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將軍有些生氣,眼中閃過一抹威脅之色,咬牙切齒的逼問道。

店小二被逼的一身冷汗,戰戰兢兢地說道:「真……真沒房!」

「放肆!此地不容爾等胡鬧!」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爆發而出,只見一身體硬朗的中年男子擋在了店小二面前,面色不善的盯着任將軍。

「天武九重!?」

任將軍微微皺眉,他在中年男子身上感到了一股壓迫感。

瞬間,雙方氣勢劍拔弩張,彷彿一場大戰隨時都會爆發。

「明明有房,為何不給我們?」

聖上神情淡然,無怒自威道。

「給不給我們說了算,又有如何?不給便是不給!」

「實不相瞞,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今日整個聖都沒有一家客棧會給你們房間!」

面對聖上,中年男子的態度稍微有所好轉,語氣卻是格外的篤定。

「好,我知道了。」

聖上微微點頭,隨即便準備帶着眾人離去。

話已至此,繼續留在這兒爭執也沒有多大的意義。

中年男子見聖上如此識趣,不禁點了點頭,眼中竟是浮現一抹讚賞之色。

不過就在他們剛要踏出九天客棧的時候,卻被一道雄厚的聲音叫住。

「諸位請留步!」

只見一位身穿白袍的翩翩公子手握紙扇,溫文爾雅的叫住了眾人。

「嗯?年紀輕輕修為便達天武七重,此子什麼來歷?」

聖上回過頭打量了白袍公子一眼,心中不免有些震撼。

「在下乃元國太子公孫南!」

公孫南微微拱手行禮,一舉一動都充斥着一股無形的傲氣。

「好傢夥,又是藍色氣運者!而且他的藍色氣運似乎比起唐虎他們的要明亮一些!」

自從來到聖都之後,江塵心中就升起了一股猜想,「是不是不同國家的人氣運強度不同?」

就像這公孫南雖也是藍色氣運,但江塵明顯的能感覺他的氣運比唐虎他們要強上些許。

「南域十國之一的元國太子?!」

聖上頓時正色打量起公孫南,身子都站直了幾分。

原來,南域百國之中又有十國最強,這十國都以單字命名,這十國才是南域的重中之重。

「原來是元國太子,難怪小小年紀便有如此成就。」

聖上心中釋然,他的修為倒也跟他的身份匹配。

「不知小友將我等叫住是有何事?」

聖上心想之前與元國並無交集,公孫南突然地出現必然有所目的。

公孫南齜牙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形象倒是溫文爾雅,宛如翩翩公子。

可他接下來的一番話卻讓天湘眾人咬牙切齒。

「諸位,既然你們得罪了人,這聖都客棧不收留你們,以爾等的身份地位露宿街頭也不成體統。」

「你們露宿街頭倒是無所謂,只是可憐了這幾位傾國傾城的姑娘。」

「在下有個不成熟的小建議,幾位姑娘的住宿問題我可以解決,以我元國太子的身份,想必這九天客棧也不會不同意。」

說話間,公孫南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張汐等人。

。 Kiana:「.…..」

雖然意思是這個意思,但你不要說出來啊!

她也是要面子的。

「這樣吧,今天我就不回去了,晚上我們去符華那怎麼樣?」凌淵忽然道。

塞西莉婭一愣,不疑有他:「立雪那嗎?但我不知道她師父在不在。」

「她在的,今天是神州的跨年夜,符華就算再忙,也會回來給程立雪做一頓餃子的。」凌淵笑道。

「那我聯繫一下立雪吧。」

「好。」

「Kiana,今天晚上讓你嘗嘗神州的菜。」

Kiana:「都一樣。」

……

「塞西莉亞隊長。」

通信接通,畫面上出現程立雪的樣子。

「立雪,你人在哪?」塞西莉亞問道。

「我在前往南非支部的路上。」

塞西莉亞一頓,不解道:「你不是應該坐鎮神州的嗎?」

程立雪眯起了眼睛:「因為塞西莉亞大人您突然離開,時雨綺羅向總部請求支援。」

「其他女武神小隊都在牽着著各地區的小型崩壞,只有我們還閑置,所以總部就安排我們過來了。」

總之就是一句話

我們是來接你爛攤子的,多少有點自覺!

「啊,抱歉抱歉。」

聽到此處,塞西莉亞雙手合十,一臉的愧疚。

她光顧著來找凌淵了。

都是她的錯。

「唉,塞西莉亞大人,如果可以,下次請時雨綺羅敲暈再走。」程立雪嘆氣道。

「啊嘞?」塞西莉亞一懵。

原來你在意的是這件事!

如果是往常的話程立雪自然不會說出這種話。

但今天是跨年啊,師父一年當中回來的也就那幾天,今天正是其中一天。

這對符華極為迷戀和崇拜的程立雪而言,中途被派出去執行任務,這簡直比殺了她還難受。

抱怨來一下后,程立雪面色恢復:「繼續之前的話題吧,塞西莉亞大人,您找我有何事?」

塞西莉亞抿了抿嘴:「立雪,你回去吧,中非的崩壞獸我會幫你解決的。」

程立雪:「???」

她的額頭上浮現了三個水藍色的大問號。

還不等程立雪開口,塞西莉亞到:「很抱歉給你添麻煩了,我會以最快速度趕往現場的!」

「不是,塞西莉亞大人,您到底……」

這給她整不會了。

「就是,晚上,我想去你家吃飯。」塞西莉亞笑了笑。

程立雪一怔,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塞西莉亞:「就塞西莉亞大人您一人嗎?」

「還有我幾個朋友。」

「可以嗎?」

「隨時歡迎您和您的朋友,塞西莉亞隊長。」程立雪輕聲道。

連帶着聲音都舒緩了許多。

「那麻煩了。」

說完,塞西莉亞就掛斷了通訊。

「凌淵。」

凌淵點頭:「坐標有嗎?」

「有。」

塞西莉亞快速的將坐標給凌淵看。

在瀏覽了一下坐標后,凌淵對着虛空開啟了虛數空間。

「走吧。」

帶着塞西莉亞和Kiana一起走了進去。

中非

一隻漆黑色,全身纏繞着火焰紋路的崩壞帝王正帶着一對崩壞獸瘋狂的攻擊著人類。

凡是被觸碰。

男的化為灰燼,女的成為死士。

「支援還沒到嗎?」

幾名B級女武神躲在牆壁後面苦苦支撐。

「總部已經掉錢程立雪副隊長過來了,再支持片刻就行。」

「……」

「黑淵白花!」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如同救世之音從天空響起。

「嗡!」

一柄如同百合一般的長槍從天空墜落。

「嗤!」

在瞬間

肆虐中非的崩壞帝王胸口被貫穿了一個大口子。

崩壞帝王開始迅速分解,最後化作崩壞能消散在了半空。

「這……那是黑淵白花!是雪狼小隊的塞西莉亞隊長!」眾多女武神們一愣,隨後驚喜道。

紛紛從廢墟中探出頭。

「嗡~」

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天空中亮起了金色的光芒。

無數的光芒飛出。

嘭嘭嘭!

頃刻間,地面就如同被地圖炮轟炸一樣。

一隻只崩壞獸被爆炸聲中被消滅。

不一會兒,圍困了所有女武神的崩壞獸全部死在了炸轟炸之中,

讓眾多女武神不禁艱難的咽了口唾沫。

太強了!

根本就不是一個次元。

三人落到了地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