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緊緊握著秦夢舒被勒得紅透了的手腕,眸中淬滿了陰霾。

卻在這時,二樓正廳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門的另一邊,傳來一句熟悉至極的聲音:「本小姐回……」

話還沒有說完,卻變成:「抱歉,抱歉,我什麼也沒看到,沒看到……」

撂下這話后,那熟悉的女中音消失不見,耳邊傳來吱呀一聲輕微的關門的聲響。

寧遠眉心一跳,知道是自己那個調皮搗蛋的妹妹從國外回來了,但心頭的怒意,卻並未減弱半分。

(本章完) 「說吧,你想怎麼死?」寧遠並無半分放開秦夢舒的意思,冰冷的眸光大刺刺的落在秦夢舒身上,看著她的眼神,幾乎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我……你這個人,真的很可笑耶,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至於要殺了我來泄憤嗎?」秦夢舒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道:「行,你要殺我是吧,來啊,現在就殺了我,怎麼,不敢啊,你今天要是不殺了我,你就不算個男人……」

她秦夢舒,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紀紅遍大江南北的大明星好嗎,什麼陣勢沒見過,反正硬不硬氣都是死,還不如嚇唬嚇唬這貨,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寧遠果然被秦夢舒突如其來的話語給震住了,但卻也只是有那麼一瞬間的愣神,頭腦瞬間的空白之後,眸中那抹濃郁的陰霾愈發濃郁起來,幾乎能夠滴出怒意來。身為華夏帝國首富,紅遍大江南北的一線大明星,他寧遠,何時被人指著鼻子罵得這般狗血淋頭過。

寧遠氣極反笑:「好,本少現在就送你一程。」

話音落下,他修長的大手之上,瞬間蒙上一層耀眼的赤色,空氣之中,傳來濃郁的炙熱氣息,像是從數九寒冬,瞬間來到了炎炎夏日。

秦夢舒獃獃的看著他手心處猛然竄出拳頭大小的,閃爍著赤色火焰的修長大手,腦海中突然想到了三年前,那個在眾目睽睽之下,化作一團隨風飄散的粉末的少女,大驚之下,腦子陷入一陣空靈之中。

整個人似乎進入了一片奇異的空間,四處都是輪廓分明的,線條生硬的畫面,這樣一副畫面,倒是與當時穿越而來時,在那方金絲楠木中見到的畫面,極為的相似。

「幸運的遊戲玩家,歡迎來到墨靈世界!」

耳邊傳來一句極為生硬的,如同電腦NPC般的聲音,那聲音一字一頓,一聽就不是個正常人該有的聲音。

「我當然不是正常人,我是墨靈世界的主宰,哈哈哈……」

「靠,還帶窺探別人大腦的,我不想玩這個遊戲,趕緊把我放出去。」秦夢舒雖然是二十世紀的現代女,但從來都只是個,喜歡喝茶拍戲旅遊的文藝青年,對什麼遊戲之類的東西,是天生就沒有興趣的。

「你可以不玩,如果你不玩的話,只怕馬上就要死了。」NPC再度一字一句,極為生硬的道。

「什麼跟什麼?」秦夢舒完全懵了。

「哈哈,你這個無知的人類,這裡是墨靈世界,你在這裡得到的一切,都可以帶到現實世界中去,當然了,如果你在墨靈世界中死去,現實世界中的你,也同樣會死去。你是個被墨靈世界選中的人,是最幸運的遊戲玩家,你現在有一百分的初始積分,可以在墨靈世界的商鋪中,買到你可以繼續活下去的東西。」

最後一個字音落下后,那一字一句,極為生硬的NPC男低音,徹底消失,秦夢舒愣愣的站在那裡。

她好像是明白了什麼,這麼說來,她不僅是個穿越者,竟然還是個

(本章未完,請翻頁)

帶著遊戲系統一起穿越的穿越者。

對了,剛才那貨說什麼來著,這裡是墨靈世界,從這裡得到的一切,都可以帶到現實世界。

秦夢舒雖然沒有打過電腦遊戲,但卻接到過很多關於電腦遊戲的代言,雖然最終都被她一一拒絕了,但關於那些電腦遊戲的細節,她的經紀人曾經一遍又一遍的複述,她雖然沒有超強的記憶力,但卻隱約還能記得一些。

如果墨靈世界這款遊戲與大多數遊戲相差不多的話,那麼剛才那個NPC所說的,可以從墨靈世界購買東西的話,應當沒有在騙她。

如果能夠購買到保護護具,或者刺殺神器,帶到現實世界的話,豈不就不用死了嗎?

可是在進入遊戲前,寧遠已經到了暴怒的頂端,他手中那詭異的,可以讓人瞬間化為粉末的赤色火焰,距離她已經只有咫尺之遙了,或許現在的她,肉身早就已經死了,只剩下這神識還在遊戲世界里了。

念及此,她什麼興趣也沒了。

「你這個玩家,太不負責任了,告訴你吧,你還沒死呢,墨靈世界中的十分鐘,相當於現實世界的三秒鐘,你還有十分鐘的時間,遊戲就要結束了。」

耳邊再次傳來電腦NPC一板一眼,一字一頓的聲音。

秦夢舒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這麼說來,這一時半會的,她還死不了啊,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趕緊的吧,那個什麼鬼的,墨靈世界的商店在哪啊!

幾乎是在心念轉動的下一瞬間,距離她僅有三五步位置的地方,憑空出現一個如同銀行櫃檯似的窗口,一位鬚髮皆白,帶著深灰色鴨舌帽,嘴裡叼著一桿不斷冒著白眼的精緻煙桿的老頭,出現在秦夢舒身前。

秦夢舒惶惶的眨眨眼睛,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嚇了一跳,深深呼吸兩口,調節心態后,這才趴到櫃檯上,問道:「請問,有什麼東西賣嗎?」

老頭斜了秦夢舒一眼,不屑道:「想不到又是個窮鬼,給你給你,這些都是你現在能夠買得起的,自己看吧。」

煙桿老頭說話的聲音,倒是與正常人別無二致,他隨意從身後取出幾本足有二指來厚的書籍,遞給秦夢舒,不耐煩道。

秦夢舒淺淺一笑,顯然並未將老頭的話方才心上,雖然她不知道一百積分的作用,究竟有多少,但一百積分,一聽就很寒酸,人家說她窮,也應當沒說錯啊。,故而老老實實的不在說話,低頭一頁一頁的翻看起了眼前的書籍。

這裡的每一頁,都只記錄了一樣商品,秦夢舒大概翻看了一番,有丹藥、靈草、藥劑、武器、甚至還有衣服、鞋子之類的東西。

但這裡的每一樣東西,包括衣服鞋子,都有本身的超自然的作用。

柳筱筱翻看到第一本第二十頁,眸光聽了下來,一把名叫水冰刀的匕首引起了她的注意,在圖片的右邊,寫著關於這把刀的簡介。

水冰刀,水系武器,可減輕或抵抗部分火系魔法修鍊

(本章未完,請翻頁)

者傷害,削鐵如泥。

秦夢舒愣愣的看了一會,她現在最大的敵人,也就是寧家大少爺寧遠,是一位火系的武者,這把刀,倒是極為合適不過的了。

秦夢舒微微點點頭,隨即又看了看這把匕首的標價,八十積分,嚇了她一跳,只這一把匕首而已,居然要花掉她幾乎一半的錢。

她嬉笑著抬眸看了看一臉不耐煩,正吧嗒吧嗒抽煙的老頭,一張絕世的容顏,簡直笑得跟一朵盛開的牡丹似的,剛想要說些什麼,櫃檯對面的老頭一點面子也不給的,同樣報以一個陽光燦爛的微笑,吐了一口眼圈,留下四個字:「謝絕還價!」然後便「啪」的一聲,暫時關上了櫃檯窗戶的木門。

秦夢舒氣得幾乎想要衝進去,按住這死老頭一頓暴打,但想想還是算了,何必跟一個動畫人物動不過,思忖了片刻,時間已經幾乎過去了一般,時間緊迫,實在老不及多想,她最終還是決定將這把刀買下,然後又隨意翻看了幾頁。

這幾本書上的東西,分開來,她倒是都買得起,但絕對買不起第二件,除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藥劑之外,其餘的東西,價格都在五十積分以上。

最後的最後,她還是決定買下了一瓶深綠色的治癒藥劑,可恢復百分之十的生命力,然後又買下一瓶墨黑色的,名叫千里不留痕的禁錮藥劑,這品藥劑的名字倒是挺唬人的,其實也就是十米之內,所有的入侵者,都要禁錮原地半分鐘的時間而已。

沒有任何東西的移動與摩擦,可不留不下任何的痕迹嘛。

這兩瓶藥劑,都是十積分一瓶,所以,她別無選擇,只能都選擇一瓶。

選好之後,她敲開窗戶,支付了僅有的一百積分,然後將東西收好,耳邊便傳來一陣熟悉的一板一眼,一字一句的NPC的聲音。

「遊戲結束,五秒後退出遊戲,五、四、三、二……」

一字落下的那一刻,秦夢舒再度回到了現實世界中,這一刻,寧遠手中那赤色的光焰已經逼近眼前,眼看就要點燃她的髮絲與衣襟。

這妞二話沒說,來到現實世界的第一瞬,便將左手中早已準備好的千里不留痕禁錮藥劑悉數灑了出去。

空氣中方圓十米之內的一切,在這一瞬得到了短暫的禁錮,半分鐘的時間轉瞬即逝,她來不及想那麼許多,翩然的身形微微一側,躲開了迎面而來的赤色火焰,隨即將一直握在右手上的水冰刀,不由分說的刺了出去。

「刺啦!」耳邊傳來一聲冰刃穿透絲質衣衫發出的呲呲聲。

下一瞬間,方才還盛氣凌人,一副居高臨下審判者姿態的寧遠,胸口處,不由分說的生生挨了一刀,入骨三分。

以他現在的修為,同樣在秦夢舒那千里不留痕藥劑作用下,片刻的禁錮,他原本以為,秦夢舒就是個沒有絲毫修為的魔法白痴,卻是從未想過,正是這個看起來沒有絲毫修為的魔法白痴,竟然將刀刃插入了他的胸膛。

(本章完) 多少年了,他自己都已經幾乎記不起來,究竟有多少年的時間,沒有人傷過他了,莫說是打傷他了,即便是靠近他身體半米之內,卻都是不能的。

今日,偏偏在陰溝里翻了船,竟然被一個看起來沒有魔法修為的白痴刺傷。

這,只有一種可能,眼前這個擁有著絕世容顏的少女,一定是扮豬吃老虎,受人指使,前來刺殺他的。

但是,在寧遠還來不及想那麼許多之前,他整個腦子,已經徹底的不清楚了,迷迷糊糊之間,他只覺眼前有許許多多的小星星,不停的圍繞著他的腦袋,不停的叫囂著,最後的最後,他終於光榮的暈了過去。

「哎……」看到寧遠倒下去的那一刻,不得不說,秦夢舒心裡當真是嚇了一大跳的。

雖然這裡是碧落大陸,是一個每天都會死人的地方,但對於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秦夢舒來說,殺人這種事情,她的確是第一次干,緊張害怕自然是難免的。

不過轉念一想,眼前這個男人,可是方才還說著要殺了她的男人,放在還在問她,想要怎麼死的男人,對於秦夢舒而言,方才的舉動,應該只能算是防衛過當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男人雖然方才還說著要殺她的話,但畢竟並沒有真的殺了她呀,如果這個男人,真的因她而死的話,她這一輩子,怕是都不能安寧了。

此刻,秦夢舒的腦子裡,兩個小人在不停的爭吵著,叫囂著,最後,秦夢舒那來自二十一世紀地球上的善良最終還是得到了最後的勝利。

她幾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氣,這才將寧遠扶到了客廳那象牙白的歐式沙發上躺下,取出唯一一瓶治癒藥劑,喂進寧遠口中。

片刻之後,寧遠猛然間轉醒,胸口那不停流淌著鮮血的傷痕也止了血,寧遠一把握住秦夢舒纖細的手腕,雖然力道不如之前那樣重,但卻也極疼。

「說……是誰讓你來殺本少的?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他一雙好看的眸子里,布滿了陰霾,一邊說,一邊狠狠的將秦夢舒摔了出去,力道之大,不言而喻。

秦夢舒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推,直接推到了三四米開外,若非背脊碰到了客廳正中心的茶几,還不知道能不能停下來呢。

「你這個人講不講道理,是你要殺我的,我這屬於正當防衛啊,大哥。更何況,我已經把我唯一的救命藥水都給你喝了,你現在又沒有死,還想怎麼樣啊?」秦夢舒氣得幾乎七竅生煙,摸了摸隱隱作痛的背脊,不要命的道。

寧遠看了看茶几上仍舊帶血的水冰刀,以及一瓶喝完的藥劑,腦海中光速回放了一遍與秦夢舒從相識到想殺的全過程。

說起來,這個女人雖然行為古怪,還喝了他一湖的水,但卻似乎並未做出什麼威脅到他生命的事情,方才那一刀,也的確算得上是正當防衛了,如果那一刀,再插入一分,只怕現在的他,已

(本章未完,請翻頁)

經沒有命了。

暗暗死沉了片刻,寧遠這才抬眸道:「你以為,本少是個蠻不講理,心狠手辣的人,你以為,本少方才是真的要殺你,本少不過嚇唬嚇唬你而已,而你,卻是真刀真槍的插進了本少的心窩,咱們到底是誰不講理?」

事實上,寧遠的確從未想過要殺柳筱筱,只是氣不過她毀了自己心愛的童年而已,他的確盛怒,也的確動了真火,但卻從未想過真的要把她怎麼樣,只不過,想要給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一點教訓而已。他也沒有想到,秦夢舒會這樣認真的。

「你……詭辯。」秦夢舒你了半天,最終還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氣得兩邊的腮幫子高高的鼓起來。 前妻有點毒 心裡暗自想著,這個寧遠,幸虧是做了演員了,要是做了律師,只怕死人也能讓他說得跳起來了吧。

「那你現在知道了吧,是你處心積慮的要殺本少,扮豬吃老虎,想要傷害本少,現在回過味來,愧疚了吧?」寧遠單手捂著胸口,唇邊浮上一抹淡淡的笑意,顯然極為欣賞秦夢舒這樣一副吃癟的樣子,口中不依不饒的道。

「那……那你想怎麼樣?」咱們的秦大小姐,在這三言兩語之中,徹底失去了正常的思維。

「哎喲,好疼啊,真是疼死本少了,好像有點渴了,你還是先給本少倒杯水再說。」寧遠一副肉痛的樣子,捂著胸口呻吟道。

「你……」秦夢舒剛想葯反駁兩句,想象還是算了,再怎麼說,她也的確是打傷了他,倒杯水而已,就當是賠禮道歉了,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

秦夢舒扶著自己的腰肢,艱難的站了起來,活動幾下,確定沒什麼大礙后,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飲水機前,為寧遠倒了一杯水。

「給。」秦夢舒極為不耐煩的將熱水遞到寧遠跟前,嘴裡只蹦出了一個字。

「哎喲,本少現在可是重病患者,心在滴血耶,手都抬不起來,那裡端得住水啊?你道歉就該有個道歉者的姿態,還不趕緊喂本少喝水?」寧遠面無表情的道。

「你……好,我忍!」秦夢舒咬牙切齒的呢喃道:「方才怎麼沒見你沒力氣,現在又怎樣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做給誰看啊?」

「你說什麼?」寧遠似乎極為喜歡秦夢舒這樣一副啞巴吃黃連的樣子,嬉笑著戲謔道。

「沒什麼,我說我喂你喝。」秦夢舒擺出一副極為殷勤的樣子,將水送到了寧遠嘴邊,心裡暗道:「燙死你,燙死你!」

事實上,方才倒水時,她特地倒了滾熱的開水,心裡暗自想著,你不是要裝柔弱嘛,我倒是要看看,滾熱的開水倒進你嘴裡時,你會不會跳起來。

誰曾想,讓秦夢舒幾乎要懷疑人生的事情,在下一個睜不開眼睛的瞬間,頹然發生了。

寧大少爺寧遠,竟然一副極為享受的樣子,一口一口,極為緩慢的喝著,沒有絲毫要跳起來的征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兆。

事實上,寧遠也是人啊,也喜歡正常的溫度,但他卻更喜歡秦夢舒一副百思不得其解吃癟的模樣,故而在水還未入口前,使了一道術法,將原本滾熱的開水,降到了正常人都能夠接受的溫度。

方才與秦夢舒對峙時,寧遠輸就輸在觸不及防,過於輕敵,以他的修為,即便被那藥水禁錮,也絕對不會超過三秒,但他卻從未想過,秦夢舒竟然懂得操控魔法,那一刀刺來時,攜裹著淡淡的清新氣息。

想來,那抹淡淡的清新氣息,一定就是水靈氣魔法元素,錯不了。一柄攜裹著水靈力的刀刃,大刺刺的插進胸口,莫說是他了,這世間所有的武者,心臟都是絕不能受到傷害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丫頭方才餵給他喝的藥劑,還真是挺神奇的,竟然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止了血,並且喚醒了他的意識,簡直就是神丹妙藥一般的存在。

對於他這種級別的魔法師來說,只要意識清醒了,不消片刻,就能恢復過來,恢復過來之後,自然就有了自愈的能力,現在的他,已經沒有絲毫異樣了,胸口處的傷,也已經徹底的癒合。

寧遠一遍一遍的在腦海中回放兩人從相識到想殺的全過程,如果說,這個女人真的要殺他的話,實在有太多的機會了,但她並沒有,那麼,這個女人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

腦海中一道閃電而過,他英俊的容顏上,浮現出一抹清冷的笑,像是突然間想到了什麼。想到知道這個女人的目的,最好,還是親自一試的好。

當最後一滴水入口后,原本來病怏怏的寧遠,瞬間以一種逆襲的姿態,將秦夢舒嬌小的身軀反身壓在月牙白的沙發一角。

他深邃的眸子里,似乎蘊含著宇宙星辰,嬉笑問道:「你很怕我?」

秦夢舒嚇了一大跳,這位寧大少爺,還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她手中的杯子不知何時已經掉落,緊張之下,緊緊抓住了身後鬆軟的抱枕,面對寧遠的問題,她只是搖搖頭,算是回答。

「那麼,你很怕我死?」寧遠眉心一跳,再度問道。

這一次,秦夢舒先是誠懇的點頭,再是一副故作不在乎姿態,堅定的搖頭。

「哈哈,哈哈!」寧遠爽朗一笑,精緻的臉龐幾乎與秦夢舒絕世的容顏貼在一起,這才柔聲道:「那麼,你一定是喜歡本少?」

這一次,秦夢舒卻是極為堅定的搖搖頭。

「你不承認也不要緊,你馬上就會成為本少的女人,到那個時候,就由不得你,不承認了!」

寧遠一邊說,一邊開始解秦夢舒胸前那本就不多的扣子。

秦夢舒的腦子,再度陷入一片空白之中。這個寧遠,怕是有病吧。這跳脫的思維,簡直飛機都攆不上,一會要殺她,一會又要要她,這位傳說中富可敵國的寧家大少爺,不會是個精神分裂症患者吧!

(本章完) 來不及想什麼,她趕緊伸手握住自己胸前那呼之欲出的兩片小白兔。

卻在這時,二樓正廳的房間再度砰的一聲被人打開,這一次,傳來的卻是一個好聽的男聲:「遠哥,我回來……了!」

她的身後,跟著方才出現過的那位少女,她手裡拿著半個還未吃完的蘋果,乾乾脆脆的咬了一口,繼而道:「我攔了,沒攔住……你們繼續,繼續……」

少女說完,竟又是要將門關上。

秦夢舒腦門上,飄過一道深深的黑線,簡直無語到了極致。心裡想著,完了完了,姐們這二十幾年的貞操啊,今日就算是徹底的斷送了。

卻在這個時候,秦夢舒死也想不到的轉折出現了。

再見到那少年的第一瞬,寧遠竟是停下了手頭所有的動作,眉心一跳,將身後不遠處那件深藍色西服的西服扔到秦夢舒身上,這才轉眸對那少年道:「你回來了,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那少年顯然習慣了這樣一幕,聳聳肩道:「都辦妥了,您繼續,我與小姐先走了。」

「怎麼,你捨不得走啊?」寧遠並未回答那少年的話,而是將目光落在裹著他深藍色西裝,一副楚楚可憐模樣的秦夢舒身上。

此話一出,秦夢舒如蒙大赦,也來不急多想些什麼,來不及將寧遠的衣服還給他,便極為巧妙的從寧遠懷中,如同泥鰍一樣滑出來,尷尬一笑,轉身便是要走。

「等等!」

卻在這時,那位總是想一出便是一出的寧大少爺,再次叫住了秦夢舒,這一次,又不知道是要整什麼幺蛾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