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安佳欣的粉絲可就不一樣了,一幫人吵著鬧著要問清事情的真相,要給偶像撐腰。

距離安佳欣爆火已經過去快一年時間了,她的微博粉絲數量十分龐大,哪怕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人鬧起來,聲勢也是相當浩大的。

「什麼情況,佳欣怎麼生氣了?」

「佳欣是不是受什麼委屈了,只要你說出來,我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不對啊,我記得今天不是佳欣參加《生化危機》試鏡的日子嘛,是不是因為試鏡出問題了?」

「如果是因為試鏡的話,我覺得有可能是試鏡失敗了吧,所以才有些生氣。」

「佳欣別生氣了,就算錯過這部電影,也還有很多機會的。」

「不可能,佳欣這麼溫柔,就算試鏡失敗,她也不會這麼生氣的,一定是試鏡過程中出現了什麼別的問題。」

「難不成是在試鏡的時候,被劇組的人佔便宜了?」

「《生化危機》的導演好像是柏行吧,走,我們去他那裡問清楚事情的真相。」

「對,不管發生了什麼,總要問個清楚才行。」

「佳欣肯去試鏡是給劇組面子,居然還受了委屈,我們一定要為佳欣出這口氣!」

……

《生化危機》試鏡的事情並不是秘密,所以很快就有人聯想到了事情的根源可能是在試鏡上,於是一幫人涌到柏行的微博下吵著要一個真相。

剛開始還只是追問事情的原因,但話題漸漸就跑偏了,安佳欣的粉絲彷彿認定了是劇組的錯。

有人甚至信誓旦旦地描述了試鏡的過程,安佳欣前去試鏡,劇組裡的某個人假裝要指導她表演,卻趁機揩油,這才惹得安佳欣生氣離開。

至於具體是劇組裡的哪個人,描述中只是這樣說道,「這裡面的水很深,我只想說懂的都懂,不懂的我也不好過多解釋,你們也別來問我怎麼了,這裡面牽扯到了很多東西,背後的阻力太大,說出來對你我都沒好處。」

好傢夥,直接化身謎語人,說了一大堆總之就是沒說出具體人名來,但還真就有人吃這一套,儘管描述語焉不詳,卻有不少人信以為真。

除了這個所謂的真相,還有人說是安佳欣遭遇了試鏡黑幕,《生化危機》劇組已經內定了女主演人選,她努力表演卻被無故淘汰,所以才會這麼生氣。

這種說法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認同,畢竟大家在現實生活里或多或少都看到過類似的事情,看起來確實很容易讓人感同身受。

關於這一事件,什麼樣的看法都有,但很多人因為了解到的信息不多,看到的只是安佳欣生氣離開,所以很自然的認為是她遭遇了不公。

更何況安佳欣的粉絲一開始就有偏向,不管事情真相如何,總有些鐵杆粉絲是盲目站在安佳欣這邊的。

於是柏行的微博評論區里,風向很快就從追問變成了聲討。

柏行自己的粉絲一來數量少二來沒有抱團,所以頓時就被安佳欣的粉絲給淹沒了,風向直接一邊倒。

下午一點半。

成海市,還是在那個五星級酒店裡。

於尚艷拿著手機急匆匆地走進安佳欣的房間,焦急道:「佳欣,出事了!」

房間里,因為下午要去另外一個地方拍攝廣告,所以助理正在收拾東西。

安佳欣還沒注意到微博上發生的事情,問道:「艷姐,出什麼事兒了?」

「你走出星火影視的時候被狗仔偷拍了,現在網上……」於尚艷簡單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然後打開微博,將手機遞了過去,「你看吧,粉絲已經一窩蜂地涌到柏行的微博底下開罵了。」

「啊?」安佳欣半信半疑地接過手機,低頭一看,發現果然和於尚艷說的一樣,自己的粉絲已經在柏行的微博評論區里刷出了數萬條評論。

一眼看過去,這些評論都不是什麼好話,全是對柏行的聲討。

「哈哈哈,這是好事啊。」

安佳欣自認為在試鏡的時候被柏行輕視了,現在看到他遭殃,頓時幸災樂禍地笑出了聲。「…..好。」

讓他聽聽呂子霎的解釋。

呂子霎鬆了一口氣,同時她的心底有些得意,看來李斐文對她依舊痴心不改,如果是盛柏聿就更好了。

呂子霎和李斐文離開后,盛柏聿的臉色依舊沒有好下來:「你剛才為什麼要笑?」

喬瑜想到剛才的那一幕,又噗嗤的笑出了聲:「行了,我不就是笑笑嘛,來,還是繼續吃東西吧。」

喬瑜夾起一塊壽司堵住盛柏聿的嘴:「快吃吧。」

盛柏聿的眸色暗了暗,等晚上回家后,一定要讓喬瑜知道教訓,小懲一番。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714章老情人度假村臨時增加了免費上門接送服務後效果立竿見影,第二天一共有三位寵主為自己家狗狗預約過年期間的寄養服務。其中一位正是先前諮詢李成軒能不能提供上門接送服務有兩隻成年阿拉斯加的那位寵主,另外兩位寵主分別是一隻成年金毛、一隻成年哈士奇。

從一月二十七號開始正式宣傳到二月一號這已經是第六天,距離二月五號正式開張只剩下四天時間。

為此陳黛楠在咖啡店正門口的宣傳海報上方新增加了一張A4紙,上面使用大號黑體加粗字體打印了一句話:『可免費上門接送』。

能免費上門接送度假村改造裝

《不只是遇見》Chapter57.5正式開張李天生在通天塔附近大鬧一場的事情,並沒有被封鎖。

《異世》中的修士或許意識不到將這件事傳開會有什麼影響,但接觸過媒體的安然卻明白。

玩家的數量太多了,肯定會有些不同尋常的存在。

比如會出現吹捧犯罪的人,或者在現實中處處碰壁,所以在遊戲里為所欲為的人。

他們會

《這個NPC明明很強卻過於謹慎》第一百三十七章現實世界燼熵魔族在戰爭中生存,是為爭霸而生的種族,燼魔對戰爭有着足夠的狂熱和稟賦。

此次要反過來驅逐剿滅燼熵,在燼魔們經營了數萬年的地盤裏,對聯盟實屬不易了。在燼魔眼中此地就是個臨時還可繼續奴役的剿穴,他們並不畏懼在孤空中的無盡飄蕩

。 第一百零七章橫濱冬季日常——錯位&游丨行

冬季下午的天色暗的很快。

牽著套好羽絨服的少女站在街邊,另一隻手從大衣里拿出手機,中原中也又看了一眼顯示的時間,隨口說道:「對了,敦剛才發信息給我,說遊樂園的游丨行活動晚上六點鐘開始。」

聽到耳邊戀人的話,日和驚訝的側頭看向店員先生,從沒見過人類游丨行的小姑娘迷惑道:「欸?這麼早嗎?」

「嗯,小鬼們似乎已經被作之助帶著提前過去了,說現在人很多。」

對這種小鬼和女孩子才喜歡的活動一向興趣不大,單純只是在陪戀人的神明湛藍的眸子瞥向身旁的少女,隨意的問道:「所以你現在是想去書店買書,還是直接去遊樂園提前等著?」

「大家都到了呀!」小姑娘眼睛一亮,輕輕拉了拉少年牽住自己的手,彎起眼睛笑道:「中也先生,那我們也先過去吧?」

「嗯。」

帶著少女樣的神明向遊樂園的方向走去,總覺得距離上次去遊樂園已經過去了很久,一時間有點記不太清路的店員先生一邊走一邊蹙眉想了一下:「從元町過去……啊,是經過山下公園和紅磚倉庫的那條路吧?」

兩側高樓林立的馬路上幾乎都是步行的人類。

依靠著模糊的記憶向大概的方向行走著,不知道為什麼,帶著小姑娘走在路中間的中原中也突兀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威脅感。

眼前的景象忽然有些模糊。

行動異常的荒神引起了一直在觀察人類世界的日和的注意。

黑髮披散在身後,少女神明愕然扶住踉蹌了一步後半跪在地、緊接著在抬起頭后雖然眼神毫無焦距、卻依然警惕環顧四周的戀人,驚慌道:「嗚啊!中也先生?!怎、怎麼突然……」

手腳軀體傳來的知覺斷斷續續,耳畔小姑娘的呼喚聲也忽遠忽近。

眼中的整個世界彷彿都在旋轉,眼前的明度在下午與夜晚之間反覆變換,赭發少年艱難的適應著這突如其來的視覺變化——

就在他勉強看清周圍的一剎那,一道籠罩在赤紅色光芒中的艷粉色機車殘影從視網膜中衝出!

「閃開!」

在呼嘯而過的車聲中,少年下意識的護住小姑娘跳到一旁。

來不及細想為什麼那個大喊的聲音和自己一模一樣。

抬頭死死盯著那個車影閃過的路線,中原中也在場景變換中,隱隱看見了似乎是黑夜的那面天空之上,有曾在年神鳥居中見過的熟悉陰雲正在一棟大樓的頂端極速凝聚起來:「喂!等等?!日和?!!?!」

「該死!這兩條世界線怎麼在重合?!啊啊啊混蛋!給我分開來啊!」

一個彷彿來自另一個空間的蘿莉嗓音暴跳如雷的響起,彷彿背景音一般很不真實:「休想把她所有的命運線都變成那個鬼樣子啊!都說了我不允許不允許不!允!許!!再不收手就把你全部燒掉信不信啊混蛋?!」

「別以為那個粉毛傢伙拿著咒令就能指揮我做什麼!我的單獨行動力可是EX啊!」

「以不知火之名!再不把它們分開!就連你的核心也一起燒掉!」

下一瞬——

「言靈!縛!」

小姑娘冷凝下來的聲線在耳邊驀然炸開!

意識被強行從那個奇異的地方拉了回來。

瞳孔重新恢復焦距,一身冷汗的赭發少年兀然跪倒在地,湛藍的眸子獃滯大睜著,雙手抱緊懷裡隨著自己動作半坐到地上的少女神明,大口大口丨喘丨息。

在最後一秒,接著視線中炸開的奇怪明亮火光,中原中也看清了那個站在大樓頂端裹在兜帽斗篷里的身影——與日和有著一模一樣容貌的黑髮少女抬起頭看向烏雲密布的天空,在不知名火光亮起的瞬間,露出一雙毫無高光的鉛灰色雙眸。

深深烙進了荒神的眼底。

「中也先生,你的意識被誰拉走了?」在戀人行動異常的瞬間就提前布下了阻隔人類視線的結界,被赭發少年死死抱住的日和眼底閃過奇怪的鉛灰色暗光:「需要……」

「……時雨讓您休息一下嗎?」

一柄骨白的手術刀忽隱忽現出現在少女手中,對著少年的后心高高揚起,而後,如同閃電般穩穩下刺:「干,部,先,生。」

驚覺不對,中原中也剎那間瞳孔緊縮,赤紅色的神力亮起!

「給!日和!停!下!來!」

自己差點傷害到戀人的事實,令少女神明一瞬間怒氣爆棚,當即開始和另一個突然出現的自己搶奪身體的控制權。

小姑娘的眼瞳中明媚的燦金光芒暴起,強行擠下了空洞的鉛灰色調,懸在少年後心幾毫米處的手術刀被另一隻纖白的手死死握住了刀刃。

掌心溢出的鮮血一滴一滴的墜落在店員先生的大衣上,感應到神明姬君的憤怒,陽炎頃刻間全都炸了出來,小姑娘咬緊了牙:「都說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不想被陽炎烤乾的話,快點回去啊!」

「時雨姬!」

不得不和另一條世界線上全面崩潰后的自己對話,深諳這個名字意味著什麼的少女神明燦金雙眸中有水光閃動,痛苦的念出了那兩個字。

聽清小姑娘每一句混亂的話,加上之前感知到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場景和聲音。

荒神垂眸:「喂,日和。」

「請暫時,離日和遠一點呀……中也先生。」儘管眼眸中的顏色依然在不停變幻著,黑髮少女還是艱難的對戀人揚起了一個明媚的笑容:「很快…很快就好了……!」

雙眸驟然大睜。

維持著阻止另一隻手裡手術刀的動作,長發披散在地沾染上塵埃,跪坐在少年懷裡,晴空的少女擴散開的瞳孔中倒映出戀人逐漸放大的面容。

——被最心愛的神明大人溫柔的吻住了。

燦金的眼瞳中,激烈掙扎的鉛灰色澤驚慌褪去,只剩下一片恍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