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並不代表結束,劉明起身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臉上的冷色還沒有消失,掃過那個站立的卻一臉害怕的中年警察,然而隨即又轉移了視線,看着遠處站着的一臉震驚的杜子騰,緩緩的走了過去。

看着劉明的接近,杜子騰心裏一陣發顫,身體不自覺的向後退去,然而似乎面子的原因,杜子騰強忍着心裏的害怕,直視着向自己走來的劉明。

臉上的冷笑越來越濃的接近杜子騰,直到離杜子騰很近的時候,劉明突然伸手,一把拽過杜子騰的衣領,一腳踹出,踢中杜子騰的肚子。

“我去你麻痹的省長。”

然後再是一個膝撞。

“我讓你裝逼。”

再是一拳砸中杜子騰本就不算英俊的面龐,口中冷喝到。

“老子就想打到你有死的感覺,看你還裝逼不。”

旋即一拳一拳的招呼着杜子騰的身體,知道杜子騰從抽搐變的毫無動作之時,劉明方纔停手,自始至終杜子騰沒有發出一聲叫聲,不是他不想叫,是他根本沒有機會叫。

看着後方杜子騰的跟班,劉明的一個眼神頓時嚇得他們不敢動作了,旋即看着周圍解氣的眼神,劉明默默的走到捂嘴驚訝的蘇靜和一臉興奮之色的李風雅身邊。

劉明自認自己不是什麼好人了,不是新世紀的雷鋒,但是他不允許別人視人命如草芥,你可以沒有同情心,但你不能認爲那些普通人就該死,他們也有生命,也有家人,你勢力再大,也沒有資格看不起任何一個人的生命。

“我不是上帝,我不想拯救所有,也沒有資格,但是我也不是魔鬼,我不會害任何一個人的生命。”劉明這樣想到

眼神示意那個呆立的警察繼續處理,知道今天走不了的劉明,回到自己的奧迪TT開始休息了,等待這道路通暢,幾人看着劉明的背影,迅速的跟了回去。

過了一會120將那些受傷的人全部送到了醫院,劉明只能祈禱那些人沒事了,似乎感覺到劉明此刻的心情有點低沉,蘇靜這次沒有倔強的坐到副駕駛的位子上,而把那個位置讓給了明顯和劉明更加親密的李風雅。

看着劉明的臉龐,李風雅猶豫了一下,還是握住了劉明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平時那種柔軟會讓劉明很是享受,不過這次沒有,劉明轉過臉看着李風雅,微微的擠出一個笑容,卻沒有說話。

“劉明,我要有危險,你會保護我麼?”聲音很輕,但是可以聽出感情卻很重。

“那我就陪你走這危險,這樣起碼面對危險是 你不會孤獨。”劉明回答的聲音也很輕,但是卻很堅定。

後排的李馨聽到,心裏有着一絲的羨慕,他不知道自己羨慕什麼,或許是羨慕劉明對李風雅的那份堅定吧。


李風雅始終握着劉明的手不曾放開,許久之後在心裏想到。

“我怎麼捨得讓你陪着我面對危險。”


旋即握着劉明的手更緊了。

終於在深夜的時候,這裏的事故被處理的好了,接下來的事劉明根本沒心情參與了,他是來旅遊的,這些和他無關,隨即發動奧迪TT的引擎,如箭一般,迅速的衝出,這次速度很快,劉明似乎想要發泄着什麼,把車的速度開到很塊,甩尾,飄逸,猶如飈車一般,這讓李風雅又恢復了小孩子一樣,興奮的抓着劉明的大腿肉,因爲緊張,手上的力道越來越大,劉明也因此一直齜牙咧嘴着。

至於杜子騰的那輛旅遊大巴自然也跟着向着JS省行駛,劉明打杜子騰雖然打的他想死,其實是擊打了他的穴位的原因,力道控制的很好,並沒有對杜子騰造成多大的傷害,所以此刻的杜子騰已經醒了,只是想到剛纔的情況,這讓杜子騰心裏又是害怕又是想找回面子,心裏甚是糾結。 “哎,終於到了,累死了。”

終於在第二天抵達了JS省,此刻下車的蘇靜再次抱着劉明的手臂抱怨道。

“蘇靜,明天我們再去JS的鬼冥山吧,後天去輪迴峯。”

跟着劉明車子後面的旅遊大巴,也適時的抵達了JS省,下車的杜子騰看着前面抱着劉明手臂的蘇靜說道。

知道杜子騰昨天的那件事,蘇靜對他的態度可謂更加的的不屑,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就拉着劉明向遠處走去,根本不在理一邊臉色難看的杜子騰。

JS省也不虧爲旅遊大省,光看車站的人流量就可見一般了,看着從車站中出來的衆人,和蘇靜的一些同學打了個招呼後,劉明的奧迪TT再次疾馳而出,也不理後方蘇靜同學們那羨慕的眼神。

如今的天氣已經很冷了,這就讓路上的人越來越少,在如今宅男宅女滿天飛,網戀文愛隨處見的時代,這種天氣是沒有幾個人願意出來的。

劉明幾人自然也不例外,隨意的找了個酒店就住下了,不過他們不是趕着回去網戀神馬的,一晚上的奔波早已讓他們疲憊異常,現在這幾人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的睡一覺。

找個賓館,劉明幾人足足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早晨,至於前天的那些不愉快的事,劉明早就已經拋在腦後了。

洗漱過後去敲了敲還在呼呼大睡的李風雅等人。

咚咚咚……..

“誰啊,一大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啦?”

這是蘇靜的聲音。

“我不起來,還沒睡好就不起來。”

這是李風雅的聲音

“我的胸不見了,你們別開門啊,我找我的胸。”


這是李馨的聲音,不過這個聲音把劉明嚇得呆立在門外,竟然有點不敢再次敲門了,心裏有點惡寒的想道。

“神馬?胸不見了,這玩意還能不見了,難道是裝上去的,世界太瘋狂,隨處能雷人啊。”

屋裏一陣動靜之後。門被蘇靜打開了,這幾人都已經穿着整齊,只是臉上仍然睡眼惺忪的模樣,已經很是凌亂的頭髮顯示既然還未洗漱,匆匆起來開門的。


劉明眼睛掃視着李馨的胸一眼,心想“這不好好的在麼?看來胸是找到了,只是不知道下次會不會再掉。”

李馨似乎知道劉明再看什麼,想到剛纔自己的話,臉立刻羞得滿臉通紅,底下頭不敢看劉明那疑惑的眼神。

“真是的,都沒睡好,你出去,我要刷牙了。”李風雅嘟着嘴將劉明再次推了出去。

一大早走在路邊的幾人,劉明故意落下腳步走在蘇靜的身邊,輕輕的問道。“早上李馨的胸怎麼掉了?莫非?”

蘇靜被劉明的話問的當場呆立了幾秒鐘,然後大聲笑道。

“哈哈哈哈,是李馨她的胸罩找不到啦,那丫頭給說成胸不見了。”

前面的李馨頓時轉過身來,滿臉羞紅,外加憤怒的眼神看着蘇靜,彷彿想要掐死這個說話不分場合的蘇靜。

看到李馨的眼神,蘇靜連忙捂住嘴,忍着笑,一臉可憐的看着李馨。

而劉明則撓了撓頭,傻笑着說道。“那個,是我好像理解錯了,我以爲是那個呢。嘿嘿。”

幾人根本沒有聽劉明解釋,一直在前面走着,似乎罪魁禍首是劉明似的,沒有一個人願意搭理劉明,吃過早餐又向回走去,這時候李風雅突然跑到劉明身邊,拉着劉明的說道。

“劉明,我相信你,你是純潔的,他們不理你,我理你,我們也孤立他們吧。”

此時的劉明熱淚盈眶,看着這個願意相信自己是純潔的傻女孩,真想抱着她狠狠的親她一口,告訴她自己要以身相許,然而劉明怕自己真這麼做了又成了罪魁禍首,終究忍住了自己的衝動。

幾人終於在太陽全部掛在天空之時趕到了鬼冥山的入口出,蘇靜的同學已經早早的趕到了說這裏,似乎就在等劉明幾人。

派人調查清楚劉明只是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家的孩子之後,此刻的杜子騰似乎又硬氣了不少,看着趕來的劉明幾人,臉色陰沉的說道。

“這天氣挺冷的,一大早讓我們全班等你劉明一個,劉明你的架子挺大的啊。”

杜子騰故意掠過那三個美女不提,把所有的罪責全部怪在劉明一人身上,這是爲了讓全班的人切切實實的恨上劉明,然而對於杜子騰的有意針對劉明以及前天杜子騰的所作所爲,這自然讓一些頗有正義感的女生看不過去的,其中一個短髮女生就跳出來說道。

“杜子騰,你就知道胡說,我們也來這裏沒多久好不好,怎麼就是一直等他一個了,況且蘇靜這幾個不也是和劉明一起的,憑什麼你只責怪劉明。”

劉明雖然不在意這個杜子騰,但是對於幫自己說話的女生還是投過去一眼感謝的眼神,轉身和幾女說道。“我們走吧。”

鬼冥山是不收門票的,屬於開放旅遊景區,因此劉明幾人就一路順利上山了。杜子騰看到劉明幾人完全無視自己,也顧不得和那個和自己爭論的女生吵,帶着人就跟着劉明向鬼冥山走去。

鬼冥山之所以是這麼個聽起來有點陰森的名字,不是因爲這個地方常常有鬼魂出沒,也不是因爲這個地方經常死人,只是因爲這個地方的地理環境的影響,大山阻擋,使得吹進來了風陰森森的,配上這冬季的天氣,更是有種刺骨的寒冷,而且這裏的地表顏色有種泛黑的豔紅之色,以及各處的懸崖峭壁,才讓這裏有了一個鬼冥山的稱號,想必這也是鬼冥山不收門票的一大原因吧。

杜子騰本來打的算盤是帶他們來這個陰森的地方然後等到蘇靜害怕的時候自己挺身而出,安慰她,最後再來個表白啥的,說不定蘇靜就可以稀裏糊塗的答應自己了,此時看到蘇靜和劉明在一起不免眼中閃過一絲的陰狠,想要把這個自認爲很裝逼的男生踩在腳下,只是他不知道在其他人看來,他杜子騰要比劉明裝逼的多。

帶着自己班級的隊伍遠遠的跟着劉明,就是希望劉明也是一個狐假虎威的傢伙,到時候劉明只要一害怕自己再去安慰蘇靜來的將會更有效果,說不定還能一具拿下三個角色女子呢,跟在後面的杜子騰看着前面三道窈窕身姿不斷的意 yin着。 嗚嗚…..

外面陽光明媚的,進入到鬼冥山卻見不到一絲的陽光,陰冷的風在呼嘯着,吹到衆人身上,讓這些人不受控制的雙手捂着耳朵,身體都縮了縮,似乎想避免冷風的吹拂,劉明卻並沒有陰冷的感覺,一隻手拉着李風雅,一隻手拉着蘇靜,至於李馨也沒感覺到她有任何的害怕,跟在劉明身後有點好奇的看着周圍。感受到身邊兩人身上傳來的顫抖,微微皺眉的看着越來越陡的山路,血紅色的泥土顯得是那麼的刺骨,李風雅兩人根本不敢睜開眼睛,完全是靠着劉明拉着他們而掌握方向。

四周的山也是越往裏面進入卻是越來越多,將整個鬼冥山似乎包圍了起來,這些人猶如被困住的等死之人一般,此時就連杜子騰腳底也生出一股涼氣,看着自己身邊有點發抖的衆人,真心的有點後悔來這裏,於是吩咐到。

“大家靠在一起走,如果害怕大家手拉着手,不要分開太遠的距離,我在前面給大家帶路,大家都不要怕。”

此時的杜子騰倒是頗有幾分省長之子該有的風度和氣魄,雖然也是有點害怕但是甘願擔當全班的領路人。

看着前方慢慢走遠的劉明幾人,杜子騰急忙的加快腳步想要跟上幾人,卻被陰森森的風嚇得有點不敢疾走,只能看着越來越遠的劉明,心中有股不甘。

劉明幾人來到一出懸崖邊上,只有一個僅有一人寬的橋鏈接着懸崖兩邊,但是劉明可以看見對面明顯要比這邊明亮了不少,本來想要過去的,但是感覺到手上傳來越來越冰涼的感覺,還是決定不過去了,皺了皺眉頭,看着李風雅說道。

“風雅,要不我們回去吧。”

李風雅和蘇靜連忙點頭,他們是真的狠害怕,可是正當劉明準備走的時候,後方的杜子騰衆人趕過來了,看着想要離開的劉明,忍着心中的害怕,強裝出幸災樂禍的看着劉明。

“怎麼害怕了啊,一個大男人這麼膽小,怎麼做蘇靜男朋友啊,蘇靜過來,我陪你,別跟着這個膽小鬼。”

蘇靜僅僅抓住劉明的手根本不敢鬆開,生怕一鬆手自己就要獨自面對這恐懼了,但是朝着說話的杜子騰一聲冷哼。

劉明對於杜子騰一直都是直接無視的,這個時候感覺到李風雅兩人的害怕更加不會在意杜子騰的話了,拉着蘇靜和李風雅就準備往回走,有幾個學生因爲害怕竟然也跟着劉明往回走了,然而此時後方的李馨卻叫住了劉明。

“我想過去,我總覺得那邊有什麼東西吸引着我一般。”

劉明轉身看着此刻眼神異常堅定的李馨,又看了看李風雅兩人,心裏很是猶豫,然而此時李風雅卻強忍這害怕而開口了。

“劉明,我們也過去,怎麼能讓李馨妹妹一個人過去,你不放心,我們也不放心啊。”

蘇靜沒說話,然而抓着劉明的手也顯示出了了她的回答。

劉明不再猶豫,點了點頭,來到李馨身邊,看着她說,“走吧,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李馨有點感激的看着劉明,旋即帶頭向着懸崖對面走去,劉明則讓李風雅上前,蘇靜隨後,自己站在中間同時拉着兩人向着對面走去。

杜子騰看着突然改變注意的劉明,以爲自己的話刺激到他了,隨即看着有點陡峭的懸崖,心裏有點後悔自己爲什麼要刺激劉明的自尊心,因此自己只有也強忍着向對面走去,心想自己今天一定要徹底嚇到劉明,以一種英雄的方式向蘇靜表白。

於是衆人都沒有回去,又一起向着對面走去,懸崖距離不遠,但是走起來卻花費了很長時間,這麼多人幸好都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幾人包括杜子騰他們都安穩的來到了懸崖對面。

對面確實如劉明看到的一樣明亮了許多,風也沒有那麼刺骨了,然而地上的顏色卻更深了,彷彿全部是鮮血凝集而成一般。

帶着幾人一直沿着唯一的一條路走着,走到了盡頭之時,劉明等人卻並沒有發現任何東西,而且這裏也正常了許多,這讓想要嚇劉明的杜子騰希望全部落了空了,只不過劉明很奇怪這裏的土地爲什麼是這種顏色,不明所以的劉明只能向着自己解釋道“果然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衆人看到鬼冥山另一邊的出口,經歷過害怕之後,都急切的想要這個出口走出去了,雖然是一個小小的鬼冥山,但是劉明幾人也足足逛了有半天以上了,再加上恐懼,衆人現在只想趕緊回去休息休息了,不然他們真的擔心自己會崩潰。

然而李馨卻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一處洞口上寫着此地禁入的字樣,遲遲 不肯移動腳步,準備離開的劉明再次看到李馨怪異的反應,問道。


“怎麼了?你是不是感覺到吸引你的東西在這裏面?”

“嗯。”

“那我陪你進去看看。”

隨即轉身對着李風雅兩人說道,我陪李馨進去看看,你們先回去吧。

聽到劉明的話就連杜子騰都一陣驚訝,他是希望讓劉明出糗,可是他不想讓劉明死啊,連忙出聲說道。

“別去,那個洞嚴令禁止不允許進入的,以前有人不相信,想進去探險,結果沒有一人出來過,就連科學家都不知道那裏面存在什麼,我奉勸你們別進去,不然真的會出事的。”

這次劉明總算是正眼看了看杜子騰,輕聲笑道

“謝謝你,幫我把李風雅兩人帶回去吧。”

李風雅不肯鬆手,眼睛帶着懇求的看着劉明,讓劉明不要進去,她聽到杜子騰的話之後覺得很是害怕。

“沒事的,我答應你,明天之前我一定回去,難道你不相信我麼?再說我要陪着李馨啊,總不能丟下她一個啊。”劉明伸手摸着李風雅吹彈可破的臉頰溫柔的說道。

見李風雅勸說無用,蘇靜知道自己去勸說也會是徒勞,就沒有在說話。

看着劉明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李風雅眼中的淚卻是奪眶而出,生怕就這樣失去了劉明,杜子騰則搖了搖頭,帶着衆人包括李風雅離開了這裏。 “謝謝你。”李馨帶着感激的說道

“呵呵,你姑姑既然讓你跟着我,我連起碼的保護都做不到,憑什麼讓你姑姑救治張峯啊。”劉明略微的聳聳肩。

進來之後劉明才發現這裏的奇特之處,這是與外面是完全不同的森冷,外面如果說是地理環境所致,那麼這裏就是確確實實的陰森,一種能夠滲透到骨子裏的森冷。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