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陷入沉默,良久才道:「兄弟,我記得有兩個,另一個,沒死吧?」

「有三個,另一個和我一樣只是受傷,還有一個嚇的不敢出來。」大三乾澀地道,這特么倒了多大霉,又遇到你這個禍害?

「那你怎麼會被抓?」何凡疑惑。

「大哥,你劫車,都不知道車上有行車記錄?我面巾都被你整沒了,直接看的清清楚楚。」大三捂著臉痛哭:「我剛回天雲啊,就被逮了個正著,另外兩個沒回來,運氣好躲過一劫。」

「是哥對不住你啊。」何凡歉意地拍了拍大三肩膀,嘆道:「哥當時也不知道,那車沒剎車,只有兩個油門。」

「哥,你開車不是應該比我快到么?為什麼在我後面進來?」大三很疑惑。

「因為哥不認識路啊。」何凡嘆道,之後還被拉著問話,耽誤了不少時間。

四位犯人獃滯,你究竟開的什麼車?不認識路還敢飆車?

「不說這些傷心事了,我們繼續鬥地主。」何凡說道。

「哥,你就關三天,你要那麼多飯菜也沒用啊,我們不玩了行不?」大一哭喪著臉道。

「那這樣,我們不輸飯菜了,改輸武技,進化法吧。」何凡想了想道:「大哥我喜歡博百家之長,自創武技。」 何凡打算將他們給榨乾了,外面進化武技,進化法多貴啊,哪有鬥地主來的輕鬆,他出個三,這四個傢伙都要不起,簡直太容易了。

和四人鬥地主,贏進化法和進化武技,外面的李田坐不住了,本想著這四個傢伙,能夠將何凡馴服,誰知道,何凡把他們馴服了。

這要是局長問起,自己該怎麼交代?

「你去其餘牢房交代下,這次放風一個……不,兩個小時,全部去給我把何凡揍服了,不能打死了,只能打傷。」李田想了想,下令道。

「好的,不過,李隊,現在四號牢房應該無法參與了,他們現在還站不起來。」看守人員回道。

「現在四號牢房放出去,也只會出工不出力,讓他們慢慢養傷吧。」李田冷聲說道。

「好,我這就去交代。」看守人員連忙去其餘牢房傳話。

何凡這邊剛得到武技和進化法,全部都記下來,這才讓四人去休息,自己慢慢參悟。

哐當

一個小時后,牢門打開,一名執法隊成員冷聲道:「放風了,何凡出來,你們四個慢慢養傷。」

「多謝大哥。」四人連忙說道,大一低聲道:「凡哥小心,李田指不定使壞呢。」

何凡點點頭,隨著執法隊員出去。

其餘牢房也打開了,裡面走出一個個犯人,都是涅槃,走到盡頭,何凡看著1號牢房關閉著,隨口問了句:「1號牢房不放風么?」

「不房。」執法人員冷聲說道,緊接著想道這人不是真犯人,是朱元看上的人,將來要進軍隊,語氣緩和了不少:「1號房至少是涅槃五級的,放他們出來,只會惹事。」

「至少涅槃五級?」何凡挑眉:「重犯?」

「算是吧。」執法人員點頭道:「到時要送走的,好了,快些走吧,這次放風有兩個小時,祝你好運。」

「祝我好運?」何凡撇嘴:「我就飆個車,至於這麼對我么?」

「我們也不想。」執法人員嘆息:「到時你自己問李隊吧。」

放風區域,是一片樹林,還有一些花,一塊巨大空地,四周圍牆隔著,有能量罩守護,不擔心他們能逃走。

「你可以澆澆花,修剪樹,或者晒晒太陽。」執法人員笑了笑,將何凡推了進去,關上門。

何凡聳了聳肩,後面門被關上,這裡徹底被封閉,連一隻蒼蠅都進不來。

十幾位犯人有的坐在花壇上,有的站著,全都聚集在一起,看著走來的何凡。

「這個,諸位好。」何凡乾笑道,體內進化之力運轉,感應能力擴散。

「揍他!」

一位涅槃大喝一聲,率先沖向何凡,來之前都交代清楚,先把何凡打服了。

「何必打打殺殺,我們坐下來聊聊不好么?」何凡無奈,心中將李田記上了,別讓我找到機會,否則肯定要你好看。

面對衝來的涅槃,何凡面色微冷,體內強大的進化之力快速運轉,無相劫指爆發,純陽熾熱的指勁破空而去。

十幾位進化者同時出手,十幾道進化之力湧來,面對無相劫指指勁,面色同時大變,這股力量太強了,他們任何一人都比不了。

何凡冷眼看著他們,這群人全是弱雞,他感應不到絲毫威脅。

指勁爆發,當頭一人進化之力瞬間崩潰,無相劫指沖入體內,膝蓋一痛,直接跪了下去。

何凡感應能力提升到極致,這些人一舉一動,皆在掌控之內。

「十幾位涅槃圍攻,看你還怎麼能耐。」李田看著監控,翹著大腿,冷笑出聲。

「李隊,你是不是太高看何凡了,雖然他朱統領看中的人。」執法人員搖頭說道。

「局長將事情交給我,我自然要馴服……握草,這什麼情況?」李田瞪大眼睛,錯愕地看著監控之中。

只見監控之中,凡是與何凡接觸的,直接就跪下了,痛苦捂著膝蓋。

「這是在演戲么?」李田氣的臉都青了,摸你一下,你就跪下了,就算出工不出力,也不至於這樣吧?

「李隊別急,還有兩個涅槃四級的。」執法人員安慰道。



這時,何凡一掌為刀,化萬千刀芒,破碎進化之力,斬在涅槃四級身上,同時,一道掌力襲來,何凡提掌回應,進化之力內斂不發。



雙掌碰撞,何凡身形滑退出去,涅槃犯人正要追趕,膝蓋劇痛,骨骼斷裂聲傳來,一頭栽倒下去。

「這是什麼武技?」一群涅槃犯人痛苦呻吟,驚懼地看著何凡。

碰一下,我膝蓋骨頭斷了?就算受傷,不是應該觸碰部位先受傷么?

「廚道基本操作。」何凡淡定地道,看向還站著的兩位涅槃:「還打么?」

「不打了。」兩位涅槃連忙搖頭,他們可不想斷腿,這廝武技著實有些難以應對,若只是武技也就罷了,這何凡的進化之力,比他們還雄厚,這還怎麼打?

「不打了好,來,我們玩鬥地主。」何凡取出牌,淡笑道。

「鬥地主?」涅槃犯人們獃滯,懵逼地看著他,這又要幹什麼?

「只要你們贏了,我將武技傳給你們。」何凡說道。

「當真?」十幾位犯人驚喜地看著他。

「千真萬確。」何凡保證道。

「那我們鬥地主。」還站著的兩位涅槃連忙說道:「我們先來。」

「好。」何凡笑眯眯地拉著他們到一旁,開始發牌:「叫地主。」

「搶……」

「你搶一個試試?」何凡冷冷地看著他:「信不信我讓你四肢都斷掉?」

「好吧,你地主,你地主。」兩位涅槃直撮牙,突然有些後悔和這貨鬥地主了。

「嗯,超級加倍。」何凡滿意地抓牌。

「超級加倍?」兩位涅槃懵逼,還帶超級加倍的?

「不行么?」何凡不善地看著他們。

「行,加倍就加倍吧。」兩位涅槃對視一眼,深吸一口氣,忍了!

「三帶一。」何凡面色平靜地道。

「要……」

「嗯?」

「要不起。」

「嗯,三到七,五張。」何凡滿意點頭,隨後又甩出幾張:「我就知道你們要不起,還有四張,你們有炸彈趕緊扔,不然待會我發現,你們就是故意放水了。」

「……」

這特么沒法玩了!

我早該想到,這貨不可能將武技傳給他們,完全是故意坑他們,這樣的鬥地主,他會輸?

「我們沒炸彈。」兩位涅槃哭喪著臉道。

「你看,你有一張十,他有三張,剛好四張炸了,哎呀,我剛好有四個圈,我贏了,一炸翻一倍,再加上之前的超級加倍,給武技或進化法都行。」何凡微笑著道。

「……」 以前,我一直覺得自己已經夠不要臉了,臉皮厚的堪比凶獸防禦,直到今天,我遇到了何凡,才知道,世上還有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這是十幾位涅槃犯人的心聲,這種人,把他治服帖,你這明顯是在刁難我們!

「李隊,這風還放么?」執法人員看著監控,神色很精彩,這裡能聽見聲音。

李田沉默了,這不是在刁難你們,這是朱元在刁難我們啊!

朱元看中誰不行,為什麼要看中何凡?

「說兩個小時就兩個小時,到時關進去,我問問局長。」李田沉思半晌,吩咐一聲,自己開始撥通局長電話。

大嫁光臨:寶貝,我寵你 「李隊長,這麼快給我電話,是何凡已經服帖了么?」局長笑著道。

「局長,是犯人服帖了。」李田捂著臉,很悲傷。

「什麼意思?」局長那邊懵了。

「我發你一份視頻,你看一下就明白了。」李田將監控錄像,還有錄音全部發過去:「局長你慢慢看。」

半個小時后,局長面無表情地出現在李田辦公室:「監獄裡面的犯人,都這麼廢物?」

「咳,局長,可能我們對何凡還不了解,不如聯繫江河市黃隊長,問問情況?」李田連忙端茶倒水。

「我已經問過了。」局長接過茶,冷著臉道:「何凡這人飯量極大,還是個葯廚,受不了餓,我們就這麼關著他,餓幾天,看他服不服!」

「局長,若是斷伙食的話,四號房都要斷,何凡現在是老大。」李田無奈。

「全斷了,一群涅槃,餓不死他們!」局長冷聲道。

「可是局長,我之前說關他三天,這要是餓的話,兩三天,絕對能撐過去。」李田遲疑道。

「在這裡,關幾天還不是你說了算?」局長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交給你了,我不管幾天,朱元那邊我要有個交代!」

「是,局長。」李田連忙答應。

「最近獸潮越來越猛烈了,軍隊又出了變故,急缺人手,那些商人,家族,集團,不可能全力幫助,視頻我看了,何凡實力不錯,進入軍隊,應該能獵殺不少凶獸。」局長又道。

「放心吧局長,這次我肯定能讓何凡服服帖帖的,自願進軍隊!」李田保證道。

放風結束,何凡回到四號牢房,四位涅槃正趴在地上,目帶絕望地看著他回來,強擠出笑容道:「歡迎大哥回來。」

「嗯,好好休息,別打擾我。」何凡淡淡地道,感應能力釋放,突破屏障,蔓延出去,這屏障對他感應能力限制不大,只是讓他感應不怎麼清晰。

腦海中浮現一些進化法,武技,進化法有的他完全修鍊不了,基因排斥!

有的進化法雖然能修鍊,卻不怎麼適合,無法發揮出全部威力來,一些武技也同樣,好在他只是參悟下,不是真的修鍊。

何凡研究進化法,一來彌補自身不足,二來,嘗試自己一些想法,看能否實現。

進化武技,他覺醒的根本就沒有,除了秘法之眼,還是基礎刀法,完全依靠他摸索,自然要多收集一些,完善自己刀工。

雖然武技不一樣,但其中理念,運轉進化之力的法門,自己能吸收,轉化成自己的。

參悟完武技,何凡又找機會,趁著外面無人,讓自己進化之力,從通氣孔延伸出去,沒入屏障,做另一種嘗試。

時間流逝,已經是來監獄第二天了。

「為什麼每次都沒有我們的飯菜?」何凡從參悟中出來,看著門外,這聲音也傳不出去,外面人好像將他們遺忘了一樣。

四位涅槃低著頭,沒有說話,他們也餓啊。

「算了,三天而已,已經過了兩天了。」何凡思索著,看向大一四人:「來,我給你們按摩。」

「大哥,別了,你這兩天,一醒來就給我們按摩,多辛苦啊,還是我們給你按吧。」大一四人連忙說道,雖然何凡按摩很舒服,但每次舒服的時候,都會有劇痛什麼的傳來。

「我還是不是大哥了?我說話不管用了?還是說你們膝蓋好了?」何凡冷著臉道。

「大哥,你隨意。」四人無奈,只能閉著眼享受。

何凡運轉進化之力,摸清楚四人身軀構造,順便用進化之力刺激一下某個部位,穴道,看有沒有反應。

「嘶。」

大一倒吸冷氣,這劇痛來了,很想叫出來,但完全不敢啊。

何凡沒有下重手,這四個傢伙雖然都不是好東西,但要是真弄死了,自己怕是別想離開這監獄了。

這兩天,何凡除了參悟武技,將進化之力延伸出去,就是在研究人體構造,這四個傢伙,分別是猿類,獅子,還有兩個神龍進化者。

何凡發現,不同物種進化,不僅基因不同,內臟部位也有所差別,竅穴也不一樣,但不管是哪種進化者,他發現,都沒自己體質好。

而且,同樣按照穴道刺激,發現每個人表現也不同,猿類的痛感輕一些,神龍的重一點,獅子的最痛。

他自己的,要麼排斥不能修鍊,要麼不適合,不會痛,只是武技威力方面,能否發揮完全,是個問題。

「看來還需要多研究。」何凡思索道,不知道這些進化者,完成進化,體質又會變成什麼樣。

研究完,何凡繼續參悟,順便改良自己武技,加強武技威力。

時間一點點過去,第三天,依舊沒有人來,也沒有飯菜,何凡也不著急,繼續參悟,順便擴散感應能力,感應外面的情況,執法人員給別的牢房送飯送菜,路過他這裡,連停頓都沒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