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事情終究是有意外發生的!

這件事何乃軒本來是有自己處理方式的,也不能太聲張,他已經問過張夢夢了,張夢夢想要進入歌壇,她從小就學習過音樂,樂器之類的,後來只是沒有能力條件,才當了護士。

張夢夢喜歡唱歌,想進去歌壇,所以這件事就不能讓太多人知道,畢竟這是不好的印象。

而對方柳蓉肯定也不想讓人知道,家裏的人都是官場的人,萬一被對手抓住把柄,也是不好的。

私下解決是最好的!

但是,誰也沒能預料的事情發生了,第二天一篇名爲《選秀新人美女張夢夢與他人衝突》的報道出現了,而且還出現了視頻,視頻裏張夢夢被人欺負了。

這事情一發生,柳家第一時間就出手了,壓下整個事件的爆發!

可是,還是沒能壓下!整個事件背後有人在背後推手!

事情越鬧越大!張夢夢所在的醫院外面圍了一圈的記者!

而其他一些報道也出來了,選秀新人張夢夢與國內著名集團總裁有染,暗中操縱比賽,才遭人毆打!

何乃軒知道有人對自己出手了!

而在風暴中,柳家也派來人來談判,爲首的就是王美還有她的女兒柳蓉,他們並不知道何乃軒的存在。

張夢夢在記者圍堵醫院的時候就暗中離開了,此刻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裏面。

雙方約好在這裏見面!

王美雖然不知道何乃軒的存在,但他知道張夢夢背後一定有人,否則不會要和自己談的,不過她沒有在乎,她會怕嗎?

爲了給何乃軒他們一個下馬威,一個惹不起的第一印象,王美穿着一身米蘭時裝週上限定的服裝,開着家裏的路斯特,還跟着兩個保鏢,連保鏢的車都是寶馬,這明顯在告訴所有人我們家你們別胡惹。

可是,當抱着這種心思的王美進了這家名爲黎塘大酒店的五星級酒店的第二十一層之後,她有點不詳的預感。

黎塘大酒店她不是不知道,幾年前新開的大酒店,這家大酒店的主人不知道,但她知道能量肯定不小,因爲對方當時力壓了許多想和他搶地的地頭蛇,後來一系列的開業之類的都暢通無阻!這絕對是上頭有人的。

她也來過幾次,這家大酒店的二十層以上是不允許任何人進去的,她認識的一個巨頭老闆據說來這裏居住的時候都沒進去。

現在她居然上來了?難道這家酒店是替那個女孩出頭的人?

王美在自己胡思亂想中,進到了第一次來的第二十一層,這裏並不是頂層,上面還有一層,但是這裏還有一個露天的泳池。

領路的人帶着王美還有一副高傲表情的柳蓉進了一間房間,房間裏特別的寬敞,也很豪華,更重要的是客廳裏面對門口的酒櫃上,王美一眼看到數瓶已經停產,現在很難買到的紅酒。通過這些小細節,她知道今天有點麻煩了。但是,僅是一點小麻煩而已。

王美看到房間裏寬敞門口的豪華的沙發上坐着兩名女子,氣質面容都是上等,不過她們不像是主事人。


右邊主沙發上坐着一個黑髮的年輕小夥子,小夥子正低頭玩着手機,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看樣子就是一個二代,不知道是富二代還是***。

正主在旁邊了,王美好歹是一家集團的老總,她很有眼力的,黑髮小夥子身旁還有一個年輕人,年輕人一身休閒裝,靠在沙發上,他的手裏端着一杯紅酒,正在看對面牆上放着的電視節目《電競時刻》。

這個年輕人,很有氣質,坐在那裏,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而且他身後的旁邊正有一名高大威猛的男子端坐在那裏,這明顯是保鏢,門口這裏還有兩名保鏢。

王美觀察裏面情況的時候,柳蓉也在觀察,她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進了房間,王美瞬間把自己女強人的氣質放大到極致,她把自己的包放到旁邊,坐在了兩名年輕人的對面,柳蓉也坐在了她旁邊,而她帶的兩名保鏢則是站在她的背後,對方沒有阻止她的保鏢進來。

王美見對方目光略過她,一直在看電視,她覺得自己必須站定先機,他不說話,自己也不說話,看誰能怕過誰?

可是,有時候有一個豬隊友還是很可憐的,有個豬女兒更可憐。

“媽,他是何乃軒!”

一旁的柳蓉激動的突然高聲叫道,嚇了王美一跳,她不滿的剛想呵斥一聲,突然她停住了,何乃軒?他是何乃軒?

不理會一旁激動的女兒,王美心裏有些小緊張了,她女兒可是個微博控,以前一直喜歡什麼電競選手,就是玩遊戲的,可是前不久女兒喜歡關注上了一個人,何乃軒!

這個人,王美也有所耳聞的!


王美她們圈子裏討論過何乃軒,這個以網吧電競事業起步的年輕人,現在硬生生的和國家體育總局領導有交情,還把什麼中國電競聯盟發展的如火如荼,他手下的網吧發展到了5000多家,這是多麼牛的資歷?

而且現在國民們耳熟能詳的美團,國米智能手機都有他的插手,據說他的手裏還有一個國外的球隊,據說是40億買的,而她整個集團的資金也不過30億左右,和人家比,小巫見大巫了。

“久仰大名!何總。”

王美知道自己得先開口了,這件事還有的緩衝,看到王美開口,何乃軒也沒有一副牛氣沖天的樣子,他放下手裏的紅酒杯,視線離開電視,平淡的看了一眼王美說道:“王總,同樣很久仰。”

王美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個時候門外蒼白着臉色的張夢夢走進了房間。 道歉,公開道歉!

這是何乃軒爲張夢夢提的解決條件,而王美的補償是賠錢,私了,發佈一條公告表示都是虛假的。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何乃軒不會答應的,而王美也沒有答應何乃軒的條件,王美的丈夫柳濤現在正在爲年底競爭副省長而坐着活動,如果現在冒出這麼一個事,對手一定會抓住這個機會的。

所以,雙方談崩了!

這事鬧得有些大了,現在已經上了百度熱搜榜,不過顯然柳家是有實力的,很快就刪除一切,而輿論也開始變成了張夢夢這邊的過錯,處於下風了。

對此,何乃軒只是淡然一笑,不管是誰在背後推動這事,這一次他決定來一次狠的,讓那些盯着軒毅集團碩大產業的人知道他的能耐。

輿論風波越來越大的第二天,何乃軒投資控股的新浪微博上就開始反擊,緊接着在何乃軒的暗示下,孫翰爲首的電競主播與HH旗下的娛樂主播那麼“偶爾”的談起了這件事,於是整個事鬧大了!

於是,開始從百人,到千人,萬人,數百萬網名開始在網上人肉與咒罵柳家。

王美有些慌了,她沒想到何乃軒居然有這樣大的能耐,而柳濤對於這件事也知道了,對於一直支持他官途的妻子,他實在是不能說什麼,不過自己的女兒柳蓉他已經把她關在家裏,不準外出。

柳濤也不是一個好惹的主,他開始了強勢反擊,動用了自己的勢力,以各種理由封查了軒毅集團市裏的產業,比如說美團分部,軒毅集團各個網吧,還有軒沉運動館,更讓人震驚的是,市裏公安局傳出軒沉運動館裏面有人吸毒!

軒沉運動館是軒毅集團的邊緣產業,晉原的運動館何乃軒還平日裏多去一些,多關注一些,其他地方的都是李恆沉在管理。卻沒想到,對方居然從這裏下手了。


於是,事態再次升級!

《軒毅集團旗下軒沉運動館涉及毒品》等大幅度報道登上各大報紙!


然後在有心人的指引下,有人把軒毅集團與打人這事聯繫在了一起。

何乃軒還沒慌,李恆沉已經從鄂爾多斯飛了過來,他得知自己的產業居然被人說吸毒,他當場炸毛了!

李恆沉當晚就坐飛機抵達了浙江,而徐克恩也來了!

方勉在德國不知道在幹什麼,並不知道這事情。

李恆沉到了的時候,何乃軒正在餐廳裏吃牛排,說實話他不太喜歡吃這玩意,是孫瀟非要吃,他纔跟來的。

一身酷裝,戴着黑超的李恆沉進了餐廳,看到何乃軒還在悠閒的吃着牛排,他沒好氣的從吃的津津有味的孫瀟手裏搶過牛排,自己吃了起來。

“我靠,沉哥不帶這樣的,服務員,再來兩份!”

何乃軒把自己的一份推給孫瀟,笑着看向李恆沉問道:“你怎麼來了?”

李恆沉把墨鏡扔到一旁,翻着白眼說道:“再不來,就爆炸了,你平時不是這樣啊,這次怎麼鬧得這麼大!”

剛說完,門外走進來一個人,三人擡頭一看,是徐克恩這個四眼,這貨在蘇州待了這一年多居然胖了。

看着已經發福的徐克恩,李恆沉來了一句:“四眼,你快給乃軒說說,你怎麼吃胖的,看見乃軒瘦不拉幾的,我就擔心他在牀上不夠強!”

何乃軒:“……”

孫瀟:“哈哈!”

徐克恩沒有心情跟他們開玩笑,他一屁股坐在何乃軒的身旁,猶豫了一下說道:“乃軒,這次你惹麻煩了。”

“嗯?”

何乃軒沒說話,孫瀟和李恆沉則是有點驚訝,要知道徐克恩不會無故這樣說的,看來是真有什麼事了。

吃了個三分飽的李恆沉也不吃了,他拿起一旁的餐巾紙擦了擦嘴巴,皺着眉頭問道:“四眼,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這事背後有人推,我查到了,是老賴!”

老賴?

шшш ¤тtkan ¤¢ 〇

聽到這個名字,孫瀟是一副驚訝的樣子,何乃軒觀察到就連李恆沉眉頭都是比剛纔深了一點。

“老賴?誰啊,你們朋友?”

端起一旁的水,何乃軒喝了一口,平淡的問道。

李恆沉看了一眼徐克恩示意他說出來,徐克恩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老賴。叫賴華生,不是說和他熟叫他老賴,別人叫他都是叫老賴。”

“這個老賴他老爸是部級大員,他爺爺在上面做過事,而他沒有走官途,而是在川區成立了一個團體,你應該聽說過那幾年川區房地產鬧事死人卻沒有人被抓,那就是賴華生乾的,他在南方川省,雲n省,青h省勢力大的很。他這次是看上你的電競聯盟了應該,因爲這樣他能當選一個人大委員,到時候勢力更大了……”

何乃軒想起來了,這個賴華生,很有名!有名到什麼程度,在少半個南方,好幾個省部大員都是他的叔叔,對他的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手下的勢力那幾年可以說是國內比較大的黑組織。

不過樹大招風,上一世在2012年,這個賴華生集團旗下建的兩棟大樓塌方,死了很多民工,他以爲可以把事情壓下去。可是誰知,天不隨他願,老天爺也看不慣他的暴行了,當年大選,首次登上主席位置的一號從他剛剛退休的老爺子動手了,他的父親也被擼了下來,而他也難逃責任,逃到了國外,被紅色通緝,最後被抓了回來。

現在是2010年,還有兩年的時間,現在居然碰到了這個傢伙,這是何乃軒沒有想到的。

現在的他對上這個賴華生來說,根本就是九死一生,畢竟人家上面的人太牛了。

這事情真的要從長計議啊!

其實,賴華生不只是看上何乃軒的一個電競聯盟,何乃軒的國米手機,美團,他都有興趣,他一向強取豪奪習慣了,所以這一次他依舊如此。

只是,他小看了何乃軒,因爲何乃軒這個重生者背後不是沒人的。

在事情越鬧越大的時候,賴華生準備完全出手的時候,突然接到了他老子的電話,只有一句話!

“這事不要鬧下去了,有人插手了!不要動那個何乃軒。” 賴華生爲人狂傲,幾乎沒有服過人,但他並不是一個傻子,這些年他做的事他老子,還有曾經官居七大佬之一的老爺子都知道,但是都沒有這樣打電話說過。

這說明什麼,這個何乃軒背後有人!

坐在別墅裏,坐着俯臥撐的賴華生想不通是誰,但他知道這個人他老子也很忌憚!

第二天,僅僅的一天時間,網上的事情全部消失不見,各大報社媒體也沒有報道的了,這件事情彷彿就這樣過去了。

柳家率先發布了一個道歉聲明,說那件事純屬於誤會,沒有那麼嚴重,柳家選擇私下解決道歉。

這個意思就是慫了!

何乃軒知道不是李恆沉就是方勉幫自己出手了,於是他等着這兩個來找他,可是卻沒想到先找到他的卻是孫瀟。

明顯沒有睡醒的孫瀟拿着手機,對何乃軒說道:“老何,我爺爺想見你。”

孫國強老爺子?

這是何乃軒沒曾想到的!

這件事鬧到現在,張夢夢並不傻,她知道發生了什麼,她也勸何乃軒差不多就行了,何乃軒只是笑笑沒說話。

比賽是繼續不了了,但是張夢夢並不是就這樣放棄了自己的夢想了,何乃軒讓齊偉偉從晉原趕來接回了張夢夢,陽臺音樂秀的狂歡節就要開始了,安排一支著名樂隊和張夢夢同臺,到時候以張夢夢《非同凡響》的八強身份再火一把,何嘗不是一條路呢!

把張夢夢安排好,何乃軒就和孫瀟直飛了皖徽,孫家老爺子就在這裏。


說實話,孫老爺子要見何乃軒,何乃軒還真呆住了。他也不是什麼都猜不到,這件事明顯是有人替他出手了這個人現在看來就是孫老爺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