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換不換?”劉波看着那小姐姐,頓時罵了起來:“轉賬?銀行賬號?說啊!傻了?”

小姐姐這才反應過來,連忙給了劉波一個賬號,劉波手一動,就轉過去一個億。

“啊!”小姐姐臉上頓時露出無比震撼的表情,真的是一個億?

她直接給了劉波一個億的籌碼。

高高的籌碼,劉波都拿不起來。

只能看向趙小藝:“這些籌碼都是你的了,今晚隨便玩。”

“先說好,我的運氣不好。”趙小藝看到這麼多錢,也有些蒙:劉波之前給她轉了一個億,而現在這裏的籌碼,則是劉波自己兌換的,也就是說,趙小藝現在的賬戶上面,還有一個億。

“沒事,輸了算我的,贏了,算你的。”劉波混不在意的說道。

“這個趙小藝走了什麼狗屎運,這個傢伙還是學生吧?她居然就給泡上了,老牛吃嫩草?”

“媽的,有沒有女中學生家裏很有錢的那種求包養!”

後面幾守衛完全傻了眼。

就連那中年男人身邊的女人,都是一臉羨慕說道:“親愛的,我也想要玩,你給我換一個億好不好?”

“滾!”中年男人一巴掌拍了過去,直接把女人拍翻在地,冷冷說道:“就你這貨色,也要老子一個億?”

他可不會說出來,他根本沒有一個億,之前說的五百萬,都只是叫囂而已,真拿出來,也要心疼半年。

中年男人看着劉波,心中只有後怕,媽的,誰能想到一個窮學生,居然能拿出來一個億?

現在中年男子只想劉波不要報復他纔好,他那點資產,給劉波提鞋都不夠。

“你,去把外面的大鐵門吃了,還有你們幾個,負責監督,他吃完之後,我給你們每個人一百萬。”劉波轉身,對着中年男子說道。

隨後,也不管他是否過去吃大鐵門了,朝着賭場內部走去。

“請吧。”守衛們也都紅了眼,他們負責監督,可都是有一百萬的收入,他們看向了中年男子:“出去,吃大鐵門。”

賭場裏面,有許多人,各大牌桌上面,都顯得有些擁擠。

可是,當劉波他們帶着足足一億的籌碼過來,往桌子上面一放,周圍的人就連忙給他們讓位置,身邊就瞬間清空了。


“郭少,就是他們。”某個房間裏面,花臂大哥對着眼前的青年說這話,他的眼神,卻是看向了前方的大屏幕,大屏幕上,正是劉波他們,坐在賭桌前面的場景。

“果然上鉤了。”郭少笑了起來,看了一眼房間角落,唯唯諾諾蹲在那裏的李麗,臉上笑容更甚:“沒想到他居然爲了你,以身涉險,還真是一個傻子啊。”

李麗也看到了大屏幕,當看到劉波吩咐秦璃四處查看的時候,心中也無比的焦急:劉波啊劉波,你不用來救我的,只要照顧好我的女兒就好啊。

秦璃在賭場裏面轉了好幾圈,也沒有賭錢,這畫面都被郭少等人看在眼裏。

這時候,秦璃回到了劉波身邊,說道:“我已經查清楚了,這裏有三道門,我直覺告訴我,你要救的那個人,應該在左邊那道。”

劉波隨意看了一眼牌桌,又輸掉了三百萬,他也沒有在意,對着趙小藝說道:“那道門我們怎麼能夠進去?”

“那裏面玩的大,你如果要進去,直接過去就是,我們籌碼足夠。”趙小藝興奮的臉頰通紅,她還從來沒有這麼爽過,這扔籌碼的感覺,簡直要上天。

特別是,她知道自己每一個籌碼,都是十萬,可不是以前玩的那種一百塊一千塊的小籌碼,她感覺自己已經在天上了。

這就是一個賭鬼。

也不知道秦璃是怎麼和她認識的。

不過,兩個人倒是有些相似,一個愛車,一個愛賭,都到了不要命的程度。

劉波點了點頭,直接帶着籌碼過去。

到了那門前,守着的兩個人一看劉波他們手上的籌碼,也沒有多問,直接開門。

三個人進入裏面。

身後的大門關閉,發出沉悶的聲音。

這是一個漆黑的甬道,隨着大門關閉,上面的燈,自動亮起。

前方有三道門。

左右各一道,中間一道。都站着人,守在那裏。

“我們去玩梭哈。”

三道門裏面,都是玩梭哈的。

趙小藝一臉興奮,梭哈,她只在電影裏面見過,自己還從來沒玩過……有時候也玩兩把,但那種輸贏幾千塊的,和趙小藝想象中的梭哈不一樣,所以不算。

“三位,這兩間都滿了,請進這一間。”一個人走出來,對着劉波他們說道。

劉波他們跟着,進入了中間的那道門裏面。

裏面已經有三個人在坐着了,一名帶着成熟風韻的女子,一個老頭,還有一名模樣俊朗的青年男子。

“你們三個,誰來?”青年男子笑看着劉波他們,開口說道。

“我!”趙小藝正要說話,就聽到劉波開口了。


“你幹什麼啊,不是說好了我來的嗎!”趙小藝頓時急了。

“你負責砸錢,這一把,我來玩。”劉波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笑着說道。

因爲劉波在進來的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在那個青年男子身後,正站着一個人,那人一臉兇狠,胳膊上面,滿是紋身。

這就是昨天那個花臂大哥。

至於花臂大哥身前的青年,劉波用腳趾頭都能想到,肯定是花臂大哥的老大了。

“好了,既然人到齊了,那就開始吧。”青年男子,也就是郭少,站起身來,笑眯眯的看向諸人。

“可以。”女子與老頭都是點頭。

幾個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劉波。

“行。”劉波隨意的點了點頭,在趙小藝那幽怨的目光之下,坐到了椅子上面。

郭少拍了拍手,荷官就走了進來,站在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上面。

洗了牌荷官看了郭少一眼。

郭少正要說話,就聽到劉波淡淡的開口說道:“我出一百萬,第一個發我的牌。”

諸人神色微微一凝。

就連趙小藝都愣在了那裏。

“還愣着幹什麼,給錢!”劉波拍了趙小藝一下,提醒道。 吧嗒。

籌碼落在桌子中央,發出清脆的響聲。

十枚籌碼,每一枚,都是十萬,總共,一百萬。

趙小藝看着那十枚籌碼,都感覺到有些心疼,這可是一百萬啊,她剛纔在外面,雖然玩的厲害,但還沒有這麼闊綽過。


郭少笑呵呵的看着劉波,說道:“這位小兄弟還是第一次來玩吧?出手居然這麼闊綽。”

“第一次玩怎麼了?你就說這麼做合不合規矩吧!”劉波冷眼望着對方,郭少頓時不說話了。

那名女子,則是笑盈盈的看着劉波,一雙眼睛裏面帶着格外好奇的光芒,似乎要把劉波給看透,她咯咯笑道:“當然是合規矩的,不止如此,如果你每一把都想要第一個發你的牌,你都可以如此。”

女子話音剛落,那老頭也點頭說道:“的確如此。”

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劉波丟下來一百萬,他們是不用跟的,也就是說,這一把底線都是一百萬,哪怕他們只投入十萬,但只要贏了,就能夠獲得劉波丟出來的一百萬。

而如果他們輸了,則是不用付出什麼代價的。

這種好事情,他們自然要答應下來。

他們看向劉波的眼神,就好像看一個冤大頭。

就連郭少,都沒有多說什麼,默認了劉波的行爲。

劉波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牌,一個方塊二。


至於趴着的那張,則是一張黑桃四。

劉波先說話,他直接看了一眼趙小藝,說道:“兩百萬。”

籌碼滴溜溜的滾出去,現場其它幾人,都是面色一凝,劉波,第一次就出了兩百萬,他們的牌不算好,不知道跟不跟。


但他們只是猶豫了兩三秒鐘,就知道,這是第一把,不能弱了氣勢,那老頭瞪了劉波一眼,道:“我跟。”

緊接着,籌碼就丟了出來。

其餘二人也跟上。

劉波面前的牌,多了一張梅花六。

至於其它幾個人,老頭面前是黑桃AK,郭少面前是方塊KQ,女人面前,則是一對J。

扣在桌面上的牌,則是劉波看不到的。

趙小藝一看這樣的牌面,就知道劉波輸定了,她看了一眼劉波,微微搖了搖頭。

可是,劉波對她的眼神,卻是視而不見,正要說話,莊家卻是搶先說了:“黑桃A說話。”

劉波這纔想起來,這遊戲,還是牌面大的人,先說話。

老頭的眼神變得冷漠起來,他看了一眼眼前桌面上的錢,足足有九百萬,他來這裏這麼多次,很少有機會賭這麼大,像他這麼有錢的人,可是很少的。

老頭面前是黑桃AK,大的不得了,他直接說道:“五百萬。”

郭少眼神一冷,道:“跟。”

女人也跟上,現場只剩下劉波,劉波的牌最小,一個方塊二一個梅花六,怎麼看都是輸定了。

三個人都看向劉波,看他怎麼說。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這一把,劉波應該是放棄了。

可是,劉波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說道:“我跟,再加一千萬。”

“你瘋了!”趙小藝看着這一幕,已經完全傻了眼,這個傢伙,當錢不是錢嗎?

可是,劉波畢竟已經說話了,她只能把一摞籌碼直接推了出來,其它幾個人,目光都是微微一凝。

他們看了一眼對方的牌,都感覺自己的贏面還不錯,至於劉波,則是被他們排除在外,這個傢伙的牌,實在是太爛,根本沒有贏的可能性。

“一千萬是吧?我跟!”老頭呼吸都急促了,上千萬的籌碼,他還是有一次去國外的時候,纔跟一個人玩過,畢竟國外匯率比較高,他出一千萬,別人只需要出一兩百萬而已。

他很少玩這麼刺激的,此時,劉波的牌面太小,而他的牌,則是幾乎呈現碾壓之勢,他,如何不跟?

郭少與那個女人,也是胸口起伏不定,這麼大的賭局,他們也只是見過一兩次而已,自己還沒有真正玩過,此時知道自己一開口,就是一千萬的輸贏,也感覺到格外緊張。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