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可以。”我走過去默許的看了那餓鬼一眼,他看起來還算是比較正式的,不像其他的餓鬼那麼邋遢,那麼噁心。

“那麼,在下莫寒。”

“鄙人餓鬼道的領主,多吉,以後在這地獄裏面,閻王佔着半壁江山,我也算是依山傍水,那麼莫兄弟以後常來我這裏坐,兄弟們,給莫先生開一條路!”多吉一手擡起,上面張滿了傷疤,不敢說別的,這肯定是經歷過什麼的人,既然是領主那就有兩把刷子,面子自然給足。

“多謝多吉兄,以後有什麼難事也儘管開口,那今天我還有事情,先走,改日定陪多吉兄好好喝酒!”此話一出我們兩個對視一笑。

武神就站在關口等着我,孫權和我一起往那邊走着,而後面已經全都是餓鬼,各種不同的餓鬼,場面十分震撼。

這多吉是個聰明人,再打下去他們撈不到什麼好處,何況我們這幾個功力他也看出來了,不值得去幹架,他們會因爲我們犧牲特別多的餓鬼,肉到處都有,不必賴在我們兩個身上。

緋聞嬌妻:腹黑老公,約嗎 不過我也挺開心的,就憑他剛剛說的話,看起來這餓鬼和閻王在地獄貌似還是對立的局面,那麼我該幫着誰,閻王可是給我派過任務,而現在又認多吉這個兄弟,以後可是很難堪的。

“恩,出了關口,根據地圖看,我們現在離聚魂鼎還有不遠的一段距離啊。”孫權把地圖擺在我眼前指着上面那些圖形板塊。

現在是繞過了餓鬼道地盤,對於這一路的到聚魂鼎的距離叫做虛空遺忘。

上面也有解釋,虛空遺忘,在這裏面前往聚魂鼎有巨大的稀釋力量,能把你身上所有的力量給快速吸收,甚至讓你走路都沒有力氣,但凡是魂魄都會被抽走,像我們這樣的估計會分裂。

剛出關口我就感覺到身上的力氣在一點點被抽走,開始我並沒有注意索性和孫權攀談了起來。

“你就那麼瞭解鬼麼?”

“不然呢?”孫權頓了頓從口袋裏面掏出一盒煙來自己點上一根遞給我一根,武神看我們抽的瀟灑,走過來到孫權面前。

“你也抽?”孫權瞥了他一眼嘿嘿一笑遞給他一根並點上。

他學着我們的樣子點上一根菸,還沒抽兩口就咳嗽的不成樣子。

“哈哈哈,你當個鬼還學人抽菸,你也真是,哈哈哈。”我看着武神的模樣笑了起來,忽然發現我們手中的煙沒抽幾口就全都變成了菸灰。 “得了,這吸力越來越強了,看來我們必須加快步伐了。”孫權一臉急色,腳步不覺得也加快了。

“鬼道衆生與傍生一樣,遍佈於世界各個角落,海、陸、空到處都有,同樣與我們人生活在一個地平面上。然而爲什麼他們看得見我們,而我們卻看不見它們?這是因爲鬼道衆生的業力與我們不同,鬼的身體是由輕微的地水火風四大組成,就如空中非常淡薄的雲氣一樣,他們的存在對我們而言既看不見又摸不着,所以我們一般見不到鬼,就算偶爾見到也只不過是一閃影子而過,一晃就不見了,所以人們對鬼的認識才會半信半疑,都不敢肯定他們的存在,這就是爲什麼驚魂派總能知道你的存在。”孫權腳步輕盈的走在我身邊淡淡的說。

將軍妻不可欺 “你好像很神祕,你的一切都是個迷對不對。”我壓抑了心中很久的疑問問了出來。

“曾經有一個男人,他聚人鬼於一身,忠義兩全,但卻辜負了一個女人,那女人等了她百年,終於死去,男人在地獄也未曾等到他,只好輪迴,但是卻驚訝的發現那女人並沒有輪迴,而一直是在地獄裏面,而且一切的線索都指向驚魂院。”

“所以說,那個男人就是你了。”

“隨便吧,我要驚魂院並不是做什麼壞事,只是驚魂院裏面的力量如果可以救活她的話,不管是不是真的,我會試試的。”孫權嘆了口氣無奈的笑了笑跟我繼續走着。

“孫權,這樣好不好,你得到驚魂院以後救了她就把驚魂院給毀滅,因爲驚魂院的存在已經太轟動了,多少人神都死在驚魂院裏。”孫權其實也並不卑鄙,我突然很同情他,他今天的種種表現都說明他並不是特別差的一個人。

“我答應你。”

快走到聚魂鼎的時候我們已經差不多身上沒有力氣了,甚至有種魂不附體的感覺。

“你看,我們……我們到了……”孫權指着前面一個氾濫着光芒的巨大鐵鍋。

到這裏天空上的顏色都變爲了晴空,好像人類世界一樣,這個巨大的鐵鍋裏面全都是藍色的魂魄,形形色色的人。

“這……”我站在鐵鍋邊緣看着那多餘十幾萬身後幾十萬,天空上還在源源不斷的聚過來一些亡魂。

這麼多我怎麼可以找出來哪個是文娜,這簡直就是大海撈針啊。

孫權看出我在擔心什麼,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很小的玻璃瓶子,裏面就有那麼一根頭髮。

“這是文娜的頭髮,是我走的時候拿走的,現在倒可以派上用場了!”他把那瓶子朝着鍋的中央扔了過去,我明顯看到,他的手中還拉着一根絲線。

“這些東西你都從哪裏得來?不會是驚魂院那些人的隨機選物吧?”

“沒錯啊,就是那些人的隨機選物,我們第一次見面你應該就知道,那次鬼情侶就是我做的。”孫權也絲毫不避諱直接說出,好像是理所當然一樣。

“看,這不是就上來了!”孫權手中的絲線劇烈搖擺,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莫不是文娜的魂魄上鉤了,我連忙同他一起拉,實在是身上沒有力氣,最後還是靠着武神把文娜給拉上來的。

文娜一上來就被孫權給封在那個玻璃瓶裏面,他把玻璃瓶給我淡淡道:“這個你拿着,現在馬上離開,我總感覺有人在看着我們。”

果不其然,就在孫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就看到鐵鍋對面站着兩個人,一個是戰神,一個是英俊的白髮男子。

雖然很遠,但是總感覺距離不遠,好像好像一伸手就能抓到一般。

“武神,該回來了。”

“鹿大人,我……”武神跪在地上對着那英俊的白髮男子,好像很畏懼的樣子。

“這就是鹿無血?”我不可思議的看着那白髮男人問。

我想,他們說的什麼什麼大人不應該是魁梧,壯實,起碼看起來很有力的那種,這個男人雖然英俊但是並沒有那骨子將軍的氣質。

“武神,回來吧,將功贖罪,我們這裏已經很多惡鬼都跑了出去,現在回來輔佐着鹿大人吧。”

“不用勸了,我要自由,我要無拘無束,哪怕平平凡凡,哪怕投胎轉世,我只要和她一起。”武神話語非常堅定。

一眨眼鹿無血突然來到武神的面前。

他陰冷着臉,無比的可怕。

“我鹿無血說的話從來沒有人可以說的動,哪怕是你。”鹿無血冷冷的拋出這句話轉身一隻手抓在武神的脖子上兩眼冒着火光看着他。

“既然你想死,那我滿足你。”

武神看起來非常平淡,倒無任何反駁。

“不要。”我欲衝上去卻被戰神攔住,我使出我最後的力氣一拳砸過去卻被戰神一隻手住在手中。

一股撕裂般的疼蔓延在我的全身,我甚至感覺不到溫度。

孫權接着拿刀上來時卻被戰神另一隻手的拳頭給硬生生砸在地上。

一聲轟隆的巨響,地上塌陷了一個巨大的凹坑。

“孫權,不!”就在我用力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就感覺拳頭一陣陣的劇痛,甚至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

武神就這樣在我眼睛寂滅,直到只剩下地上的青龍偃月刀,孫權已經全然沒有了氣息,我站在原地竭力出拳打着戰神,但是他絲毫不理我。

最後一腳踢在我的肚子上我只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已經碎裂。

我已經倒在地上不能動彈,鹿無血來到我的面前抓住我的頭髮把我提起來道:“小子,今天我就留你一條狗命,記住,不要妄想其他的事情,如果趕上我這裏的事情,你會粉身碎骨,灰飛煙滅,我可以,哈哈哈哈。”

他的身影伴着笑聲越來越遠漸漸的消失在我的視線裏面。

我除了疼痛就什麼也感覺不到了,我只知道,我快要死了,我只能極力的攀爬過去,希望有怨魂可以看到我,或許還能救的了我,但是我卻不慎一下滾進了鐵鍋裏面。

我翻滾着,一路落下這聚魂鼎裏面,我完全沒有力氣了,終於,要死了嗎? 不知道怎麼,過了幾時我睜開眼睛,只發現我就躺在剛剛我們過的虛空遺忘道路上,我的身邊只有青龍偃月刀,其他什麼都不在了。

而此時我再也感覺不到身體上有任何疼痛,連同剛剛手骨被捏碎都恢復了,我除了衣服破了一點其他沒有什麼地方受傷,甚至擦傷也沒有。

我非常好奇,非常迷茫,遠處聚魂鼎那已經沒有一個亡魂,我不知道他們都去了哪裏,只是在孫權死的地方我只見到還有一個八卦牌在那靜靜的躺着。

八卦牌發着微光,當我靠近它的時候它便發出一道金光隨之消散。

我詫異的從地上撿起那八卦牌嘆息道:“孫權,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

我的身體裏面彷彿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伸手青龍偃月刀飛到我的手中我一聲大吼從聚魂鼎的頂部向下殺去。

“彭……轟……”一聲聲巨響在我的耳邊響起,聚魂鼎的內部被我破壞的盡是坑洞。

“鹿無血,你給我出來!”我大吼着發泄心中的不滿和憤怒。

“主公,這下怎麼辦。”鹿無血在遠處觀望着聚魂鼎,身邊正站着凌晨。

“誰知道他居然還有吸引的法寶,估計是驚魂院的東西,看來只能這樣了,現在他這個樣子哪個亡魂過去都會增加他的力量,就算我也能吸收,我們一起過去也恐怕會被他吸收。”

“主公,這樣的話閻王會不會追究過來?”鹿無血倒擔心起來。

“無礙,修羅那邊我去打個招呼,我們必須做的事情,現在地獄可是我們的了,哈哈哈哈!”凌晨臉上滿是邪惡,他的一半面容突然變爲黑色的鋼甲。

我經過一段瘋狂的發泄後並沒有發現鹿無血的蹤影,索性就朝着餓鬼道走去,但是我卻發現,在虛空遺忘中我居然沒有一絲的無力感,不止這樣,甚至總感覺身上的力氣變大了不少。

吃驚歸吃驚,當我還想找鹿無血的時候卻迷迷糊糊的回到了人間。

房間裏面已經沒有了孫權的身體,這是連死都沒有屍體。

當我走出那門口它就緊緊鎖住了,孫權的名字也在上面消失了。

而奇怪的是我卻發現林倩就站在走廊前面,艾雅和她一起在那,好像是在等我一樣。

豪門尋歡:做我女人100天 “孫權那個混蛋呢?”艾雅還是沒有消氣。

“你怎麼出來了?”

“我?我壓根沒事就是被孫權先生藏到了驚魂院的地下室了!”林倩笑了笑,好像並沒有什麼大不了。

孫權在死的那一刻把林倩給放了,一定是,因爲孫權這個人本質並不差,如果可以,我想和他做兄弟。

不過我很好奇,來到驚魂院以後,我沒發現過這裏有什麼地下室。

“地下室?在哪?帶我去!”我拉着林倩和艾雅就往樓下去。

到了樓下林倩把我領到樓梯下面的牆壁上伸手一拉立馬就出現了一個洞口,我是想都沒想就爬了進去。

從洞口就能聞到一股子的酸味,我不確定那是什麼東西,但是像硫酸,看來孫權並沒有說假話。

不過當我進去的時候就驚呆了,因爲這個房間正是我剛來驚魂院時進入的房間,就是那個壁畫女人的房間,不過這裏沒有了壁畫和伏地魔。

我堅信壁畫女人肯定還在驚魂院,只是在哪裏監視着我們,因爲她無處可去。

我想去冥界驚魂院,因爲那也是一個謎,這裏爲什麼能鏈接着冥界讓我很懷疑,驚魂院絕對不是人鬼可以建立的,這背後一定有什麼不得了的存在。

當我從這裏出來以後就匆匆忙忙的趕會家裏,玻璃瓶就在我的口袋裏面一刻也沒有離開,我把它捏的緊緊的,生怕弄丟了。

“文娜,我回來了!”回到家中我如願來到櫃子面前,打開櫃子,文娜還在裏面躺着,我連忙打開玻璃瓶,這一次那魂魄在裏面猶豫了一會隨之飛進文娜的身體裏面,文娜像被電擊一樣猛的醒來倒是嚇了我一跳。

“莫寒……莫寒……那個……我怎麼……在這裏?”

“你先休息一會吧。”我把她從櫃子裏面拉出來,她已經非常虛弱了,連忙鋪好牀讓她躺在上面,不過她的身體還是有些冷,我得給她洗一個熱水澡。

文娜當然不能自己洗,因爲她現在身體無比僵硬,就是動一動都是問題。

總裁的失寵新娘 “師傅,沒事,你幫我洗一下吧。”文娜朝我笑笑,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我就不爽了,活了這麼大,除了看過AV裏面女主角裸體,其他我是真的沒有見過女人的身子。

這讓我給徒弟洗澡,還是這麼漂亮的徒弟,我就怕自己把持不住啊。

我嚥了咽口水點點頭一臉木衲的把她抱到浴室的浴缸裏面慢慢放水,她身上已經脫光,沒有一絲的遮擋,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就是覺得特別彆扭,不過眼睛還是忍不住看了看。

那白皙的皮膚,誘人的身材,令人想要犯罪的胸部和臉蛋,簡直是世間極品。

她那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着,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脣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阿羅多姿的身段,妙曼的身材,潔白如玉的肌膚,隱隱散發出少女的芳香。

我的槍炮已經忍不住擡起了頭,這實在是太具有誘惑性了,我覺得只要是個正常男人都抵擋不住,而文娜還一直用曖昧的眼神看着我,舌頭在她嘴脣旁掃着,一臉的玩味。

“呃……你現在身體差不多能動了吧文娜。”我輕微用手巾在她身上擦拭着,但是我很注意,不碰她身上的隱私部位,雖然全身都看了個遍但還是要注意分寸。

“師傅,我感覺氣血有些通暢了,不過現在還不能動,師傅你不是害羞了吧?”

“哦,當然沒有,師傅……師傅怎麼會害羞呢。”我呵呵一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擦着。

“師傅,我可是知道你救了我,我明明記得我已經死了,但是現在身上一個傷口都沒有,你肯定特別擔心我。”文娜個孩子一樣微笑着。 她越是這樣我就越是緊張,甚至感覺自己就快要控制不住,雖然對那種事懵懵懂懂,但是哪個男人又不色呢。

“那個,現在差不多了吧……”我總想往後退但是卻遲遲走不掉因爲她的手正拉着我。

“胳膊有點麻木,哎,還不行……”文娜的這個樣子很是讓人憐惜。

“文娜,別這樣……”

“不嘛,你是我師父……”文娜像小孩子一樣抱住我的身體,溼漉漉的身體貼在我的身上,一絲絲的冰涼傳入我的身體。

她把頭放在我的肩膀上舌頭不斷伸長掃吻着我的臉頰。

“文娜……你……你別……”

“師傅……你別擔心嘛……我又不是……那種女人……”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的,但是一雙玉手已經在我的大腿內側撫摸了。

“我有女朋友了。”我掙脫她的手來到一邊看着她道:“不行,不行。”

“啊……恩……啊……恩……”她的手慢慢的撫摸着自己。

她這樣像是中*毒了一般。

我連忙丟下浴巾跑了出來,到後來還是臉紅心跳不停。

“控制,控制,你一定要控制自己。”我不斷在心裏告訴自己,坐在沙發上不斷的抽着煙,聽着浴室嘩啦啦的水聲。

林倩突然打來電話,我連忙拿起手機來放在耳邊。

“喂,莫寒……”

“呃……怎麼了……”

“你在家麼,文娜她怎麼樣?”

“沒事,沒事……”

““怎麼了,用不用我過去?”

“不用……不用……沒事……”我連忙拒絕道:“你在家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學校見吧。”

說完我便掛掉了掉了電話。

“剛剛誰的電話?”文娜裹着浴巾從浴室走出來來到我的身邊坐下。

“沒什麼,林倩問你怎麼樣了。”我站起身來往臥室走去。

“哎,這麼早就睡覺了?”文娜一臉的微笑。

我倒怕的不行,連忙進入臥室裏面。

從櫃子拿出一瓶二鍋頭又拿出一個杯子來坐在牀邊喝了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