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幹什麼?”韓韻看着青年有貸無恐的走了過來,頓時有點着急了。

青年壞笑的來到韓韻的身邊,微微擡起手,準備撫摸韓韻的俏臉,但是手剛剛伸到韓韻的身前不遠的地方,青年的手就被握住了,一個低沉的聲音:“想死是吧?”青年被捏得生疼,臉色顯然很不滿,茫然的側頭看去,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正捏住自己的手。

“我靠,你誰啊?不想死的就把手放開。”青年看了葉晨幾眼,這充其量就是一個學生而已,加以威逼,或許會讓這個不知死活的少年打消他的念頭,不然事情鬧大了,也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葉晨本來就很討厭類似的人,所以也不顧及什麼,直接微微加大一點力道,青年這時也是驚恐了起來,如此被人捏着,而且猶如被捏碎的感覺,這是第一次,何況常人的話,根本做不到。

“滾一邊去。”葉晨也懶得和這小嘍嘍說話了,微微加大一絲力道,直接將青年推到一邊,走到之前很囂張的男子身前,淡淡的說:“你覺得這蒼蠅噁心麼?”葉晨一臉的平淡,淡淡的說道。

“你誰啊?怎麼?想見義勇爲?你想如此,也要搞清楚其中的原因吧?”男子自然不把葉晨放在眼裏,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我是誰不重要,我在問你問題呢,你覺得,這盤中的蒼蠅噁心麼?”葉晨淡淡的說道。

“哼,要是你吃的飯菜中,有這樣一隻大蒼蠅,你覺得如何?”男子說道,手指着桌子上,雙眸惡狠狠的看着葉晨說道。

“呵呵,我當然會沒有食慾,不過,你們好像很有食慾的樣子啊。”葉晨看着桌上的食物,盤中也是空空的,即便是那盤有一隻大蒼蠅的盤子中,也不例外。每一個盤中的事物,幾乎沒有留下殘餘的,只是,有蒼蠅的那個盤中,有許些少量湯。男子聞言,也是看了過去,頓時瞪了一眼旁邊的胖子。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胖子竟然嘴饞,將湯差不多喝完了,這傢伙演戲也太不專業了,把盤中的事物幾乎都吃光了,然後在說盤中有蒼蠅,這無疑是找茬啊。

胖子哪裏知道,以爲只要盤中有一隻蒼蠅,就可以了,沒有想到竟然會這樣。葉晨見男子沒有說話,繼續說:“即便有蒼蠅,你們不是也吃得很美味麼?怎麼,還想吃飯不給錢啊?”

“小子,不要多管閒事,有些事情,不是你能管的,知道我誰是麼?”男子見事情也這樣,也不想在狡辯,只能用自己的身份了。

“你誰啊?不管是天皇老子,吃飯都必須給錢,你說衛生差,這些菜都被你吃完了,你好意思說?”葉晨根本不會理會,即便你是春江市市的黑幫老大,惹急了我,我照滅不誤。

“小子,不想活了是吧?這一帶,誰不給我一點面子,我在這裏吃飯,是看得起他們,你以爲你是什麼東西啊?”男子也不隱藏了,直接說了出來,也難怪,春江市內,幫派太多,欺壓人的自然不在話下。 這樣的情況,也是頻頻出現,警方很多時候,都沒有這麼多的精力管這些,只要不涉及刑事案件,一般很少出動警力打壓。葉晨冷冷的說道:“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道歉並且拿錢付賬,不然後果自負。”

男子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年,說話竟然比自己還牛逼,這時被葉晨捏了手腕的青年來到男子的身邊,靠近男子悄聲的說了幾句。男子聽聞,微微皺了皺眉梢。如果真的像青年所說的一樣,那麼眼前的這個少年,肯定不是自己這幾人能招惹的,青年的實力,男子自然清楚。

既然都被葉晨拿捏住,同時還能不間斷的施加威壓,可想而知,這個少年也不是好惹的,略微沉思片刻,男子也不想爲了這頓飯而發生爭執,隨後掏出兩百元,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說:“我們可以走了吧?”

“滾吧。”葉晨見對方這樣了,也不想在爲難他們了,這些人,都是欺負那些老實一點,看起來很好欺負的人。對於葉晨這樣的人,他們也只能選擇妥協了。

男子攥緊了拳頭,臉面微微抽搐,狠狠的瞪了葉晨一眼,然後轉身離去。韓韻這時很好奇的看着葉晨,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就這麼把對方嚇走了?一雙美麗的眸子,波光流轉,韓韻對葉晨也是充滿了好奇,她也不知,爲何這四人就如此輕易的放棄了。

“孩子,這次麻煩你了。”陳母也自然看出了其中的因由,大概也猜出了這些人畏懼葉晨,之前看着葉晨輕易的捏住了青年,而青年也顯得十分的痛苦,或許是因爲如此,讓他們覺得葉晨並不是很好欺負的。

“呵呵,阿姨,沒有事,那我繼續吃飯了。”葉晨淡淡的笑了笑,說了幾句,然後和李東回到桌子旁邊,韓韻也是好奇的看了看離去的四人,然後也回到葉晨所在的桌子旁。

“老大,這些人,一看就是一些混混,估計是來吃霸王餐的吧。”李東也是很奇怪,爲什麼這些人就這樣輕易的放棄了呢?於是說:“老大,爲什麼那個青年在那人的耳邊說了幾句,就離開了呢?”

“估計有事兒要去辦吧,我們在這纏着,或許是怕耽誤時間。”葉晨自然不會說,自己差點就把那青年的手腕捏碎,讓他產生了畏懼吧,這樣一來,顯得有些不妥,畢竟葉晨不想在他們的眼前展示自己強悍的一面。

至於廚藝方面,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李東聽了葉晨的解釋,也是微微點了點頭,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嘿嘿。”

“韓韻,你也吃點吧,你這是怎麼了?哪裏不舒服麼?”葉晨看着有點發呆的韓韻,放心手中的筷子,詢問道。


“葉晨,我沒有事兒的,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能真實的告訴我麼?”韓韻俏美的素顏臉蛋,沒有絲毫的表情,一副很沉悶的樣子。

“嗯,說吧。”見到韓韻這模樣,葉晨也是有點擔憂,這丫頭是怎麼了呢?

“你的廚藝是你自己學的麼?”韓韻問道,這個是她最在乎的一個問題,之前,她也嚐到了葉晨做的飯菜,如果自己也能學會的話,那麼肯定會把自家的生意做得非常的好。但是,她也是有一個疑問,葉晨的廚藝如此精瓚,應該有一位很厲害的師傅吧?

“師傅教給我的,他老人家給了我一個食譜,如果你想學習的話,我可以給你,不過食譜暫時不在我的身上。”葉晨也不想隱瞞韓韻,畢竟這也不算什麼大事。葉晨想起自己的其中一位師傅,就很興奮,他是一個隱世廚神,十分的厲害,葉晨也是他的關門弟子。

“哦,那你有時間,可以教我麼?”韓韻聽了不在葉晨身上,也是微微失落,不過既然葉晨的廚藝這麼好,而且具備了實踐的基礎,如果他要是願意的話,那比起自己看書來得快一些。

緩慢的嚼着口中的食物,葉晨漆黑的雙眸淡淡的看了一眼韓韻,也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畢竟韓韻現在並不是自己的女人,也沒有什麼關係,有些東西,並不適合她。不是她所能接觸的領域。

“葉晨,好不好嘛,只要你能教我,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的。”韓韻看着猶豫的葉晨,有點着急了,她其實在很小的時候,就有一個夢想,最初的夢想,一直都存在。從未放棄過。韓韻也想過去一些專業的地方學習廚藝,同時也考慮過去新東方,但是由於家庭的原因,也放棄了這些念頭,如今遇到了葉晨,一個可以堪稱廚神級別的高手,韓韻真的不想放棄。

“韓韻,我教你可以,但是有些深一層的東西,我不會外傳的,我只能教你一些簡單的廚藝,當然這些簡單的廚藝,也可以和那些大師相提並論的。”葉晨說道,如果韓韻成了自己的女人,或許自己會把那些深一層的東西告訴她。但是自己的師傅告訴自己,不能傳給外人。

“葉晨,謝謝你,只要能和你學習,我就很滿足了呢。嘿嘿。”韓韻露出那迷人的笑容,讓得葉晨有點沉迷,乖乖,這傢伙笑起來,竟然如此動人。葉晨差一點就按耐不住的想要表白了。

韓韻聽了那只是簡單的就可以和大師級的廚師一樣,韓韻也被震撼了一下,那要是在深入一點,那麼會是什麼樣的效果呢?韓韻這時想了想,自己要是葉晨的親人那該有多好,隨後腦海中,涌出了一個想法,說:“葉晨,我,我可以拜你爲師麼?”

聞言,葉晨微微一愣,拜我爲師?我特麼這是要追求你啊,怎麼可能讓你做我的徒弟呢,雖然有金庸武俠中,楊過和小龍女的一例,但是那是小說而已。想到這裏,葉晨說:“韓韻,咱們也是校友,何況你和東子的關係很好呢,你既然想學,我就教你,不用拜師的,現在不流行這個了哦。”

“可是,我-想–”韓韻也想和葉晨學習更深一層的廚藝,但是葉晨也說了,外人是不傳授的,韓韻想到,如果自己是他的徒弟,也不算外人了吧?不過她也知道,葉晨或許不可能收自己爲徒的,畢竟這樣級別的廚神,也不會輕易的收徒,當然這是韓韻的想法,而葉晨是爲了追求韓韻的。看着這丫頭對廚藝的似乎很關注,說:“韓韻,你很想學習深一層的廚藝?” 葉晨這時有了一個主意,既然韓韻開出一個條件,自己也不浪費了,或許自己讓韓韻知難而退也是一件好事,畢竟那種隱世的東西,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與此同時,韓韻給的這個條件,自己可以讓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如果她要是不答應的話,自然學習一點簡單的就可以了。不過這樣做的話,也可能會導致兩人的關係變得尷尬起來。不過,把握好的話,也不會出現很尷尬的一面。

“是的,其實我的夢想,是做一名非常優秀的廚師,不斷的追求自己的夢想。”韓韻側頭小腦袋,俏美的臉頰上,也乏出點點遐想留下的那種幸福表情。可以很清楚的看出,韓韻的心中,對一個優秀的廚師,有着多麼高的追求。隨後,韓韻微微低頭,沉默幾秒,緩慢的擡起頭,說:“葉晨,你能幫我麼?只要你能答應我,不管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的。”

這是一個很誘人的條件,葉晨也不想乘人之危,但是這種隱世的東西,並不是一個常人能及的,於是,葉晨用一種開玩笑的語氣說:“韻韻同學,要不,你考慮一下,做我的女友,這樣,你和我也就不是外人了。”

韓韻微微一愣,她沒有想到葉晨會直接這樣說,但是看着葉晨一副開玩笑的態度,在想到葉晨那精瓚的廚藝,韓韻有點猶豫了,葉晨說得對,要是自己是他的女朋友,那自然也不是外人了。

葉晨肯定會精心的教導自己,只要自己喜歡的,他或許都會滿足自己。可是,自己和他今天才認識,怎麼也不可能就答應他呀。不過,看着葉晨一副開玩笑的模樣,韓韻也是笑了笑,露出那迷人的笑容,說:“葉晨,我答應你,做你的女朋友。”

“嘎!”看着一副似真非假,似假極真的韓韻,一臉的認真,讓葉晨一抹狐疑,這是真話,但是卻很真,是玩笑,同時聽起來並不假。是真話,感覺又不可能。

“小韻,你這就答應老大了?不考慮一下?”李東也是被韓韻弄得一愣一愣的,看着一臉很認真的韓韻,李東也是有點納悶。這不會是真的吧?

“嘻嘻,人家說的是真的哦。”韓韻看着呆愣的葉晨,還有一臉吃驚的李東,頓時掩嘴一笑,繼續說:“葉晨,要是我做了你女朋友,你真的會教我廚藝麼?”

葉晨略微沉寂片刻,說:“嗯,不過要有了那層關係後,才能算是我真正的女人,那樣也不用顧忌什麼了,畢竟都是親人了。”葉晨也挑明瞭這層關係,這樣的話,讓韓韻心中有一個低。

“那我們先交往一段時間,彼此瞭解一番,怎麼樣?”韓韻也是一個大學生,自然知道葉晨所指的,考慮到和葉晨的並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葉晨的爲人,所以,韓韻也不會親自下決心。

“韻韻同學,你是和我開玩笑的麼?”葉晨有點不相信了,畢竟自己之前是以開玩笑的口吻說出,有些真話,也是用開玩笑的口吻說出了。

而韓韻看起來,似乎是認真的?韓韻第一眼見到葉晨的時候,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或許對葉晨,比較有眼緣。

“葉晨,我說的是真的,如果我們真的能夠走下去,那麼我自然可以做你的女人,如果不可以,我們也做很好的朋友,好嗎?”其實,韓韻雖然對葉晨有眼緣,畢竟彼此才相識,而此刻,韓韻對葉晨的這類感情,是建立在廚藝的基礎上。

換之一個角度,倘若葉晨不會廚藝,那麼他們或許很難走在一起,一個最重要的是葉晨沒有那些富二代和***的傲氣。她更傾向於平淡的生活。


“嗯,好,感情的事,需要慢慢的來,韻韻同學,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葉晨起身,準備要離去了,韓韻其實是爲了自己的夢想而選擇和自己交往,也就是說,自己是能幫助她完成夢想的人。

一個女人,靠征服一個男人而征服全世界,當一個女人征服了你以後,就得爲了女人征服全世界。

“葉晨,你就叫我小韻吧,現在就要回去麼?”韓愈還準備讓葉晨教自己一點東西呢。

“嗯,還有一點事情,要去辦,小韻,還有東子,我就先回去了。有事情的話,就直接打我電話。”說完,葉晨甜蜜的微笑一番。下午也是沒有課,而林香茹和楚雨馨去了菲菲家。

葉晨就準備回一趟自己的別墅,去看看那三位小美女。韓韻見葉晨那悠然自淡的表情,也有一種很輕鬆的感覺,說:“那葉晨,我什麼時候可以和你一起學習廚藝呢?”

“嗯?很快,有時間,我就來這裏,順便就可以教你了,在怎麼說,你現在也是我的女朋友了不是,嘿嘿。”葉晨知道,自己現在和韓韻的關係,纔剛剛開始,還有點模糊。

聞言,韓韻俏美的小臉蛋,一對精緻的小酒窩,臉頰也是微微紅韻,葉晨算起來,也算是自己第一個交往的男朋友。但是這好像太快了一點。

今天見面,今天就模棱兩可的變成了他的女朋友,不過這也是有條件,一是她急於求藝,二是兩人試着交往一段時間。

“好的,那我送送你。”

另一個角落,之前鬧事的四人進入一個深港,來到一個風度翩翩的年輕人面前。

“老闆,對不起,我們沒有把事情給辦妥。”男子說道。

“肖康,怎麼回事兒了?這麼小的事情都能搞砸了?”年輕人也看到之前的一幕,現在也納悶,並沒有發生什麼糾紛,這四個傢伙離開了。

“老闆,是這樣的,原本我們和韓韻的母親衝突已經昇華,正要叫你的時候,一個看起來應該是韓韻的同學出頭了。那傢伙輕易的就捏住了小王,力道非常大。”肖康解釋道。

“是的,老闆,那傢伙可謂力道大得驚人,就這麼輕易的一捏,就讓我不得動彈。很厲害。”小王補充道。

老闆聽了他們的話,也是微微一愣,一個人,怎麼可能有如此霸道的力量。當然,並不是絕對的沒有,只是很少見到罷了。

之前,老闆讓他們去生點事情,自己出面解決,這樣就可以提高自己在韓韻心中的地位。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搞砸了。 老闆很是不甘心的看着飯店,說道:“在給我找幾個人,等那小子出來,往死裏揍。”

“老闆,要不要讓暴子過來下,畢竟那傢伙還是有幾分實力,讓暴子來,比較保險一點。”肖康走近老闆,非常恭維的說道。葉晨的實力並不知深淺,而暴子是他們認識的人中,實力最強悍的一個,在這一帶,也是小有名氣,一個人單挑七八個漢子不是問題。

“也行,讓他來吧。”老闆拿出一支菸,緩慢的放在口中,然後掏出火機,點燃,抽了幾口,吐出一個菸圈。隨後,肖康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暴子接到電話後,很快的就趕了過來。

“老大,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兒呢?你儘管開口,暴子我絕不推辭。”暴子說道。眼前的這個人,也是自己的老大,是一個集團董事長的公子,名其董森,很快時候,也是董森養活了自己。要不是董森,估計暴子早已經不在人間了。

“暴子,等下幫我揍一個人。”董森擡起手,指着飯店的方向,繼續說:“等下,那傢伙出來,你就帶幾個人去收拾他,最好給我綁回去,媽的,和我搶女人,老子不弄死他纔怪。”

“小事兒,就交給我了。”暴子一聽,就來了興趣,對於欺負人的事兒,這是他的樂趣,何況是得罪了自己的老大呢。

董森點了點頭,繼續說:“事情辦好了,我請你們吃大餐。”

暴子立即笑了起來,不就修理一個人麼,有什麼大不了的,老大竟然還要請自己等人吃大餐。

葉晨在韓韻的陪伴下,走出了飯店,葉晨i停住腳步,看着韓韻,說:“小韻,就到這裏了吧,我先回去了。”雖然和韓韻相識不過一小時,但是葉晨總感覺相識了千年之久,這樣的感覺很奇妙而獨特,或許很多人都有如此感覺。

“嗯,好的,那葉晨你路上小心點。”韓韻很溫柔的說道。

“呵呵,我可以理解爲,你這是在關心麼?”葉晨淡淡的笑了笑,韓韻微微低頭,說:“我這是關心我要學習的廚藝沒有人教了。”

“呵呵,都一樣,那我走了。”葉晨說道。韓韻笑起來確實很迷人,那嬌小苗條的身姿,充滿了無盡的魅力。

“嗯。”


葉晨走了幾步,轉身一個揮手,然後快步的離開了這裏。韓韻也是有點小興奮,她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幫助她實現夢想的人,而這個人,似乎也喜歡自己。韓韻也不知道,葉晨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或者只是想玩玩自己。而她的心,被這個男人的闖入,小世界開始變得期待而困惑迷茫。

很快,葉晨走到一個小街道的出口,卻被幾個人給攔截了下來,對方一副悠哉淡漠的表情,臉頰帶着一點不屑。

董森看着葉晨走出了飯店,和韓韻分離後,就讓暴子帶人前去攔截,暴子攔截了葉晨,隨意的看了幾眼,說:“你就是葉晨吧?”

微微皺了皺眉梢,葉晨說:“嗯,我是,有什麼事兒麼?”

“呵,什麼事兒,你不知道啊?你這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打我老大v女人的主意,跟我們走一趟。”暴子雙手叉腰,他並不認爲眼前的葉晨有多麼厲害,充其量就是一個有點力氣的書生,自己是什麼人?那可是地地道道的混混。大大小小的戰鬥,也不下百次。

“你老大是哪個傻逼啊?什麼他的女人?”葉晨也是莫名其妙的,怎麼一上來就說自己打他老大的女人的主意。看着眼前的幾個二逼青年,也是很不爽,一股子的痞子氣息。一天不務正業。

以爲自己組織了幾個人,就是一個牛逼的存在。暴子眼眸凝厲了起來,敢情眼前的這人,一點都不怕自己啊,自己這邊,幾個小弟也是一臉的不和諧。一副凶神惡煞的,幾個小弟也是蠢蠢欲動,靠近了暴子。

“給我拿下。要是他反抗,給我往死裏揍一頓。”暴子那裏還給葉晨解釋,已經被葉晨氣得夠嗆。隨後揮手,幾個人亮出了攜帶的傢伙。緩慢的走了過去。葉晨也絲毫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裏。

街道外面,這個時候,也有着七八個人走了過來。領頭的是一個身穿白色衣衫的青年,他準備帶着身邊的人去韓韻家吃飯,畢竟在這一帶,韓韻家的菜餚,也是獨有一番風味。

“花哥,那人怎麼感覺很熟悉呢?”花無意聽了旁邊的手下說道,也是很好奇的看了過去,不看還好,一看就愣着了。那不是自己的老大葉晨麼,只見得幾個混混似乎在找葉晨的麻煩,這還了得。雖然花無意知道自己的老大不是好惹的,但是這個時候卻是自己表現的機會。

“我靠,那是老大啊,媽的,那幾個傻逼,竟然敢對老大下手,走,去看看。”花無意看清楚了形式,頓時就怒了。隨後就帶着人趕了過去。

葉晨準備出手,卻見到身後趕來了七八個人,看到花無意後,葉晨微微搖了搖頭,這傢伙還來到真是時候。

“老大,你沒有事兒吧,我準備去前面吃飯呢,然後就看見你被幾個人準備圍攻了,我一看,那還了得,就帶人立馬趕來了。”花無意來到葉晨的身前,也是很恭敬的說道。

“沒有事兒,那幾個傢伙就交給你了,能解決麼?”葉晨看着花無意帶來的七人,也是相當的結實。不過也不知道實力如何。

“老大,你看好了,我這就去廢掉他們。”花無意看了看對方,也就四人的樣子,自己這邊也是七八人,還怕整不過他們?隨後招了招手,說:“兄弟們,給我上。”

這裏是一個小街道,滿地都是一些棍棒,所有人隨地拿起一根木棒,就惡狠狠的衝了過去,一副殺破狼的氣勢。暴子看着突然出現的七八人,也是微微一愣,原本已經出手的小弟,也被叫了回來。沒有想到的是,對方也不說什麼,直接拾起傢伙衝了過來。

但是暴子也是一個強硬的角色,看着這七八人,絲毫沒有擔憂的表情,隨後拿起一個傢伙,說:“給我上。”得到了暴子的准許,其餘三人也是舉起球棒,衝了過去。

隨後,兩方人馬廝打了起來,花無意直接操起一根很長很大的木棍,直接一個刀刺,直擊對方最前面的一個人。 隨後,兩方人馬廝打了起來,花無意直接操起一根很長很大的木棍,直接一個刀刺,直擊對方最前面的一個人。

“砰”的一聲悶響,對方的第一個人,直接被花無意戳飛了,看來,花無意還是有幾分力道,不過如此長的木棍,也是省力了不少,與此同時,花無意的人,也是衝了過去。氣勢可謂滔天,但對方也不示弱。

董森看着突然出現的七八人,緊緊皺了皺眉梢,看了看自己身邊的五六人,說:“過去,幫助暴子一把,真是晦氣,這小子竟然也能叫到人。”

“老闆,那我們去了。”肖康得到了董森的指示,也是絲毫不怠慢,舉起一揮,說:“哥兒幾個,咱們也去湊湊熱鬧。”


暴子這時憤怒了,看着對方的猛攻,頓時撿起一根一米長的鐵棒,直接奔了過去,來到花無意的身前,說:“今天,老子要你命,受死吧。”

花無意冷哼一聲,緊緊的握着手中的木棍,看着對方手中拿着的鐵棒,眼眸凝厲了起來,畢竟暴子看起來,確實讓人有點辣手。暴子臉龐的那道傷疤,隱隱約約之間,透露出那邪惡的一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