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眸子陰狠,又聯繫了一位在海外的朋友,直接花了一千萬美金,請了一位久負盛名,從無敗績的殺手。

毒蠍,傳聞是從極其精銳的特種部隊訓練而出,彈無虛發,一擊斃命!他就不信許昌碩不死!

至於那個洛雨。李秋生嘴角勾了勾,有一絲陰狠,既然都撕破臉皮,那也別怪他辣手摧花! “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高級易化妝術。”


許昌碩愣了一下,亞洲邪術嗎?

許昌碩在別墅好好休息了一天,隨手在系統籤個到,沒想到還真獲得個好東西。

雖然這化妝術目前沒什麼用,但總比那些牙刷毛巾謝謝惠顧好。

而且他發現隨着抽到姐姐的機率增加,所獲得東西價值也逐漸上升。

“宿主想的不錯,與姐姐互動的就會獲得抽到新姐姐的機率,機率越高每天簽到獲得珍貴物品就越容易。”

得到系統回答,許昌碩才恍然大悟,好在簽到是免費的,不然按照這操作,不知道要砸進去多少錢。

“小說,睡醒了?”洛雨回來,還買了菜專門是用來做飯的。

“姐,你怎麼下班這麼早?”許昌碩疑惑道。

“李氏集團損失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再加上你的一百億,現在我們雨墨集團在鬆南市各行各業都是佼佼者,已經不需要我親自坐鎮。”洛雨解釋道。

有了許昌碩的幫助,簡直如魚得水,還有好多娛樂公司也與之合作,李氏集團根本不是對手。


至於李家也沒有出動,所以洛雨這幾天就很輕鬆:“而且我不是答應過你,等拍賣會一結束,就帶着你出去玩嗎?”

許昌碩恍然大悟,幫助洛雨做飯,兩人閒聊間,也選定了地點。

就在鬆南市附近的小島,現在正是夏天,哪裏也不少美景,去幾天散散心也是可以的。

“不過現在鬆南市全是我們的緋聞,我們也不能正大光明的出去,要保持低調。”洛雨吃飯後,回到房間換個衣服,出來後,許昌碩忍不住笑了,“姐,你這哪裏是低調,如果出去,肯定會被人當做神經病。”

只見洛雨從頭到腳捂得嚴嚴實實,倒是神祕,可現在誰這個打扮?而且這麼熱的天,如果捂出病來,他還會心疼呢。

“那怎麼辦?”洛雨又換回輕鬆的睡衣,很是苦惱,她實在太有名了,隨便出去都會被認出來。

“不如我幫你吧?”許昌碩忽然想到剛纔獲得的高級化妝術。

“你幫?那好,來吧。”洛雨很意外,但立刻就同意了,對於這個弟弟十分信任。

許昌碩來到其身前,伸出手在洛雨精緻的臉上捏了捏。

洛雨忍不住後退,詫異的看着許昌碩:“你這是幹嘛?”

“姐姐,這叫摸骨,我必須要知道你的臉型才能幫你。”許昌碩腦海中浮現化妝術的知識。“摸骨?”洛雨對此一竅不通,但看他認真的樣子,也就相信了,隨後退後一步,警惕的說道:“身上不用摸吧?”

“這個……”許昌碩沉吟片刻,看着洛雨似乎很緊張樣子,憋不住笑了:“姐,你想什麼呢?我幫你化妝的是臉,又不是身體,而且你身材都這麼完美了,根本不用搞什麼。”

“你怎麼知道我身材好?”洛雨懷疑道。

許昌碩上下掃視一眼,哭笑不得:“你穿成這樣,我想不知道都不行!”

“得了吧,趕緊動手。”洛雨臉一紅隨後催促道,看着許昌碩輕輕捏臉,她心有淡淡的溫馨。

她已經很久沒體驗過這種感覺了,真想把這一刻保持到永久。

“姐,你的臉型很完美,平常女人最多五六分,可你的高達九分!”許昌碩一本正經的說道。

“就你會說話。”洛雨臉上掛着淡淡笑容。幾分鐘後。

許昌碩找來一瓶染髮膏,徹底給洛雨化妝完成,原本精緻的面容此刻卻變得平凡些,不過還是有幾分冷豔與清秀。

再加上悶青色的短髮,這哪裏還是一方企業的總裁,分明是剛畢業的小姑娘,而且與之前樣子也大不相同,現在就算別人拿着照片對比也絕對認不出來。

許昌碩不得不說一句,這個亞洲邪術就是牛!

洛雨則是看着鏡子裏的自己,目光閃爍,不由得問道:“你喜歡這種類型的女孩?”

“姐,我就是隨手一畫,你可千萬別多想。”許昌碩連忙說道。

洛雨冷哼一聲:“我有什麼多想的。”她雖然這樣說,但心裏還是美滋滋的,這麼優秀的弟弟,她可不想與其他人分享。

幫助姐姐易容後,許昌碩只是稍微打扮一下,兩人都打算開車,買了兩張去小島的車票,收拾一下就出發了。

在列車上兩人互相聊天的時候,有一個女人,始終打量着二人,並非被洛雨吸引,而是被許昌碩吸引,她總感覺許昌碩身上有股特別氣質,很容易讓人沉迷。

和她曾經看到的一個人極其相像。


終於,等到許昌碩面前有空位,她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走過去打招呼道:“小哥哥,小姐姐,你們好,我叫韓莎蔓,是一名記者,想要採訪你們一下可以嗎?”

不錯,她正是那個停車場裏的記者!

上次由於碰見許昌碩和洛雨那次兩個人鬧了不愉快,和她男朋友分手,所以韓莎蔓選擇出來散散心,沒想到卻碰見如此特別的人。

“你好。”許昌碩看了眼韓莎蔓,不愧是記者,但是笑容就讓人心生好感,不忍拒絕。

韓莎蔓笑着道:“請問你們叫什麼名字呢?”

許昌碩和洛雨對視一眼,表情古怪。

叫什麼名字?這該怎麼回答呢?

列車上,韓莎蔓望着許昌碩兩人,心裏很緊張,其實她也屬於成功人士,存款百萬,之前也採訪過各種名流,但就不知道爲什麼,面對這個兩個人,就是有些忐忑。

“我叫許昌,這是我姐姐洛洛。”許昌碩的想了想說道。“你們是姐弟?”韓莎蔓眼前一亮,這豈不是說,她有機會了?她忍着興奮,連忙又問道:“請問你們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是無業遊民。”許昌碩笑着回答。

韓莎蔓可不相信,她覺得以許昌碩流露出來的氣質,就算是很多總裁也是比不上的,她又看向洛雨,眼中有抹期待,“小姐姐,你呢,是不是養着弟弟呢?”

洛雨看她一眼,隨後閉上眼睛,沒有回答。

韓莎蔓一怔,有些不滿,她覺得態度已經很好,可沒想到還是吃癟,嘟嘟嘴就不搭理洛雨,對着許昌碩說氣話來。 車子搖搖晃晃行了幾個小時後,終於到小島。

洛雨率先起身,打斷兩人談話,又看了眼韓莎蔓,隨後充許昌碩點了點頭說道:“弟弟,走吧。”說着率先走出去。

許昌碩點頭,與韓莎蔓告別,連忙跟上。

整個過程,從韓莎蔓坐下到此刻,洛雨纔看了她兩眼!這讓韓莎蔓很不舒服,看着兩人背影,喃喃道:“你神氣什麼!我一定要追到這個帥哥!”她看着手機上的聯繫方式,心裏美滋滋的,終於明白一見鍾情的感覺。

長興島是鬆南附近的有名的島嶼。四處環海,陽光沙灘,美人如玉。

“姐,你不喜歡那個記者?”許昌碩和洛雨去早已訂好的酒店。

“既不喜歡也不討厭,而且……”洛雨的髮色在陽光之下更爲明顯,配合清秀的面孔,顯得很有氣質,讓人有股驚豔的感覺,她似不經意輕輕說道:“這女孩似乎對你有意思……”

“是嗎?”許昌碩覺得姐姐很美,也很開心,忍不住笑了,忽然想到一個可能。

姐姐……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洛雨悠悠道:“別想太多,你是我弟弟,就算找女朋友,也要找個比我優秀的,一個記者配不上你。”說着便走了。

許昌碩注意到,她的步伐似乎變快了,不由得一笑。

比姐姐優秀?別說鬆南市,就算是華夏,能有幾個?

海島漁村酒店是島上最豪華的酒店,只接待三百位客人,能住在這裏的都是非富即貴。

許昌碩和洛雨,訂的就是唯一一間總統套房,兩天要五十萬……

他們來到前臺辦理入住手續,可沒想到是又看到韓莎蔓。

“你們也住在這裏?”韓莎蔓的聲音有些驚奇。

許昌碩一笑:“真巧,韓小姐也住這裏?”他挑了挑眉。

韓莎蔓溫柔一笑,但忍不住好奇。

這可是最豪華的酒店!即便是她也是心一橫,才花了十萬,頂了一件中等房,而兩個人住在這裏,恐怕會花不少錢吧?

難道他們是富二代?

“先生,女士,你們的入住手續辦理成功,這是你們的房卡。”此時的服務員開口說話。

韓莎蔓注意到,只有一張房卡,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們住一間房?”

“有什麼問題嗎?”許昌碩此時感到不悅,一個女人大呼小叫的,都引來不少人觀看。

衆人看了看許昌碩和洛雨,對他露出一抹羨慕的目光,甚至還有一位外國友人,豎了豎大拇指!

“可你們不是姐弟嗎?”韓莎蔓無語,突然覺得,這兩姐弟該不會是因爲沒錢,纔會選擇一間房吧?


姐弟?周圍人愣住,這個話題有些勁爆啊,連帶着看向許昌碩和洛雨的眼神,都有些不好,鄙夷譏諷,甚至有些厭惡。

“許先生,如果你們沒有錢多開一間房的話,我可以幫忙。”韓莎蔓忽然覺得這還是一個好機會啊,說不定就能俘獲許昌碩的心。

可當她擡頭看去,卻是一呆。

許昌碩的目光很冷,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意味,宛如站在山巔之上俯視她。

這讓韓莎蔓有些心虛,剛想說話。

洛雨卻開口:“不用,我們的房間足夠大,兩個人勉勉強強也能住下。”說着就拉着許昌碩的手跟着服務員走了。

“再大能有多大,你身爲一個姐姐,倒是不避嫌啊!”韓莎蔓忍不住嘟囔一句。

酒店前臺看了看她,眼中有一抹鄙夷:“這位小姐,許先生和洛女士入住的是我們酒店的總統套房,足足有三百多平米,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就算再住十個人也是夠用的。”

總統套房?韓莎蔓愣住。

剛纔還議論的路人們表情也都精彩萬分!

總統套房是天海酒店最豪華的房間。一天就要五十萬!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方,足足三百平米!

韓莎蔓都懵了,想到剛纔還要出錢幫忙再開一件房間,臉色發燙,有着說不出的尷尬。

人最會見風使舵,此時衆人的目光紛紛落到了韓莎蔓的頭上,“我怎麼覺得這女的不安好心呢?”

“誰知道呢,可能看人家住好房間嫉妒唄。”

……

韓莎蔓臉色通紅,羞愧的甚至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快速的辦理入住,看到自己的房間,她突然想到洛雨臨走時說,房間夠大,勉勉強強住下?

總統套房都勉強住下?她這幾平米的房間呢

……

許昌碩和洛雨休整一番,就開始制定遊玩計劃,下午找個遊艇出海玩一玩,晚上就沙灘燒烤,明天再各種娛樂設施玩一遍,就可以回去了。

但不巧的是,他們剛到海邊,又看到韓莎蔓,只不過是她和一個男人正在爭吵。

“要不要上去幫一幫?”洛雨問道。

許昌碩搖頭:“姐,我和她又不是朋友,爲什麼要幫,咱們還是下海玩吧。”

洛雨點頭,露出一抹輕笑,這纔是好弟弟。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