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就在這一巴掌即將打在卓陽臉上的時候,忽然間,天哥臉上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

因爲,他的手巴掌在離卓陽臉上不到三公分的地方停住了,怎麼也無法動彈。

天哥拼盡全力就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可是他這一巴掌卻怎麼也無法寸進半步。

在場的人也基本全部都愣住了,有人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爲自己看花眼了。

因爲,在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讓他們怎麼也沒有想過的場景。

在他們看來絕對是牛逼人物的天哥,他扇出的那一巴掌居然被擋住了,而且對象不是別人,正是他們之前一直嘲諷的對象,那個傾城國際集團的公關經理卓陽!

“你知道嗎?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在我面前指手劃腳的,更是沒人敢扇我耳光,因爲我會把他的手給折斷!”

卓陽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很淡然,可是語氣當中卻充滿冷意。

“我裝尼瑪!”天哥不知道是急的還是氣的,對着卓陽怒吼一聲,“趕緊給老子放手!”

聽到天哥充滿威脅的話,卓陽此時終於把目光緩緩地看向天哥。

這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神?

冰冷、嗜血,暴虐……似乎全天下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可以在這雙眼眸中看出。

天哥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對自己撲面而來,而他毫無反抗能力!

“我這輩子還討厭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最受不得別人威脅我!”


卓陽的話音未落,一隻握住天哥的手輕飄飄的一捏一扭,就像小孩子把玩玩具一般,看上去完全沒用多少力氣。

可是接下來的場景讓人色變。

在卓陽一捏一扭下,天哥的手臂就像麻花一樣直接完全扭曲。

“嗷嗚!……”

劇烈的疼痛傳入大腦神經,哪怕天哥的意志再堅定,也忍不住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小子,快放手,放開天哥!”

看到天哥因爲痛苦而導致完全扭曲的臉,在場中有人反應過來,一個大漢對着卓陽命令。

卓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這名大漢瞬間彷彿置身於冰窖之中,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再度看向卓陽時,眼神之中充滿了驚疑不定和膽怯。

“我原本只是想跟你們好好商量,你們把尾款給我,我立馬走人,不耽誤你們玩,這樣的結果多好。”

卓陽語氣平淡,接着說道。

“可是你們從一開始就一直挑釁我,威脅我,跟我這個人別的還好,就是不喜歡別人威脅我!”

卓陽的話音剛落,然後聽着自己面前不斷哀嚎的天哥,眉頭微微一皺,似乎覺得有些厭煩了,於是稍微用力。

頓時,天哥龐大的身軀就像剛發射的炮彈一般,直接飛射出去,方向正好是在小混混人羣中。

卓陽這一出本來就是臨時起意,再加上速度又快,這些人閃避得了。

於是乎,天哥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兩男一女身上,本來就是200多斤的體重,再加上強大的慣性,這兩男一女直接被砸得翻起了白眼,眼見着是完全沒有了行動能力。

原本這一干小混混還打算衝上來羣毆卓陽的,看到這一場景,不由得面面相覷,哪裏還敢上前。

這尼瑪是超人吧?

這時候,他們的心裏都忍不住閃過了這個想法。

也不怪他們這麼想,實在是卓陽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太令人震驚了。

在他們看來,天哥絕對是天賦異稟的存在,一個人能打兩三個人還不落下風,一拳下來,力度更是超過百斤!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在他們看來。力大無窮的存在,剛纔卻像是小孩子一樣被卓陽任意把玩。

最後隨手一扔,就直接把超過200斤的壯漢扔出了至少10米開外!

而這些小混混們自覺戰鬥力還比不上天哥,現在天哥都這麼慘了,他們哪裏還有膽子上前找虐?

相對於面子,他們更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畢竟要是連命都沒有了,要面子還有個屁用。

“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就以你們的表現,估計就是東海市最底層的不入流的小混混,能不能捱得上上黑.道的邊還不好說。”

卓陽看到這羣不斷閃避,完全不敢對自己下手的小混混們,不由得嗤笑一聲。

從口袋裏拿出一根菸,然後點燃,放到嘴邊抽了一口,臉上露出享受般的表情。

“啪啪啪!”

一陣清脆的掌聲響起。

聽到這個忽如其來的掌聲,在場的人紛紛把目光對着掌聲從那個方向看去。

一名穿着灰色西裝,皮鞋擦的錚亮,從外表看上去像是成功男士的中年男人此時打開了和大廳連着的房門,不緊不慢的走了出來。

“老大!”“經理!”

看到這名中年男子的出現,在場的其他小混混連忙上前打招呼,一大羣人圍着中年男人,彷彿看到了主心骨一般。

“哦?”

卓陽嘴裏叼着一根菸,饒有興趣地看着這個突然間出現的中年西裝男。通過這羣小混混的反應,他不難判斷,這個中年西裝男就是他要找的對象,也就是。東海金絲服裝有限公司的主事人。

這個中年西裝男頭上還染着髮膠,卓陽雖然不懂名牌,但也不難看出。這個中年西裝男身上穿着的西裝是阿瑪尼牌子,他的手腕上還帶着價值超過2萬的金色手錶,這麼一身下來,妥妥的是成功人士的代表人物。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

也難怪之前傾城國際集團會供貨給這家騙子公司,實在是這家騙子公司包裝太到位了。

卓陽心裏忍不住暗笑一聲。

他之前還在疑惑傾城國際集團這麼一家大公司怎麼會這麼容易受騙?現在總算是找到答案了。 “這位先生就是傾城國際集團的公關部經理卓陽卓先生吧?”

那個一副成功人士做派的中年男人並沒有理會自己手下人的寒暄,把目光看向卓陽。

“是我。”卓陽無所謂的點點頭。

“我剛纔聽前臺說了,你是來我們公司要回尾款的,我剛纔也在辦公室等着,準備好了所有需要交付的尾款。”中年男人淡淡的說道。

“老大,不是吧,你真要把錢退還給他們?”

“千萬不能啊,那錢不是已經大部分都給峯哥了嗎?”

“對呀,要是把錢退還給傾城國際集團了,接下來兄弟們的日子就會過得很拮据了……”

“……”

聽到中年男人的話之後,頓時人羣一陣騷動,有人忍不住急迫開口問道。

其他人也都這樣,到嘴的肥肉還要還回去,任誰心裏都不會好受。

卓陽笑笑,沒有說話。他知道這事肯定會有下文。

“不過……”

果不其然,中年西裝男擺了擺手,阻止這些手下的起鬨,把目光再度看向卓陽。

“這下不好辦了。我的好幾個兄弟都被你打成這副模樣了,看這狀況估計手都直接廢了,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呢?”

中年男人語氣不緊不慢,說話間還特意擺弄了一下手錶,完完全全一副上流社會人士的姿態。

在這個時候,他身後那些小弟終於反應過來了,不少人心裏暗自放下一口氣。叫他們把吞下的錢再重新吐出來,這真的是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哦,說說看,你想要什麼交代?”卓陽聽到中年裝逼男的話,笑了笑,然後彈了彈菸灰,氣定神閒的問道。

“這樣吧,我這個人也不想太難爲人。只要你給我兄弟道個歉,抹去傾城國際集團的尾款,再給我兄弟50萬的醫療費和精神補償費,這件事情由我做主,就這麼一筆勾銷了,你覺得怎麼樣?”

中年男人想了想, 領主變國王

“我們都是生意人,最講究的是和氣生財,我想,卓先生一定不會讓我爲難的。”

中年男人的話看似平淡,似乎跟一個老朋友聊天一般,可是卓陽知道,這個中年裝逼男語氣當中的威脅。

“傷了個人,便開口要價100萬,這錢也實在是太好賺了。”卓陽語氣帶着揶揄和嘲諷。

“卓先生看起來不願意?”中年男人似乎早已料到卓陽會是這個態度一般,語氣一直都沒有絲毫詫異。

“別說我沒有這個錢,就算是真的有,你覺得我可能會給你嗎?”卓陽反問。

“那這麼說這事就沒得談了?”中年男人。嘆了一口氣,滿是惋惜。

旋即,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身後的小弟們退後。

卓陽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他不明白中年男人這麼有自信,認爲可以對付自己。

要知道,卓陽的眼睛非常毒辣,一眼便看出來了這個中年騷包男的虛實。

一個普通人而已。

雖然說或許練過一些拳腳功夫,但是最多隻能用強身健體的那種,他的實力,別說是對付自己了,就算是對上剛纔被自己折斷手的天哥都相去甚遠。


卓陽實在不明白,這個中年騷包男的底氣從何而來?

這個中年騷男並沒有馬上出手,而是脫下了他的西裝外套,然後把外套遞給他旁邊的一個濃妝豔抹的小太妹,卓陽也不得不承認,這傢伙範兒十足。

“兄弟,我知道你的拳腳功夫不錯,不過你也不想想現在是什麼社會了,還是以前那種一把菜刀就能走天下的時代嗎?”

中年騷包男一副教育的語氣。

“現在,靠的是有錢、有關係和這個玩意!”

說着,這個中年騷包男從他的褲子口袋掏出一把槍!

手裏握着這把手槍,中年騷包男瞬間有種一槍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覺。

“不是我瞧不起你,就算你速度再快,身手再牛逼,你能牛逼得過我手上的這把手槍嗎?”

中年騷包男說着,對着自己手中的手槍吹了一口氣,然後把目光看向卓陽,一臉裝逼和囂張的模樣。

他倒是想要看看,看到自己手中的槍之後,眼前的這個小子會是怎樣一個反應?會不會直接給嚇尿了?

不過,讓他有些失望的是,從卓陽眼中,他從中看不到絲毫情緒和波瀾,彷彿他此時手中拿的手槍是玩具槍一般。

這個發現讓中年騷包男心裏有些不爽,本來想裝一波好逼,不過似乎有人不太配合。


看到黑乎乎對準自己的槍口,卓陽笑了笑,終於知道這個中年騷包男的底氣從何而來了。

單憑一把手槍,就能令他退縮嗎?當初。不知道有多少把衝鋒-槍對着他,也沒見得卓陽後退哪怕半步!

相較之下,眼前的這種情景完全是小巫見大巫,和當初沒有半點可比性。

“我收回之前說的話,既然手中有槍,那麼看來你們還真不是不入流的小混混,至少在那個層次,根本沒有那個資格搞到槍。”

卓陽面對一直對準自己的槍口,臉上沒有露出絲毫害怕之色,自顧自的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