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了宇宙空間站的核心,作戰主指揮室。

也是宇宙空間站的監測中心,大多數地面與附近天體的情況信息都會送到這裏來處理。

諸星團的介紹也沒有停止:「人類的武器即便是我也認為非常出彩,通過宇宙空間站的識別。若是有天體級的物體向地球襲來。我們甚至可以動用UN-105X炸彈。」

「那是什麼。」

「一種特殊的核彈頭,威力可以摧毀一些行星。」

摧毀奧特之星,張罘依稀還記得那玩意差點用出來把奧特曼的家給毀了。

奧特之王都被人類給嚇出來了。

不過,現在主要還是熟悉工作環境。

諸星團介紹完武器設備,又開始介紹隊友。

其中讓張罘印象最深的隊友就是青島一郎。

因為這貨上來就以前輩的身份說教:「作為新入隊的,要聽我們老人的話,我們對付怪獸才是專業的。」

「專業被怪獸對付嗎。哈哈哈。」

張罘說了個冷笑話,在場沒一個發笑,而一郎更是黑下了臉:「你這傢伙,現在不聽說教,以後就不聽命令。像你這種不合群的人,早晚因為獨自行動陷害了大家。」

「你搞清楚,是你們隊長邀請我過來。你覺得我不達標,撤了我吧。」

「張罘!」

一郎隊員直接一拳頭砸在張罘臉上,力道是往死里打的。張罘當時就頭偏過去,臉上出現了淤青。

「一郎!」

張罘回手就是一腳,奧特曼的體質,再加上他會騎士踢,還有腳的攻擊距離比較長。一郎隊員避無可避,實打實挨上一腳。

被踹飛在地上吐出了血,張罘把對方當怪獸打,不會見好就收,他直接壓了上去。

兩個男人在監測中心的地板上扭打在一起。

一郎格鬥技巧高超,讓張罘吃了不少苦頭。也增加了格鬥經驗。

張罘由於奧特曼的體質和力量讓一郎明白了什麼叫一打我十拳,不如我打你一拳。

「夠了!」

發出怒吼的是諸星團,他用拐杖分開兩個憤怒的男人:「你們不把這股勁用在對付怪獸身上,幹什麼呢。」

一郎隊員並不理會隊長,他擦了擦嘴角的血。那是牙齒被打掉的證明:「你這傢伙好能打,換個時間繼續。」

張罘也不太理諸星團,他擦了擦臉。由於奧特曼的恢復力,那裏的淤青正在逐漸消散:「你格鬥技巧不錯,但你只會被我打趴。」

諸星團沒有了面子,他把這兩人直接分別關了小黑屋。

小黑屋的全名是宇宙監獄。

張罘成為mac警備隊的第一天就是在監獄度過的。好在太空餐還不錯。

在張罘的身邊,關押的是一郎,這個男人捂著嘴,牙齒開始痛了。

張罘只好出聲安慰:「你過來,我把你打暈,就不會痛了。」 想到慕容躺了十多天都沒有進食,蘇葉想了想還是給他做些清淡的,給他熬起了粥。

煮到一半的時候蘇葉才回過神來,她幹嘛要為那貨的身子考慮那麼多啊,真的是見鬼了。

「好了,進來吃吧。」把粥熬好之後,蘇葉對着門外面正抱着妞妞玩耍的慕容說道。

慕容一聽,臉上立馬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往廚房走來了。

看着慕容那笑容,蘇葉竟是有瞬間的被閃到了,回過神來不由瞪了慕容一眼。「笑什麼笑,怕別人不知道你牙齒白啊。」

額~慕容不由的一怔,怎麼他笑也錯了。他怎麼發現失憶后的娘子,脾氣變大了呢。

看來娘子是不喜歡他笑着露牙齒啊,那他下次笑的時候不把牙齒笑出來就好了,慕容腦子中自行腦補的說道。

當他進到廚房,看到那桌子上擺着一碗打好了的白粥時,眼中不由的閃過一絲訝異,家裏的什麼時候可以吃得上白米飯了。

看到慕容眼中在看到白米粥時露出的訝異,蘇葉只當作沒看見,走過來就伸手把妞妞抱過來。「餓了就趕緊吃吧,吃完鍋里還有。還有,你太久沒進食,別一下子的就吃太飽,八分飽就行了。」蘇葉本想抱着妞妞走出去的,可是話說完才知道,自己特么的費那麼多話幹什麼啊。

「娘子,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慕容笑盈盈的問道,那眼睛簡直都笑彎了。

「嗤~少自作多情了,沒有。」蘇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后,直接的就出了廚房。

開玩笑,她關心他?別逗了好么,她只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救來的人,到最後是被自己熬粥給吃撐死了好么。

看着蘇葉離開的背影,慕容眼中帶笑。

不過他是真的餓了,當下也不再想其他,拿着那一碗粥就吃了起來。

連着喝了三碗粥之後慕容還想再繼續吃,可是想到蘇葉那說了不可以吃太飽的話,慕容只好有些不舍的放下了碗筷。

嗯,娘子的話他還是要聽的,不然娘子該生氣了。慕容腦補想道。

而蘇葉則是在門外的凳子坐着,看了看時辰,這個時候蘇勝天他們應該快回來了。

到時候他們問起慕容的事她該怎麼辦才好,以楊氏和蘇勝天的性子,知道慕容就是大憨的話,絕對是巴不得讓大憨留下來的。

而且看這大憨好像並不記得自己是慕容的這個身份,而且看樣子慕容是大憨的時候,對原主應該還是不錯的。

如果大憨記不得自己是慕容,那應該是不會跟吳達回去了。

可是蘇葉並不想讓大憨留下來啊,她還沒做好要接受這麼一個大活人做她相公的心理準備。

想當初她自己一個人帶着妞妞多好啊,一大家子其樂融融的。這大憨要是一直生死不明的不出現該多好啊,可你這怎麼說出現就出現了呢。

蘇葉覺得,會不會是老天在整自己啊。

「娘子,你在想什麼呢。」慕容一出來就看到蘇葉一副深思想得入神的樣子,不由的出聲問道。

「在想怎麼樣才可以讓你離開。」蘇葉想都沒有想就回道,可是說完才發現自己竟然說禿嚕嘴了。。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救救他

李欣越被壓制着,沒有辦法。

只能屈辱地把手槍給扔了。

萬三一把將手槍搶了過來,然後用繩子將李欣越綁了,扔在了床上。

他翻箱倒櫃找到了那隻手錶之後,非但沒有離開,反而是猥瑣的往床頭走了過去。

李欣越一看到他的眼神頓時反應過來。

她臉色大變掙扎著不停往後挪:

「你要幹什麼?別過來!」

萬三猥瑣的搓了搓手,笑的一臉下流:「我還能幹什麼,讓你好好爽爽唄!你要是把我給伺候好了,以後我天天晚上到你這裏來,讓你舒服,怎麼樣?」

話說到這裏,他不顧李欣越的拚命掙扎反抗,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他撲在她的脖子上,又啃又咬。

一雙手也開始玩命的撕扯起她的衣服來。

就在這個時候,窗戶那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

這巨大的動靜讓萬三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他剛剛要回頭,突然看到整扇窗戶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一下子朝着砸了過來。

他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人就被那一扇窗戶給砸中了腦袋。

整個人橫飛了出去,砸在了牆上。

砰的一聲悶響之後,他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因為摔的太重,他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五臟六腑好像挪了位似的。

整個人疼得蜷縮在地上,連站都站不起來。

「誰?tmd是誰在暗算我!」

男人驚恐的聲音還沒有落下,突然感覺到眼前一花。

下一秒,一個一身漆黑滿頭銀髮的男人,如同鬼魅一樣的出現在窗口。

他那一身漆黑的衣服融在了夜色中,那一頭銀色的白髮看上去無比的駭人驚悚。

那個男人全身上下都散發着死亡一般的氣息,薄唇沒有一點點血色,整個人就好像是從地獄而來的白無常。

「魔鬼魔鬼!魔鬼來了!」

萬三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他雙腿發軟,想爬都爬不起來,幾乎是連滾帶爬,跌跌撞撞的朝着門口那邊撞了過去。

只不過因為剛才被窗戶那一下砸得實在是太重了,他根本就沒有力氣,身體就是在地上勉強挪動罷了。

身後,墨錦城越走越近,萬三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之中。

他歇斯底里的求救嚎叫:「救命救命,誰能來救救我!」

身後那個身影緩緩的靠近,然後一把掐住了他的喉嚨,直接將他從地上舉了起來。

萬三的雙腿懸在空中,拚命的掙扎踢動着。

墨錦城用力一甩,萬三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緩緩的逼近,腳起腳落。

萬三隻覺得下體的位置一陣劇痛炸開。

他不敢置信的低頭看去,這個魔鬼,竟然直接將他那裏踩爆了!

「啊啊啊!」

在凄厲無比的慘叫聲中,男人兩眼一翻,痛死了過去。

他身下的血,開始蔓延。

萬三臉色越來越蒼白。

即便是人已經暈來過去,可臉上還是掛着驚恐至極的表情。

因為失血過多,他不一會兒就斷了氣!

在處理完這個無賴之後,墨錦城右臂一松。

那張慘白的臉上沒有絲毫血色。

他轉身走到了床邊,替李欣越解開了繩子。

女人驚恐無比地整理着衣服,躲到了角落。

墨錦城冷冽的看着她:「這一次就當做我還你了。」

說完這話,他就朝着門口走了過去。

李欣越瞪圓了雙眸,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幕不敢置信。

剛剛是墨錦城救了他一命!

他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會突然出現?

他再次折返回來,是不是代表自己還能夠跟他提合作的計劃?

李欣越驚魂未定,還沒來得及反應,突然聽到門口傳來咚的一聲悶響。

她心裏一陣不安,飛快地走了過去。

才剛剛走到門口,就看到墨錦城倒在了門口的空地上。

不好!

他原本就受了很重的傷,傷口還沒有癒合。

剛剛又用了那麼大的力氣,如果再不醫治的話肯定是會出人命的。

李欣越一咬牙,用盡全力將墨錦城拖進了房間。

她用最快的速度將萬三的屍體處理掉,然後打着手電筒就拚命的往村子的盡頭跑。

她記得萬三的家裏還有一個醫生。

她必須要馬上過去,把那個醫生請過來給墨錦城看病。

李欣越一路狂奔,還沒跑出多遠,就跟一個女人撞在了一起。

她下意識地伸手拽了女人一把:「你沒事吧?」

拎起手電筒往那個人的臉上一晃,她驚喜的發現,這個女人竟然就是萬三白天抓着的那個女醫生。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