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爲我是英格蘭那些足球流氓啊?我當然選……你。”方可把“你”字加重了聲調。

“哈哈,這還差不多。”開顏笑了。她挽着方可的胳膊,把頭輕輕靠近方可的懷裏,兩個年輕人在這一刻心裏都如吃了蜜一般。 如進場時人擠人那樣的走出了西大門,迎面是一個快捷酒店。方可說:“我們先去辦個入住再吃飯吧。”

“好啊。”開顏依然甜蜜地偎依在方可身上,隨着他過了馬路。

酒店的大門口放着一張醒目的“滿房”牌子,幾位年輕球迷從裏面出來,嘴上嘟噥着:“這種酒店都能住滿啊。”

方可和開顏見狀,便繞開酒店,徑直往北走,那個方向似乎燈火通明一些。果不其然,走不了一公里,就看到了好幾個飯店,幾乎每家都爆滿。兩個人排隊吃完已經是晚上11點,這時,方可開始擔心起今晚的住宿問題了。他牽着開顏的手,跑遍了附近能看到的酒店,都是滿房!他有些心慌。

“我們坐個公交車,坐遠一點,再看看吧。”他說。開顏點點頭。

兩人於是隨意上了路邊一輛公交夜車,坐了有近一個小時,覺得夠遠了,便下了車。然而這一晚似乎註定多坎壈,兩人問遍了站臺附近的賓館酒店,都是滿房。有些店裏,人還沒進去,服務員就提高聲調地說:“不好意思滿房了。”這讓兩個人更加抓狂了。


“6萬5千人,以一半是南京市裏的計算,那也只有3萬多外地人啊,怎麼會連這裏都住滿呢?”開顏有些抱怨地說,她已經走不動了。也難怪,天天坐在辦公室裏的她,哪裏吃過這麼多的腳頭苦。

“今晚很邪乎。”方可說。他突然想起有個大學同學住在南京,還沒有結婚。“我看啊,也只能去打擾他了。”他自言自語說。

“誰?”開顏問。

“我的大學同學,好兄弟。他還沒有結婚,一個人住。”

“那我一個女孩子去合適嗎?”開顏很擔心。

“去湊合一晚吧,比流浪街頭好點。”方可說。


事到如今,開顏也沒有辦法。她已離開南京多年, 奇玄世界 ,她目視着方可打電話,又隨他上了一輛出租車。

方可的同學很友好,他一再要請兩個人吃夜宵,然後又把牀精心地收拾一番,讓給了方可和開顏,他自己則睡在一個破沙發上。第二天,儘管是週日,三個人卻都醒得很早。同學又拿出新牙刷和毛巾,給兩個人使用,這讓兩人十分過意不去。好不容易出了門,方可請三人吃了頓早餐,與同學道別後,他要送開顏去機場,她的飛機是中午的。送完開顏登機,他纔打着哈欠,坐上了機場去無錫的大巴。

方可在無錫休息了半個月。最近公司在周志堅的建議下,決定在重點客戶安排駐廠工程師。常州客戶的工廠已經安排好一名工程師常駐了,到週末再安排standby的人去輪流值班,客戶比較滿意。聽說長治那邊也準備採用這個模式,方可向秦以偉和周志堅申請了好幾次去長治駐廠,可公司認爲,方可所負責的設備沒有其他人會做,一旦讓他駐廠,別的客戶有設備故障時就會無法及時安排人員解決,因此拒絕了方可的申請,這讓他十分失望。 富貴小財神 。他憂心忡忡地打電話給秦以偉。


“喂。”秦以偉做了領導以後,官腔開始大了,一聲“喂”字拖得很長。

“波哥,在哪裏發財呀?”方可問。

“哈哈,兄弟,我發什麼財?還不是窩在上海。哪能跟你們大無錫的比啊。”

“不要笑話我們啦。”寒暄幾句後,方可繼續問,“兄弟啊,呂鵬什麼時候去長治駐廠啊?”

“哦,應該很快了,他下週五來上海籤合同,簽完後,等週一就過去了。”

“唉,那最近有沒有什麼機會讓我去一趟啊?”方可着急了。

“哈哈,聽說你女朋友在那邊啊!”

“沒有沒有,還八字沒有一撇呢。我這不是想在公司安排駐廠之前再過去一趟嘛,好多事情要再商量商量。”

“行啊兄弟,我儘量看看幫你安排一下。”秦以偉爽快地答應了。

方可感到莫名的煩躁和無所事事。沒有什麼書看,他在電腦上又下載了剛出的FM,用阿森納和江蘇舜天戰個痛快。手頭開始富裕的阿森納本賽季依然表現低迷,千篇一律的4231陣型、固定不變的幾個換人套路,黔驢技盡的溫格似乎在英超走入了死衚衕,所有喜愛阿森納的槍迷,在一次次絕望中對溫格漸漸失去了信心。好在FM並不是現實,在虛擬世界中,方可替換了溫格,開始了大刀闊斧的人員變更……

晚上11點多,開顏QQ上發來消息:“方可,睡覺了嗎?我剛下班,在趕一篇報告。”跳動的企鵝打亂了方可的思路,他隨意回了句:“我也在加班呢。”

“啊!不會是玩遊戲吧?”聰明的開顏問。

“是的。”方可隨意敷衍了兩個字。當思維進入了遊戲境界的時候,他是不希望別人打擾的。

“方可,你的臉色並不好,早點睡吧,健康才最重要。”開顏關切地說。

是啊,方可內心又何嘗不知道, 豪門小祕書 。這一晚,在阿森納和舜天之間,他自由切換,好久不玩中超,球員屬性真是低到難以置信。和CM0304相比,中國球員能力值普遍大幅下調。數據,從另一個方面真實反映了中國足球的巨大退步。

一輪紅日東昇,方可才感覺到極大的睏倦,他想起昨晚開顏說的話,覺得十分對不住關心他的人。白天並沒有事,他就着睏意躺到了牀上,直到下午醒來。這種生活,是大學時代的翻版。

隨意吃了些晚飯,他又不受控般坐到了電腦桌前。無聊、寂寞和對開顏的思念,種種情緒混雜在一起,攪亂他心中那潭寧靜許久的清水。這一刻,似乎只有遊戲才能讓他淡定下來,去進入另一個不受打擾的世界。達10的屬性在遊戲裏並不搶眼,耶夫蒂奇雖然關鍵屬性不差,但並不好用。整個舜天隊,除了受傷的鄧卓翔和副隊劉建業屬性亮眼一點以外,其他球員中,只有任航、姜嘉俊、孫可精神屬性稍強一些。幸運的是,中超大多球隊也不比舜天強到哪裏去,用網絡上某大師的戰術陣型,舜天硬是擠掉恆大,拿到半程聯賽冠軍。慢慢地,方可發現中超年青一代中還是有幾個能力不錯的中國球員的,如青島隊的鄭龍,遼寧的楊善平,都是讓人在看慣了個位數之後眼前一亮的。

“英雄的黎明”音樂聲突然響起,方可拿起手機一撇,是秦以偉打來的,他的精神頓時一振,有些激動地接通電話:“喂,兄弟。”

“兄弟啊,明天有沒有空去長治啊?”秦以偉問。

“有的,那邊有什麼問題啊?”

“沒什麼大問題,有個技術工程師走了,客戶想讓我們派人去給他們培訓一下,我就想到你了。”

“那太好了,感謝啊兄弟。”方可開心地說。

“不用謝我。你趕緊去把終身大事解決了呀,哈哈。”

“好的。”方可笑了。

掛斷手機,方可立即撥通了開顏的電話。

“喂,方可。”開顏很快接通了電話,聲音很溫柔。

“開顏,在忙什麼?”

“喔,還在忙工作,也在考慮我們的未來。”她越說越輕,也越溫柔。

“正好我也想和你好好商量,你知道的,馬上我們公司要派人去長治駐廠一年,以後我們見面的機會就比較少了。”

“不過。”方可話鋒一轉,“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明天來長治出差。”

“哈,這麼好。”手機那頭開顏很開心。

“可是,這幾天一直下大雪啊。”她又擔心起來,“我聽說航班都取消啦。”

“沒事的,會有辦法。”方可安慰她。

“好吧。”開顏說:“那我等你消息。”

第二天晚上,長治的大雪停了。飛機準時從上海虹橋起飛,方可一顆懸着的心才落下。白天,他想了很久,他對未來有了一個計劃,他要當面說給開顏聽。

這趟飛機好像飛了很久還沒到達長治,迫切的方可在機上坐立不安。當最終走下舷梯的那一刻,眼前的雪景讓他心潮澎湃。這是方可第七次來到長治,儘管是晚上,這樣一望無際、冰雪縱橫的壯觀場面還是讓他激動不已。幾年的閱讀積累和爺爺那本古詩的薰陶,讓他突然詩興大發,他斟酌幾句後,寫下了《臨長治口占》:南北驅馳已三載,壯心感恩德人愛。最喜冬臨三晉地,千冰萬雪把顏開。這首打油詩簡單明瞭,首句寫出他對於公司的感恩之情。他不會忘記,公司給了他一個從井底之蛙蛻變的機會。第二句展現出他內心的喜悅,最後在千冰萬雪之中,他又一語雙關地把開顏加了進去,他得意地認爲這也算倒裝。

開顏已經望眼欲穿地等在旅客出口,兩人像恩愛多年的夫妻一樣相視一笑。坐上她那輛紅色朗逸,方可把自己的打油詩拿給開顏看。可愛的她撲哧一笑:“很直白,也很大氣嘛!”開顏是懂文學的,她的父親是一位文學愛好者。

“送給我吧。”開顏又說。方可便撕下那張紙,遞給了開顏,她放進隨身包裏,發動了汽車。

冰雪中車開得很慢,車外寒風凜冽,車內卻溫暖如春,兩張年輕的臉龐都被浸染得紅潤。

“開顏,我想去東江買房,我們一起到那個城市去吧?”方可率先打開了話閘。

“東江?那麼遠!我還沒想過呢。”

“爲什麼不是無錫?”開言繼續問道。

“無錫歷史底蘊不夠,發展前景也不如東江。”方可回答。

“那爲什麼不去南京?你不喜歡南京嗎?”開顏又問。

“南京我當然喜歡,那裏有我們的母校。可是我去過洛陽,我深深覺得,南京在某種程度上跟洛陽相似,因爲地理位置的原因,我認爲她50年之內發展不起來。她的經濟已經被蘇錫常甩開一大截。”

“還有。”方可接着說:“南京房價太高了,比東江高很多,而發展前景還不如東江,所以我想去那裏。”

“這意味着我要重新找工作,而且將自己完全託付……。”開顏沒有說下去,她轉頭看方可,坐在副駕的方可也扭過頭,用真誠坦率的雙眼看着開顏,開顏臉上的紅潤變成了朵朵美麗的紅雲,美極了。

機場到酒店比較遠,但兩人卻感覺一會兒就到了。辦理完入住,開顏和方可一起進了房間。這一晚,兩個年輕人彼此心照不宣,他們赤身裸體,在寬大的牀上翻雲覆雨,釋放着激情。

“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第二天早上,兩個人醒來又溫存了一番。窗外寒風呼嘯,白雪藉着北風,把一座上黨城裝點得銀妝素裹。在房間內,充足的暖氣卻讓人彷彿置身於南國。開顏躺在方可的懷裏,含情脈脈地望着男朋友那張英俊的臉。可是,因爲經常熬夜,這張臉發暗、發黃。

“方可,你的脾胃不太好啊。”開顏用專業的口吻說道。

“是啊,有一年多了,總是拉肚子。”方可無奈地說。

“你這樣下去不行。你既需要把熬夜的惡習戒掉,又需要有一個人一直照顧你。”開顏關切地說。

“熬夜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不過近半個月熬過夜。太無聊嘛,又想念你,加上最近也沒有什麼書看。”


“這樣吧,我有一本《中醫學基礎》的書,晚上我拿給你看看。你應該有點中醫基礎,這樣對於你的健康才更有利。”

“好的。”方可感受到與母愛不同的另一種關心。他暗暗想,開顏,我一定要娶你爲妻,也用我的一輩子去陪伴你、照顧你。

“好了,我要起牀去上班啦。”開顏看了看錶,說。

“對了,你今天要上班嗎?”她又問。

“當然了,我也起來啦。”方可輕輕親吻一下開顏的面頰,便坐起身來。暖融融的房間裏,人容易起牀。不像江南那刺骨的溼冷,讓人每天早上都要作思想鬥爭。

晚上,開顏和方可一起吃過晚飯就走了,她還要加班工作。她真的帶了一本老舊的《中醫學基礎》的書給方可。望着努力的女朋友遠去的身影,方可暗暗激發出強烈的上進心,他要多學習,爭取讓收入更上一層樓。不能讓心愛的女人跟着自己受苦受累!他心想。

這本《中醫學基礎》很簡單。它首先講五臟六腑,髒有心、肝、脾、肺、腎,髒含有貯藏的意思。腑有小腸、膽、胃、大腸、膀胱、胞宮(**)。腑含有暫寄之意。

一.心與小腸

1.心藏神

所謂“神”,就是指人的精神、意識、思維活動。

2.心主血脈

指心氣推動血液在脈管裏運行,另一層意思是心臟生血。

3.汗爲心液

汗與心的關係密切,心有病時每見多汗。

4.其華在面,開竅於舌

5.心位胸中 心有病,常在心的部位(胸中)出現症狀

6.小腸主化物、分別清濁

小腸接受來自胃的飲食物,繼續進行消化,把其精華部分傳輸於脾,把其糟粕中的水分通過腎注入膀胱,把其糟粕中的渣滓下送大腸。

二.肝與膽

1.肝主疏泄

肝具有升發透泄全身氣機的生理功能,人的精神情緒與肝的關係十分密切。

2.肝藏血

當工作及勞動時,肝內血液就流供身體各處,在安臥休息時,各處的血液又大量流歸肝內貯藏。

3.肝主筋,開竅於目

肝有病時,就會發生筋的活動失常,如抽搐、舌卷、角弓反張、陰囊上縮、肢體震顫等等 。肝血虛則會視力減退、角膜乾澀或夜盲;肝火亢盛則常見目赤腫痛。

4.肝主風

5.膽主排泄膽汁

三.脾與胃

1.脾主運化

不僅是指對飲**微的運化,同時還指對體液的運化。脾的功能不好,體液的形成和運化便發生障礙,因而形成了內溼、痰邪、水邪等病理產物。

2.脾統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