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不是他的身體達到仙階上品,估計早就被這空間風暴撕成了粉碎,但即使他的身體能夠勉強抗住這空間之力的撕扯,但依舊夠嗆,隨著他一頭撞入空間風暴之中,體內的傷勢也是越來越重!

「這到底是第幾層的空間風暴?怎麼會如此強悍?」羅征心中也是無比糾結,他也沒想到一個傳送通道中,竟然會遭遇如此厲害的空間風暴。

在這強大的空間之力絞殺之中,羅征終於慢慢的失去了意識,他那堅韌的身體則隨著這團空間風暴靜靜的流動……

不知過去了多久時間。

距離天北域極為遙遠的一片大陸之上,天空中驟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漩渦,漩渦之中不斷有轟鳴聲傳遞而出,隱藏在樹林中的飛禽走獸則不斷地四散奔逃,似乎對這天地異象驚恐萬分。

「嘭!」

一道身影從那漩渦之中激射而下,重重的朝著地面墜落而去。

當那個身影撞在地面上,頓時騰起劇烈的煙塵,同時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凹陷的大坑。

躺在大坑中的羅征一動不動,一雙眼睛獃獃的望著天空。

那紫色的空間風暴竟是如此厲害,即使是他的上品仙器之體,依舊無法抵抗!

雖然羅征成功的通過了空間通道,身體卻依舊受到了嚴重的損害,此時此刻,他居然無法動彈分毫,只能睜開眼睛,看著天空中漸漸消散的空間通道形成的紊亂雲層發獃……

「真是糟糕……」羅征心中暗想。

躺在大坑之中,羅征的視線極為狹窄,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在何處。

大約過去了兩個時辰之後,忽然從坑中探出了一個小腦袋。

卻是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小男孩長得虎頭虎腦,一雙眼睛倒是很有神。

羅征想要張口說話,卻發現自己連聲音都無法發出來,至於運轉真元就更加不可能了。

「阿蓮,快看!」那小男孩探頭望了羅征一眼,眼中沒有絲毫害怕的神色,似乎在招呼著某人。

不一會兒,從這大坑的不遠又有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探出頭來,大大的眼睛眨巴了兩下,臉上流露出害怕的神色,「他還活著,我要去告訴我爹。」

「噓!」小男孩盯著羅征說道:「不要告訴你爹,我送你一件東西!」

小女孩好奇的問道:「什麼東西?」

小男孩驟然從大坑邊緣慢慢的滑落下來,身手竟然十分敏捷,滑到羅征身邊之後,他一伸手,卻是將羅征胸口的一枚戒指摘了下來。

羅征的目光頓時一寒。

那枚戒指是寧雨蝶的須彌戒指,先不說裡面幾乎裝了羅征的全部身家,這戒指本身對羅征就很重要。

問題是羅征現在無法動彈,就算是幾歲的小孩都無法反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男孩爬上去。

「送給你,」小男孩笑道。

「不要!你偷別人的東西!我要告訴你爹!」看到這一幕,小女孩卻生氣了。

「你怎麼這樣,不要就算了!」小男孩氣鼓鼓的說道,隨後扭頭就離開了大坑邊緣。

隨後小女孩也跟了上去,躺在大坑中的羅征還聽到小女孩說道:「你不還給人家,我就告訴你爹!」

(今天有點事,更新晚了,不過四章會保證,) 隨著兩個孩子的聲音遠去,四周又開始一片寂靜,羅征甚至來不及觀察周圍的景色,更加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須彌戒指丟失,羅征反倒不是很緊張了,那須彌戒指中存有羅征的印記,一般人根本打不開。

剛剛那兩個小孩,應該是平民的孩子,估計家族中應該沒有太強大的武者。

現在羅征最大的問題,就是讓自己的身體恢復,最起碼能夠動起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天色漸漸灰暗下來,四周都黯淡無光,沉浸在夜色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羅征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除了腳步聲外,還聽到說話的聲音。

「就是這裡嗎?」

「是的,爹!」

「快,大家去看看,不過要小心一點。」

緊接著羅征就看到黃色的火光出現在大坑的邊緣,映入眼帘的是幾根熊熊燃燒的火把,還有幾位中年人。

「是普通平民,」羅征淡淡的想著。

其中一人伸出腦袋問道:「你是誰?」

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哪裡能夠回答問題。

「先將他弄上來吧,」另外一個人說道。

隨後就有兩位中年人順著大坑的邊緣爬下來,其中一人將繩子系在羅征的身上,扯了扯繩子后喊道:「拉!」

但是一拉之下,紋絲不動。

「怎麼這麼重?」有人吃驚的說道。

羅征雖然有八尺,但並不魁梧,按照他們的估計撐死只有一百多斤,上面可是有四個成年人拽繩子,竟然絲毫都拉扯不動羅征。

他們不知道的是羅征的身體經過鍛體,加上又是仙器之體,無論是肉身還是骨骼的密度遠遠異於常人,自然也比普通人重上不少。

實際上武者在修鍊的過程中,體重就是在不斷地增加的,否則他們的肉身根本承擔不了數百萬斤的力量,而羅征的肉身就比一般的武者更重了不少。

這些人倒是會想辦法,過了一會兒,羅征就聽到有人的鞭子忽然凌空一抽,「啪」的一聲,隨後聽到一陣馬蹄的聲音,繩索上的力量終於將羅征扯上了大坑。

四周黑乎乎的一片,不過黑暗對於羅征來說並不算阻礙,被那神樹的樹汁洗刷過雙眼之後,羅征的雙目能夠輕易克服黑暗的阻隔。

可惜的是羅征無法自由動彈,只能任由這些人將自己安置在一輛板車上,隨後就聽到前面四匹馬拉扯著自己,晃悠悠的朝前走去……

不一會兒,羅征的餘光就看到了一片帳篷,沿著一片巨大的草原所建,倒是一個不小的部族。

羅征心中稍慰,看樣子這是一群游牧者的聚居地。

「這位朋友,你現在這裡休息,」一位中年人低頭對羅征說道,「這枚戒指是我兒子從你身上取走的,應該還給你,」說完,那中年人就將那枚須彌戒指在羅征面前晃了晃,隨後他一把將那個小男孩拽在羅征面前,捏住小男孩的手說道:「至於我孩子偷盜,我已經教訓過他了,快跟這位叔叔說對不起。」

「對,對不起……」那小男孩似乎哭了好久,嗓子都有些沙啞。

羅征看到那小男孩的手上一道道紫色的血痕,其實羅征很想說,他們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

可惜的是羅征根本就沒辦法發聲……有點麻煩!

等到那些人走出了帳篷,就只剩下羅征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床板之上。

一整夜時間,羅征都在默默的運轉著自己的真元。

為了對抗紫色的空間風暴,羅征將體內的真元都消耗一空,現在只能一點點的重新凝結天地元氣。

好在他的丹田能夠運轉,隨著真元一點點的凝結,就如同一團團紫色的霧氣在羅征的丹田之中緩緩的轉動,隨即順著他身體的脈絡一點點的運轉。

在穿越的過程中,羅征被捲入紫色的空間風暴后,大量的空間之力貫穿羅征的身體,現在還殘存在羅征的奇經八脈之中。

倘若是一般的武者,儼然已是廢人一個。

不過羅征的體質特殊,雖說身體的經脈被空間之力完全阻隔,但內部並沒有遭到破壞,只需要一點點的將空間之力給清除就可以了。

只是清除這些空間之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尚且需要耗費羅征一定的功法。

一夜過去,羅征將整個脊椎的空間之力消除,雖說他身體依舊無法動彈,但好歹能夠扭動脖子和說話了。

大清早,帳篷被掀開,卻是那個小女孩手中拿著一塊烙餅和一袋水,朝他遞了過來。

正當小女孩準備將烙餅餵給羅征的時候,羅征忽然開口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汪汪的眼睛盯著羅征,愣了一會兒后才朝外大聲喊道:「阿爹,那個怪人能說話了!」

「怪人嗎?」羅征臉上流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

小女孩的話音一落,帳篷隨即又被人掀開,便是昨日救自己命的那幾個中年人。

「這位年輕人,你醒了?」為首的中年人問道。

「這裡是哪裡?」羅征好奇的問道。

聽到羅征如此問題,中年人也流露出奇怪之色,納悶的問道:「這裡是魔族人的牧場,你不知道?」

「魔族牧場?」羅征臉上流露出狐疑之色,「什麼意思?」

中年人臉上流露出無奈的笑容,「牧場就是牧場,還能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羅征的疑惑之色更甚。

既然這裡是魔族人的牧場,為何又存在人類的牧民?

雖說魔族相比妖族那種純粹的野獸種族要好不少,魔族還有自己的文字和文化傳承,但終究還是異族,怎麼可能與人類和平共處?

何況聽天渺仙人所說,這塊大陸是一片混亂的世界,就更加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了。

就在這時候,羅征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道叫聲,「魔使大人來了!魔使大人來了,各家各戶的老少壯丁都出來!」

中年人朝羅征點點頭,說道:「先失陪了,魔使大人來牧場挑人,按照規矩我們都該出去。」

帳篷的帘子並沒有放下,羅征偏過頭倒是能夠看到外面,只見不遠處一片場地之上,竟然有七八百好號人整整齊齊的站在一起,老少婦孺都有。

在這些人前方,正有兩位身材高大的魔族人,全身是灰褐色的皮膚,差不多有一丈高,嘴上有兩顆長長的獠牙伸出來,這便是他們口中的魔使大人。

魔族人羅征曾經見過,在血色試煉的時候,羅征最後斬殺的那個五級幻獸便是一位魔族人。

之間那兩位魔使大人左右晃蕩了一圈,隨後用粗大的喉嚨說道:「今日是我們都督的誕生日,要大擺筵席,我們要五口人!」

中年人臉上流露出為難的神色,「這,五口人會不會太多了點?」

「沒得商量!還要年輕的,你,你,你還有你……嗯,那個小女孩不錯,鮮嫩可口!順便把她也捎帶上!」那魔使大人伸手一指道。

中年人聽到魔使大人的話,臉色更加為難,「魔族大人!這可不行!大都督說過不要小女孩,十四歲前都不要的!」

「管你這麼多?今天都督大人高興,要吃兩口嫩的!哈哈!」正說著那魔使大人的手中拋出一條繩索就朝著幾人套過去。

小女孩想要逃跑,但哪裡能逃脫魔使大人的繩索?瞬間就給套了個結結實實。

看到這一幕,羅征的雙目驟然眯了起來,雙目之中透露出一絲殺機,他現在才算明白過來,這裡的確是魔族人的牧場,不過放牧的並不是人類,人類只是牧場上的動物罷了。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在人類的牧場之中,牛羊是動物,將牛羊圈養在牧場之上,只等到牛羊長肥了才宰殺吃喝。

在魔族的牧場上,人類卻是動物,被圈養在此,等到他們長肥了再進行宰殺。

天渺仙人曾說過這片大陸混亂無比,人類並非這片大陸的統治者,此刻羅徵才明白人類在這大陸之上是多麼弱勢。

「咳咳!」

羅征驟然發出一道咳嗽聲。

兩位魔使大人耳朵很尖利,扭頭之下就看到不遠處的帳篷中還有人。

「怎麼還有一位人類沒過來?不是讓你們都在一起嗎?」魔使大人詫異的說道。

那位中年人則回答道:「魔使大人,那是一位外來者。」

「外來者?從別的牧場跑過來的?」其中一位魔使大人邁開大步朝著羅征走過去。

躺在褥子上的羅征無法動彈,目光卻是冷冷的盯著那位魔族人,一絲絲殺意在他瞳孔中不斷地醞釀著。

在中域里,幾乎都是人類的天下,羅征是與人斗,但是在這片大陸之中,羅征忽然對人類這個種族有了一種莫大的認同感,這才是對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正正經經的詮釋。

「嗯,這小子似乎受了重傷,今日也算他一個吧,」那魔使大人一把掀飛了羅征的帳篷,掏出一條繩套就朝著羅征當頭套過來。

就在那繩套剛剛扔出來,羅征腦海之中一抹靈魂驟然射出,瞬間探入那魔使大人的腦海中,撕碎了這魔族人的靈魂,將這魔族人的腦海絞碎。

眾人就看到那魔使大人手中抓著繩套,驟然渾身忽然巨震了一下,隨即獃獃的站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魔族人是背對著他們的,實際上魔族人的雙目之中已經流淌出褐色的血液,這魔族人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一位微風吹過,那魔族人就朝著後面仰躺而去,撲通一聲,高大的身軀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另外一位魔使大人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驚容,「怎麼回事?」

眾多人類也是面面相窺,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好好的魔使大人就躺地上了?

剩下的那位魔使大人抽出一把一丈高的長槍,朝著羅征這邊走過來,滿臉戒備之色,當它看清楚地上的同伴已經死亡的時候,長槍更是指著羅征問道:「人類,怎麼回事?」

羅征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譏諷之色,淡淡的回答道:「我殺的。」

「你殺的?」魔使大人滿臉都是不信的神色。

這個人類看起來是如此弱小,怎麼可能殺死魔族人?

魔族天生就比人類強大,即使是幼年期的魔族人都能輕而易舉的撕碎人類,在這些魔族人眼中,人類的確就跟溫順的綿羊沒有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綿羊不會說話。

「信或不信,相對於我,沒有意義,你也去死吧,」羅征的目光一閃,靈魂再次離體,瞬間將這位魔使大人的靈魂給絞殺。

「噗通,」那魔使大人同樣也栽倒在了地上。

看著距離自己不願的兩具軀殼,羅征皺了皺眉頭,而不遠處那七八百人一個個都在瑟瑟發抖。

為首的那名中年人壯起膽子走過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兩位魔使大人,戰慄的說道:「我救了你,你為何還要殺,殺它們?」

羅征眉頭一皺,「他們要吃你們,要吃我,自然就該死。」

「這,這怎麼就該死了?魔族人將這大片的牧場賜予我們,我們也本應該將自己奉獻給他們,」那中年人正色說道。

聽到這話,羅征算是無語了。

做人做到這份上,不如投胎做豬算了,若非羅征懶得濫殺無辜,此刻都想將這傢伙殺死的衝動。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