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老頭嘴角邊還有美人痣,羞不羞啊?我說的大哥哥是站在你後面的那個…”

雪如往後退了一小步,對着迪卡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蠍和斑吉爾都一臉好笑的看着迪卡右嘴角的美人痣,很不客氣的笑出了聲。


可憐的迪卡又受到打擊了,我怕了一下他的肩膀,堅強的活下去吧,希望在黎明啊…

“別廢話了,還有十五秒左右!做決定吧!”

夜鶯抽出軟鞭,一鞭狠狠地甩在了迪卡的前面,瞪了我一眼。

“我上也不是不行,雪如,你能造個冰牆助我上去嗎?”

我想百來米高的冰牆,雪如這種高手應該不是問題吧。

“這樣很困難的…”

雪如有些猶豫,撅起了小嘴。

“有水的話就容易得多吧?”

一直不動的叶韻心突然開口說道,這妞看我的眼神很怪,她剛纔一直在裝癡呆嗎? 我見叶韻心的臉色不怎麼好,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偷偷讓夜鶯盯緊她。

夜鶯輕哼了一聲,也不知她有沒有聽我說話。

在不遠處的落銀擡頭看着天空中的雪智顏,雙手很自然的插在褲袋裏,雙眼精芒迸射,宛如實質,他和雪智顏對望了十幾秒的時間,這兩人都沒有動過。

“在這個位置?”

叶韻心來到我指的位置,她是在跟我說話,但她的頭卻是偏向一邊不看我,這妞什麼心態?

“你真的沒事嗎?”

我對叶韻心點了點頭,她之前就超負荷使用自己的異能,現在還想弄出百米高的水柱,拼到這種地步…

“你會成功吧?”

叶韻心背對着我蹲下身子,右手貼在地上。

“啊,我盡力!”

看這叶韻心的背影,我沒來由的一陣煩躁。

“趕快吧,大哥哥,我想回去睡覺了。”

雪如眯着眼睛,大白天的,她有這麼困嗎,眼睛都睜不開的樣子。

時間差不多了,還有三秒鐘左右,迪卡他們三個站的位置形成等邊三角之勢,相互之間的距離有十五米左右,麗薇兒在比較遠的地方照顧白姬,我對夜鶯擺了擺手,示意她退後一點。

“起!”

叶韻心嬌喝一聲,從她前面的地底下涌出一米寬的水柱沖天直上,與此同時,雪如對着那水柱吹出了一口白茫茫的冷氣,那水柱就不停地往上快速結冰,而我也發動了異能。

Clock up!

我的速度比起落銀他們慢了不少,必須提前行動。

這水柱真的達到了百多米的高度,不單落銀能看到,雪智顏肯定也能發覺,他們兩個已經在原位消失不見,現在的我只能相信落銀了,把雪智顏逼到我這邊,還要讓他暫時失去防禦和反抗能力,不然以我目前的水平,貿然接近雪智顏,只有被秒殺的份!

我一腳踩在冰柱上,垂直九十度向上急速噴跑起來,冰面上擦出了大量的碎冰渣,以我的速度,克服冰面上的摩擦力不是問題。

事實上我不想叶韻心再出手幫我的,她的身體在使用殺戮化物後就到達極限了,但她異常堅持。

希望能把雪智顏的注意力吸引到我這邊,這樣落銀更有機會得手,叶韻心的水柱相當於是一個開戰的信號了,就是不知落銀會怎麼做。

我到達百米高的冰柱上時,雪智顏就背對着我朝我飛了過來,他的身上覆蓋着熊熊的紫焰,發出痛苦的哀嚎,那是落銀的蒼炎!

落銀真的攻擊到他了!

我看得清楚,落銀就直接從地上旋轉着跳向百米高空,他的右手上的蒼炎隨着身體的高速旋轉,舞出了一條盤旋蜿蜒,連續不斷的紫焰,看上去就像一條百米高的紫色巨龍,一下子就命中目標,把雪智顏打向我這邊。

這是什麼跳躍能力?太恐怖了,速度還這麼快,躍上百米的高度,只花了不到一秒的時間…

雪智顏已進入我的異能範圍,他的速度就變慢了十五倍,而他身上燃燒着的蒼炎搖晃的頻率也跟着變慢了,看上去有些詭異。

我雙腳用力在冰柱的頂端一蹬,反倒轉着來到雪智顏的上空,這老貨面容扭曲,似乎受到了什麼不得了的刺激。

落銀的蒼炎我也是領教過的,看上去像火,但實際上沒有什麼溫度,反而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我總覺得他的蒼炎會侵蝕人的精神。

雪智顏的反應變得非常遲鈍,上次我被落銀的蒼炎擊中,可是連叫一聲的力氣都沒有,但他能動又能叫,確實比我強。

我一腳用力踢向了雪智顏的老臉,他的手慢慢的舉了起來,看着我的眼睛露出了驚訝之色。

給我下去!

在落銀蒼炎的影響下,雪智顏果然無法擋住我的攻擊。

右腳踢中雪智顏的頭部後,我左腳再次踩向他的臉,就這樣連續進攻了三十三次。

我肯定雪智顏的臉印上我的鞋印了,他看我的眼神是想把我撕碎啊,這沒什麼,我還想殺他呢!

真過癮,雖然我很想多送他幾腳,但我要留點力氣才行,要是把體力耗盡就麻煩了。

而且雪智顏貌似恢復的差不多了,身上的蒼炎消失了不少,他的速度也變快了,就先這樣吧。

Clock over!

“轟”的一聲,雪智顏重重的在地上砸出一個深坑,而在不遠處的紫色巨龍還沒有消失,冰柱的尖端也斷裂了,我這麼用力,不斷纔怪了。

只是過了1.5秒,雪智顏就在我和落銀的合作下,終於從高空中掉下來了。

“把他困住!”

距離地面還有三十米左右,我就聽到了迪卡的聲音。

臥槽,在迪卡,蠍和斑吉爾之間,升起了三面四十多米高的氣牆,把雪智顏封在裏面。

從空中看去,就像是豎立的三棱柱,雪智顏在裏面,身上的蒼炎完全消失,想要衝出去,他的鼻子流血了,還有點扁,臉上有數道重疊的腳印,看起來有些狼狽。


“這樣就想對付我嗎?”

雪智顏說完後,身後的翅膀暴漲了十來米,但是沒用,那些透明的羽翼一觸碰到氣牆,就很不自然的產生了彎曲。

我剛着地,迪卡他們三個就同時大喝一聲:“縮!”

納尼?我是不是眼花了,迪卡,蠍,還有斑吉爾同時在原地消失,跟着又同時出現。

此時的雪智顏已經無法動彈了,因爲迪卡他們把三棱柱的面積縮小到只能容得下他一個人的空間,他沒有用幻翼術了。

三人能同時移動相同的距離,不多一分,也不少一釐,還能同時進行瞬間移動,這就是香星交給他們的陣法?

“這是閉絕鎖子陣,你們居然會這個!”

雪智顏身體緊繃僵直,連轉個頭都無法做到了。

“就這樣讓他別動,我一招就解決他!”

落銀一邊說一邊把雙掌並和,左右兩邊張開,緩緩舉過頭頂,他的聲音不大,卻很清晰的傳入了衆人的耳朵。

我了個草,他現在離雪智顏還有五十多米的距離,他想幹嘛?

“不行的,落銀,你受傷了,不要用這個!”

雪如看見落銀的動作,處於昏昏欲睡狀態的她變得有些焦急起來。

落銀受傷了?他來這裏之前和別的人交過手嗎?

我正想着落銀他們是遇到了什麼厲害的貨色,夜鶯來到我身邊,悄聲對我說道“叶韻心想自殺!”

說完後她就朝着雪智顏的方向走去,突然對雪智顏嬌笑起來,只是這笑聲充滿了無邊的冷意! 叶韻心不想活了,我多少知道一些原因,就她那死腦筋,知道自己用出殺戮化物後,不但沒有搞定雪智顏,反而成了比雪智顏更大的破壞者,C區被她弄出來的血巨人破壞了五分之一,因此而死的人絕對比雪智顏殺掉的人多。

再加上這妞的老媽俠名遠播,她又是碧天水閣未來的繼承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正義的人,卻做出這等惡行,她沒有過激反應纔怪了。

我看了一眼被夜鶯敲暈的叶韻心,此刻的她靜靜地躺在白姬的懷裏,雙眼緊閉,柳眉顰蹙,似乎在做什麼噩夢,她的眼角還有淡淡的淚痕,一身古裝白連衣裙染上了片片紅霞,高聳的胸前還有一大塊未乾涸的血跡,不顧性命的用異能,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了。

白姬看來恢復了點力氣,但臉色不是很好,她也是透支過度了,而同時給她和叶韻心把脈的麗薇兒臉上露出些許疲態,這娃娃臉身上套着的白大馬褂不見了,應該被她扔了吧,畢竟那衣服上面沾滿了很多人的血。

夜鶯的笑聲足足持續了二十秒,我想這妞內心的憤怒已經到頂點了,就如同我此刻的心情一樣,都是因爲雪智顏,這個齷蹉卑鄙的傢伙!

“雪智顏,你很喜歡折磨人,擊碎人內心的心靈寄託,讓人陷入絕望,是你一貫的做事風格嗎?”


夜鶯將手中的軟鞭纏回腰上,看着雪智顏的雙眸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你就是最近幾年名聲鵲起的紅魔嗎?我聽過你的名字,不過你今天的表現讓我很失望,我連殺你的興趣都沒有,倒是你身後那個叫冰的,等我從這裏出去後,第一個優先殺了他!”

雪智顏死死地盯着我看,雙眼之中暴戾之色猶如飢餓的猛獸一般,他的身體被緊緊的困在三棱柱裏面

迪卡他們三個好像撐得很辛苦,我見迪卡一臉不爽的看着雪智顏,照這浪貨的性格,沒有出言奚落雪智顏,只能說他連說話的閒工夫都沒有了。

蠍,迪卡和斑吉爾的動作都是一樣的,雙腿略微向前彎曲,雙手的手指相互交叉合併在一起,食指和大拇指除外,每隔三秒,他們三人的位置會瞬移互換一下,我看的有些眼花。

“你嘗過焚心煉獄的痛苦嗎?”

夜鶯兩隻手的食指一橫一豎的並在一起,像是個準心十字架。

“你想做什麼?亮出十字架是想讓我懺悔嗎?”

雪智顏無法動彈,但他看起來一點都不慌,這老貨是不是有什麼殺手鐗沒有使出來,我還發現了一點,他不時地用眼角偷瞄在他左上角的落銀,眼皮抖動。

在遠處落銀依舊保持者高舉雙手的姿勢,眼睛微閉,無視對在一旁對他勸說的雪如。

其實雪如跟落銀說話的時候,說一句她就打三個呵欠,雖說她看上去很焦急的樣子,但讓人很難接受啊…

“雪智顏,就算你真誠懺悔,獲得了神的原諒,我也不會放過你的,因爲我是像魔鬼一樣的女人,就讓你感受一下,地獄般的痛苦!”

夜鶯的眼神告訴我,她不是說笑的,她想出了什麼新的招式嗎?

“桀桀,你這女人真是名不副實,不但沒用,還愛說大話!”

雪智顏很輕視夜鶯,沒辦法,這妞在雪智顏殺人的時候,跟我一樣,站着沒動,用火做的護罩也很輕易的被他搞定,可以說夜鶯之前的表現有點頹…除了用火幫助白姬對付雪智顏的時候…

“先告訴你,我在這閉絕鎖子陣裏,你的火是無法給我造成傷害的,連溫度都會被隔絕,你的能力對我沒用。”

雪智顏說的沒錯,我試過拿匕首用力去刺他,結果我的匕首斷了,那氣牆的硬度比鋼板強太多了。

迪卡對夜鶯搖了搖頭,示意她別做多餘的事情。

“雪智顏,閉上你的嘴好好享受吧,等下有的是機會給你叫!”

夜鶯冷哼一聲,用雙手食指構成的十字架對準了雪智顏的心窩。

就這樣沉默了五秒左右,雪智顏突然面容扭曲,身體極力掙扎,發出了痛苦的叫聲,這叫聲聽起來比他被落銀的蒼炎擊中的時候還要痛苦的多。

“這才只是開始!”

夜鶯的交叉合併在一起的兩根食指都燃上了淡淡的紅火焰,隨着她手上火焰的顏色慢慢地變成超高溫的白色,雪智顏叫的越來越大聲,並且臉色越來越白,沒有一絲血色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留下。

雪智顏身上沒有着火啊,外表看起來也正常,怎麼會這樣,夜鶯究竟對她做了什麼?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