。

王啟年站在古堡的大廳之中,靜靜等候羅安亞若到來,聽到輕輕的鼓掌聲,羅安亞若出現了,風度翩翩,優雅說:「貴客來臨,沒有遠迎,真是怠慢了,不過貴客不經通報,徑直進入私人的地方,好像有些失禮。」

王啟年背對著他,好像在欣賞牆上的油畫,此時回過頭,剎那間,他臉色變了:「原來是伊安國的魔法部長閣下,看來,安迪還有幾個人之死,是閣下的手筆!」

王啟年聽他一說,心中也很驚訝,只過了一夜,他們就知道這些消息,他們分佈在數千里不同的城市,看來自己還是小瞧了豎琴手聯盟的消息傳遞,好迅速的情報傳遞,就是泰西的國家,恐怕也做不到。

「豎琴手聯盟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你們不該暗殺我,還且不止一次,泥人都有三分泥性子,既然這樣,我來消除這個隱患。」王啟年眼睛看著他,身體看來很放鬆,卻全身無處不處於臨發的狀態,羅安亞若也是一樣,兩人雖說著話,卻在尋找下手的機會。

「聽說伊安國中,一切智慧生命都是平等,一切都**,閣下此來,好像與法理不容!」羅安亞若微笑著說,但他的眼中卻冷靜得可怕。

王啟年啞然失笑:「罪犯也知道**嗎?我之所行,正是法的精神的體現,違法必究!一個數千年的犯罪組織,該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了。」

「好,你既然早已有成見,那麼你就死吧!」說著他陡然出手,魔法蒼茫,都沒有一絲徵兆,就罩了下來,所過之處,連空氣都像腐朽一樣。

王啟年輕輕一笑:「不怪創主教都說你們竊取神的權,這個魔法很不錯,不過遇到了我。」

說著,身邊陡然泛起青光,在他身邊一米開外,好像時間快速流逝一樣,連石頭都出現了斑駁,但在他的一米圈內,卻沒有任何變化。

蒼茫失效,羅安亞若緊接著變身,轟的一聲,暗金色布滿漂亮的魔紋蝠翼展開,長達十米,他的身體與之相比,根本不成比例。

「親王,想不到在這裡能看到一位親王。」王啟年說到,眼睛之中充滿了興趣,手中卻沒有閑著,手上出現無數電光匯成的瓊庇特之矛,手一揚,向他直射過去。

轟的一聲,電光四溢,瓊庇特之矛居然讓他給防住,不斷巨大的的電流卻像侵入到他的蝠翼上,構成了一幅電的輪廓。

他猛然仰天一嘯,巨大的聲波轟然而出,頭頂上巨大的石質屋頂轟然而開,露出了天光,所有電光消逝,這一聲吼,還不是沖著王啟年,但餘波侵襲王啟年,王啟年身邊陡然出現無數線條構成的魔法陣,金光璀璨,將聲波抵消。

「這有點像親王的氣勢,看來你主掌水源有上千年了,手上恐怕人命不少。」王啟年淡淡的說,抬頭望著上空的洞,一道陽光正射在羅安亞若的身上。

「不愧為伊安國的魔法部長!」羅安亞若沐浴著陽光,陽光對他毫無傷害,他好像很舒服,「我成為水源已有一千二百年,其中,我的身份不斷更換,足有二十次,每一個身份更換,別人都以為我死了,豎琴手聯盟殺人,我很喜歡,歷史上也有過人挑戰豎琴手聯盟,他們都死了,你也不例外!」

「真不簡單,吸血鬼從本質上講,會對陽光有所畏懼,你卻忘了這一點,一個智能生命,忘了對天地的敬畏,你的死期來了。」王啟年搖搖頭,身邊的光影陡然組成一個更複雜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有點像他的精神海中一片葉子上的魔法陣,不過複雜程度則遠遜於它。

立體魔法陣一動,似乎一瞬間布滿了整個大廳,並向外延伸,羅安亞若一見,雖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心中也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蝠翼一展,就要以他驚人速度和敏捷性來取王啟年的性命。

但隨即他大驚,因為他動了,但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似乎空間無限廣大,他的速度不謂不快,甚至單純從速度來說,都超過音速的數倍,可是就沒有離開原地。

「不!」他驚恐叫了起來,頭頂上太陽陡然光芒四射,一條火紅光柱從天而降,雖然只有幾米,光柱越往下越細,中間浮現出耀目的三足金烏,還有不死鳥等形像,無聲無息的下沏,一接觸古堡頂,石頭立刻氣化,光柱一下子將他籠罩在其內,他想用暗金色的蝠翼裹住自己,暗金色的蝠翼不到一秒鐘就化作飛灰,接著他也化作飛灰,什麼也沒有留下,晶柱繼續下沏,地面也出現一個深坑。

「你,你這是對付伊德妮那次的一招!」小雙結結巴巴的說。

「是也不是,上次是現成葉片引發,而這一次是我主動引發,威能不能和上次比,只能算是簡化版,我還做不到像上次一樣。」王啟年淡淡地說。(未完待續。。) 羅安亞若死得最為委曲,他的實力可以說與迪安在伯仲間,甚至還強與迪安,但他在王啟年的手下,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王啟年經過一系列的戰鬥,已經開始明白半神的精髓,他才知道半神的強大。

小雙飛了起來,飛到那個地面的深坑前,陡然她叫了起來:「王,下面有東西!」

接著小雙飛了下去,王啟年見小雙飛了下去,微微一怔,走到坑邊,這才發現,底下居然是密室,原來城堡的下方還有房間,王啟年以為這已經是第一層了。

王啟年飄然而下,地下很廣闊,居然有足夠大的空間,一具棺木只剩下小半截,其它都被光柱化去,地面上依然出現了深坑,深達數米,裡面的物質已經玻璃化,棺木之所以剩下,是因為光柱下沏時,這具棺木正好有一部分在光柱外,光柱所到,在裡面的瞬間就消失了,而在其個的半截,卻保存下來。

王啟年意念一起,剩餘的棺蓋打開,並沒有人,王啟年知道,這應該是羅安亞若的床鋪。他向四周打量,四周全部是一個個箱子,一層接一層,堆得整整齊齊,不知道裡面是什麼,中間只有一條通道,從黑暗中而來。

王啟年手一攝,一個箱子飛了起來,落在王啟年的面前,箱子是沉香柏木所制,周邊還雕著各種花紋圖案,箱子上有鎖,王啟年手用力一扭,鎖脫落。掀開了箱蓋,小雙也飛在空中,看著這個箱子,在箱子一掀開,滿眼金光。

小雙怪叫一聲,直接撲到箱子里,口中叫到:「發財了!發財了!」她直接在箱子箱子里打滾,滿箱子都是金幣。

王啟年也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地下密室中,箱子不下數百個。如果都是金幣。這是如何巨大的一筆財富,但他沒有時間一一查看,只接將手中戒指一揚,戒指展開。往箱子上一掃。箱子紛紛消失。轉眼間就往下眼前的一箱。

小雙正在金幣中打滾,沒留意就見箱子被王啟年收了,也虧王啟年的戒指高達九維上。輕鬆地將東西都收入戒指中,小雙一見,急了:「我的那一份呢?」

「不會少你的,還不將箱子收起來。」王啟年說到。

小雙這才飛了起來,說什麼也不肯將這一箱子讓王啟年收了戒指,她捧著箱子,一眨眼,箱子被她收了起來,估計她也知道,箱子進入王啟年的腰包,要拿出來,不是那麼容易,她只要一個名份,所以小雙很可憐,只收了一箱子。

羅安亞若是豎琴手聯盟的水源,而且做了一千二百年,財富是巨大的,估計都不止這一處,可惜他也化成飛灰,靈魂早已歸於冥土,王啟年就是想,也沒有辦法,他畢竟不是真正的神。

聽到外面有人叫著羅安亞若的名字,知道外面來人了,小雙立刻飛到王啟年的肩頭,王啟年面前出現一扇空間之門,邁步進入其中,消失在密室中。

外面的人先聽到一聲嘯聲,後來又見太陽陡然放射出光華,周圍的陽光一瞬間暗淡下去,一條光柱形成,直向古堡而來,隨後太陽復明,人們議論紛紛,但又不好入古堡查看,畢竟是羅安亞若的私人領地。

幾個當地的紳士商量一下,紛紛前來拜訪,他們也想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才引起守衛前來通報。

王啟年和小雙在佩德羅市出來,他們尋找下一個目標,風正費佳寧,費佳寧是一個陰險的人,平時朋友很少,大家都防著他,不過,誰也沒有想到他會是豎琴手聯盟的長老,他的壞是一種明面上的壞,標準的小人,大家給他的外在表現所迷惑,不知道他實質是豎琴手聯盟的風正。

王啟年來到他的莊園前,就聽到兩個看門人在討論:「老爺不知怎麼了,今天一早就出去了。」

「噓!老爺這些日子一直在忙,做些什麼事,我們怎麼知道,平時對我們又嚴,現在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王啟年一聽,不禁皺眉,他居然不在,他會到哪裡里去?

王啟年和小雙對視一眼,那個看門人見他站了下來:「去!去!不準在門口留停!」

王啟年搖搖頭,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奴僕,但主人這樣,應該是裝了出來的,也真難為他一直如此,會不會有雙重人格,王啟年不乏惡意的想到。

他轉身走了,但看門人不知道的是,下一刻,他和小雙居然出現在莊園中,不過是隱身,他不放心,唯恐只是費佳寧玩的花招,雖然王啟年自認為沒有什麼破綻,但他應該知道有人對他們下手了,豎琴手聯盟的情報工作效率還是極高,只隔了一天,他們居然知道了有四人死了,王啟年不得不多了一個心眼。

王啟年來到房中,見一個女人長得很漂亮,居然在罵費佳寧:「這個老東西,也不說一聲,肯定是會他的情人去了。」

「夫人,老爺他沒聽說過有情人。」

「多嘴,誰知道他有沒有?」

王啟年哭笑不得,他在隱身狀態下,把莊園轉了一個夠,甚至還運用神識掃描,最後不得不得出一個結論,風正費佳寧真的不在莊園中,他躲過去了。

王啟年沒有料到這個結果,他想了一下,一個是他知道有人在找他,乾脆消失,王啟年不會得知他在什麼地方,另一個可能,他們聚在了一起,餘下風正,風源,水副和火正四人聚在一起,設下圈套,等待王啟年去鑽,他們不知道王啟年的身份,這種情況可能性比較大。

風正費佳寧,風源多琳,這是九人之中唯一一位女的,水副亞特伍德和火正巴里,集中在一起,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組合,王啟年估計他們會聚集在一起,會在什麼地方,王啟年陷入思考,在火正所在地可能性非常大。

因為火正可以說是一個非常自律的人,獨自一人住在比第山中,而其他人都住在城市中,城市中人來人往,很難埋伏,王啟年決定去比第山脈。

即使他是半神,王啟年也不得不認真準備,他沒有急著去比第山脈,而是在佩德羅停了下來,和小雙在一家飯店吃了午飯,而且吃得很精細,花費了一個金幣,這是一筆巨款,吃過飯,還活動了一下。

小雙感到很奇怪,問到:「你不去其他城市找那些長老了嗎?」

「當然去找,不過將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迎接最後一戰,小雙,下面要去的是比第山脈,你也有任務。」說著,停止說話,卻用心靈連線,將他的猜想和計劃傳給了小雙。


小雙閉上眼睛,一會兒之後,睜開的眼睛:「夠陰險,不過我喜歡!」

兩人來到了比第山脈,不過並沒有直接過去,小雙飛起,在空中隱形,只剩下王啟年一人,王啟年張開的神識,果然不出所料,他們都在這裡,並不止他們,還有十來個殺手,不過他們並沒有發現王啟年。

既然來了,王啟年邁步而行,他將神識關閉,只用靈覺,身邊數十米在他的監控中,他進入一種空靈狀態,周圍的一絲一毫都反映在他的心中,身邊一切顯得生機勃勃,那邊有幾隻蜜蜂在采蜜,這邊一群螞蟻在拖著一隻小青蟲,還有,那洞中一隻老鼠在偷偷的偷窺,在不遠處,有一隻螳螂在慢慢向一隻蝴蝶靠近。

周圍一切都不差的反應在王啟年的腦海中,王啟年似乎依據本能向峰上走去。

一個殺手發現了王啟年,發出一聲鳥鳴,殺手立刻動了起來,之中還有些人有遲疑,不知道是他們要等的人,風正費佳寧說:「不問什麼人,只要進入警戒圈,都殺無赦!」

殺手們點頭,一張大網在悄悄的張開,等待王啟年進入其中,王啟年好像不知道一樣,正一步步走向死亡陷阱。

一個殺手緩緩舉起破魔弩,一支箭閃著靈光,輕輕的弓弦響,一道光影直向王啟年射去,與此同時,一個圓形薄片狀的東西突然閃著靈光從左側而起,劃出一道絢麗的銀虹,而在右側,似乎很淡的光影微微一閃。

王啟年陡然動了,手上出現一串念珠,念珠一出手,四色光影閃現,空間立刻混沌,正是他殺水正馬里葉時所收的念珠,這可是傳奇物品,它一出,頓時,箭炸開了,是爆炎箭,不過是悶響。

在離王啟年還有十米開外,就已經炸開,接著那道銀虹也是一陣閃爍,掉落在地上,王啟年拋出念珠,右側卻出現了一面白骨盾,白骨盾像遭了什麼重擊一樣,一根細絲陡然出現,正擊中在白骨盾上。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念珠已經臨頭,接著散開,像天女散花一樣,破魔弩手眼睜睜看著自己捲入四色奇光中,整個人像紙片一樣,猛然騰起火焰,化為灰燼。

一顆念珠消失,而在左邊,一顆念珠已到,黃光向山嶽一樣壓下,一個殺手眼睜睜地避無可避,轟的一聲,被黃光碾成薄片。(未完待續。。) 在左邊,青光一閃,又一顆念珠到,突然爆開,青光一下子罩著了對方,從毛孔中噴出血霧,他眼睛睜得大大的,已失去生命,手上一根細絲出現,染上鮮血才看清楚,它居然是透明的,其長無比,最前端,居然已到了王啟年的身邊,被白骨盾所阻。

三方相距有幾十米,但念珠散開,消耗了三顆念珠,王啟年擊殺三人,剩下念珠一個盤旋,依然聚成一體,不過珠串只剩下九顆。

馬里葉的念珠對王啟年沒有發揮作用,但傳奇物品就是傳奇物品,在王啟年手上,只用了三顆念珠,三名殺手亡。

在這其間,王啟年腳步都沒有停,依然向山上走去,山的靠近頂峰處,有一間屋子,在門口,有四個人,正是風正費佳寧,風源多琳,水副亞特伍德和火正巴里,正在密切關注著這場殺戮。

「他是啟年.王,我們都以為他走了,上了軍艦,誰知居然是障眼法,他使用的是元素念珠,是水正馬里葉的東西,這很頭疼,一顆珠子要一條生命來填,畢竟是傳奇物品,要麼就是用傳奇物品與之同歸於盡。」多琳說到。

水副亞特伍德說到:「不錯,是傳奇物品元素念珠,中間封印了四類十二種元素魔法,非常強大。」

他心疼拿出一個環狀物,其中四色光芒環繞:「看來,只有犧牲一件傳奇物品,我這個元素環本來是為他準備的。現在卻要和他的念珠同歸於近。」


說完,精神力一催,環上生出兩對風翼,隨手一拋,風翼一揚,直向山下的王啟年打去,一出手,便是風雲變幻,周圍空間一片混沌,元素急劇的匯聚。

王啟年見天空之中風雲動。元素聚攏。抬頭一看,一隻環帶著風翼,攪得天空中一片混沌,直向他飛了過來。王啟年笑了。手中念珠轟然出手。他知道對方用意,到現在為止,除了一面白骨盾。王啟年還沒有運用其他魔法,僅憑一串元素念珠,就已經擊殺三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