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莫名其妙的頭后了幾步。

他突然發現海水好像有一些異常,一個小小的漩渦居然出現了!

旋渦的力量慢慢的形成了一股反向抵抗海浪的衝力,海水慢慢地渾濁了起來。

「我搞不懂你在做什麼?」保羅覺得樂天是在做無用功。

「你懂不懂?水至清則無魚……」

樂天哼了一聲。

話音剛落,一條真鯛魚突然跳出了水面……

樂天看了看保羅,保羅驚了……什麼情況這是?

這條真鯛魚彷彿失去了反向,不斷地在海面跳躍,可是它越跳就離岸邊越近,最後樂天簡簡單單的在岸邊將它撿了起來。

「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保羅看著樂天。

「這個東西叫做奇門遁甲!屬於華夏異術中的一種……」樂天回答。

保羅似懂非懂。

「你不是佛門弟子?為什麼懂這些?」他問。

「準確的來說……我是一個巫師!至於崇迪的身份,只是我無聊的時候順手得到的!」樂天簡單地說道。

保羅驚訝的看著樂天。

「幹嘛這麼看著我?還想把我抓去做實驗?」樂天哼了一聲。、

保羅沒接話。

「這是真鯛魚……生吃味道可不怎麼好。」他說起了魚。

「那就生火唄。」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怎麼生?鑽木取火根本不可能,那都是騙小孩子的……」保羅看著樂天。

「你去弄木頭!我來生。」

樂天吩咐。

又有魚上來了,居然又是一條重達兩三斤的真鯛魚,看來這裡這種魚很多的樣子。

保羅去了,這小島上面都是樹木,全部砍光足夠他們用十年的!

乾枯的樹葉和樹枝也很容易找到。

保羅看著樂天取火,可是樂天根本沒有什麼動作,一張早就被水完全浸濕又晒乾的黃紙,在手上輕輕的一撮,黃紙就著了……

接著火就簡簡單單升起來了。

保羅已經不知道自己該說點什麼了。

「你覺得……我們兩個人誰會獲得更長久?」樂天笑呵呵的問。

「你果然厲害!」保羅不服不行。

烤魚的香味飄了出來,兩條大魚讓兩個男人都吃飽了。

天色再次暗了下來,岸邊依舊有魚繼續往岸上跳,保羅撿了好多堆在一個用石頭壘起來的臨時魚池。

樂天在研究自己該如何布置地藏陣,可以引起更大的動靜,反正這裡是大海,也不怕傷到人。

可是因為柳葉不多,樂天只能另想他法!

保羅無聊的躺在沙灘上,這裡肯定沒有野獸,充其量有幾隻小鳥而已。

樂天在地上擺了三十六枚天寶古錢,可是他發現這個辦法行不通,三十六天罡地藏陣的要訣就在於陣法需要和天相附和,柳葉可以隨時調整但是天寶古錢不行!

這個東西飄不起來。

麻煩了。

如果布置普通的陣法,那根本不可能引起樂天需要的後果。

一片烏雲飄到了小島的上方,一滴巨大的雨點落了下來。

下一刻,狂風暴雨就來到了,完全不給樂天和保羅反映的機會。

兩個人只能簡單了將重要物品收拾了一下,躲進了那個山洞裡。

雨水順著山洞上面的縫隙流進了被樂天打出來的大坑裡面,倒是給兩個人解決了飲水的問題。

「混蛋!這樣的日子我真的是一天都受不了!」

保羅罵道。

他本來就是改造人,在經歷了巨大的痛苦之後,情緒的承受能力是很低的。

樂天看了他一眼,山洞裡面黑乎乎的,不過閃電倒是不斷地劃過,山洞裡面的東西倒也看得清楚。

「我能看看你的身體嗎?」樂天突然問道。

保羅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也想研究一下改造人,沒準我能讓你不依靠血清活下來!」樂天說道。 保羅奇怪的看著樂天,不過現在的處境讓他對樂天的意見接受程度高了許多,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

他打開了自己的胸膛。

「咦?有點意思……你和我見過的那些屍體不同!」樂天說道。

綜妖狐藏馬 「屍體……」

保羅一愣。

樂天點點頭。

「我曾經弄死過幾個改造人,他們的身體強度和你一樣高,但是比你要厲害許多!因為他們體內的氣息更加陰毒!」他說道。

保羅這就知道了。

「我是專業的巫師,所以對付那些陰毒的手段我會更強一些!反倒是你這樣的……我就比較棘手了。」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他仔細地看著保羅的身體,發現他的改造程度其實遠遠不如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

「為什麼你的改造程度這麼低?」樂天奇怪的問。

「可能……是想讓我或者更久一點吧!越是組織不在乎的實驗體,改造就會越徹底!不過死亡率太高了,可能有了那些你口中的陰毒手段,改造才可以更加深入!」保羅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他的手指動了動,天蠶蠱出現在樂天的手指中,一些細微的粉末進入了保羅的呼吸,保羅突然咳嗽了兩聲,但是他什麼都沒發覺。

保羅看著樂天。

「我可以試試……讓你的身體適應陰氣的存在!如果煞氣和屍氣可以壓制改造后的身體異常,那麼陰氣也可以。」樂天說道。

保羅一愣。

「會有什麼後果?」他問。

「不好說……陰氣更加陰毒!普通人沾染了必死無疑……」樂天回答。

保羅微微皺眉。

「不過你可以慢慢考慮,反正現在你還有許多血清。」樂天回答。

保羅點點頭。

外面的雨越來越大,這個山洞上的裂縫灌進來越來越多的水,樂天和保羅已經不得不離開這裡了。

可是外面更是狂風大作,兩個人完全無處可去。

山洞裡面居然出現一條溪流……這樣的雨實在太誇張了!

「混蛋!明天老子就要蓋一座房子!」保羅怒罵道。

兩個人居然在這條山洞溪流中站立不穩了,無奈之下兩個人只好被迫離開了山洞,保羅的手上拿著血清盒子。

「我覺得這個東西你應該留下!如果拿到外面……你可以想想後果。」樂天說道。

保羅想了想,他將盒子放在了相對高一些的地方。

這可是他的命!

樂天和保羅躲到了小島的背風一面,兩個人完全被大雨淋蒙了,這樣的雨簡直不叫雨了,應該是一片雲直接掉了下來。

一夜就這麼一點點的熬了過去,第二天……雨停了,可是風依舊極大!

保羅急忙返回了山洞,山洞內的水已經褪去,可是他的盒子卻不見了。

保羅一下傻了眼。

難道昨晚的雨太大了?箱子被沖跑了?

樂天幫著保羅找箱子,最終卻在海水中找到了箱子,裡面的血清全部碎了,保羅徹底呆了。

一直到下午,風才慢慢的小了一些,樂天弄了一些木頭放在山洞裡面。

用了一些手段將木頭點燃了,陰陽陣倒是沒有被毀,陣法一旦形成,除非專業人士,一般的外力都無法破壞。

甚至銅匕首都不需要使用了。

吃的不愁……

「你沒事吧……反正我們早晚都是死。」樂天安慰了保羅一句。

保羅接過樂天烤好的魚,他吐了口氣。

「我從沒想過自己還會有這樣的一天!」他說道。

「人這命運是無法估計的,你現在已經完全被別人改變了你的命運軌跡,除了繼續走下去,你別無辦法。」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他慢慢的吃著魚,這魚的口感還不錯。

保羅看著樂天。

「你上次和我說的陰氣……」他問道。

樂天挑了挑眉。

「無論成不成功,我都是有條件的!而你付出的不一定會比效忠天譴組織要少!」他說道。

保羅點點頭。

勇鬥八美男 「第一!一旦你的體內有了陰氣……你就要聽我的指令!原因很簡單,我可以隨時殺死你!你就是我手中的一隻螞蟻,你願意嗎?」樂天看著保羅。

保羅看著樂天,他自從被改造之後,一直都是螞蟻。

「願意!」他說道。

「第二!我不敢保證會成功,如果失敗……我會將你變成活死人!你同意嗎?」樂天又問。

保羅一愣。

「活死人?」

樂天點點頭。

「行屍走肉……你將不會有任何感覺,但是你會擁有自己的意識,你的身體會受你的意識控制,你不需要吃喝,沒有任何就感覺和情緒!」他解說道。

保羅驚訝的看著樂天,這是什麼手段?

聽起來……怎麼這麼恐怖?

「失敗的幾率有多大?」他問。

「不知道,我從來沒試過……因為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一個正常人的身上,會極為有損我的陰德!你幾乎不能算是人了,所以……我才可以施展這樣的手段!」樂天搖搖頭。

保羅沒有再說話,他彷彿在猶豫。

自己的保命血清沒有了,這是他不得不接受這個條件的原因。

樂天看到保羅沒有說話,他就先去研究自己該怎麼布置一個超大型的陣法……

而且這種自製出來的天象還必須非常特殊……只是簡單的打雷下雨在這樣的大洋之中根本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

保羅終於是再次走到了樂天的面前。

「我同意了!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奴僕!」他說道。

樂天笑呵呵地看著他。

「用奴僕過份了,充其量你就是我的小弟……放心,我會慢慢的做這件事,盡量不讓你死亡!我們時間有很多。」他說道。

「時間已經不多了,距離我下次用藥不到八天了。」保羅看著樂天。

「夠了夠了。」

樂天說道。

保羅吐了口氣,他看著樂天在地上畫了一個很奇怪的圖案。

「這是什麼?」他奇怪的問。

「這個可厲害了……這是我打算布下的一個陣圖!」樂天說道。

樂天頗為得意的指著面前自己只畫了一個角落的東西,保羅看了看,他根本看不懂,只感覺這個東西純屬是小學生的塗鴉作品。 看到這裏大冰噌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盯着那年輕的道士目露兇光,看樣子隨時都要衝上去一樣。

我一看連忙給他拉得坐了下來,說,“你不要看到一個茅山道士就覺得是仇人,茅山派弟子那麼多,也不可能全都是害死崑崙派哪些師兄弟的人啊?”

大冰一聽這才坐了下來,不過他還是盯着那個茅山道士一個勁的看,眼神很不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