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想怎麼樣?”老者強自鎮定的輕問一聲,瑟瑟發抖的身體早已出賣了他那顆弱小的心靈。

“說,你們究竟是誰派來的?”玄逸毫不留情的將開天劍深深的陷進對方的皮肉中,一聲輕呵,威嚴的問道。

“玄逸,你要小心,這傢伙來自神界,是專門來找你麻煩的!”全無方一個閃身來到了玄逸的身邊,看着紅髮老頭,低聲的說道。

“你就是、、、玄、、玄逸?”老者大吃一驚,想要回頭,脖頸出的疼痛卻告訴他,那已經不大可能了,除非你不想活了!

“沒錯,我是玄逸,不知有何指教?”玄逸若有所思的看着老頭麼吊兒郎當的問道。

“不敢,不敢,我是想說,我是血神派來對付你的,現在整個五道都被你掌握,只剩下這處五道的遺留戰場,血神的意思是讓我們收服這裏所有的人,爲己所用,然後再借助他們的力量,去對付你,以報你殺害血紅的私仇!”紅毛老頭表情十分的扭捏,感受着脖子上冰冷的寒氣,身體不時的哆嗦一下。

“看來血神還是不死心啊!說,你們在這裏還有多少幫手?”玄逸手上用力,鮮血順着紅毛老頭的脖子往下滑落,染紅了胸前的衣物,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我說,我說,這次我們來到這裏共有三隊人馬,也就12個人,6個金仙高手,三個真仙高手,三個凡仙高手,分成三批,我與紫龍一組,掌控王都,6人一組前往南邊的異獸區域,4人一組前往森林中的獵人公會,準備一舉拿下整個戰場!”劇烈的疼痛令得老頭面色痛苦,就連說話都顯得十分的吃力。

“那麼他們現在都成功了嗎?”玄逸漫不經心的拿着手中的開天劍,看着紅毛的背影,低聲的問道。

“我們相約如果一方有事,就放訊號相助,到現在都不見訊號,應該沒什麼事,多半已經成功了!”紅毛的胸前已經被鮮血染紅,顫抖的身體臉色越來越蒼白。

“你們的訊號是什麼?”玄逸的表情十分的冷漠,對於神界和血神,玄逸的心中充滿了仇恨,只不過這個仇不應由自己出馬,而是應該交給龍始,畢竟血神當年殺害了龍始的母親。

“我們是用神界專用的百節光作爲訊號,只要夜間放出,萬里之內都能看到光亮,當然,這隻限於我們神界自己人,別人是看不出來的!”紅毛顫顫巍巍的拿出一個類似於火折的東西,顫抖的遞給玄逸。

“就這個小東西,你確定他們能看見?”玄逸放在手裏掂了掂重量,眉頭緊皺,表示懷疑。

“這是真的,我不敢騙你啊!”紅毛一激動,開天劍又陷進去幾毫米,疼的他齜牙咧嘴的。

“那這個東西該怎麼用?”玄逸衝着紅毛笑了笑,看着他輕聲問道。

“只要拔掉那個蓋子,對準天空,按動下方的按鈕,就可以將訊號傳遞出去。”紅毛老頭面色已經蒼白,嘴脣發紫,一看就知道是失血過多所造成的,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的,要死不活。

“砰!”

一聲不算太響的爆炸,百節光對着天際爆射而出,隱約間可以看見一道炫目的光彩照射天空,眨眼間消失不見,黑夜再度沉默。

“你怎麼能放了呢?”紅毛這下急了,勉強的睜開迷糊的雙眼,大聲的問道。

“你確定他們能收到?”玄逸並沒有回到紅毛的問話,手上繼續用力,低聲的問道。

“能,他們一定能!”老頭被疼痛弄得一下驚醒,話音剛落,只聽咔嚓一聲,頭顱立刻與身體分家,鮮血頓時猶如泉涌,灑滿城牆。

“你、、、你竟然殺害了兩位長老?你不是人!”穆巖徹底震驚了,自己之所以有恃無恐,主要是這兩個真仙級的保鏢作用,現在自己最後的保護傘都被人撤走,宛如一個被扒光衣服的兒童,沒有一絲的安全感。

“呵呵,接下來就是你!”玄逸淺淺一笑,迷人的面龐上帶着幾分成熟的帥氣,男人味十足。

“玄逸,交給我吧!”全無方很合時宜的站了出來,看着穆巖,手中的碧月彎刀瞬間青光四溢。

“好吧,下手痛快點,咱們的時間不多!”玄逸輕輕的點了點頭,退到一旁,身後兩個大漢,正滿臉春情的看着玄逸,表情十分的猥瑣。

“師傅,你收我們爲徒吧!”最先說話的是全指,一臉YD表情下,透着深深的渴望。

“就是,您的修爲那麼高,真心希望你能收我們爲徒!”古力也是十分的激動,看着玄逸宛如看着一尊稀世的古董,雙眼都能噴出火來。一臉的希冀。

“暈,沒空!”玄逸壓根就不想搭理這兩個活寶,鄙視的看了一眼兩人,將目光轉向了全無方。

“大哥,你饒了我吧,以前是我錯了,可是我也幫兄弟們報了仇啊,而且這麼多年,我也沒有動心妍一下,就是爲了留給你啊!”穆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看着全無方,哭的是眼淚鼻涕一把抓。

“哼!你爲人心狠手辣,爲了自己的私慾,可以連兄弟都迫害,本來我只是想要廢了你的一身修爲就算了,可是你竟然出口侮辱心妍,我告訴你,心妍是個人,她不是一件東西,容不得你來染指!”全無方顯得特別的激動,一咬牙,手起刀落,碧月彎刀青光一閃,刀身都不帶一絲鮮血,一切塵埃落定,萬事大吉。

“大哥!”全指和古力看着變成兩截的穆巖,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感情,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走向了全無方。

“呵呵,三弟,五弟,你們可好?”全無方顯得特別的無力,轉身看着兩人,笑着問道。

“大哥,對不起,當年是我們對不起你,害的你獨自一人離開家鄉,與嫂子一別20年,我們真不是東西!”全指說哭就哭,就像一個孩子,看着全無方,低聲的說道。

“呵呵,過去的就都過去了,以後我們都還是兄弟!”全無方明顯一愣,多年的感情涌上心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個滋味。雖說兄弟相見,可是似乎少了某種東西,一切開始變得客套起來。

“恩,我們永遠都是兄弟!”古力一把抱住全無方,全指也湊了上來,三個大男人一頓猛抱,怔怔的笑了起來。 第176章:該回家了!

夜越來越深,彎彎的月牙兒害羞似的多斤了厚厚的雲層之中,發出細不可查的微光,天空中瞬間黑雲滾滾,猶如江水,波濤洶涌,變幻無常。微風輕輕地吹過,使人毛骨悚人,渾身顫抖。

“玄逸,我怎麼感覺情況越來越糟了,怎麼忽然有種死亡的感覺呢?”全無方與玄逸並肩立在高高的城牆上面,四周空無一人,原本滿滿的軍隊早已撤走,風雨欲來,危險正在逼近。

“來咯,全兄,自己照顧好自己!”玄逸雙眼死死的盯向東方,一絲細微的金光一閃而逝,一陣狂風吹起,貼面而來。

“呵呵,既然來咯,就出來會會吧!”玄逸一個縱身,飛上了小墨的身體,傲然而立,冷漠的雙眼,充滿了殺氣。

“你是誰?紫龍和紅龍呢?”一陣刺眼的金光閃過,露出一個滿臉鬍鬚的老頭,銳利的雙眼滿是狐疑,十分小心的查看着四周。

“剩下的一起下來吧,難不成你們以爲就憑你們十個人,也能打贏我嗎?”玄逸絲毫沒有理會說話的老頭,身後的開天劍一道青光激射而出,直衝雲霄,厚厚的黑雲裏頓時傳來一聲沉悶的慘叫聲。

“好本事,你究竟是誰,爲什麼要引誘我們過來?”很快,黑雲中幾道金光閃現,正好十名年齡不一的男子,分站八方,虎視眈眈。

“你們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因爲你們很快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好好的在看一眼世界吧,給你們一點時間跟它告別!”玄逸輕聲一哼,身體中的五行之本似乎正在劇烈的運轉,一股渾厚的力量正在緩緩的圍着自己的筋脈運轉,此時,渾身充滿了力量。

“小子好狂妄,竟敢對我們神界的人無禮!”一名身材瘦如枯柴的老者,手裏拿着柺杖,一雙鼠眼炯炯有神,閃爍着金光。

“神界?呵呵,遲早有一天我會將它連根拔起,讓它在這個天地間除名!”玄逸輕輕的撫摸着手裏的開天劍,道道青光不停的閃爍,來回的遊動在劍身上。

“那是、、、開天劍?”鼠眼老頭站的最近,看着玄逸手中閃爍着青光的寶劍,忍不住一聲驚歎,十分驚訝的看着玄逸。

“什麼?這怎麼可能,開天劍不是在看玄逸的手裏嗎?玄逸也應該在五道纔對啊?”先前說話的瘦子老頭也是一臉的驚訝,看着玄逸,滿臉的狐疑。

“好了,你們禱告的時間到了,現在就讓我來結束你們註定悲劇的人生!”玄逸並沒有理會幾人的討論,手握着開天劍,迅速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劍刺向了離他最近的一名真仙的身體。

“老二小心!”所有的人都沒有看清玄逸是如何動的,除了那個鼠眼,此時正緊張的看着開天劍,原本傲慢的神色也謹慎了許多。

“哼!原來才一名金仙高手!”玄逸看着鼠眼的動作,心中信心大增,對方只有一名金仙高手,自己只要配合開天劍,有百分之70的勝利機會!

噗、、、、

一道不算太粗的血柱飆出,鋒利的劍尖毫無意外的插進老二的心臟,甚至還沒能來的及看清對手長成什麼樣,一聲輕響,早已去見了閻王。

“還有9個!”玄逸似乎越來越亢奮,男人活在世間,理當做自己想做的事,神界幾次三番與自己過不去,陰謀陽謀耍之不盡,這次自己要掌握主動,先下手爲強!

“大家小心,相互扶持!”鼠眼儼然是這幾名高手的領頭人物,一下子便看出了玄逸的詭計,猛的一聲爆呵,9名高手各就各位,紛紛亮出自己的武器,嚴陣以待!

“全兄,放箭!”玄逸早就料到現在這一幕,早就在城牆後面佈置了大量的高手,幾千具弓弩都沾染了碧月制裁所製造出來的劇毒,無所不破,天下間除了引用空焰靈液方可解毒之外,別無他法,現在就等着這9人中毒,嘿嘿,到時候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刷刷刷、、、”


幾千支染了劇毒的羽箭下雨一般齊齊的射向9人,原本憑藉對方最低真仙境的實力,這些羽箭根本不能給對方帶來任何的困擾,可是現在,這些經過改造的羽箭,嘿嘿,那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了。

9名高手果然不是蓋的,瞬間凝成一個防護罩,將大部分的羽箭擋在外面,可是這些沾染碧月制裁劇毒的羽箭,簡直有如跗骨之蛆,不停的吸食着氣罩上的能量,眼看着金黃色的氣罩逐漸變白,直至透明,對方卻沒有一點辦法來應對,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羽箭攻破自己的防範。

轟!一聲輕響,金色的防護罩終於堅持不住,悄然破碎,黑色的羽箭也終於如願以償的插入了幾名真仙的身體上,不過很顯然,單憑這些利器,根本無法對9名高手造成任何的傷害,甚至連對方的皮都沒擦破,不過那無孔不入的劇毒,卻完美的侵入對方的身體之中,接下來只有一段時間的等待了!

“全兄,夠了,夠了!”遠處傳來玄逸大聲的呼喊聲,天空中的箭羽逐漸變小,直至消失不見。

“哈哈,小子,你以爲這些小把戲能傷害我們嗎?那你就太天真了,你別忘了,我們可是真仙境的高手,簡直是不自量力!”瘦麻桿得意洋洋的看着玄逸,哈哈大笑。

“老三,我看這不大對勁,這小子沒道理敢這麼傻的事啊!怎麼會想到用這麼原始的方法來對付我們呢?”鼠眼一臉疑惑的看着遠處的玄逸,呆呆的愣在原地。

“哎!大哥,我看這小子也就這麼點伎倆,接下來,就交給我們表演吧!”瘦麻桿一臉激動的看着玄逸,宛如看着一個寶貝,粉紅的眼珠中,流露出淡淡的仇恨。

“不好,大哥,這箭有毒!”一名不算太高的黑臉,雙膝跪在地上,看着鼠眼,口中開始吐白沫。

“哈哈,接下來纔是正餐!”玄逸看着終於發作的奇毒,露出會心的微笑,得意洋洋的看着對方,衝着全無方豎了個大拇指!

“大哥,我感覺自己體內的能量越來越弱,就好像被人生生的抽走一般,十分的痛苦!”黑臉滿臉猙獰的看着鼠眼,雙手拉着鼠眼的褲腿,痛苦的說道。

“啊、、、大哥,我也能有同樣的感覺!”底下的幾名高手爭相出現了不適,個個滿頭大汗的看着鼠眼。

“不好,咱們着了人家得道了,大家快點運功逼毒,護住心脈!”鼠眼最先盤腿坐下,原來紅潤的臉龐,瞬間變得雪白,絲毫沒有一點血色。

“玄逸,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啊?”全無方適時的出現在玄逸的身後,看着遠處9名療傷排毒的老頭,低聲的問道。

“格殺勿論,但凡敵人,都要斬草除根,神界,我遲早會滅了它的!”玄逸臉色猙獰的看着全無方,手上做了一個斬草除根的動作。


“可是我們已經樹敵太多了,難道你就不怕將來遭到神界的報復嗎?”全無方里臉色緊張的看着玄逸,滿臉的擔憂。

“既然已經樹敵那麼多了,那就不如來得更徹底點!”玄逸輕聲一笑,手中扛着閃亮的開天劍,大步的朝着9人走去。

地面上,9人皆盤腿而坐,雙目緊閉,渾身冒煙,額頭上細汗密佈,神情緊張,卻沒有一人睜開雙眼。

“呵呵,死之前記着,我叫玄逸!”玄逸淡淡一笑,猛的舉起手中的開天劍,一道耀眼的青光閃現,照耀着整個黑夜。

“轟、、、、”

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只見玄逸連人帶劍倒飛出好幾百米,當然,對方此時已經變成了一灘碎泥,血肉模糊,十分的噁心。

“好高深的功力,看來我的功力應該在金仙巔峯的實力!”玄逸強自忍下口中的一灘鮮血,看着地上的碎肉,低聲的嘆息道。

“接下來就該你們了,一路走好,下輩子來若水神州吧!”玄逸說到做到,斬草除根,屠盡神界!

“不要、、、、”剩下的八名老頭還想拼死抵抗,只聽見一聲巨響,遠處的玄逸一聲輕呵,“封印!”

場景再度回到了原點,八個老頭姿態各異的站在地上,艱難的舉起手中的傢伙,活生生的定在了原點!

“開天十三式,毀仙!”

玄逸手中的開天劍絲毫不做停頓,青光再度閃爍,天地間頓時變得十分的黑暗,劇烈的能量形成一個黑色的龍捲風,朝着地上的8人,席捲而來。


陣陣咔咔的骨骼聲傳過,地上原先鼠眼的碎肉,早已被絞進了龍捲風內,瞬間屍骨無存,眨眼間,十名高手命喪王都,神界再度損兵折將。

“玄逸,咱們這次是跟神界徹底的槓上了!”全無方表情誇張的看着面前的斷壁殘垣,深深地嘆息道。

“神界?它註定要接受我無盡的怒火洗禮!”玄逸此時已經慢慢地冷靜下來,天空中那輪彎彎的月牙兒,心中忽然響起了自己兩位妻子,口中喃喃的說了一句:“該回家了!” 第177章:你頂多算個小三!

清晨,薄薄的白霧籠罩着整個戰場,兩隻黑色的大鵬鳥悄悄地飛向高空,藉着薄霧,消失在天際。

全無方十分別扭的看着前方的小墨,孤獨的騎着小羽,跟在後面,這次心妍竟然主動要求要與玄逸同乘小墨前行,這更加讓全無方心中不爽,雖然明知道兩人之間沒有發生什麼,自己對玄逸也是百分百的信任,可是作爲一個男人,心中多少還是存有一點醋意。

“你就這樣將整個戰場拱手讓給大猴了?”心妍端坐着身體,看着前面只留下背影的玄逸,低聲的問道。

“你想問什麼?”玄逸並沒有回頭,依舊保持着方纔的姿勢,雙目凝視前方,語氣中帶着淡淡的落寞。

“難道你沒有發現全指、古力、大猴三人其實早就串通好了,目的就是拿下王都,而你的出現卻將他們原定的計劃提前了很久,你這樣做究竟是爲了什麼?”心妍的眼中滿是疑問,看着玄逸落寞的背影,焦急的問道。

“呵呵,知道又怎麼樣,我要的是一個能有作爲的君主,雖說他們三人存在一定的野心,可是不可否定的是,他們本身的出發點是好的,至於爲什麼沒有拆穿他們,難道你會不知道嗎?”玄逸依舊端坐在前面,看着下方極速飄過的白霧,低聲的嘆息一聲。

“你是爲了全大哥?”心妍在這一刻似乎讀懂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良苦用心,情同手足的兄弟多年未見,相見時,卻早已物是人非,沒有感情,只剩下陰謀詭計,這是何等的悲涼。

“全大哥生性豪爽,不拘小節,爲人馬虎,習慣了爲別人付出一切,從不肯相信自己的兄弟會出賣自己,經歷了一次傷痛後,仍然能保持一顆堅定的心,就憑這一點,我就不能讓他再次心寒。”玄逸的表情很痛苦,轉過身看着心妍,“曾經,我也有過這樣的一位大哥,他與全大哥很像,爲了救我,犧牲了自己,我們曾經相約,要一起遊遍整個若水神州,這次我會來五道戰場,完全是爲了還願,盧大哥,你看到了嗎?”

一路無話,兩隻黑色的大鵬鳥速度堪比神龍,只感覺耳邊風聲呼嘯,轉眼間飛出了五道戰場,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明媚的陽光照耀着整個大地,宛如兩個世界,一個地域一個天堂!

“哇!這纔是若水神州本來的面目啊!”心妍從未來過五道,呼吸着四周清新的空氣,一雙水汪汪的美目,好奇的觀望着四周。

“這裏原本可以更加美麗,可惜的是這裏生存着人類,人類無休無止的慾望毀滅了原本的一切美好,你現在所看到的美麗世界,早已破敗不堪,斷壁殘垣。”玄逸看着四周逐漸變少的樹木,無數嗟嘆的生靈,不免心中感嘆。

“是啊,人類本事就是一個矛盾的結合體,慾望滋生在每個人的心中,爲了達成自己的慾望,使盡一切卑劣的手段,造成無可避免的毀壞,有時又會獨自嗟嘆,爲了那偶爾冒出來的道德心,悲憤不已!”心妍面無表情的看着玄逸,緩緩的搖了搖頭。

“你的話似乎在指責我?”玄逸心中略微驚訝,看着文弱的心妍,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呵呵,隨便說說罷了,過了20年清心寡慾的生活,總會有一些心得感悟,嘮叨了!”心妍不好意思的理了理頭髮,輕聲的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不會向別人一樣打着高尚的幌子,說什麼發動戰爭只爲結束戰爭,那些只是滿足個人私慾的藉口而已,我只朝着自己的目標奮鬥,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大道,不辱沒了這短暫的一生!”玄逸緩緩地轉過身,看着遠處的天空,釋放出無邊的威嚴。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